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水 我如水,我愿如水,可以蓝,可以飘绿叶,可以渡航船,可以知山色之远。 我走过的路,会在梦里再走一次,有时迂回,有时笔直,我常常转到我熟悉的地方。我如水,浅吟低唱,那低处在等我归来。在那无穷无尽的低处,有许多沉船,有成群结队的眼泪,有消失已久的春天,有我结了冰的梦。我经过,我流淌,点点晶莹,点点灿烂。 我经过,我流淌,直到静止,直到成为湖泊,如果,我得到的风暴够强大,我拥有的闪电够猛烈,我也许,也许会成为海洋。 我经过,我流淌,我仰望的别样的灵魂,都在河平面或者海平面之上,灿烂如星,沉默如云,美丽如花,我仰望,我跳跃如浪也拥抱不了这些灵魂。我如水,我用倒影拥有了别样的灵魂,这已经足够。 我...
秋醉



光潜行于又聋又哑的时间
一个白色的面具以脸为琴
悠长的琴声里似有繁花摇曳
迟到的月亮被山涂黑了一半
银杏组成金云悬浮于空气
谈笑着走过低唱的灯火
我在醒着的时候
看见了梦深处的落叶
秋天就是一个被落叶砸出的坑
月光在这里制造了太多的背影
在秋水里
我看见自己如无叶的树木
被霜覆盖
风来
波浪一样
摇摆着的迷茫
画中人



画中人厌倦了久立
他挥舞双手
想把画撕破
画在一片白光里破了
他从画里走出来的时候
比画好看
他其实又不想离开画了
想在画里多留一会儿
他一步三回头走出来
沿着最美的风景
迂回而行
高山上有一片紫色的森林
吸引了他的眼球
他进入了紫色的森林
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不知不觉又回到画中
画中人转动了一下眼球
风景就飞了
如果我是鸟



如果我是鸟,
俯瞰山,
会感叹山中城市的渺小。
如果我是鸟,
天空是道路的一种,
我以在高原奔跑为荣。
如果我是鸟,
我要与闪电为伍,
追求镌刻在瞬间的永久。
如果我是鸟,
我要展翅呼号,
我思故自由。
谢版主评论。问好!这首比较注重音乐性
谢版主好评。问好!
谢版主用心评论。问好!
痛饮一壶遥远



相信所有事物都有羽毛
才能把遥远灌入壶中
我感到旅行的一切破绽
像电影镜头一样
具有内在的逻辑
一壶遥远温热
我伸出手
与共鸣相遇
在溪边修饰红土
摔破分叉的小路
推倒崖边
那醉醺醺的青石
山顶的影子循环
摇出积雪里单纯的白
一壶遥远火热
我痛饮
直到仰望的高度消失
何故呓语


除了冒充飞蛾
鸟对火做不了什么
而有些人念头一歪
火就生起来了
心里的积水沸腾
电子邮件里复杂的情绪
通过眼神简化
不正常的手
寻找着时间里的开关
棋盘转了几转
就改变了棋局
椅子带着它无背的孩子
去了永远站立的会场
心理学家把精神病注入往事
抬到湖边看其倒影
精神病院
伫立于鸟的头顶
迷离


暮色如纱
旅途迷离
我手臂僵直蹒跚前行
左脑抓住右心
又搅起一片雾
我进入更深的迷离

更深的迷离
你的身影依稀
一根绚丽的羽毛
助我飞进狭长的花落之境
更深的迷离
你的声音渐渐美丽
回忆的红色残骸
埋在枫叶大的雪花里
谢版主评读。问好!
井中




他在井中生活
嘲笑杯中生活的人
局促
贫困
杯中生活的人
很快爬出来了
去旷野飞
井中的他
还在井中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最后一班车


没有方向的车
顺着路滑动
它自称最后一班车
它等着最后上车的乘客
车门半开
他好像是展翅飞来
一下子进入角落
他很暗很安静
仿佛阴影里的阴影
他张大嘴睁大眼睛
惊恐万分
在车滚进黑森林之前
最后上车的乘客
最早下车
他劝大家下车
没人理睬
一些人的手机
拍到他的背影
也拍到车掉入湖中
背景是印在湖中的山色
谢版主评读。问好!原来打算写一篇比较好的惊悚小说。最后虎头蛇尾写了个小故事。
谢版主热情点评。问好!
柠檬苏打水




