時光如流
晃悠悠而過
周遭盡是食夢的魚
我們的夢想一個個被吃掉
生命就攤軟了下來
那些意志的堤防
禁不起巨浪的拍打
那些綺麗的夢
浪漫的懷想
都被困頓的生活
拿去典當
靈魂如同家鄉的地層一再地下陷
夏季,慾望帶來的水患
我們只能無奈地漂浮
日子緩慢地
令人昏睡
青春在一次又一次反覆的挖蚵動作
逐漸消逝、蒸發
就將枯萎
就將蒼老
我仍然期待著
奇蹟,一條熱帶魚
色彩斑斕地
緩緩
慢慢
隨著倒灌的海水
游進我家門口


註:看完國片<熱帶魚>有感
我看見睡在身旁的妳
輕輕地呼吸
微微地波浪
一波接著一波
韻動起伏著
一種美麗的存在
夢裡那更深地蔚藍
是我無法企及的領域
色彩斑斕的游魚
隨著洋流波浪
搖擺的水藻
神秘晃動的光
睡夢中的妳
忽然露出一抹微笑
是霞光嗎?
妳呢喃著我不懂得的話語
是魚兒喋喋?
又歸於平靜
只有緩緩起伏的波浪
緩緩呼吸著
緩緩而來
緩緩的幸福
那片海
晃動無邊的湛藍
像漂泊之女在晃紗
緩慢的藍調節奏中
靜靜地睡著了
祂在作夢
夢見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
是一片明媚
是一朵百合
是一抹月光
是薄薄的日照
是柔柔的風
安靜透明地
坐在欄杆上
吐露著芳香
溫柔地
看著那片海
夢見一個女孩
或許這就是我們所要追尋的寧靜 並肩而坐 , 面對 綠樹環抱的廣大湖面 風靜靜撫摸著波紋 細語輕輕地呢喃 我的手渴望 像風悄悄撩撥妳的衣角 蟬聲不間斷的鳴響 偶然自樹上落下一顆芒果 妳我共同吃了一驚 又恢復了欲言又止的沉默 像樹下的光影 閃躲推拒迎合 風靜靜梳理妳的髮絲 陽光斜斜吻著妳的臉頰 妳望著湖水的遠方 那種姿態我一直記得 凹凸起伏的曲線 峭挺的鼻樑和微嘟的嘴唇 圓渾的乳房在衣服裡凸起如山巒 我想這是最美麗的風景 白鳥低低掠過湖面 這樣的潔白彷若妳的化身 而我卻想和妳一同 化為澄澈的湖水 裸裎相對 靜靜交融 妳可能知道 , 也許不知道 我對妳的遐想 魚兒在湖岸細語喋喋 陽光灑落一片金粉在...
我是春陽中暗藏的風雨我是雷雨閃電中不幸的凋亡我是不幸凋亡中潛伏的生機我是潛伏生機中綠葉舒展的燦爛我是春意燦爛中暗中窺視的疾病我是逼近的疾病中那顆忐忑不安的心我是心浪起伏後平靜的大海
我是猙獰的猛獸要張開盆血大口吃掉你我是你口中的嫩肉任由你撕咬宰割我是茍延殘存的螻蟻一步步清理大地的垃圾我是寄生的菌類慢慢吸乾你的肌理我是誕生我是興榮我是衰敗我是死亡我是單一也是全體

