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絲蘋果的糖絲
甜美但不連續的
意識是斷裂的
為什麼停留在
這裡還有那裡
有時茫然

有時濃霧
前進或者後退
為什麼看不清
凝結後墜落的
水滴但不是眼淚
是手帕不是雨刷

透明雨傘
沒有穿過的雨鞋
無論晴雨都在殼裡
踏著鼓點奔跑
盲目
高舉戈矛
頌唱戰歌,高聲附和
不曾睜眼就無法
停止戰爭

在黑夜騎士衝鋒
吹響號角
月光穿不透
點燃火炬照不穿迷霧籠罩
睜眼卻看不見
在陷馬坑踏空
戛然而止

窺見真理之人振臂疾呼
停不下馬蹄踏碎蒲公英
飄散如毛毛細雨
或絨絨細雪

伸手捧不住雨雪
落地
種子發細細地芽
任戰火烈烈
自顧自生
沙灘上的城堡
新折的紙船
手心盛放脆弱的夢想
如掬水
即是盡力挽留也可能流失掉

和泥塑菩薩一樣想要過江
努力拼搏又自身難保
堅持比想像得更難熬

走在烈日炎炎下
彎腰往河流汲取力量
如掬水
水鮮甜且清涼
/像一層曬乾的鹽或者刮不去的藻苔
鹽或藻苔之上,還有一層
鹽或藻苔/

順順的像一個圜圈很完整的故事:)

非白試讀,
問好。
/像一層曬乾的鹽或者刮不去的藻苔
鹽或藻苔之上,還有一層
鹽或藻苔/

順順的像一個圜圈很完整的故事:)

非白試讀,
問好。
喜歡!
內容完整,尤其喜歡第一段開頭很漂亮~

非白試讀,
問好。
喜歡!
內容完整,尤其喜歡第一段開頭很漂亮~

非白試讀,
問好。
喜歡第一段。
第三段的部分沒有完全明白或能夠聯想到⋯⋯

非白試讀,
問好。
第一句沒有讀懂⋯⋯
後面大概可以感覺到想使用「慢+動詞」不過在慢依那邊讀起來有點卡卡的。

非白試讀,
問好。
喜歡用到重複字句的部分。
可能因為沒有分段的關係,總覺得有點急促。

非白試讀,
問好。
希望需要力量的人能夠收到這段祝福。

問好,
非白
喜歡巨大鯨魚的想法,不過又覺得那句長得很拗口。
未來到底會怎麼樣呢?好像可以有很多方向的猜想,也可能變得難以想像。

非白試讀,
問好。
對我來說符號用得有點花俏,有點容易分心。
比起少女覺得公主也許更適合當詩題。

非白試讀,
問好。
像是聚光燈一樣有一個焦點。

問好,
非白
香港加油。

問好,非白
內容不大像散文詩,整體內容也比較白話。
想來可以多加琢磨。

問好,
非白
謝謝,寫得時候也覺得零散,這是一個很好的修改方向建議,我會試試看組詩~
賦予對方疼痛
比凝固糖果容易
一顆甜棗
蜂蜜罐底的殘餘

所有的儀式都是為了
建立祭壇的架構
為了獻祭
是愛呢?還是慾望?

實踐奠定基礎
框出架構
條列式規則如待辦事項清單
一項一項打勾直到工程結束
記得養護
可能因為迷路的關係,沒有讀出「妳」是什麼樣子,和無關遺忘的原因。

試讀問好,
非白
好像讀到一個懸疑故事:)

試讀問好,
非白
於是我學會妥協
西瓜刀切檸檬
釘槍裝訂書本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
發大財

經濟起飛、股市長紅
小學生用平板電腦堆積木
桶裝樂高是傷害腳板的利器
不需要買回家
放在玩具櫃裡

去上班打卡上學考試
規律的跟隨魚群游
學會閉上眼睛前進
適應霧霾
只要求一個心安
(扔到聖筊三次,
抽一支籤)

