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八回 二、瓜州三險─滾江龍、木浮營、談家洲與柳堤砲台 『延平王、各位將軍,請看這地圖。這是長江。位於長江口的這大島,就是崇明島...』帥帳內,江浙軍統領,兵部尚書張煌言,指著地圖中崇明島的位置,示意眾人。續說:『好風二晝夜,我軍即可從舟山到崇明。崇明扼守長江口,乃兵家必爭之地。而我軍欲入長江,崇命更至關緊要。所以我軍欲進長江,進兵瓜州之前,必先攻佔崇明,做為根據地。如此一來,我軍入長江後,方能穩紮穩打,無後顧之憂。就算出兵不利,稍有疏失,也不致進退失據。』鄭成功聽及此,臉上卻是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立時打斷張煌言的話,出言指正: 『不!張兵部。兵者,詭也!用兵,就是要貴在出奇至...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990/f_25719990_1.jpg X X X 「種性制度」源於古印度,即是按印度教的信仰,將一國之人民分成高貴與低賤的不同階級。且其階級世代傳承,生生世世都無法改變。譬若婆羅門、與剎帝利,皆屬最高等的貴族階級,而其所生子女,自也一出生就屬貴族階級。反之最低階的賤民階級,子孫世代亦皆只能為賤民,永遠只能從事低賤的工作,無法翻身。談起了種性制度,只見艸祭女皇,語帶讓人難以抗拒的甜美聲調,滿嘴誠摯的,續又說:『鬼島的種姓階級,最高階級的統治者,當然就是皇民。次一級的種姓,則是島上的原...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八回 江浙抗清名將張煌言詩。入武林: 「國破家亡欲何之?西子湖頭有我師。 日月雙懸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 慚將赤手分三席,擬為丹心借一枝。 他日素車東浙路,怒濤豈必屬鴟夷。」 一、張煌言率江浙北軍會師舟山 西元1659年,明永曆十三年(清順治十六年),五月初。浙東舟山烈港。『快放開我!我不是楊英。你們找錯了!我不是楊英啊~~』黑夜如墨的大河溝邊,顏程泉被兩個身穿古代鎧甲的士兵,拉扯著,說是國姓爺要找。嚇得顏程泉一路掙扎喊叫。正巧經過路邊,有一盛滿水的大木桶。那大木桶約就像水缸那麼大。兩個像是穿著歌仔戲服的士兵,見顏程泉一路的喊叫掙扎,似也感不耐煩。經過那大木桶時,一士兵便斥...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709/f_25709709_1.jpg 二、私心之下~民主政治同樣也會失敗 人的私心之下,不只二十世紀的共產主義會失敗,其實民主政治也同樣會失敗。多少以民主革命之名,成功建立的國家,一旦革命者掌權之後,為鞏固其自身的既得利益與權力,卻形成了更威權的政府。遠的不說,就說近年來,總被西方國家稱為民主改革模範生的台灣。自從2016年,民進黨一黨獨大,取得執政權後,而那些終日高聲吶喊民主自由的人,獲取權力後,卻又在搞甚麼事?君不見,就意識形態而言。原本在野之時,民進黨總終日高喊黨政軍退出校園...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七回 五、「日本走狗回來了」─化身台灣本土政權 「國民黨是外來政權」驟聽李皇民這麼說。老榮民蔣外省,忍不住氣,自然開口回罵。振振有詞的說:『他媽的!台灣自本來是就是中國的。台灣人本來就是中國人。雖然清朝末年,甲午戰爭戰敗,不得以割讓給日本。但蔣中正總統,八年抗日,其中一個主要目地,就是要收復台灣。日本戰敗後,宣佈無條件投降後,也已經把台灣又歸還給中華民國。所以中國國民黨在大陸,勦匪失利,把國民政府撤遷來台灣。這有何不對?什麼國民黨是台灣的外來政權!簡直一派胡言,胡說八道!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台灣人應該以"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為榮,才對!』聽老榮民蔣外省,說得有理。見孫客家亦...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995/f_25689995_1.jpg 「前言:政黨與政客,奪權之時,各個滿口正義,口號喊得響徹雲霄。然等大權在握後,就是所有人統統給我閉嘴,唯我獨尊。無論共產黨,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其實都是一個樣,而這就是人的私心。」 一、二十世紀共產主義的失敗 「二十世紀幾乎席捲半個世界、令多少人憧憬烏托邦,與共產主義狂潮,最後為何會失敗?」這個問題,應該很多人都耳熟能詳。大學時代上社會學課的時候,應該老師也都會問起這個問題;有時還得寫報告。乍看之下,這個問題似乎是個很大的問題,也很難以回答。當筆...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七回 四、中華民國不亡於中共~也要亡於台灣國 『南宋末年,蒙古大軍南侵。宋軍兵敗如山倒。抗元三傑張士傑、陸秀夫、文天祥,在閩南號召河洛人起兵抗元,抵御外族入侵。那管他蒙古大軍有多強大,咱河洛人的組成的軍隊,同樣與他周旋對幹。從閩南一直打,打到了廣東南方的崖山。就算打到退無可退,打到南宋再無寸土,依然不降。最後陸秀夫背著宋幼帝在崖山跳海,四萬河洛兵就在崖山,追隨其跳海殉國。張士傑退到海上,也依然率艦隊與蒙古人周旋,直打到在海上遇到颶風,全軍覆沒。面對外族入侵,河洛人打到一兵一卒,誓死不降。難道這不叫愛國!再別說,明朝末年,滿清入關。明朝的王公大臣,為了保命,紛紛降清。簡直讓滿清...