我看見她的肚皮
不斷地懷孕
鼓脹乾扁,乾扁鼓脹
多想拿射太陽的箭
一把將她射下
淫淫的光
是她與吳剛纏綿的聲音
那樣地放肆
那樣地忘情
自千萬里外傳來
淫淫的光像是撫摸
撫摸因思念因情渴而爆燃的身軀
一滴淚自眼角落下
向黯黑的太空
心中不斷回響著
清脆的漣漪
那人因厭倦紅塵的煩雜
放空慾望,放空肉體,放空自己
進入非想非非想的大眠
任憑這深山中颳起了狂大的暴風
下起了大雪
白雪紛紛將他掩埋
任憑冬去春來
飛鳥在他頭頂築巢
螞蟻在他身上作窩
他將自己枯坐成一顆石頭
然而世間已經過了幾劫
數不清的生死輪迴
在某某風清雲淡的春天
像是幾百世紀的似曾相識
一個娉婷的小姑娘
舞弄著蝴蝶,輕輕走過
裙角輕輕地擦過他的身子
像一陣春風
深埋在他心裡的種子
爆開滿山滿谷的繁花
幾百世紀的長眠後
他醒了
在生死輪迴的苦海
雜亂交錯的事相中
憑著願行
揮著智慧的劍
騎兇猛的獅子
大無畏的前進
南無大智文殊師利菩薩
菩薩摩訶薩
無可限量的光
像母親的手柔和地將我撫摸
明亮而不刺眼
照徹一切無有阻礙
祂波動的頻率有如搖籃曲
輕啊輕地愛著萬物
不分晝夜無有停歇
普照一切無有分別
如此慈祥的光令人歡喜
使人洞悉一切,看見
生命的形態猶如大海
浩瀚且包容一切
萬物有如溪流
自四面八方而來
共同匯入祂
浩瀚的澎湃
我的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祢巍巍如是
祢慈悲如是
祢是寒冬中的一抹陽光
祢是盜賊持刀欲加害前
那股油然而生的悲憫和不忍
祢是危難時心中存在的平安
祢是謠言如烽火四起時
存在的那份堅定和果敢
慾望的燃燒中
祢降下了清涼的法雨
生死的苦海中
祢是徐徐的風
將船送達
彼岸的淺灘
祢是春天的山櫻
祢是夏季的果子
祢是秋風中的落葉
祢是寒冬中的肅殺
為我演說無常之法
人人都是觀世音菩薩
處處都有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觀世音菩薩,菩薩摩訶薩
我看見清潔工
在尚未晨曉前
把城市打掃的煥然一新
我看見辦公室裡的官員
集大眾之見
攪盡腦汁
規劃可長可久的制度
欲利樂所有百姓
我看見
工廠裡機器不停地運轉
工人們日夜不停地付出
貨品流通各處
供養一切有情
我看見
科學家窮盡物理
讓文明無止盡的超越
我看見天體不斷運行
地球滾滾向前
我看見文明的崩毀與興起
人類意識的更新
意圖企及神的領域
南無普賢菩薩
南無大行普賢菩薩,菩薩摩訶薩
這個世界是風中搖動不定的森林 是波濤洶湧的海洋 是浮在春海上的碎冰 我在茫茫的世界中 隨著生死的巨浪漂蕩 之於我 , 祢是可靠岸的港灣 偉壯的森林 瘟疫中 , 為我示現生老病死 天災中 ,為我演說諸法無常 黑暗的生死苦海中 為我大放光明 在慾望的火災中 為我下起一場又一場的甘霖 祢是震破嚴冬的春雷 生命正破土而出 祢是高壓電線上沒有怨言的工人 祢是戰火最前線的醫生護士 忙碌的地藏王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地藏王菩薩摩訶薩