一杯苏打水
让我吸了一饱秋天的清气
一片圆柠檬
带着淡香睡着了
像掉进海里的月亮
我愿月亮如这柠檬
随时飘入
一颗颗有心事的心里
释一点点香
放一点点光
心如苏打水
清澈明亮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湖边草屋



湖并不清楚
草在高处的集聚
花的倒影
正在解说
鱼群把天空
反过来吹出泡
水波颤动
隔断恍惚的残荷
云起了皱纹的时刻
鸟的瞳
看见了落花
一窗冷霞
暗红
半湖秋色
明黄
酒壶里
紫酒含香
一双看不见的手
斟出明晚的气息
痴读




有些花开在书里
理解之后漫山遍野
探究的意义
在于心中的夜晚变深了
我看见夜涂不掉的空白
空白千转百折
渐远渐大
不断汲取有光之物
我漂浮在微弱的光中
不知光的变迁
脑海里缓慢的风
带着文字的沙粒
常常失去了方向
被困在疑问的角落
铸成无花的沙漠
沙漠上
显示出骏马和河流
永远奔腾的名字
电话那一头 一 钱波和李丽同时出差,家中无人。在顺利到达某个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后,李丽照例找了个五星级宾馆休息了一夜,早晨起来,李丽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钱波,却点错了号码, 点的是家中固定电话,她发现后正准备挂断,却听到电话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呜呜,我原来已经死了,原来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啊 , 啊~~~~”。声音拖得很长,然后又听见女人的幽怨的哭声,让李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丽连忙挂断电话,又点了老公的号码:”不得了啦,我们家十有八九住进了两个精神病人,一男一女,怎么办?”钱波半信半疑打了个电话回去,电话里果然有个女人的声音:”你是谁呀?我是你呀。” 钱波赶快报警,又打电话给小区保安,请他们...
废墟下的呼吸



我想带走的那片云
很重
像是里面塞了铅块
终于摔下来
成为灰尘满天的废墟
我想带走的那片云
很重
摔下来的时候
我用心接着
我的心有许多伤口
我的心有许多碎片
碎片再碎一次
就是灰尘
心渐渐化为灰尘
我也化为灰尘
我作为灰尘的一部分
似乎继续生存
似乎还有呼吸
废墟下的呼吸
其实是活着的灰尘
慢慢流动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视线



只要有鱼
湖面就无法平静
一些芦花摇曳生姿
不是因为风的到来
而是因为鱼的凝眸
山和山路
与湖相隔很远
许多形象
通过森林传递
一阵又一阵雨
像盲人的眼珠
飞过湖面
忽略了遇见
加速了坠落
无雨时
树的倒影
对湖面说了声谢谢
异域来风


异域来风
呼啸
铁屋内的睡意
浑然不觉很久
荒野的狗叫
唤起三角形的影子
有些冒着热气的本能
开始忙碌
聪明人的视线太重
无法移动
影子上方
正确的星辰
闪耀在错误的云上
与近景天然对峙
一个无耳无眼的人
取下墙上绘着鬼的画
背着铁屋深入黑夜
黑夜有玻璃窗户
面向遥远的绝望之地
铁屋画上窗户
任凭异域来风
呼啸
另一个世界




一条道走到黑
似乎什么也看不见
又似乎看见了一切
浩瀚在我的掌心
缓慢膨胀
我作为消失者
在浮动的此处现身
新的朋友
鸟头
人身
红翅
我们栖息于灰色树枝
鸣叫
谈论无氧飞翔
借助时有时无的风
我在夜里模仿阳光
闭了声息
带上温度
从月光里经过
染上美丽的金色
无数事物界限不明
有和无
离散和团聚
纠缠在一起
正如在我的梦里
消失前和消失后
纠缠在一起
谢版主耐心品读。问好!
流经白墙的河流




飘着的物
灰尘
树叶
死鱼
沉睡的鱼
通过它们体内的长夜
有效改变了水波的方向
河床惊醒
水草慢奔
白色倒影很长
云倒立
霞倒立
沉睡的鱼倒立
水往上流
蓝天越靠近水
越像镜子
蓝天看起来下沉
河流飘着
比蓝天轻
衣袖里的鸟鸣