X X X 「鬼島台灣,傳說一進入黑夜以後,從此就是永無止盡的黑夜,再也不會有白天的到來。」對外交官蘇啟程而言,真的就是如此。『如果駐大阪辦事處有錯,駐大阪辦事處應該要道歉!』民進黨的創黨元老,位高權重的言射長廷,為了推諉責任,特從日本飛回台灣,召開記者會。電視新聞報導中,就見其兩眼瞪得如銅鈴,呲牙裂嘴就像是要吃人。一張鬆垮的嘴更是露出尖嘴利齒,滔滔不絕:『駐日代表處並沒有接到任何電話,我自己是平白挨罵,受困的旅客,實際上打入的是駐大阪辦事處。東京跟大阪,距離那麼遠,我在東京那裏管得到大阪。而且大家也知道,那些資深外交官都是國民黨的。雖然我是駐日代表,但我哪裡管得動那些國民黨的資深外交官!而且...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七回 三、外省、客家、河洛─台灣的三大族群 『蔣先生說的沒錯!中華民國不能亡!』晦暗的涼亭內,突然冒出這句話。但這句話,並不是顏程泉說的,也不是那叫蔣外省的老榮民說。一張臉孔就這麼在晦暗的亭子內,慢慢的懸空浮現。那種詭異的感覺,就像是有個人頭從大河溝的黑水裡,慢慢的浮出來一般。這讓顏程泉嚇得腦海一陣暈眩,幾要昏過去。一張懸空的人臉浮現後,見其身體才又慢慢的浮現。雖然剛剛明明四下無人。但這人卻好似他一直都站在旁邊般。自然接了那老榮民話頭,即說:『中華民國是孫中山先生,經十一次革命,推翻了滿清,才建立的國家。孫先生是客家人。所以中華民國也是我們客家人,建立的第一個國家。既是我們客...
X X X 日本殖民的台灣總督府,始建於1912年,至今已有百多年歷史。然這象徵日本殖民台灣的最高統治中樞,其有如一根勃起陰莖的中央塔,經得百年朝代更替後,卻依然堅挺的矗立於台灣的土地上。相傳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投降後,被迫將台灣歸還給中國。約就是西元1945年,當時日本軍國主義政權,從台灣撤離之時,曾經對台灣人民恫嚇放話─說是「五十年後,日本人將會回來奪回台灣」。西元1987年,蔣經國過世,漢名李登輝的皇民岩里政男,以副總統的順位,繼任中華民國總統。日本殖民遺留在台灣的皇民勢力,原本在國民黨威權統治下分散的力量,由此開始集結。且在皇民李登輝吹響民主改革的號角之下,日益壯大。西元1996年,...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七回 開台聖王鄭成功(七)之二、國之將亡~新亭對泣 二、國之將亡~新亭對泣 三更半夜的大河溝邊。鎮平橋旁的木造涼亭,忽傳來哭聲。陡然陰風陣陣,行道樹的樹影搖晃,有若鬼影幢幢。踱步紅磚步道的顏程泉,嚇得頭皮發麻,腳底發涼。畢竟荒郊野外鬼怪多,況是流往大海的這條大河溝。猶記「大家樂」簽賭,盛行的那幾年,這條大河溝裡,常常會出現被丟棄的各種神像。自然是有些民眾,為求「大家樂」的明牌,把神明請回家去供奉。結果神明開出的明牌,讓他屢簽不中,即俗稱的"槓龜"。於是怒火中燒的賭徒,遷怒於神明,就把家裡供奉的神明,丟到了荒郊野外,或是河裡。因「清水大排」流經整個清水鎮,上游有人把神像丟進河裡...
x x x 密室朝廷的金鑾殿,皇民的精神領袖,年近百歲的李皇民,就正襟危坐在龍椅上。這個二次大戰的日本皇軍軍官,而今見其模樣,卻是頭髮蒼白稀疏的有若癩皮狗,皺紋滿佈的老臉皮更是有若一具死亡很久的乾屍。眼睛已然睜不開的只瞇成一條縫,唯嘴巴合不攏的有如老太婆鬆弛的陰唇。雖然軀體都已腐朽僵硬,但李皇民的腦子裡卻仍活躍著,在做著一場美夢。即夢見他死後,能夠備極哀榮的,被送進日本靖國神社供俸,讓他終於圓了此生認祖歸宗的心願。美夢正酣,誰知忽卻聽得耳畔一陣吵嚷之聲,使得李皇民的神祖牌位,都還沒捧到靖國神社的神龕上,驟然卻摔到地上摔得粉碎。猛然驚醒,卻見李皇民豁然起身,忽而振臂高呼起口號。 『愛台灣!』眼見...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七回 「西元2018年,中華民國在台灣。奄奄一息。....」 「中華民國國歌」: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 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一、「大河溝」見証了台灣的民主改革 西元2018年,中華民國在台灣,民國107年。台灣台中海線鎮平庄。「清水大排」就在鎮平庄的南邊,庄內的人都把它叫做「大河溝」。這條大河溝,因已臨近出海口,從鎮平庄這段開始,顯得越來越寬闊。從鎮平庄到「河溝南」之間,在大河溝上建有一條橋。這橋約有五十公尺長,平常離水面,約有五六公尺高。而往大河溝的下游,約一二百公尺遠處,又有一條橋。因那條...