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花者



近花者
不知不觉中
丢失了自己的香气
最美的花
隐藏于最远的沼泽
被最坚毅的眼找到
猜透了花的心思
就叫季节
模仿了花的怒放
就叫火焰
相遇无意义


相遇无意义
如果相遇
像猫叼起灰尘满面的书


相遇无意义
如果相遇
像月光拂过无电池的手机


相遇无意义
如果相遇
像火焰燃烧的胸浸入秋湖


相遇无意义
如果我遇见你
仅仅留下一首感伤的诗
脚指前方


心灵早到达最远处
梦已显示出极点的美
直觉延伸
画出视觉里不存在的地图
在这动态的地图里
山在生长
海在生长
路在断裂
而我屡败屡战的脚
会把断路改成坦途
通往堆满巨石的地带
那里有水流淌
终究不会荒凉
记忆



水中的花和叶
走得比水慢
正如我们的记忆
走得比我们慢
路围着山转圈
风围着季节转圈
我们围着往事转圈
世界
常常在梦里还原
孔子曰


三十而辞
四十而离
五十而知社会
六十而躺
七十而废
八十而知病床
九十而知药费
玻璃易碎


每个人的心中
都住着铁和玻璃
敲打铁
必先震碎了玻璃
致永生的人


是否攀登过每一座山峰
是否到达过宇宙的尽头
是否曾经在所有的河流里浮沉
是否经历了太多风雨冰霜


你们和我们不同
你们不会有遗憾
所有想做未做的事
有太多的时间慢慢继续


是否你们的睡眠不限于白昼黑夜
是否你们醒来就秒懂了一切
是否你们可以带着秋色进入春季
是否你们只有笑容没有背影


你们高于我们
你们不用思念
所有的亏欠和不可能
有充足的时间补偿和成真


你们的手想握多久就握多久
你们的告别都有重逢的时候
那么可不可以回一次头
可不可以拉住坠落的我们
用你们永久的记忆
记录短暂的我们
让我们的爱和情感
像你们一样永生
倒霉的人

在曲折坎坷的路上
红灯多到数不清
人在有毒的空气里喘息
感觉自己和落叶一样轻
飘到哪里没有人在意



三百六十五天里
三百六十四天打叉
只有我醉酒的那天对
那天我梦见了顺风
梦见了彩虹
梦见自己登上珠穆朗玛峰
发现隐身人


隐藏了身体
身体像空气一样透明
隐藏了声音
声音像植物内部的汁液
隐藏了梦想
梦想像灵魂一样深埋
怎么才能看到他们



但我还是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但我还是追踪到他们的消息
他们像风种植的彩虹
等一场雨后成熟
他们像轻抚绿叶的手
春天已站立于双肩
也许他们已隐藏了一切
但隐藏不了对人间的爱恋
还有内心的浪奔
似有花开


在相聚时
告别已经安排好未来
世界不连贯
有些片断注定空白
生活如纸
思念似落在纸上的一滴墨
抽象出时间的颜色
然后在雨中飘摇
然后散开
然后似有花开




生活在所有监狱的自由人
在月光下
给冬天最后一朵雪花
装上飞翔的眼泪
流星


做黑夜里的第一道光
做黎明前最后一道光
在沉睡的时刻醒来
在无声的宇宙歌唱

准备离去
即将离去
终将离去
后来
还有后来的后来
写满了我们的名字

准备离去
即将离去
终将离去
有些旅程
谁也想不起
闪亮的足迹还在那里
敲门


旅途坎坷
一路苍茫
路边有白发苍苍的房屋
氧气瓶挂在窗外
一只表情严肃的猫
向外张望
我来到门前
门上写着过去
门已朽
我敲门
声音苍老
很多汉服唐装的身影
从门缝飘出
对我说
哈哈
你的骨头没变
还属于我们那个时代
这一瞬间
我抬头看见汉时明月
许多绚丽的羽毛飞扬
另类团结







