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时节



他进化了
如同一株听懂了音乐的植物
一条鱼在海浪的尽头
等着远方的眼泪
大树的灵魂已经高于云
整个春天的透明度接近琥珀
夜的失散意味着蓝的回归
而蓝色越来越深
落花逢暴风
带香的色彩嗡嗡作响
不知道要加速飘往何处
大地在云中来回了几次
有无数狗身九头鸟
飞翔在他的头顶上方
他在心脏停跳后奔跑
熊熊燃烧的血管
植入了火的基因
江边孤木




孤独是一株被抽干了时间的枯树
许多心形符号替代了树的叶子
找不到倾听的诉说
如江水里缓缓呈现的浓烟
有一种被浪切割的灰烬的疼痛
关于直达天外的可能性
远方的玫瑰田
把感受提供给云
云转达给江水
江水转达给枯树的根
枯树发芽了有更多的孤独
枯树开花了有更碎的孤独
枯树平静了有倒影的孤独
枯树在风中弯曲
有似断未断的孤独
江中偶有独月照
江边孤木镀薄金
门前大河过




总是能看见水中的绚丽
陌生的鱼和水草游行
留无法辨认的痕迹
地平线穿梭其间的门槛
独自吞吐迷雾
雨断断续续
那些忙忙碌碌的鱼
一生最终空
或许只有
徘徊可堆积
曾经夜有雷
闪电成谜
河依然在门前
此河是现在的彼河
彼河是过去的此河
河之变
在于波浪变
彼河
波涛已知海无穷
此河
正等钓客悬银钩
这一天短暂



这一天短暂
如果注水了则成为漫长的一天
这一天短暂
很干燥
一些人容易乱想
而其中一个
呜呜哭了
哭者的手指上有过多的潜意识
我看见哭者用四肢拍打荒芜
宁静的光
被拍打成尖利的鱼刺
鱼刺组合成鱼的轮廓
游荡在缺乏青山的视野
所到之处留下血痕
马在屋子里
草原也在屋子里
马想象着驰骋和夜行
这一天短暂
窗外很快充满黑暗
夜疲软
夜无法托起马的重量
马掉入没有形状的大坑
这一天短暂
我搬空了哭者的颤抖
我在灯下修复自己昨天的影子
巫师的球









一个晶莹的球
悬在云中
应该称其为雨还是称其为眼睛
她笑着落水了蝶称其为雨
她哭着入土了花称其为眼睛
倒映在湖里的山
被鱼和波浪改变
这个晶莹的球
落水了吗入土了吗
怎么恍然还在云中
山嵌入湖里湖嵌入球里
鱼和波浪
嵌入预言里
港口






海浪作为地心引力的一种拐折

分割了船的到达

云被下午的汽笛声绞碎

和龙门吊一起组装黄昏

集装箱沉甸甸

里面装满见过远方的眼睛

海平线上镌刻着渴望归来的背影

有人等着南风

有人等着北风

有人等着无规律的风

从船上下来的人

把风装在口袋里

和所有的遇见道别
音乐的剩余意义





火焰的音响效果

要在红色的洞穴找寻

一些钟形的花朵

会结出球形的轰鸣

含有金属的石头

有机会模仿钢琴

小鸟的彩色羽毛

本是黑色巨云的泣吟

五线谱里的远方

全部被海浪收尽
用宋词做个装置



沿着弯曲的大河
进入孤鸿状的沙漠
沙漠里飘着江南的雪
江南的雪等着江北的鸟
江北的鸟栖息在垂柳上
垂柳询问着月亮的模样
夜来了月亮没有来
我面对垂柳
取来了
包裹着西湖波浪的玉球
谢版主评读。断句确实有些乱,考虑修改之。
谢版主评读。断句确实有些乱,考虑修改之。
谢版主点评。这两处确实有些脱节。
房间里的赏春人


他不知不觉忘记了房间的存在
他身体的一部分已经与蓝天相连
他微笑着的手指爬行于晨曦
一匹马满背梨花在书桌上飞驰
蹄声唤醒了季节的香气
一群蝴蝶组成一个八字形
牵一座雪山停在窗前
两个并列在桌上的空杯子
拉长了花洲无数的早晨
亮晃晃的壶吐出多年前的蒸汽
一罐茶园倾听沸水
他叼着一支香烟
烟从他的思考里不停冒出来
他仰天高歌
把一生的呼吸交给明天的云
乱世混沌