衣袖里的鸟鸣
装载着我想不起来的清晨
我挥挥衣袖
也许搅动了脑海里的雾
眼球生波
视网膜飘扬
前方的山峦黑得要命
红花红得要命
绿树绿得要命
而绕山而旋的水
流入了别处的时间
浇灌出鸟飞出风景的样子
我隐约听见
鸟鸣混杂着表的嘀嗒
无味的声音
凝结成迷茫的几个水滴
水滴爬行
在一枚濒死的黄叶上
绘着秋的路线图
起点是医生的心跳
终点是病人的心跳
衣袖里的鸟鸣



衣袖里的鸟鸣
装载着我想不起来的清晨
我挥挥衣袖
也许搅动了脑海里的雾
眼球生波
视网膜飘扬
前方的山峦黑得要命
红花红得要命
绿树绿得要命
而绕山而旋的水
流入了别处的时间
浇灌出鸟飞出风景的样子
我隐约听见
鸟鸣混杂着表的嘀嗒
无味的声音
凝结成迷茫的几个水滴
水滴爬行
在一枚濒死的黄叶上
绘着秋的路线图
起点是医生的心跳
终点是病人的心跳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寻鸟者最后也会飞翔 一 我深爱鹏羽鸟,没有理由。这种爱很单纯。这种爱有无限的长度,是一条画在虚空里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我这种行为,叫做执迷不悟。 二 在我25岁之前,我没有见过鹏羽鸟。传说它是除鹦鹉之外,另一种会说人话的鸟。 爷爷的朋友,曾经拥有过一只鹏羽鸟的邵爷爷40年前曾经讲过,鹏羽鸟比鹦鹉厉害多了,鹏羽鸟比鹦鹉体型大得多,鹏羽鸟也比鹦鹉漂亮,羽毛如孔雀一样华丽。鹏羽鸟记忆力佳,甚至可以背诵一整篇《桃花源记》。奇怪的是,除了《桃花源记》,其他文章,鹏羽鸟最多会说两三句,然后沉默不语。 在青衣山,鹏羽鸟已经绝迹很久了,见过这种神秘的鸟的当地人,基本上都去世了。可惜青衣山当地的农民生活...
海边列车