野兽和猎枪同步前进



鱼虾和渔网生死相依



斧头和木头同舟共济



黑夜和白天融为一体
在污水里


在污水里行走
或游泳
痛苦的心
朝着清水河的方向



时间错了
夜太长
心还是
朝着清水河的方向



沼泽多了
草茂盛了
心还是
朝着清水河的方向



鳄鱼多了
水蛇乱穿
心还是
朝着清水河的方向



眼睛长了翳
腿有大疮
心还是
朝着清水河的方向
爱和相遇

爱其实早已存在
站在黑暗的远方
忽闪着大大的眼睛
等待许多次相遇


相遇可以很平静
迟到的月光和早到的清晨
相遇可以很惊讶
满地的落花和永恒的星辰
相遇可以很自由
像暖风握住了冷风的手
相遇可以很自觉
心收起翅膀去找窝


谁让夜深深的呼吸
谁让睡着的人醒来
谁让相遇如此美丽
谁让爱容易又不容易
借鉴



从一面镜子前走过

有两个自己

从两面镜子前走过

有三个自己

从碎了的镜子前走过

有几千个自己

从别人的碎镜子前走过

有无数个自己
鲜活


一条鱼从鱼缸游到河里
鱼的浮沉推动了水流
枯黄的盆栽逢春变绿
一场雪后绿上加绿
阳光穿透玻璃
照亮试图啃玻璃的虫
草地上的书被风翻开
插画和文字扭打起来
我从慢跑到快跑
心脏轰鸣
脸色红润
想起了一个词
鲜活
雪地




在冻红的鼻尖

冬天会被储存起来

雪花飘了很久

天地皆白

原野上

褐色的鞋印创造了路

那些经过雪地

未留下痕迹的人

是灵魂裹着雪花重游
那个地方叫野狼嗥

动物红着眼互相敌视

多暗设的陷阱

无明示的牢笼
诺言




诺言都放置在很远的地方

少数等着被想起

多数等着被遗忘

等着被想起的诺言

会在远方长成大树

年年奉献果实

等着被遗忘的诺言

似远山附近的雾

看起来美丽

阳光出现后马上消失






意外气为笔

胸中志为剑

蝼蚁违宿命

刺龙上青天
无门




很高很高的墙

弯弯曲曲延伸

有人沿着墙走

想找到一扇门

走呀走呀

一直找不到门

走呀走呀

终于明白

根本就没有门

这墙无洞

这墙无缝

试着凿一下

看是土是砖是铁是铜
唐僧师徒近况



白马围着磨转圈

骑马的唐僧看着计步器

日行千里

八戒把假结婚证摆桌上

公告与嫦娥的新婚

悟空拿起金色塑料棒

去舞台走个过场

沙僧不再寡语

胸前挂满妖怪颁发的勋章

到处演讲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谢版主评读推荐,问好!
谢版主好评。问好!
谢版主好评。问好!
孤独可以很美好



宇宙很空旷
星光很寂静
你演着一场
眼睛向内的电影
时间不明
空间不定
你如玉在冰中
黑暗中
你蓄电的心
放出火花来
模拟了春季
电影里的你
在电影外默默走过
一封写给过去的信




一封写给过去的信
在风中飘了很久
越过了数不清的墓碑
满载着看不见的眼泪


收信的人是满天星光
离开的人们都在天上
寄信的人像地上的霜
月光会照亮爱的模样


信中文字是谁的时光
谁的背影满是忧伤
谁的思念如山上枯木
化成煤炭犹待闪光


暮色无垠青草疯长
发黄的照片有人凝望
照片里大手牵过的小手
正把更小的手牵上


一封写给过去的信
在风中飘了很久
收信的人是满天星光
寄信的人像地上的霜
鬼骑车




车轮飞转
骷髅们身穿灵魂的夹克
呼啸而来
夜成为黑风的一种
凉凉地拂过原野
改变了想法的桥
引来一河怪叫
轮下自带迷雾
哀乐夹着笑声握紧车把
天上星低垂到地平线
白花多到数不清
路边旅馆竹筒大小
时有鬼们进出
一把有精神病的刀
慢悠悠刮着白骨
有些烟
从鬼的眼窝冒出来
紫衣鬼指着烟说
冥南烟雨
坐在心中央的僧



水中央有个岛
岛中央有个梦
梦中央有颗心
心中央有个僧

坐在心中央的僧
看花都开在云边

坐在心中央的僧
看山都柔若无骨


坐在心中央的僧
风雨中提炼晴空


坐在心中央的僧
渡人先洗尽了红尘
少年的如果



如果少年不翻巨浪
那么处处死水一潭


如果少年不曾飞翔
那么余生恐惧飞翔


如果少年曾被禁锢
那么从此无缘自由


如果少年拥有天空
到了晚年必有星空
模仿鸟的中年人








他坚信
他的双臂天生丽质
只要多多挥舞
必能生出多彩的羽毛
上有眼眸般明亮的斑点
他试图模仿天鹅
白衣白裙
腰身摇曳
转了多次
未离地面
愤怒让他心生气囊
浮力似有
动力仍无
他前倾的姿态如病鱼
他对着镜子叫了几声
声音细弱
让他的前半生
酷似淋了雨的麻雀
抖落了一身水
模仿鸟的中年人