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六回 五、無路逃生~隆武帝殉國 鄭芝龍薙髮降清,閩粵東南沿海,等於不戰而入清廷之手。滿清征南大將軍貝勒羅托,喜不自勝,即命人大開宴席,以盛大款待鄭芝龍。宴席之間,一道道端上桌的佳餚,盡是鄭芝龍喜愛的泉州菜色。與鄭芝龍同桌陪客的,有滿州將領,有漢人官員。杯觥交錯,無論滿漢,卻盡以漢語官話交談,一片和樂融融。且見這些滿州人,對中國的歷史與典故,如數家珍,竟與漢人無異。當下,鄭芝龍甚感訝異。然見滿州人,如此入境隨俗,為入主中國,漢化如此;卻也讓鄭芝龍更心無芥蒂,戒心全無。不分滿漢,眾人把酒言歡,喝得醉醺醺。因鄭芝龍帶來的五百黑番兵護衛,紮營城外。宴席罷,已然深夜。喝酒喝得滿面紅光的...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六回 四、貝勒計誘鄭芝龍降清 「無知屁孩!我講一句話。他倒要講十句來忤逆我!」鄭芝龍大概想也沒想到,自己花大錢哉培,養了這麼多年的兒子,居然是個逆子。鄭芝龍也沒料到鄭成功會忤逆其意。不但應嘴應舌。甚至說南京失陷,那是因朝臣太多庸碌與奸佞。而這豈不也影射到了鄭芝龍。這讓鄭芝龍的臉色,可越來越難看。見鄭芝龍顯得一臉不耐煩,似也不想多言,斬丁截鐵即說:『識時務者為俊傑。今日滿清招撫我看重我,就一定會禮遇我。假如我不順著這竿子往上爬,硬要與其作對。到時候萬一失利了。再搖尾乞憐,就追悔莫及了。哼!你這個逆子完全不識時務。那我也不需再跟你多說了!』鄭芝龍所言,當然也沒錯。因鄭芝龍今日之所...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六回 三、功利主義與國族主義~父子反目 南安伯府的書房院落中。但見院落中央那原本蓊鬱的榕樹,入秋後滿樹的綠葉盡枯黃,秋風掃過一樹黃葉蕭蕭如雨下,書房的階下黃葉堆積也再無人清理。因清兵將臨,能逃的人早都逃走。剩得一個空蕩蕩的南安伯府,唯見得隆武帝孤身一人,仍徘徊在書房院落,那黃葉翩翩飛落的榕樹下。苦等了四個月,隆武帝終是等不到鄭成功帶兵返回福州。得知仙霞關被破,隆武帝唯也只有滿臉的絕望神情。原本掛在榕樹下的鳥籠已空,不見鳥鵲。卻見隆武帝一臉的槁木死灰,先是望著那空蕩的鳥籠,後又低頭望向滿地的黃葉,竟忍不住落下了淚。因在滿地的落葉之中,半埋著一隻死鵲的屍體。正是二日前,聽聞清兵入...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六回 二、洪承疇招撫鄭芝龍~清兵破仙霞關 四月。鄭成功告假返回泉州後。因鄭芝龍依然攬權逗兵,毫無抗清的動靜。一日,隆武帝早朝之時,為逼鄭芝龍出兵,索性當廷宣稱,要率兵御駕親征。並要鄭芝龍供應大軍糧餉,與準備火砲器械。然而鄭芝龍依然唯唯諾諾,卻是仍扣住糧餉,亦不準備發兵。使得隆武帝,就算想御駕親征也不能。這讓隆武帝,再也忍不住怒。即在朝上,當廷斥責鄭芝龍。當下,鄭芝龍受到斥責後,索性竟也橫起臉來,回隆武帝說:『陛下。臣鄭芝龍只不過就是武夫,還是個出身草莽的武夫,自然稟性憨直愚鈍,更不知道朝廷上的逢迎之道。今日,陛下既然對我起疑,認為我不夠忠心。那我鄭芝龍豈又敢擔起中興大明的重任...
五、共建「大中華共同利益」概念 明朝中期以後,雖厲行海禁政策,百姓片筏不准下海。就算如此,然在明朝最衰弱,幾近亡國之時,其海上的力量卻仍足以與西方的海上強權,互相抗衡,毫無遜色。甚至還能強壓十七世紀的海上霸權「荷蘭東印度公司」,將其從台灣驅離。並非是明朝朝廷,己身的海軍有多強。而是在東南沿海的閩南漳泉潮,始終有些為了謀生不怕死的百姓與海商,不斷的冒著被砍頭的禁海令,跑到海外去謀生與經商。即所謂的河洛海商。且這些河洛海商集團,為了在海上與西方的海權國家抗衡,甚至聯合起來在台灣組成了艦隊。也就是以大海商李旦為首,號召北起日本國,聯合中國閩南漳泉,南至菲律賓及至爪哇巴達維亞的河洛海商,由顏思齊與鄭芝...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六回 康熙提贈鄭成功輓聯: 「四鎮多貳心,兩島屯師,敢向東南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 一、鄭成功內心最深的恐懼─大明滅亡 西元1658年,明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七月,浙江舟山島。縱是已是十餘年的事,但每每想到隆武帝,鄭成功的心頭就像被繩索所絞;頓感到一陣悲痛難忍。舟山港的灣澳,遍港盡是鄭家軍,因羊山遭遇颶風而毀損的船艦。港口邊的陸地上,更見遍佈鄭家軍的旌旗,與數不清的兵士營帳。且見一頂黑色帆布有著藍色波浪紋的大帳,就搭港邊的高地上。正是鄭成功的帥帳。颶風剛過,海上萬里晴空。岸邊高地,見一人站於帥帳外,俯視整個舟山港口,眉頭深鎖。此人一身魚鱗般的...
