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激情阿伊呀伊呀嘿!
(最近都喜歡奇怪的狀聲詞請不要介意XD)
(我潦草如是抄下: 「我播下了心,它會萌芽嗎?」) 午後的陽光慢慢地爬 從為你抄下的第一行詩起。 紅磚道上的苔蘚有濕涼的腳印;軟泥,一高一低 影子從夢的一角拉長 你高談著理性相較於感性之重要 我低護我的掌心,掩上從你眼角偷得的 光暈,繞著指尖慢慢地 爬成漩渦似的波紋 自此我的身分便來自你 缺席的座位總是靠窗 小蟲游過的縫隙晴朗 計算紙上恣意撒野是 我複述你反覆強調的公式 (自語;我們之間最短距離 是那條連心線?) 光影沉默對立的姿勢中 當有透明的曲折 訴說著誰比誰還任性 誰是誰的原因 我們自爭辯中往回走 手中的粉筆變成蠟筆 空餘的那方紅磚地 畫上濕涼的腳印,一高一低 (純粹的白光一直跟著 在我...

剛開始讀的時候感覺到一種焦慮
ㄧ種呼吸不暢的感覺
(
記憶開始混濁
過去透明的話語也不再沁涼
日記變成最陌生的陌生人
這是早該讓步的童話嗎?
)

但到最後一段忽然就輕柔起來~:)
(還是我特別不能抗拒關於海水的意象啊xd)

問好: )

喜歡第一段後兩句:)

但看到最後
為何會讓我想起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呢?
腦中浮起的
是全村的人同時罹患了失憶症的那段

問好韓先生
(我也想學pika叫小韓耶怎麼辦XD)
希望能多看到你的作品~~

揶~是木霝耶 (惶恐貌)

ㄉㄨㄞ~ㄧㄠ~就是看起來很好吃的藍色果凍
似乎真的有些怪XXD

問好:)

是chuck呢..
看到時驚了一下XD
〈此刻─致V〉

以為的那些
緞帶的或透明的
關於海洋我們都想著
幾首冰涼的詩

反白的那些
碎浪和指縫中沉默的沙
捲上妳褲頭的姿勢

無疑的那些
果凍的和溫和的
從妳寧可趨避的陽光中
蒸發留下的晶鹽

我們走到邊界
讚嘆著人魚的泳姿

噢我看到了這標題好奧妙(羞)
我只能說..
真是..
Good Job!!!!(拇指)
啊好歡樂
難道說這地方已經是○○和●●的天堂了嗎?(請自行帶入)

好看救命啊
XXD好可愛(心)

我很認真地打算拿它來寫小論文。(笑)

對啊我有去,你怎知啊XD
印刻辦得很不錯
而且那是我第一次參加文藝營呦~!!(冒花)
劉克襄很棒: )
我和同學搭車時一路念楊佳嫻的詩
下車時劉和我們聊天
才發現他就和我們在同一台車上~(好害羞XD)
也很喜歡楊照、張大春等人~~ (好心情)
還有清大好美讓我好懷念

那"形而上"應該是怎樣的呢?(偏頭)
〈影繪少女塗鴉日誌〉 ──「號外!號外!」 ──「知道嗎?大家知道嗎?」 至此拉上布簾,裡邊 世界不過就這般大小 影子也無須化妝 成就自給自足的青春期 為了顯示我們的身份和地位 熱衷於不無驕傲的謙卑 道具和船長擠在同一個箱子裡 放逐於小船起航 式憑僅有的輪廓 翹起鼻尖那顆微小的痘痘 用睫毛煽動群眾; 除了高馬尾和假音我們 其實沒有身體之類 (知道嗎?勇者大人!) 在那場布宜諾賽利斯式的舞蹈裡 進行無限接近的分離式 雖則趨向於辯證陽光 失去立體或顏色的可能 為了憂傷只好 將幄幕修改成深藍深藍 畫下一幅預言式的圖騰 我們從不屬於飾演我們的聲優 反覆排練搬演也不過是 那口耳相傳的秘密 沒有星球容納得...