他坚信
他的双臂天生丽质
只要多多挥舞
必能生出多彩的羽毛
上有眼眸般明亮的斑点
他试图模仿天鹅
白衣白裙
腰身摇曳
转了多次
未离地面
愤怒让他心生气囊
浮力似有
动力仍无
他前倾的姿态如病鱼
他对着镜子叫了几声
声音细弱
让他的前半生
酷似淋了雨的麻雀
抖落了一身水
倒置



生活已经被倒放
我抬头
看见时代的裤裆
深夜的深渊

黑夜被更黑的绳索捆着
滚向深渊
这里的眼睛不认识黎明
这里的翅膀不认识天空
这里的头颅失去了思想
但这里的心脏
记住了星星
只要心跳不停
在黎明光照时
心给翅膀以天空
心给头颅以思想
心给眼睛以朝霞
飞出深渊
月光睡吧



月光睡吧

我夜观天象

为寂静站岗

月光在翻开的书上睡着

许多传说释放着香气

我要让心暂时停跳

死去一刻钟

让灵魂展翅飞升

抵达最灿烂处

也许

我会与微笑的兔子相遇
野生



我把羊群放生
它们在野草中四散
它们将成为野羊
我也想成为野人

一种四蹄欢奔的感觉
一种子弹出膛的喜悦
一种云冲星空的豪气
一种鱼入大海的执念


野人用野果充饥
我上树遇到猴群
它们对我点头
它们看见我心


我心原是小河
如今已经变大江
我打算云游四方
不去想人瘦毛长
生活在眼睛里





他生活在眼睛里
警惕
东张西望
在白天疲倦
在黑夜清醒
爱惜灯光和星光
他分泌出眼泪
用来延长快乐
也用来缩短悲伤
他有时看很远
他有时看不清
他漠视云层
他探视深渊
他观察观察观察
他阅读阅读阅读
他很想知道一切
却仅仅知道一点
他在暗河里沉没
他在彩霞里燃烧
他在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里
改变
不可能




对于不可能
我一直怀有期待
如同期待太阳在深夜醒来
如同期待落花再次盛开

别对我说不可能
这不可能
因为我的期待
把梦注入了它的坚韧
让它如一匹骏马
驰离灰心的草原
无限地靠近了可能
给它很多时间
它会变成可能
重生




经历过太多苦难
像灰烬经历过火光
风吹灭了火
也吹开了灰中的花朵
在花开中重生
在花落时再去
很美很香的前世来生
始终留一双手和一颗心
呵护新时光
理解所有的轮回

彩虹消失
那阳光透过红叶
又点燃了秋天
秋愁



云远隐雁羽
林深埋猴毛
花落月残后
感伤满废楼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请摇醒我



奔跑
歇一下再跑
不相信世界有尽头
睡去
然后醒来
总相信岁月可回头


如果我死去
我一定会复活
如果我走远
我一定会归来
我会化为花
我会化为蝶
我会化为云
我会化为虹
我会化为眼眸里的一切
体验无穷无尽的美好

请相信这个人没死
请证明这个人不死
如果我不小心睡过头
请笑哈哈摇醒我
我笑我笑




严肃的人很是可怕
因为我永远嘻嘻哈哈
我笑出了眼泪你露出了牙
古板的人可以不理他


生活曾像枪手瞄准了我
我的胸前有一点红
我的笑穿透了红尘
子弹嘎嘎嘎弯着腰飞啦


梦想曾像野兽咬住了我
我看着它十分陌生
我的笑有九个眼
把梦想摁在脚后跟


青春曾像泥石流埋了我
我满身泥泞却心如莲花
我的笑依然芳香
让我未老愈合了伤


这天空太灰太暗太多雨
我用笑换个晴朗清爽
严肃的人可以不理
古板的人可以不睬
多学问的人
我不去争论
我笑我笑我显得年少
白发少
游泳者



蓝水即下沉的蓝天
这人缓慢的飞翔
像一只警惕的鸟
或者伤了翅的鸟
他的胸膛里
有一台船的发动机
不停轰鸣
他昨天读的书
像无形的帆
推着他顺风前进
在海平线他突然领悟
懂了浪和自己
他潜入了远方的梦
鱼腹里有一面镜子
可照见未来
他不想上岸
宁愿在无穷的晶莹里
迷失自己
游泳者



蓝水即下沉的蓝天
这人缓慢的飞翔
像一只警惕的鸟
或者伤了翅的鸟
他的胸膛里
有一台船的发动机
不停轰鸣
他昨天读的书
像无形的帆
推着他顺风前进
在海平线他突然领悟
懂了浪和自己
他潜入了远方的梦
鱼腹里有一面镜子
可照见未来
他不想上岸
宁愿在无穷的晶莹里
迷失自己
思想会自动繁殖


思想会自动繁殖
但必须先有一个天空般自由的母亲
然后才有万千飞翔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