混沌有循环周期

到了结冰阶段

形态难以游移

逐渐固定

风烈

阴影中的宏大风景

原来只是阳光流淌的副产品

边界不明的遗弃物

摇曳在人眼与人眼之间

乱世多溶洞

洞中人松弛

长袖飘逸

带钢刺的寂

弄断了无梦的神经

洞中人


用指上短暂的冷

弹拨未成型的冰川

声音激越

荡西而辉东

某一心情

在冬季的含义里翻滚

固化的在场

远不如融化慢慢抵达

众多木头

正在木船上栖息

许多石头

等着撞出火花
静夜诗







弯刀似的月

天然携带着离别

夜大于沧海

人小于孤舟

流浪的心有甲骨露出来

弯月在上面刻写古老的诗

美捂住耳朵就成为静
谢版主评论。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啃骨头的人们





带肉骨在沸水中

像迷惘的石块

发出胡乱的鸣叫
一本菜谱在茶几上

想象着雅人的细嚼慢咽

俗人的狼吞虎咽

其实

啃骨头的人

对骨髓最着迷

他们用嘴吸

吸时无论雅俗

都有点像吹笛子的人

为了吸髓顺利

牙齿被用来对付骨头上的肉

如同锄头用来除草

为丰收作准备

骨头上的肉

就是锄头下的草
秋凉




一枚有温度的叶子
在山阴也酸痛
霜聚到一起容易低温
风里弥漫的尘埃
有时很像花粉
河边垂钓者
银钩离开水面
逐渐读取鱼曾经的归宿
两只鸟
一声脆叫后飞散
黑脖颈
白翅膀
常常使路途细碎
浓雾可以折旧
清水无法本来
但是一场多曲线的起伏
也许可以用秦腔避免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养育风暴







剪下一声叹息

可以养育风暴

把这声微弱的叹息

放入茫茫人海

每日冷眼白眼

恶语凶相

偶尔加上镣铐

将叹息幽闭于地牢

棍打刀割

又于夜深人静之时

将叹息踢出

任其饿任其哭

任其流浪在旷野

数十个寒暑之后

必有大呼啸突至

风暴在长出翅膀时跃出大海

山崩雪崩

海浪如此之高

拍碎了半个月亮
养育风暴







剪下一声叹息

可以养育风暴

把这声微弱的叹息

放入茫茫人海

每日冷眼白眼

恶语凶相

偶尔加上镣铐

将叹息幽闭于地牢

棍打刀割

又于夜深人静之时

将叹息踢出

任其饿任其哭

任其流浪在旷野

数十个寒暑之后

必有大呼啸突至

风暴在长出翅膀时跃出大海

山崩雪崩

海浪如此之高

拍碎了半个月亮
猜一猜我是谁 一 一个路牌,上面有三个大字:“吴中路”。 吴中路是一条繁华的马路,车水马龙,不过,离路牌不远处有个建筑工地,虽然建筑工地被画满儿童画的围墙围了起来,但是,围墙仍然封闭不了建筑工地的尘土,当滚滚车流经过围墙附近的道路时,仍然卷起大量尘土。 一个穿着上面印有黄花的紫色连衣裙的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向路牌匆匆瞥了一眼,就沿着人行道款款走来,她面带微笑,眼睛特别清澈明亮。她的美丽显然打动了不少人,因为有不少路人把脸转向她走的方向,更有一些年轻小伙干脆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凝视着她。有人小声嘀咕:“这个姑娘真漂亮啊。” 漂亮姑娘在一家名叫“古龙房产”的中介店门口停了下来,原来,她被贴在...
猜一猜我是谁 一 一个路牌,上面有三个大字:“吴中路”。 吴中路是一条繁华的马路,车水马龙,不过,离路牌不远处有个建筑工地,虽然建筑工地被画满儿童画的围墙围了起来,但是,围墙仍然封闭不了建筑工地的尘土,当滚滚车流经过围墙附近的道路时,仍然卷起大量尘土。 一个穿着上面印有黄花的紫色连衣裙的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向路牌匆匆瞥了一眼,就沿着人行道款款走来,她面带微笑,眼睛特别清澈明亮。她的美丽显然打动了不少人,因为有不少路人把脸转向她走的方向,更有一些年轻小伙干脆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凝视着她。有人小声嘀咕:“这个姑娘真漂亮啊。” 漂亮姑娘在一家名叫“古龙房产”的中介店门口停了下来,原来,她被贴在...
碎窗





窗总是比房子容纳了更多的人
房子倒塌后露出了混凝土里的树林
他像无人辨识的古文字一样神秘
他穿过了树林
树林也穿过了他
树林在他的体内停留了一瞬间
在他的血管里留下了松涛
在他心里留下了跳着舞的银杏叶
他吐出几口秋天的雾气
几点金光在雾气里颤动
窗已经碎了
窗终于比秋天容纳了更多的人
未来的他们