四、沒有天無二日~只有政黨競爭 「大中華國族」的認同,在民進黨藉由教育清洗,藉由傳媒與網路散佈仇恨之下,在台灣幾已被摧毀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民進黨以皇民意識形態建構的「台灣國族」的認同。所以今日的台灣,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已不到百分之五。而支持台獨的,卻超過了五成。比之二三十年前,支持台獨的不到百分之五。而認為自己是堂堂正正中國人,佔了八九成,直是不可同日而語。正因國族意識型態的改變,使得中國國民黨要在台灣生存,益加困難。而世俗政客為了選票與利益,「西瓜偎大邊」也是理所當然。於是2020年總統大選慘敗後,國民黨的年輕世代,似也開始大聲疾呼,聲稱國民黨必須本土化,必須拋棄「大中華國族」的認同,轉而...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五回 五、家國一生懸念~美夢成真剎那卻崩潰 隆武帝賜國姓朱,又賜名「成功」。鄭森感動莫名,當即下跪,叩謝皇恩。隆武帝趨前,扶起鄭森。一時懇切之情溢於言表,拍著鄭森的背,即說:『成功啊!只恨我膝下無女。不然我定要招你為駙馬。讓你做為我的半子。倘有你這樣的兒子,我也就了無遺撼了!』事實上,隆武帝因半生時間,都在被圈禁與監禁中度過。所以不止膝下無女,亦無子。因年近半百,膝下空虛。因此隆武帝,對鄭成功講的這番話,確實也是出於一番真情。鄭芝龍有事,先告退後。隆武帝仍留鄭成功於書房之中。見鄭成功拘謹,隆武帝敞開胸懷,即又說:『成功啊!我膝下無子女。今既已賜你國姓朱。那我就當你是我兒子了。...
三、「去中國化」為了誰的利益? 大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隨著時代的演進,自然也需有不同的論述。譬若,筆者以前念的歷史課本,總將三皇五帝、夏商周、文武周公孔子、秦漢、魏晉、隋唐、宋元明清到中華民國,列為中國一脈相傳的道統。然在此一元化的觀念封閉,與家天下的封建思想之下,這種中國的道統之說,最後往往就演變成了漢賊不兩立,與天無二日的政權爭奪。現今已是二十一世紀的人類世界,封建帝制的國家體制早已崩解,轉而形成了民主共和與政黨治國的政治體制。所以那種家天下的觀念,與一元化的中國道統,應也早需做出調整。也就是中國不再是漢朝劉家的天下,自也不是唐朝李家的天下,既不是宋朝趙家一家的,也不是明朝朱家的,更非是清...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五回 四、隆武帝賜鄭森國姓朱名成功 隆武元年(西元1645年)七月,福州的南安伯府。福建的省城福州,三面環山,一面靠海。閩江從中穿城而過,將福州城分成南北兩城。因滿城到處種滿榕樹,故又稱榕城。時為福建總兵的鄭芝龍,福王在南京登基後,冊封他為南安伯。而其氣派宛如宮殿的南安伯府,就座落在城內最繁華的布政司署府衙的那條街。隆武帝登基後,即以鄭芝龍的南安伯府為行宮,並以布政司署的府衙,做為與眾臣上朝議政,臨時的朝廷。說到榕城福州,處處種植榕樹。見那南安伯府書房,院子的中央,就種有一棵大榕樹。而自隆武帝登基為帝後,這南安伯府的書房與院子,也就成了他最常苦悶盤桓,與踽踽流連的地方。這不,...
二、大中華歷史文化的道統 2020年,中國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慘敗於民進黨後,百年大黨就此幾近於崩潰邊緣。台灣年輕世代的票源,幾更完全被民進黨所囊括,更使得國民黨風雨飄搖,完全看不到未來的希望。筆者心想─倘若國民黨是一支球隊的話,應該也不會有人想看他打球。因為這支球隊,一來既不會防守。二來更不會進攻。整場球賽,就看那顆球(話語權)永遠都在民進黨的手上。而國民黨,無論的老的小的,都只跟在民進黨的屁股後面,滿場追著跑。甚至應該說是,國民黨是被民進黨穿了鼻環,拉著繩子滿場到處跑。光看這難堪的場面,難怪除了幾個忠黨愛國的老粉絲,尚在球場邊搖頭歎息垂淚外。其餘的年輕人早就跑光光。於是在歷經了總統大選的慘...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五回 三、潞王府~鄭鴻逵會唐王朱聿鍵 弘光元年,六月。杭州城。原本鎮海將軍鄭鴻逵,與總兵鄭彩,奉弘光帝之命,欲率軍前往長江南岸的鎮江鎮守。然鄭家軍未到,清兵已渡過長江,鎮江也失陷。於是鄭鴻逵與鄭彩,打算欲率兵前往戍守南京,以抗清兵。誰知,那清兵渡江之後的攻勢,更如勢如破竹,襲捲江南。史可法戰死揚州後,鄭鴻逵尚未到南京。而南京又已失陷。南京城已破,救援不及之下,鄭鴻逵與鄭彩,只好率大軍回師福建。回師途中,旋即卻又得報,說是弘光帝逃往蕪湖,已被叛將所擒,送給滿清貝勒。由此大明國又沒了皇帝。而國不可一日無君,否則此大明危急存亡之之秋,何以號召天下志士抗清。於是率兵回師福建之前,鄭鴻...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044/f_25499044_1.jpg 寫在文章之前; 建立「大中華的共同利益」的概念,才是兩岸中國人所該著眼與建立的共識,企盼兩岸中國人有更開闊胸襟,莫被政黨或政客的利益所蒙蔽。