荒地 1 歡後的肉體 黑夜中 靜靜裸裎 像是無人憑弔的曠野 任憑野草雜生 任憑暴雨沖刷雷電侵襲 沒有發出一點聲息 荒地 2 被慾念焚燒的肉體 像野火燎原的荒地 群鳥飛竄 猛獸狂奔 燒光樹林 燒光草地 一無所有 死寂一片 荒地 3 心靜靜裸裎 像非洲大草原 暗處的猛獸 蠢蠢欲動 等待獵物 別靠近 一靠近 它就張開盆血大口 荒地 4 失去愛的心 如此荒涼 花不美麗 鳥不歌唱 黑夜中 靜靜地等待 等待 末日的到來 荒地 5 枯黃的草原 渴望露水 渴望雨滴 渴望慈悲 渴望愛 因為這份激烈的渴望 整片草原 由枯黃而乾枯 荒地 6 被仇恨佔據的心 如此寒冷 雀鳥逃逸 草木不長 荒涼地像是極地 整個人 也被...
我們的神這下子窘了 祂闖下這樣的大禍 對於這樣的爛攤子 祂只能傻眼 對於地震中 碎為微塵的學校 對於在瓦礫堆下,彷若 仍唱唸著詩文的學童 對於他們父母的哭聲 對於震碎的家庭 震碎的城鎮 震碎的信心 被海嘯掩埋的希望 被輻射污染的幸福 祂像小孩子一樣 一臉無辜 無能為力 誰有罪呢? 祂閉口緘默 對於被祂一時憤怒 輕輕扭斷的地層 祂沉默否認 祂靜靜地讓人類替祂收拾殘局 假裝祂的不在
我的眼睛渴望妳
妳的眸子啊眸子
深不可測的大海
我的鼻子渴望妳
妳周圍的空氣啊
春天繁花盛放的原野
我的耳朵渴望妳
妳的話語妳的腳步聲
山谷中初啼的黃鶯
我的嘴唇渴望妳
妳溼潤的嘴唇
沙漠裡豐美的綠洲
我的手渴望妳
妳的肌膚啊肌膚
帶著溫度的大理石
我不安的靈魂渴望妳
妳的靈魂啊靈魂
有著上帝的榮光
我渴望妳
春日的午后微風拍打著窗
鳥聲隨著風的韻腳叼啾
花朵采采開放
陽光穿過樹叢
光影在窗子上掩映交錯
晾在竹竿上的衣服
凌空而舞而田野
正顯現一種新鮮的綠
邊陲的森林
有著某種樂音
嫩芽有如精靈般
悄悄蛇立白鷺鷥
正展開牠的大翅
自天空緩緩而降然而
然而這些這些
都是我心中寂寞的旋律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一起跳躍 虛空中的地球晃了一下 地軸偏了,開始不規則旋轉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開始奔跑 地球的自轉會不會愈來愈快 一天剩下十六個小時,日子短得 連作夢的時間都沒有 地球和人類不斷地加速老化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一起抽煙 全世界會不會被搞得烏煙瘴氣 所有的人都戴起了防毒面具 拿起了牌子拒抽二手煙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一起作夢 像小孩子一樣談起了偉大和理想 全世界會不會被搞得精神崩潰歇斯底里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一起砍樹興起了大建設 沙塵暴遮天鋪地跟隨著氣流到世界各個角落 彷彿中國的土地起了潰瘍 全世界都在喊痛 當十三億的中國人 四億多對的夫妻一起做愛繁殖 世界的糧食因此短缺 各地響起了饑饉和戰...
看完星星後
霧氣就自遠方的森林
如貓躡足進入我的夢裡
一切的醜陋不完美都裊無蹤跡
只有甜甜甜的睡眠
只有沉沉沉的安息
然而還是有爬藤的觸鬚
自窗外想偷窺我的夢境
(4)