明天太陽還會升起
溫室效應不是大問題
減稅與施政滿意沒有關係
提到各式各樣的糖果自然聯想到甜蜜的滋味。

試讀問好,
非白
佚凡您好,

我非文學系出身,除了剛畢業那年參加一次新詩文學營聽了滿腦子各個詩人的主張,沒有系統性地學習如何寫詩。以前倒被評論過我的詩有許赫前輩告別好詩的味道~
對於詩過去如何,未來如何,截句的討論過深,我辨認的是詩本身呈現在我面前的模樣,我讀的是他的聲音、形狀,我認為詩如同藝術畫作、如同樂曲,括弧對我來說類似螢光筆高亮處理,分行如同換氣,在超過十句的中長詩裡面頻繁出現對我來說會有打擾閱讀節奏的困擾。
這是我的個人審美,而評論您的作品括弧太多分散焦點是我試圖站在多數讀者的角度給出的建議。
詩好壞判定並不是那麼容易,對我來說能夠流暢如溪水般品讀文字是我所希望看見的佳作。

個見盼諒。
非白
用零碎的不知来路的陨石
空气在停滞中混浊
特別喜歡這兩句。

問好,
非白
用零碎的不知来路的陨石
空气在停滞中混浊
特別喜歡這兩句。

問好,
非白
我覺得括弧用太多會有點分散焦點,也許可以在考慮怎麼增減。

試讀問好,
非白
我覺得有點像散文詩,不過標點符號的用法讓整個更偏向散文而不是詩⋯⋯
我自己也把握不了兩者間微妙的差別,不過有讀到用泡麵貫穿整個作品的概念了。

試讀問好,
非白
詩題標點符號的使用感覺可以再仔細斟酌。

問好,
非白
是你的問題了
睡不著
咖啡太難喝
水果茶過甜
巧克力球和糖蘋果滾落地上

不是錯過下午茶的緣故
絕對沒有這種情況
三明治疊得夠高
蛋糕都烤好了
餅乾同樣

買了門票
或有邀請卡也不一定參加
找不到門
此路不通,剩下
是你的問題了
不想唱歌
讓唱歌的人繼續
自己走開
穿拖鞋走
啪嗒啪嗒

不想聽見
主觀上不想
聽人彈老調
重彈

多謝指教
煩就離開
抱怨下雨沒有傘
出太陽棉被不曬
過年總是特別難應付的節日啊。
非白試讀,問好。
  二十二世紀,每個活在世界上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住在浮空城的人能見著神蹟般的自然陽光,而不是建立在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   真正的陽光是什麼模樣呢?   「我沿著鳳凰樹的步道離開學校,火紅的鳳凰花彷彿點燃了鳳凰樹樹梢,落了滿地的花瓣鋪設了一條紅毯,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學校,還是捨不得破壞紅毯,我停住了腳步——」劉紹桓頂著一頭亂髮,念誦浮現在眼前光幕上的課文,最後極不耐煩地躺倒在藤椅上,「啊啊,我又沒見過真正的陽光和鳳凰花,為什麼還要背課文啊!」   蘇永容手在空中揮動,以特定手勢拉出光幕鍵盤,為數學作業輸入證明題算式,冷淡地回答他,「為了提升你的文學素養...
  二十二世紀,每個活在世界上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住在浮空城的人能見著神蹟般的自然陽光,而不是建立在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   真正的陽光是什麼模樣呢?   「我沿著鳳凰樹的步道離開學校,火紅的鳳凰花彷彿點燃了鳳凰樹樹梢,落了滿地的花瓣鋪設了一條紅毯,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學校,還是捨不得破壞紅毯,我停住了腳步——」劉紹桓頂著一頭亂髮,念誦浮現在眼前光幕上的課文,最後極不耐煩地躺倒在藤椅上,「啊啊,我又沒見過真正的陽光和鳳凰花,為什麼還要背課文啊!」   蘇永容手在空中揮動,以特定手勢拉出光幕鍵盤,為數學作業輸入證明題算式,冷淡地回答他,「為了提升你的文學素養...
如逆流產卵的鮭魚思考
什麼都不想或想
向上游,擺尾前行
如此產生生命