中國共產黨一心併吞台灣為其附庸,為的!不過是其一黨家天下的封建利益,實有害大中華的未來與共同利益。台灣民進黨藉著鼓動對中國的仇恨,在台灣推動「去中國化」政策,其背後真正的目地,無非是為皇民統治台灣的利益。實更有害大中華共同利益與台灣人民的利益。有鑑於此,正值重建的中國國民黨,在「大中華的共同利益」前提下,更...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五回 二、唐王朱聿鍵~淒涼悲慘的一生 「怪哉!世上居然有這樣的人。劫匪劫了他的馬車,還把他打個半死。而他不但不計恨,還處處為劫匪袒護。既不願我對劫匪下重手,也不願我追劫匪。忒真是寬宏大量,氣度不俗啊!」既然被劫的人都不與劫匪計較,鄭森也就停下腳步,任那群劫匪劫了馬車,揚長而去。雖是納悶,然劫匪既已逃遠。當下鄭森,也就回過頭來,趨步向前,去察看那被劫的老叟與中年男人的傷勢。見那老叟雖被打鼻青臉腫,卻也還能自己起身。倒是那個中年男人,外表雖看不出明顯傷勢,然身體似乎十分的虛弱。尚需那老叟攙扶,方能勉強起身。因中年男人與老叟,既沒了馬車。鄭森好人做到底,也不好將他們就留在荒郊野外。...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五回 鄭成功早年的詩─ 「禮樂衣冠第,文章孔孟家。南山開壽域,東海釀流霞。」 一、兵荒馬亂之始─國破家亡 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年)。無論如何,鄭成功都無法忘記這一年。因為從崇禎十七年之後,鄭成功的人生就開始走向了顛沛流離與兵荒馬亂。崇禎十七年的這一年,鄭成功,時年二十三。尚是個一心科舉,以求取功名的儒生。而當時他的名字,也還不叫成功,而是叫鄭森。且說崇禎十七年的前一年,鄭森才從泉州,以南安縣的秀才與稟膳生的身份,北上求學。並順利通過了省試,考進了南京國子監。「國子監」可是朝廷設立的最高學府,舉凡能進入國子監就學的儒生,將來必定是前程一片錦繡,冠帶可期。況且當時,鄭森還拜師...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四回 五、羊山颶風襲擊~鄭家軍遭重創 西元1658年。明永曆十二年。七月九日。鄭家軍十一萬大軍的艦隊,由舟山出航,經得一日航行。近午之時,業已來到羊山與猴山的海域。海上的風浪越來越大,遍海帆船航於驚濤駭浪中,恰如落葉滿激流隨波擺盪,實是觸目驚心。劇烈擺盪不止的帥船船艙之中,鄭成功一夜輾轉難眠,甚且噩夢連連。一陣幾欲讓人窒息的悶熱之中,陡然驚醒,卻是汗涔涔一身濕透。船艙外但聽得狂風呼號、巨浪拍擊。時而更有倉促的砲聲陣陣,與船艦間傳遞緊急軍情的號角嗚嗚。「唔!海上的風浪怎麼這麼大!沒想到我竟睡到了日上三竿!」因船艦間傳遞的砲聲與號角聲,頗不尋常,鄭成功趕忙召來人梳洗更衣。正巧太監...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四回 四、東海長鯨與懵瞽龍王的博鬥 「平戶唐人町的街道,日頭赤炎炎下的眼前一片淚眼矇矓。福松被唐人抱上馬去,策馬而去。母親田川氏從院子跌跌撞撞奔出,一路哭喊的追了上來。無奈被一群隨鄭芝豹同來的日本武士擋住。這一邊,福松被抱在馬上,撕心裂肺的哭叫:"媽媽媽媽。我不要歐多桑,我要媽媽!"那一邊母親田川氏,被成群的日本武士擋住,卻仍伸長了手,淚眼欄杆的哭嚎:"福松!福松!還我福松!我的孩子啊!"」這幕骨肉分離的痛苦景象,無論時間隔得多遠,始終都深深的烙印在鄭成功的腦海中,那怕浪潮掏洗數十年歲月,也無法抹去。因為這是種烙印在內心深處的恐懼感。亦是鄭成功一生中最深的恐懼。即使鄭成功從未...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四回 三、鄭芝龍派艦隊到平戶帶福松回中國 平戶島的港口。鄭成功六歲那一年。約是六月夏末,平戶港突然出現了十幾艘像山一樣大的戰船。這些戰船,船身高大如城,像是荷蘭人的夾板船,且舷邊有成排砲窗,顯見武力強大。但戰船的桅桿與船帆,卻又像是中國的掛簾船。臨近港口的唐人町,聽聞有來自中國的十幾艘大船入港,無不人人擠到的港口邊觀看。因為自唐人大海商李旦死後,整個平戶港,幾已難得再見到如此龐大的船隊。事實上,這四五年來,日本國的海禁政策,也越加的嚴厲。不但不許日本國的百姓出海,甚至也嚴管外國的船隻進入日本國。陡然,一次十幾艘的戰船,以大軍壓境之勢,進入平戶港,自然引起唐人町的騷動。港口的哨...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994/f_25376994_1.jpg 圖片引用自:數位島嶼https://cyberisland.teldap.twPqzEGilNFygQ 「夕陽餘暉如血般殷紅,是否這是世界毀滅在黑洞前,所看到的最後景色?而當黑夜來臨世界崩塌於黑洞,黑洞裡面將又是個怎樣的情景?是否就像青春的腳步走過的海灘,就算烙下再深的足跡,潮水終究將它沖洗的再不留下痕跡?」