在我心跳的每一声里
存在一种无法挽回的崩塌
一条鱼在我的身体里游泳
在我完全透明的时刻
鱼的身体如灯
而我渐渐潜入深黑

梦里的一声巨响
惊飞了一群巨翅的海鸥
海鸥的盘旋染白了铁轨
我伸向春色深处的镜头
拍下了群花背影里的雪峰

海水平静
我穿过记忆里的多节车厢
许多窗子里同质的阳光
把我描画为不断破碎的人
直到雨纷纷
那些雨滴
把我的碎片
又拼贴成完整的人
谢版主建议。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和豆腐说话的蛮牛 一 蛮牛不是个聪明人。蛮牛是个很笨的人。 蛮牛出生的时候,浑身青紫,口鼻流血,护士拍打了好长时间才哇哇地哭出声来。蛮牛的妈妈,当时才20岁出头的小翠,在感到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嫌弃这个孩子,手足无措,在抱起孩子的时候没有把握好,孩子被摔在水泥地上,当时蛮牛的头上就起了个大包,哇哇大哭,小翠的心也被刀扎了一下,也低声哭泣起来。那时医院妇产科病房里有不少产妇家属,人声嘈杂,不知道谁喊了起来:“这小孩头摔坏了,以后是个笨蛋,读书成才是没有指望了!” 小翠和老公大吹听了,有些慌张,虽然夫妻两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还是有些希望孩子读书厉害高考金榜题名等等之类的念想的,慌张之下,夫妻两...
和豆腐说话的蛮牛 一 蛮牛不是个聪明人。蛮牛是个很笨的人。 蛮牛出生的时候,浑身青紫,口鼻流血,护士拍打了好长时间才哇哇地哭出声来。蛮牛的妈妈,当时才20岁出头的小翠,在感到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嫌弃这个孩子,手足无措,在抱起孩子的时候没有把握好,孩子被摔在水泥地上,当时蛮牛的头上就起了个大包,哇哇大哭,小翠的心也被刀扎了一下,也低声哭泣起来。那时医院妇产科病房里有不少产妇家属,人声嘈杂,不知道谁喊了起来:“这小孩头摔坏了,以后是个笨蛋,读书成才是没有指望了!” 小翠和老公大吹听了,有些慌张,虽然夫妻两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还是有些希望孩子读书厉害高考金榜题名等等之类的念想的,慌张之下,夫妻两...
1观念在思考上签名。 2、心理骑在生理脖子上。有时心理比生理重。 3、眼睛有修改镜子的功能。 4、时间之所以存在, 是因为人类看到了钟表的计算结果。 5、白发下面看上去有潜在的青春,虽然,那只是青春的背影。 6、学习和人类的关系,正如雨和河的关系。 7、春天就是山水的翡翠化。 8、语言有时会像子弹一样打死打伤生活。 9、用想象触摸的地方,大部分是远方。 10、轻易得到名字的人,很少去思考我是谁。 11、夜风会努力带走闪光的东西,直到深黑。 12、站在黑暗里的人,喜欢无声无息地遥控灯火。 13、速度够慢,利刃也割不破皮。 14、被月光拂过的事,都靠近了诗意。 15、怎样识别血写的谎言?这是困难之...
1、心中积雪,四季皆寒。 2、如果蛋全部臭了,无缝的蛋也会被苍蝇叮。 3、灵感看起来像闪电,实际上是河流。 4、吃错药,应该把药吐出来,而不是去染正确的病。 5、窗子是喜欢窗帘的,因为神秘带来美。 6、人海里偶有浪花,叫天才。 7、游戏就是把梦境做成玩具。 8、迷信就是把心变成白纸,任人书写。 9、有时,复印件比原件更精彩。 10、给风足够时间,边界就变成了中心。 11、简单放嘴里长时间嚼,就变成了复杂。 12、那些闭上眼也能看见阳光的人,让人间明亮起来。 13、思想上把别人看成自己, 行动上就会露出良心。 14、互联网让唐诗里的月光消失了。 15、相思,挖掘着没有出口的隧道。 16、想象往往...
短句三十篇之一 1、沉舟带走了往日的流水。 2、沧海得珠,往往扔掉了蚌。 3、人在旷野,怎么可以身携镣铐。 4、那个北方的汉子,浓眉上的铁掩盖了内心的棉。 5、人性乃人世之舟。 6、诗人的头发:动时怒发冲天,静时乱发如林。 7、风暴让浪和舟成为敌人。 8、给山戴上枷锁,是为了证明既定的秩序。 9、最蓝的天要在秋水里找。 10、有时候,无声处的雷是为聋人准备的。 11、火中取栗者,手黑是迟早的事。 12、所谓困境,不是不能飞,而是想不到飞。 13、忘我是孤独的最高境界。 14、风中的花,就是要亦真亦幻,也许幻的更美。 15、直觉是无法拐弯的车,而事实是弯弯曲曲的路。 16、怀疑玻璃的人,也将怀疑...
1、在烟雾缭绕的地方,做一只没有呼吸系统的生物。
2、木炭在寒流中燃烧,被称为价值。
3、挖出世上被埋的光,堆在宇宙尽头。
4、羊嘴边的草,渴望狼来。
5、风的方向决定了落叶的方向。
6、在火焰的心中保存黑夜。
7、智者隐居于目光灭绝之处。
8、玉石的火必须用一场珍珠雨浇灭。
9、鸟在总统的办公室飞翔,它不懂这里也是鸟笼。
10、月用月光写夜的故事
谢版主评读。斟酌中。
窗外已没有旷野



窗不知道
突然涌入的新鲜空气
撞击了我的灵魂
灵魂欲飞未飞的样子
像极了微风中的羽毛
天空依旧
但旷野消失了
一些春天和夏天的颜色
或起起伏伏
或缤纷交错
拥挤在窗前
地平线在窗玻璃上
划下一条不太整齐的痕
一个角落收留了盆景
窗外已没有旷野
野马还在我眼中
奔驰
谢版主评论。已修改。
关于雾


雾让山水宁静
催生了谜的活跃
如同暗流里
许多鱼碰撞厮杀
雾浓时
一个未知套一个未知
再集体沉入更深的未知
雾让视线短浅
雾中人眼睁睁看雾聚雾散
只有努力擦亮眼睛
山水的中心
也是雾的中心
雾中人不知自己的位置
听着水声找到了花丛
阳光猛袭
雾散了
脸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