篝火明亮跳躍的
強風吹拂樹林的
雨滴和搖籃曲、推動搖籃的
筆尖刮過紙的
讓聲音活

最後燃燒成灰燼
紙張裝訂成冊
咿咿呀呀的傳說啊
編造且編織
故事人生故事
指點說不上,我也沒有系統的學過新詩寫作,不過我說一下我個人的看法吧:) 啊,我講分段其實是想想分行⋯⋯ 不過這篇分的段落也比較多,所以主要講分行,段落也可以一併考慮。 新詩的形式本來就很自由,所以詩人可以用自己的美感來詮釋自己的作品,分行、分段的考慮包括文字組成的詩句、文字本身的美、配合朗讀的聲音和詩裡的文字組成的畫面,跟詩作本身排列形狀的美。 對我來說,如果比較短的詩切得短倒是還好,但這篇的行數對我來說感覺換氣太頻繁了,看起來形狀也拉得長長的。 也許你可以自己多唸出聲音幾遍,就可以順利地重新分行和分段了。 問好, 非白 請問前輩 分段有何標準或需注意的地方嗎? 小弟實在不諳詩道 還望前輩指點...
覺得最開頭的三句真棒:)

問好,
非白
個人淺見,第二段也許可以重新再考慮一下。愛麗絲跟毛筆放在一起在看到的當下一愣,有點脫離詩本身的感覺。

問好,
非白
覺得最後一段有點像歌詞,不過為什麼公賣局的酒不可以當交杯酒XD

問好,
非白
個人淺見,覺得分段切得太碎了,另外刪節號(……)可以用得再節省一點效果會更好。

問好,
非白
喜歡蛻皮的蛇跟新生的逆鱗!
剖開奶油吧
融化自己成為抹醬
成為油香酥脆的吐司
一道成熟而經典的搭配

剩下的部分冰回冰箱
邊角被塑形
不完美的斜角

使用完畢
奶油人生也結束了
三段用三個不同的角度切入,因此顯得發散了一些,如果可以集中在一個人的角度也許會更好一些。

非白試讀,
問好。
雖然妙蛙種子的苦楚我沒有完全明白,不過用這個角度詮釋很又意思,首段讓人期待後續。

非白試讀,
問好。
首末段相呼應,不過第二段用到「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和「十年寒窗十年苦,春寒料峭多傲骨。春梅冷艷開幽處,零落成泥香如故。」顯得有些突兀。用典容易讓人的注意力放在那些段落,不知是否是詩人的本意?

非白試讀,
問好。
搬家囉!
新網址:https://dorisdc.com/nonwhite/
棉花糖應該沒有性別
作為棉花糖要害怕被陌生人一口
吃掉,還因為長得好吃
被責怪

棉花糖不應該被責怪
生而為糖,不必感到抱歉
如果生不出小棉花糖更不必
被人怪罪
如果糖果的產量減少了
那不是棉花糖的錯

如果棉花糖想成為
花形或者橢圓形都是應有的自由
棉花糖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打扮
它的外貌不影響它棉花糖的本質
作為一個好棉花糖
棉花糖驕傲
對我來說一萬年的那三句(给我一万年/我/不可能有一万年)顯得稍微突兀,似乎跳過這三句閱讀也不會對詩的意思造成太大的影響。可能我沒弄明白詩友想表達的內容。
非白試讀,
問好。
看完突然好想吃鹽酥雞啊。

問好,
非白
更加簡潔
簡潔成一張白紙
黑字一兩點
去做

完美執行
剪去凋謝的葉
剪多餘花苞
所有營養都集中供養

在最好的季節
不忘記每天澆水
繁盛花園
剖開奶油吧
融化自己成為抹醬
成為油香酥脆的吐司
一道成熟而經典的搭配

剩下的部分冰回冰箱
邊角被塑形
不完美的斜角

使用完畢
奶油人生也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