良:
其實我是在最近才接觸少女革命的
並且很快就愛上它了(心)
嗯我很願意位少女革命多寫幾首詩的!!!!(熱血貌)
謝邀,我會去貼的: )

PS."蔓延文學"的確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一起加油: )

廖亮羽版主:
(該怎麼稱呼呢?)(偏頭)
謝謝謬讚:)
那活動看起來挺有趣的呵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
漫畫與動畫才是最大最繁複的意象資料庫阿!
想像力不受限制的馳騁飛躍
是鮮少在其他管道所能尋求到的XD

問安:)

您好。
我當時想的是
平常的我們都不是真實的自我
做些不見得非如此不可或不得不的事
但有時
就在某些並不特別的時刻
真我會突然回到自身
於是"我"終於能"變成我"了...
(當然這不一定是唯一的解釋^^)

問安:)

呵我不是什麼電影通
只是恰好撞對心中某個位置(?)
原來"網路鄉民"間也會流傳這些台詞XXXD
倒是"中國不能亡"那句雖說得熱血
但看起來就是有種說不出的荒謬(笑)

因為是從動畫中取的靈感啊XD
〈在非常非常之關鍵時刻〉

時間的束口拉緊
的時候

就不好意思變成

約定俗成地
滿懷敵意地

了舔大太陽下
快要溶化的
番茄的
紅腫的
奇怪的反光
在我的
無中生有
撕下來的
薄膜裡
象牙白的
一層層指甲
都不睡了
而變得
很想
很想喝茶
晚上
風扇必須關掉
不然風鈴一串
風鈴鈴地
我就
忍不住


我。
〈在非常非常之關鍵時刻〉

時間的束口拉緊
的時候

就不好意思變成

約定俗成地
滿懷敵意地

了舔大太陽下
快要溶化的
番茄的
紅腫的
奇怪的反光
在我的
無中生有
撕下來的
薄膜裡
象牙白的
一層層指甲
都不睡了
而變得
很想
很想喝茶
晚上
風扇必須關掉
不然風鈴一串
風鈴鈴地
我就
忍不住


我。

話說這首詩其實是在好傷心的時候寫的
在這種時候寫的東西都會讓我不忍卒讀

問安輕衣: )

問安pika

今天講半節課
明天還有一堂課的時間給我講 = ="
壓力好大耶orz
+
唔我說清楚一點好了
很喜歡你經營詩的那種語調
那是從讀你的第一首詩起就感覺到的(這好玄xd)
譬如你以使用疊字造成的效果:
"曾經經驗過的 "、"僅僅擁有的"、"一片海空盪盪"、"在眼珠裡死城盈盈地發亮 "...等等
除了畫面外,還有鬼片(?)般的氣氛(笑)(我找不到形容詞)
接著詩中的故事性
容我自行胡亂想像就不表了XD

XDXD
現在我覺得"勇者大人"是個很微妙的辭彙
足以用詩來印證他(笑)

像在讀洛夫〈石室之死亡〉的感覺
可以感覺到隱晦(或超現實?)的用心
但是很有力的意象描寫、很有力的敘述
好像看小說XD
也同意輕衣說:)

喜歡最後一段
尤其是"豢養"和"猶豫"這動詞兒
同時會讓我想到心愛的夏宇XD

問好:)

呼呼真好真好~ :lol:
終於看到小墨的照片了耶(心)
沒錯大家要一起熱血
一起用筆往前衝!!!

大推!!!!!!!(水草舞)