春光乍現
妹子又害羞了
垂下濛濛的雨簾
太陽是多情的少年
光的手指
輕輕撥開雨簾



(5)


雨勢忽東忽西
身在室內
竟有顛簸的氣味
遠方的群山揚起了帆
雲霧像洶湧的浪
整座福爾摩沙像隻船
開始起航
沿著森林的邊緣散步此刻正落著細細綿綿的雨柔柔地像妳的聲音如此微弱帶著持續且堅毅的力氣細雨落在我身上溫柔地像撫摸帶著輕爽的快感森林散發奇異的芳香往深處望去繁複而美麗但更多的部分神秘且暗藏著危險令人卻步不前此刻我想起了什麼想起了妳
當一天走到了盡頭
所有的念頭
都跑回自己的洞穴
房子一間間熄滅
我望著田野的遠處
黑暗中我感到一股異樣的寧靜


當舞會結束
在空中飛舞的言語
都不再飛揚
我一個人靜靜地坐著
孤獨中我感到一股異樣的寧靜


當秋的豐年季到了尾聲
一生的重擔卸下
不再有飛花落葉五顏六色的煩雜
空氣中有冷冷的定音
髮鬢間飄下了第一片雪
掩埋掩埋這一切
寒冷中我感到一股異樣的寧靜
森林裡眾籟寂寂 萬物都在屏氣凝神 等待著序曲 一陣風吹過 群樹起浪枝椏晃動 像是指揮者的雙手 晚蟬嘶叫一聲 交響曲開始了 雨忽然小貓小狗地下著 淅淅淅瀝瀝 嘩嘩嘩啦啦 雨打在樹葉上 雨打在泥土上 雨打在森林旁的湖面上 雨大鼓小鼓地下著 水流大澗小澗地傾瀉著 整座森林像濕透的少女 浸滲在深深的憂傷裡 雨白鍵黑鍵地敲著 週而復始 多層次的聲響 振動著耳膜 淅淅瀝瀝 嘩啦嘩啦啦 哌哌哌哌哌哌 咚咚咚咚咚咚
兩朵雲相互消融
是妳的手在撫摸我
或是我的手在撫摸妳
已不得而知
妳我都是寄生植物
寄生在彼此身上
吸取對方的汁液
擁抱且纏繞
互相呵氣
一同喘息
閃電和打雷
在同一個身體
已然分不清妳我
向彼此的靈魂臣服
往深處索求
兩塊奶油在熱鍋中融成一塊
在彼此的身體內安息
被時間遺棄
黑暗中靜靜睡眠
大概是小時候發燒
燒壞了腦袋
許多時候
莫名其妙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愛說成不愛
喜歡說成討厭
關心說成騷擾
對於感動刻意漠視
騎車的時候
走路的時候
吃飯的時候
工作的時候
行為舉止必須賓賓有禮
大開大闔終究是瘋狂的
始終走在中庸的道路上
平平庸庸平平庸庸
帶著許多遺憾
過完我庸庸碌碌的一生
2010 年臺灣燈會在嘉義