年輕時的我走在海灘,遠望夕陽,曾經總是充滿疑惑。畢竟每個人都害怕心中美好的世界崩潰。時間以光的速度飛逝,原本我不知道我老了,看見濕地海邊已...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四回 二、每個人都害怕心中美好的世界崩潰 那自稱「懵瞽龍王」的巨龍之言。讓鄭成功聽了,直是忍不住怒氣。以尚方寶劍指著巨龍,正義凜然,開口又罵:『孽龍。我鄭國姓,乃奉天之命,率正義之師,欲驅逐滿清韃擄,復我大明河山。汝既知我是"東海長鯨"轉世,所到之處海潮無不大漲。就算原本水淺,大船無法進入的港澳。只要我正義之師一到,潮水立刻大漲,助我艦隊長驅直入。鬼神都敬我三分。而今我率正義之師途經此地,你一屈屈孽龍居然敢擋路。萬一誤了我大事,那就是犯了天條。難道你這惡龍就不怕天理難容嗎?還不快快退開,免誤我大軍行程,犯下不可饒恕的重罪!』懵瞽龍王聽得鄭成功之言,呵呵大笑起來,驟然腐屍的臭味...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四回 鄭成功 《滿江紅》—— 「氣止驚濤,波瀾處,白袍身覓。遙海望,北風狂嘯,浪流還擊。五十萬頃國土裂,七千裏路人聲寂。仰天嘆,三百載輪回,驕陽熄。 祭滄海,行舟疾。假潮水,山河辟。 渡我明師,踏浪驅荷夷。血染滄海何畏首,復我華夏猶不棄。期夙願,秣馬厲寒兵,江山易。」 一、鄭家軍艦隊由舟山啟航羊山 西元1658年。明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浙江舟山島。「羊山」乃是一個海上的小島,就位於舟山島的西北方,西南風一日可到。此島甚小,周長不過幾里,島上居有幾戶人家。因那幾戶人家多在島上養羊,使得從海上經過小島,就見島上都是羊。故名「羊山」。距羊山不遠,又有一座更小的島與羊山對望。因...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三回 六、瀰漫仇恨之島招來懵瞽惡龍興風作浪 叫懵瞽的龍,竟是以仇恨為食。這讓顏程泉聽了,甚感驚駭。欲讓其知難而退,顏程泉趕緊出言,反駁說:『懵瞽龍王啊!你來錯地方,也來錯時代了。你說的那些都是古時候的事。古時候是封建帝制,江山改朝換代,才會天下大亂與砍人頭比賽。但現在,台灣已經民主化。現在台灣政權更替,都是用選舉決定。用數人頭的,不必再砍人頭了。所以你還是快走吧!這裡沒有所謂的正義之師,互相殺戮。也沒有什麼眼盲心瞎的人,滿腦子仇恨,可以製造出很多仇恨來讓你吃。你再待在這裡,只會餓死而已!』懵瞽龍王,聽得顏程泉之言,卻是仰頭大笑,後一嘴不屑的回說: 『哈哈哈哈~~俗人啊。我就是...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三回 五、懵瞽龍王的憤怒 西元2018年,台灣台中海線鎮平庄。「在那個全民賭博"大家樂"盛行的年代,全台灣各鄉里的小廟,幾都翻修成了大廟。鎮平庄的國姓公廟鎮元宮,亦是如此。廟裡管事的水龍仔,擲了三聖筊,得了國姓公應允蓋大廟後。即拿著廟裡的帳簿,挨家挨戶去讓庄裡的農民,簽蓋廟的捐款。對自古勤儉的農民而言,什麼錢都要省吃儉用。但對捐款蓋廟的錢,可不敢省。畢竟捐錢給國姓公蓋大廟,捐的錢越多,子子孫孫必當也更能受到國姓公的保佑。像媽媽,她節儉是通庄有名的。記得小時候,阿祖過逝。子孫披麻帶孝的白麻布,用過了她也捨不得丟。還把那些白麻布收來,自己裁縫做成了內褲,給小孩子穿。儘管媽媽這麼節...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三回 四、國姓公給自己掙錢蓋大廟 「知恩圖報」乃是中國人的美德。尤其是得了神明的恩典,更不能不報。且說顏程泉的媽媽,得了土地公賜的明牌,因而簽中二十萬的大家樂後。自不能不對土地公,感恩圖報。因有感於座落大河溝旁的土地公廟,四周雜草亂樹叢生,一片荒蕪雜穢。於是顏程泉的媽媽,首先便顧請了工人,除草砍樹,並將土地公廟周遭環境,整理乾淨。而那土地公廟又破又舊,整座小廟就是以水泥建成,一片土灰更顯得髒兮兮。有感於此,顏程泉的媽媽即又花錢,雇請了油漆工,給整座土地公廟,從屋頂到牆壁,都漆上了明亮光鮮的油漆。就此整座土地公廟煥然一新,有若一間新廟。油漆完的當夜,顏程泉的媽媽晚上睡覺時,即夢...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三回 三、台灣全民大賭博的年代─瘋狂大家樂 夜深人靜的鎮平庄。四十幾年舊厝的二樓陽台,鏽蝕斑斑的鐵窗內坐著一個人。正是已過半百,臨老終返鄉下居住的顏程泉。少小離家老大回,往事歷歷如夢幻泡影。回想童年居住鎮平庄的往事,更恍若遙遠的有如上一輩子發生的事。「七十八十年代的經濟起飛,讓台灣社會,普遍都由貧窮,步入了富裕。士農工商百業繁榮,大街小巷,處處生氣蓬勃,人人打拼賺錢。但"台灣錢淹腳目"後,當人民有了錢,整個社會卻也開始虛浮了起來。因出口旺盛,小小台灣外匯存底累積到了上千億美元,擠身全世界第二。僅次於日本。錢潮滾滾之下,熱錢有如潮水湧來湧去。大量錢潮湧進股市,使得台灣的股市開始...