嘿看到題目我就想:
"色戒台詞!"
XD不知為何對這句印象很深
但更深入心坎的是對易先生的那句:
「快走!」

+
亂打岔請別見怪..
〈影繪少女塗鴉日誌〉 ──「號外!號外!」 ──「知道嗎?大家知道嗎?」 至此拉上布簾,裡邊 世界不過就這般大小 影子也無須化妝 成就自給自足的青春期 為了顯示我們的身份和地位 熱衷於不無驕傲的謙卑 道具和船長擠在同一個箱子裡 放逐於小船起航 式憑僅有的輪廓 翹起鼻尖那顆微小的痘痘 用睫毛煽動群眾; 除了高馬尾和假音我們 其實沒有身體之類 (知道嗎?勇者大人!) 在那場布宜諾賽利斯式的舞蹈裡 進行無限接近的分離式 雖則趨向於辯證陽光 失去立體或顏色的可能 為了憂傷只好 將幄幕修改成深藍深藍 畫下一幅預言式的圖騰 我們從不屬於飾演我們的聲優 反覆排練搬演也不過是 那口耳相傳的秘密 沒有星球容納得...
〈影繪少女塗鴉日誌〉 ──「號外!號外!」 ──「知道嗎?大家知道嗎?」 至此拉上布簾,裡邊 世界不過就這般大小 影子也無須化妝 成就自給自足的青春期 為了顯示我們的身份和地位 熱衷於不無驕傲的謙卑 道具和船長擠在同一個箱子裡 放逐於小船起航 式憑僅有的輪廓 翹起鼻尖那顆微小的痘痘 用睫毛煽動群眾; 除了高馬尾和假音我們 其實沒有身體之類 (知道嗎?勇者大人!) 在那場布宜諾賽利斯式的舞蹈裡 進行無限接近的分離式 雖則趨向於辯證陽光 失去立體或顏色的可能 為了憂傷只好 將幄幕修改成深藍深藍 畫下一幅預言式的圖騰 我們從不屬於飾演我們的聲優 反覆排練搬演也不過是 那口耳相傳的秘密 沒有星球容納得...

好黑
可是好棒
XD

好像在看電影:)

像是"薑餅人"或是"小木偶奇遇記"
之類的..(偏頭)

pika的詩常出現"經驗"這詞兒?

喜歡第二段
會讓我有一對將要分離的人在街角糾纏的畫面(?)
又或者是
某種突如其來、不期然的觸電
哇哩
如果是後者...

相信是誤讀了xd

有種奇特的感覺
像是某種銳利
可是又沒砍傷什麼(?)
〈一種形而上的屈服〉 你厭倦了人世的一切 決心把自己化裝成影子 一把傘撐起乾燥的天空 期待安靜的雨溶化城市 你找不到隱蔽之處 只好將頭伸進一個七彩泡泡 眼球凸出奇怪的黑水晶 淚水滑成衰老的背脊 世界從中央瓜分 兩塊搖搖欲墜的地皮 你看見他走了 總是忘記關門 黑暗乘著風溜進來 玩起冰涼的紙牌 有一天水將離你出走 你將皺縮成一粒種籽 一粒憂鬱的種籽 不想發芽,拒絕開花 被螞蟻搬走 在冬天發霉 一條黑色的蛇游過去 竟沒有人提出質疑 你閉氣、停止呼吸抗議 一條金色的蛇游過去 你採信一種憤怒的理由 礦物在紙上刮下條痕: 苦悶堅硬的疤 最後你一直夢見自己 一直夢見不停 在光滑而斜率趨近無限大的山崖 下墜並...
〈關於秘密〉 坦白說,我想 告訴你一個秘密 (妳會側耳傾聽嗎?) (噓,音符才剛睡醒…) 荒涼的喧鬧走過一條 習慣的街道;招牌,騎樓、菸蒂紙屑 熟習於心中所有關於意象的意象 我已經渡過湖水 眼前一座海洋。 還是那個誠實如水的女孩嗎? 凍在冬天的唇正寫著詩 而飲過泉水的雙眼依舊閃爍: 傷痕是一口井 無止歇的深掘 痛苦也就秘密地汩湧而出了 一群倔傲的族類,躲在 緊鎖的抽屜 妳知道所有不愉快的來由 徘徊的海岸其實等同 密室中遼闊的憂鬱 擺脫所有關於意象的意象 翻越這一關…… 偷藏一些暖風 埋入青草茂密的軟泥 眼前如水的雲朵也誠實嗎? 熱咖啡與圍巾的季節 夢在晨霧間舒散 忍不住為無法抵禦的寒冷 歎一口...

很棒很棒阿 :lol: ~!
(夏宇耶....)<-癡呆地微笑

話說你要不要也考慮換個頭像...之類的.(恥)

喜歡那句:
像愛/但又說不明顯
: )

恩 多謝巫時
這些極短篇是用來練筆的
(不過荒廢很久了orz)