這個世界是個盛大的燈會
充斥著群魔亂舞的喧囂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盞燈
投射著慾望投射著恐懼
光影和幻象急馳
我們的心隨之奔跑
在盛宴落幕之際
聲光寂滅之時
誰找的到誰的真心
美好的都還沒有美好過
意志就衰老不堪
像被雨水打過的花朵
失去動人的風姿
生活如此猥瑣
唯一的樂趣
是自我解嘲
心中積滿了重重的烏雲
想要奔飛也奔飛不起來
腳步沒有停歇的片刻
為了喊餓的胃
像熱鍋上的螞蟻
四處奔竄失去了動力和方向
日子是一面面的複寫紙
夜晚帶著疲憊的肉體
連作夢的權力
都被剝奪了
我跋涉在潛意識的森林
穿梭在莾林和喬木之中
身旁盡是勃發的意志
小心翼翼恐有鬼魅現形
野獸與蛇蛔伏身其中
我跋涉在多霧的森林
心中飄盪著替身的恐懼
貓頭鷹和鷓鴣聲聲啼叫
在我步步為營的步履上
懾人的景象令人發毛的蔭涼
無邊如海的恐懼
我跋涉在心的森林
往往陷入絕望的悲傷
隨著潛伏彎延的河流
我稍稍改變了路徑
發現了意想不到的景色
相信在千迴百折之後
就可以看到壯闊的大海
我跋涉在心的森林
感覺愛如潮水 一波接著一波 向我們湧來湧來 回轉 、 打旋 、 沖擊 感覺水溫暖暖 溫度漸次加高 潮水不斷上漲 彷彿就要滅頂了 彷彿忘卻一切 對於妳 , 我就是一切 對於我 , 妳就是一切 在宇宙茫茫的暗夜裡 我們相擁飄浮 不寂寞也不孤獨 只有一片泠泠的寧靜 將我們包圍 忽然來了一片大浪 將妳我推向天際 推向了極樂世界 旋而巨浪向後退去 妳我極速墜地 回到了人間 微風中 ,我們看見 春天自地面再生 黃色的小花 微微笑著
(1) 雨下著 彷彿細語喃喃 在心頭唸著 房子依序熄滅 唯有站崗的街燈 在雨中抖擻 雨聲愈來愈大 隔著一層濛濛的雨簾 世界陷入了黑暗 蛇寒悄悄入侵 細微的聲音持續著 隔著幾層重重的傷感 我也陷入了黑暗 (2) 下雨的午夜 心中的沙漠 隨著潮濕的雨聲 有些意念悄悄生長 像綠芽般 經過長久的冬季後 歡欣地喧騰 妳的笑 是奇異的花朵 迅速開滿心中的原野 騷動不安的意念 茂盛成了一座叢林 我迷失在一些吉光和片語 在下著雨的午夜 (3) 雨聲一直持續著 森林的氣息 翻牆而過 爬上了陽台 外頭的聲音 初而輕俏 轉而巨烈地爭論 我聞到風的髮絲 在黑夜中 飄動青草初生的香味 終於疲倦了 言語的暴力漸漸沉歇 ...
滄海浩大
我的孤舟甚小
暴風雨接二連三襲擊我
隨著風暴我不停地飄盪
可能有厄運
黑夜中如礁石暗暗將我襲擊
危機像暗流渴望將我吞沒
我或者會聽到美人魚的歌聲
柔美的秀髮風中如音符飄盪
姣好的肉身一再地將我誘惑
我沒有羅盤也沒有地圖
沒有智者如北極星將我指引
也沒有明確的方向
冥冥之中我確信會有一隻手
拉著我帶我
到那憩息的港灣
歲月不停切割以雲霧以崩解以泠泠的水刀 極盡凌虐和屈辱萬噸的水快速的沖擊和流淌 地心引力極度地加壓拉扯祢安忍不動巍巍若地藏菩薩 春雨落下劃過祢的臉龐若淚珠祢胸懐若谷忍辱一切以不拔的意志 祢並未肢節段段壞一次又一次挺直胸膛展現生命的壯碩與豐盛 靈魂一次又一次向天地詠歌歌聲帶著堅毅和剛強 裸露內在的深奧顯現生命千變萬化亮麗的花紋每一個部分都烙印著絕美的紋身 在祢面前我們微小如蟻顫驚驚地一步步向祢探索驚訝祢美好燦爛 微雨中火煉而成的山櫻秋風中成片的楓紅變化不定的雲霧 大莊嚴中藏著生命的細膩和豐富似乎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擊倒祢傲人的本質 我的魂魄依舊在峽谷中飄盪磊磊的奇岩巨巍壓迫著心胸 穿梭在千迴百折的谷...
阿旺國小二年級
有著黝黑的膚色
和一顆開朗的心
快樂地成長
如風中的小米田
世上的一切
如此美好
下雨時
他家的屋頂漏水
滴滴答答敲打著音符
他快樂地旋舞
他高興地說
他擁有一個下雨天會歌唱的家
他愛上學
國語數學和自然
他愛音樂歌唱
他愛繪畫
他更愛奔跑
跑成一陣風
通過一切的拂逆
彷彿可以
直至生命的大海
雲朵向谷豁靠岸
細雨向大地喃喃耳語
讓我愛著妳

微風撫過山林
繁花促擁著原野
讓我愛著妳

大洋依偎著山巒
春潮舔吻著峽岸
讓我愛著妳
一沙一世界
我手中握著一顆石頭
輕輕往上一丟
虛空中
一個世界形成了
而後
又往下落在我手上
成住壞空
一個世界形成與毀滅
這短短的時間
相對於石頭上的眾生而言
會不會已經千劫萬劫
輪迴億遍兆遍
其中許多的眾生和我們一樣
苦苦尋思著存在的意義
忽然有一人宣稱悟道了
他們的世界
最後壞損在我手中
所謂的得道者和聖者
天大的笑話
我們的地球
神輕輕拋出
也將輕輕地落下
整座城鎮
因一顆露珠滴落
從晨光中醒來
暖暖