開台聖王鄭成─第三回 二、七十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鎮平庄 庄內的鎮元宮,原本只是一間很小廟,只比大河溝旁的土地公廟大一點。就座落在一處三合院人家最旁邊的隔壁。那廟最初的規模與格局,約就僅跟一般人家的神明廳一般大。但廟的屋頂有兩端翹起的飛簷,與一般人家平平的瓦頂不同。就顏程泉小時候的記憶,當時的國姓公廟,一邊緊鄰著人家三合院的牆,另一邊牆是土塊砌的牆。並且土牆還崩落了一半。廟前的土埕,乾燥的時候坑坑洞洞,下過雨後就一片積水與泥濘。土埕的對面是一排土塊屋,土牆處處撥落很老舊,好像沒人居住。而國姓公廟內,擺設也很簡陋,比一般人家的神明廳還簡單。就是廟內的後方,是一個水泥砌的神壇。神檀上擺著三尊坐姿的...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153/f_25185153_1.png 三、青少年參與激進民運的道德問題 「情動」探其原理,約莫意指─引導群眾運動進入狂熱民粹的集體情緒,並藉激進的意識形態與高強度的運動,對其所稱的寡頭專制對抗、鬥爭與奪權。聽起來,其內涵,頗似回教恐怖主義所言的「聖戰」。即─「面對不可被認可之事,要以己身最大限度的力量,去努力奮鬥與戰鬥...」。差別在於,回教恐怖主義的「聖戰」,屬極端右翼激進民粹主義。而「基進民主運動」,則屬極端左翼激進民粹主義。所以說,二十一世紀的開始,跟二十世紀的開始,二次大戰...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147/f_25185147_1.jpg 二、「基進民主」─極端左翼激進民粹主義 「基進民主政治」對於這個名詞,台灣人應不感到陌生。因2016年爆發「太陽花學運」之時,這個名詞就頻頻出現在電視新聞,或是網路社群。且後來「太陽花學運」落幕後,台灣還出現了一個以「基進」為名的政黨。然「基進民主政治」應是個新興的理論或概念,就算在網路上搜尋,所得資料也不多。維基百科中對其的描述,則為─「激進民主又叫基進民主(英文:Radical Democracy)、野性民主(英文:savage democ...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三回 唐山子民(七十年代台灣民歌): 「我從遠方來,我要到他鄉。日夜常懸念,慈親所寄望。我從遠方來,落腳在他鄉。胸懷千萬里,他鄉作故鄉。安身和立命啊~成長又茁壯。一肩兩擔挑啊~為家更為邦。 身上流的血,點滴是炎黃。靠這血濃水,天涯薪相傳。唐山的子民啊~唐山的榮光。陽光照耀處啊~血脈永流長...」 一、落葉歸根─老家四十幾年的舊厝 西元2018年,台灣台中海線鎮平庄。顏程泉終於落葉歸根,回到了故鄉。「年過半百的頭上白髮蒼蒼,一張肉餅臉上眼袋烏青,老人斑浮現。腰圍漸寬有若浮腫,兩眼無神更似始終未曾睡醒。晃蕩了半生換得孓然一身,一事無成的落拓之狀騙不了人!」此,正是顏程泉,年過五十...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二回 五、「從軍嚴禁條令」─鄭成功軍令 西元1658年,明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五月初。福建廈門往浙東舟山的海路。南風正盛,波濤湧動的無垠海洋,十一萬鄭家軍艦隊,分四程,先後自廈門出海後,晝夜航行。遍海雲帆的艦隊,白日桅桿掛高招旗,以不同的旗號,前後示警連絡。入夜後的海洋,漆黑不見物,唯蒼穹如蓋,滿佈星斗。船艦依令,需得前掛三盞燈,後掛兩盞燈。若欲示警,則以砲響或是射火箭,前後呼應。四程艦隊,每支艦隊出海後,皆分前、後、左、右、中軍、形成梅花陣形航行。鄭家軍擅長的,就是航海。哨船、鳥船、水艍船、犁繒船、沙船、大熕船...數百艘大小海船形成的艦隊,編隊嚴整。縱是航於波濤洶...