天阿很糟糕耶你阿你(指pika)
不過我私心上很高興...(毆)
〈騎樓〉 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沒有人停下腳步來等她一會兒呢? 「不要在這裡擋路啦,髒小鬼。」一個帶著綠色網帽的大男孩騎著滑板車溜過去,邊回頭朝她啐了一口,她驚慌地閃開,手緊抓著上衣的邊緣。 騎樓邊有許多停放凌亂的機車,一些沒有人清除也沒有人注意的落葉、菸蒂、檳榔渣黏著灰塵群居在角落。行人來來往往,臉上帶著一模一樣的冷漠神情,誰也不會多看她一眼。一隻小貓昂首走來,在她面前舔舐著腳掌,她蹲下身想觸摸它時,小貓薑黃色的身子一縮,飛快奔走。 她說她要離家出走。既然沒有人出聲,她如果不出來那就太難堪了。她沿著一條一條的騎樓一直走,不知彎了多少個彎,卻彷彿還在原處。沒有一處的騎樓會有什麼不同的。她於是下了...
那原先只是一灘泥沼地中的死水,濁黃的泥水上飄浮著土黃色的土塊,邊緣有半淹著的小草稀落地分布。那灘水在宿舍前的一株大葉欖仁樹下,是一場大雨後的積水,那場大雨幾乎把葉子都打落了,肥大的紅葉摔成一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便時常繞經那個地方,蹲在那灘水旁喃喃自語。她蹲下時黑色的百褶裙總是委地,裙角每每沾染上泥土塵埃,繞上一圈煙塵。那灘應該早在某個陽光耀眼的清晨乾涸的水,從來未蒸發過,反而靜靜地躺著、生長著,從小水灘變成大水灘,從大水灘成為小池子,而且總是在水流漫漶而出前池子便會自動擴大、加深,彷彿一切全是隨著她的意願增長的。 「你到底對那水池做了什麼?」有一天我忍不住問她。 「……許願。」她拿著...

喔看到標題直接讓我聯想到卡夫卡的蛻變這樣

看版主們評詩會不自覺地點頭....
好欣賞這種敏銳和精準的眼光
我也要好好學習恩 :P

你說學校沒樹
都死光啦
耶我喜歡的段落跟輕衣一樣耶!!(握手)
但是後面的
蟲慢慢爬過我的筆記,別吐絲啊!
感覺語氣重複了,有點不順

問好楚然^_^

(對喔考完學測了耶..明年就換我了orz)

輕衣:
謝謝輕衣的讚美呵
其實這首詩是半夜睡不著
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完成的
沒有什麼刪改
也因此筆調很隨性嗯
我會加油~~^_^

巫時:
看到你這樣講
我想到天天(天涯倦客)在我網誌上的回應
頭兩句就直批說:
這是怎樣
顧城加夏宇還有五月天

嗯...= =a

讀pika的詩會有種:我快融化了
的感覺xd
而且是暖暖、緩緩地融化..

謝謝輕衣: )
一直想著這首詩究竟是在怎麼樣的心情中寫下的..
現在讀起來感覺有點....情感氾濫!?

如若我眼中的月光
開始淹沒這無垠的汪洋
喜歡這兩句:)
不知怎麼地想起卡謬的句子:
五天以來,雨不斷地在阿爾及爾下著
終於把大海也淋濕了。

問好以劫

當燈火朦朧成一線
右手邊的我 以為能夠穿透時間

喜歡這兩句
穿透時間總是很吸引人啊XD~

意象有好多..但是意味不明的感覺(抓頭)
嗯我覺得意象集合最精采的莫過於夏宇的擁抱了~^_^

拜讀了。問好。

讓我想到艾可。悠遊小說林。那種情境呵

拜讀了
〈原處whisper〉 0. 再來就成為不被聽懂的人了 我是個騙子,但從沒說過謊。 1. 我要扛起一塊石頭 還要學會寫字 我要上吊,做一隻鬼向你 扮鬼臉 我要回家,躺在床上睡覺 你帶我回家,我們一起睡著 醒了世界就是你的,我還得到宇宙流浪。 2. 我們穿過黑森林,看見久違的記憶 好好活著,記憶就不會死掉 請你給我一些淚水,請你給我一片海浪 我將走上樓梯,請你屏息靜聽: 我們什麼都不需要 丟掉手機,丟掉網路線 丟掉招牌和磚塊 丟掉蛋糕 3. 小宇宙 小小宇宙 小小小宇宙 小小小小宇宙 送你,我的手稿和紙條 指紋已經擦掉,幽靈沒有指紋 (假裝自己很幽靈) 你穿過我,我就是真正的幽靈 穿過我之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