在群山的守護下
小溪快樂地歌唱
禽鳥在空谷中
相互傳送
暖暖

火車輕輕駛過
陽光中暖暖
夢也要去旅行
夢中感覺有風
拍打著門窗
有風攜帶海浪掩過森林
有風隔著眠床
陽光和蔭影輕輕撫摸
鳥聲叼啾在白楊樹上
小草用力掙出泥土
感覺春天悄悄到了
又悄悄走遠
一直直直走
左邊是無痛夾娃娃診所
右邊是愛滋病繁殖旅館
往左轉個彎
可以到達
吃到讓你撐死的自討苦吃餐廳
無責任性交雞店
往右轉個彎
有間販賣廉價靈魂的書局
再往前直直走
就是地獄的門口
(1)
於是夜落了下來
月光垂下她的髮絲
風的手指輕輕地撥弦
銀色的風帷緩緩擺盪
整座山都是泠泠的高山流水

(2)
黑暗的心是巨大的響板
風的手指輕快彈奏
回憶在交響

(3)
大地矜持且乾渴
祢的吻千遍萬遍落在她身上
她發出愉悅害羞的聲響
(1) 群山環繞 百花盛放 妳的微笑 是最受山神注目的一朵 (2) 沿著山路彎延 林木間有泠泠的流歌 參差著鷓鴣的傳響 妳心中的世界 如斯美好 我願在此一再流連 (3) 妳我是對峙的山頭 中間橫亙深深的洪溝 如果愛的 吊橋 連繫著彼此 經過一路子的忐忑 搖搖晃晃的過程 就可到達妳那邊 幸福的彼岸 (4) 人生的旅程 我一再地過站 終於在此地 找到我的孔雀之珠 (5) 舞台已搭好 音樂已響起 祈求妳 與我 共圓這支生命之舞 註 : 孔雀之珠為原住民的琉璃工藝品 , 代表著一生摯愛之意
(5)
枯黃的草原
渴望露水
渴望雨滴
渴望慈悲
渴望愛
因為這份激烈的渴望
整片草原
由枯黃而乾枯