※註一、本文為小說散文創作。文章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皆屬巧合。 ※註二、內文僅屬個人觀點,言論與網站無關。 https://g.udn.com.tw/upfiles/B_RE/readeryen/PSN_PHOTO/133/f_25185133_1.jpg 前言: 「置身群眾狂熱集體情緒中,千萬別相信自己的情緒,因為你的情緒只是別人在操弄。雖然你的腦袋長在自己的脖子上,但別以為你做的事,就是由自己做主。因為你的腦袋其實捏在別人的手裡。...個人也主張社會思想多元,但不能激進與喪失理性的民粹。因激進衝撞的玉石俱焚,恐導致社會失控或戰禍。結果往往走向更專制威權。有如上個世紀共產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二回 四、鄭成功北伐誓師~調兵遣將 四月的豔陽照耀遍海波濤,見見碧波灣頃波光粼粼。水陸教場的演武亭上,一身鎧甲閃爍的鄭成功,正英姿勃發,望著教場上,紀律嚴明的二十萬雄兵,更覺內心如洶湧的海潮澎湃。事實上,鄭成功總常感到心血有如洶湧的海潮澎湃,難以抑扼。尤其棄儒從軍的這十幾年來,更是如此。「十數年生聚教訓,於今我有這樣二十萬精銳雄兵,怎能只是困守金廈二島。或是僅盤桓於閩粵沿海。有如隔靴搔癢,卻無法憾動江山。不!就算拼死一博。我也決不想困守金廈,坐以待斃...」誠如甘煇所料,鄭成功乃是雄圖大志之人,性情剛烈無比。因此對甘煇建言「魚不可脫淵」之說,鄭成功可謂一點都聽不進去。且對甘煇...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二回 三、永曆帝冊封鄭成功─延平郡王 「皇上是那個皇上?」自從崇禎皇帝在煤山上吊後。南明群臣為繼承大明國道統,已擁立了好些個皇帝。但兵慌馬亂中,這些皇帝通常皇位都還沒坐穩,就一命歸西。有時甚至還會同時二個皇帝在位,彼此爭奪正統。譬若,崇禎上吊死後,南明群臣在南京擁立了福王。但福王在位僅約一年,清兵渡江攻破南京,福王即命喪滿清之手。繼之鄭芝龍等人在福州,擁立了唐王為帝,年號隆武。然與此同時,卻也有另一幫臣子在紹興,擁立了魯王朱以海為帝。因此唐王與魯王還時起衝突。而唐王卻也在位僅約一年,當滿清攻下了福州。唐王即也被清兵所擄,而喪命。唐王死後,同樣又出了兩個皇帝,互爭帝位。一為唐王...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二回 二、「演武亭」與「虎衛」鐵人部隊 廈門港的「演武亭教場」四周搭建著軍營與軍帳,代表金木水火土、旗邊滾有火燄紋的各營三角形戰旗,與寫著「鄭」或「明」的四方形軍旗,一片旗海飄揚。亦不止是廈門港與教場,一片旌旗的旗海飄揚。廈門島,不過就是個小島,二十幾萬的大軍,同時進駐。可說是舉島,無處不是軍營與軍帳,鬣鬣旌旗亦在北風中遍佈整個島上。戰事將臨,一片威武肅殺之氣,可說籠罩著整個廈門島。縱是二十幾萬大軍,齊集於小島上,讓百姓難免感到恐懼,卻也沒出什麼大亂子。因為國姓爺鄭成功,治軍之嚴厲,可說是鐵血無情。無論是高階的將官,或是小兵,那怕是官員。一旦犯錯,重則砍頭,輕則杖責,一視同仁...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二回 鄭成功《北伐詩》: 「縞素臨江誓滅胡,雄師十萬氣吞吳。試看天塹投鞭渡,不信中原不信朱。」 一、鄭成功第一次興兵北伐南京 西元1658年。明永曆十二年正月。清順治十五年。福建思明州(今之廈門)。『主啊!大戰要來了嗎?自從國姓爺起兵反清,這十幾年來,不但金、廈的百姓,生靈塗炭。中國沿海更是屍骸堆積成山,血流成海。主啊!這場殺人如麻的戰爭,何時才能結束啊!』廈門中左港的海面,北風陣陣吹襲的海灣,但見泊滿了各式的大小的戰船。一個身穿黑袍、滿頭捲曲紅髮的高大男人,就站在岸邊的山丘,遠遠望向海灣。一見這人的模樣及穿著,即知他是個從歐羅巴州來的紅毛番,且是個前來中國傳教的神父。原來這...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一回 五、鄭成功與顏思齊一脈相承 諸羅山的窮山荒嶺之地。但見四周雜樹合圍一空地,,荒草叢的空地有一斑駁的石碑矗立。鄭成功一眼望之,立即認出了,果然就是顏思齊的墓地。當即躍身下,即焦急的大喊:『太師公。大事不好了。快出來啊。我是森兒,鄭森啊。我來找你了。太師公快出來見我啊!』儘管鄭成功,焦急的喊叫。但顏思齊的墓地,除了晚風吹拂長草與蛙叫蟲鳴外,卻絲毫沒有動靜。夜色濃黑如墨,墳塋點點螢蟲的穿梭。因見不到顏思齊現身。鄭成功索性涉足荒草之間,從石碑的後方,向前又走了約一丈遠處。撥開莽莽荒草,果見一座被歲月磨蝕的幾已模糊的墓碑。但那墓碑上可清楚的摸到一處缺角,似被寶劍劈下的劍痕。 「唔...
開台聖王鄭成功─第一回 四、李旦、顏思齊與鄭芝龍 「開台王顏思齊」本為漳州海澄人。明末貪官污吏橫行,盤剝百姓。因顏思齊的父親,被貪官勾結地方惡霸欺凌,欲奪其田地。一身武藝的顏思齊,憤而殺了惡霸。萬曆年間,自此出逃海外。之後,輾轉落腳於日本平戶島。當時平戶島的唐人町,約住居有三五萬的唐人。因顏思齊為人豪傑,喜濟弱扶傾,不畏強勢。流落平戶島期間,亦因此結識了許多豪俠之士。後來顏思齊更與這些,流落日本國的豪俠之士,結拜為兄弟。共二十八人,故稱為「二八兄弟」。而結拜兄弟中,年紀最幼者,是年方二十初的鄭一官。此鄭一官不是別人,正就是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 日本平戶島,當時有一富可敵國的大海商,名李旦。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