(6)
被仇恨佔據的心
如此寒冷
雀鳥逃逸
草木不長
荒涼地像是極地
整個人
也被冰凍了起來
之後 妳就變成一方陽光 座落在我心中的廣場 澄明且散發著芳香 人生漫漫的寒冬中 時常就這樣接受 靜靜的溫暖和撫摸 潮溼的情緒 就讓它掛著 讓它曝曬 帶著光明和祝福 橫渡人生的黑夜 時常妳隨著 記憶的風 拂過內心的草原和森林 感覺它們又長高壯大了一些 這樣的一方陽光 看起來多美 夾雜著貓的緩步和慵懶 如同麻雀般落下 喋喋的言語 以及光影的變化 我經常在一旁窺視 思索其中的奧義
(1) 萬物都在等待 等待妳的到來 原野上的小草已經按捺不住 悄悄地探出頭來 冰封的湖泊 沉睡的小河 快快快!給他們輕輕的一吻 他們就會甦醒過來 (2) 妳來了之後 天氣的性格變得溫和 天空開朗了起來 波浪快樂地舞踴,細碎如獸蹄 落花在風中輕跳華爾滋 枝上的嫩芽都爭先恐後地探頭要目睹妳的美麗 而那座落在群山間的湖泊就是我的眼睛 它要凝視著妳一生一世 (3) 妳善於織綉 用著雨絲一針一線 織著森林新綠的衣裳 妳在湖邊綉上幾叢水仙 妳在山崖上綉著幾朵百合 妳把桃花鋪呈在山野之間 好一幅繽紛的織錦 梵谷的畫比不上妳的織綉瑰麗 (4) 思念的情緒已蠢蠢欲動 按捺不住的愛情沒完沒了 就把天邊的幾道流雲...
糟糕了愛上了
自己以為不可能愛上的人
累了一整天後
在紙上輕輕寫下她的名字
時間時間就安靜下來
聽到蟲吟蛙鳴
窗外的田野一輛車緩緩
緩緩駛過遠方的城鎮
就連就連夜色
都感覺如此的甜
兩具帶電的肉體一相遇就迸出了雷電下起了大雨
那個女人用乳房瞪了我一眼,留下我被美燒灼的眼睛
我涉足在心的沼地
以貓的步履
多煙多霧的風景
死寂的沉默
一踏即陷的空坑
受詛咒的樹林
飄盪的死靈
水底下等待獵物的食人魚
露出鬼火神情兇惡的巨鱷
蚊蚋在腦中嗡嗡縈繞
蛇蛔窸窣爬過
那更細微的聲音
是我小心翼翼的步履
是我低調的划船聲
我深陷心的沼地
恐怕迷失其中無法自拔
飆風陣陣的林聲
是我心的低語
貓頭鷹的叫聲
聲聲暗示著恐懼
我跋涉而過
卻又誤入
另一個死寂的沼地
我遇見妳春天的美麗
生命燦爛如花風中輕輕搖曳生命的大樹瑪瑙為幹金箔為葉珍珠是果光中妳閃爍著動人的光彩一一和妳的良善相應我靠近妳徒生欣羨如斯豐盛啊,我遇見妳春天的美麗
福爾摩沙,美麗的島嶼 我們在黑暗寒冷宇宙裡的棲身之地 我們前生相約的修行場所 我們悲喜交織的家 不斷上演一幕幕生離死別愛慾交縱的戲碼 貪污的官僚在信義區的高級料理店裡 冷氣空調陣陣的吹拂下 吃著沙西米 有人餓的貼著肚皮 在蒼蠅嗡嗡的大太陽下 喝著豬吃的餿水 有人西裝畢挺 白紗掩著小腹 鞭炮鑼鼓,春風下 流水席中親友歡笑喧騰 說著他們自己也不懂得的「愛」 就在幾里遠的地方 河水哽咽,越南新娘在河邊哭著 她兩個戲水溺斃的孩子 河的上游油罐車正偷偷排放烏油 河的下游將行設置核廢廠 大批民眾正舉牌抗議 怒吼如颱風季節的浪濤 巨大聲響直上天庭 沒有人理會,沒有人聽見 一個媽媽悲傷地哭泣 他的先生,孩子...
像春天的鳥兒自樹上落下許多音符 她使我心花朵朵綻放 身處千紫萬紅的春野 精神奮勇如鮭魚 逆游衝刺 有時聲音如此細微 雪水在春陽下汨汨鼓歌 流過樹林繞行草原直向大海 我時而感知生死交迫的力道 一千萬片嫩芽自枝頭蛇立 陽光下生命如此潔淨耀眼 我聽見她的歌聲如浪潮 大海中來回沖刷 到了最高音的時刻 她使我傾力展翅飛翔 衝上了九重天,隨即 翻身落地,咚然一聲 精神如氣球洩氣般萎靡 捲曲而憩 再也沒有力氣攀爬 天空落下片片雪花
美麗的菊島 (1) 西嶼燈塔 海在四周拍打著憂鬱的節奏 天空如琉璃靜靜籠罩 風一陣一陣吹颳著詩的韻律 仙人掌頑強伸出長刺 喧鬧著黃色的花 雲朵悠悠地閒步 我站在此處頂著天空 望著來來往往的船隻 烈日輕輕在我身上刮去一層汗 遠方的海反射刺人的光芒 將我的影子逐漸拉長 太陽往西方的海沉沒 天空盡是紅紫色的憂傷 夜幕靜靜拉下 我披著滿天的星月 守護著黑色哽咽的大海 漁火點點在遠方 打撈著星月和詩句 我靜靜守護著 等待它們滿載而歸 (2) 跨海大橋 我伸展我的身體 緊緊連繫著兩座島的情感 任憑海浪的拍打 任憑風狂烈的吹襲 任憑地震的拉扯 也切割不了 兩個有情人共成眷屬的意志 你們在我身上拍照 在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