未来的他们
从不在已知的世界里出现
有人用符号煮出一杯
属于他们的咖啡
一条鱼在闪亮的电脑屏幕里游动
又在黑屏时返回鱼缸
时间里飘着几片闪光的羽毛
让地下的花仰望
一个石头般坚硬的人
愿意在每句话里留下指纹
未来的他们
用未来联络我们
未来的他们


未来的他们
从不在已知的世界里出现
有人用符号煮出一杯
属于他们的咖啡
一条鱼在闪亮的电脑屏幕里游动
又在黑屏时返回鱼缸
时间里飘着几片闪光的羽毛
让地下的花仰望
一个石头般坚硬的人
愿意在每句话里留下指纹
未来的他们
用未来联络我们
一只黑乌鸦


天空比白骨还白
一只黑乌鸦立于一堆白骨之上
久久不眠
久久不飞
久久不叫
空气传播着尸体腐烂后的毒性
鬼的军团扇面状横扫了原野
鬼们停止生长的红脚
穿着洁白的鞋
四处走动
河水和井水间歇性燥热
树林发出蘑菇形的灰色的嘶鸣
一些注定要被遗忘的动物和植物
占据了大地的大半
飘动的云心存地狱
一只黑乌鸦衍生出一群黑乌鸦
而天空依然比白骨还白
笑面虎


他在脸部的幸福感上流浪
摸不到密布于后背的痛苦
他本来已经没有后来
但回忆把后来又塞给了他
曾经的长啸已被喘息替换
栖身的山洞已被海洋淹没
路过的树纷纷哭泣
而他在等夜来临
四肢尚在神经残缺
和心境吻合的风景都是绝境
谢诗友评读赞扬。问好!
眼眸里的落叶


我的眼眸里始终有一片落叶
它飘得很缓慢很缓慢
它阻挡了我的视线
它让我漂浮在多霜的空气中
我的身体比落叶更轻
我的指尖始终跟随一片紫色向前
这让我的脸颊显露出温暖的玫瑰红
秋原里枯树们斑驳的枝桠
与我梦里的红霞交汇
那样的绚烂已到极致
我的眼眸里的落叶
它无边的沧桑感传染了我
透过落叶我看见夕阳在燃烧
远山似乎已被煮沸
喷出若隐若现的蓝色的蒸汽
落叶逐渐靠近夕阳
我已在蓝色的蒸汽里喘息
宇宙观


在我的长叹里漂流的显微镜
偶尔睁开眼
看见未来的胚芽
竟是发黑的灵魂
我手捧地球的根须
不知道种在哪里
我需要太阳系至少分裂一次
从而诞生更多旋转的自由
诞生更多风暴
诞生更多饱含歌声的雨
在所有的字变成圆形时
圆月消失了
我不知道如何记录源源不断的陨石
她们携带着火
携带着原始生命
红唇竟然印在半个月亮上了
是谁的万里之吻
宇宙观


在我的长叹里漂流的显微镜
偶尔睁开眼
看见未来的胚芽
竟是发黑的灵魂
我手捧地球的根须
不知道种在哪里
我需要太阳系至少分裂一次
从而诞生更多旋转的自由
诞生更多风暴
诞生更多饱含歌声的雨
在所有的字变成圆形时
圆月消失了
我不知道如何记录源源不断的陨石
她们携带着火
携带着原始生命
红唇竟然印在半个月亮上了
是谁的万里之吻
树转弯


转折与风声的突然减弱无关
叶的心驾驭着根的腿
沿着年轮走过自己
季节的颜色
永远变化不停
一朵花是树的一次回头的机会
千朵万朵
试图旋转着攀爬星辰的花全开了
而那些努力积攒红色的花苞
寂静地等待坠落的烟火
但是
远水在弯曲处折断了
任凭树在高处远眺
平原无数花洲
谢版主和诗友评读。一万年确实用的不好。
夜路



这漫长的路
把夜种在我心里
把泪水种在月光里
掺杂了月光的黑色
无穷无尽地倾泻
一种等待爆炸的灿烂
一种快要凝固的寂静
此时碎裂可以没有痕迹地回到完整
完整也可以没有征兆地返回碎裂
给我海一样深的绝望
让我在深夜里提炼出阳光
但我已身处很深很深的夜
但我已沉入深深的海底
从夏天回来的人


在北半球
每一朵梅都在等着一位
从夏天回来的人
已经陌生的空气里
流动着冰凉的时光
梅树边那个高大的人
点燃了一支烟
星星火伴了梅花很久
在南半球
绣球花开了
一团团浅蓝
绣球花
等着从冬天回来的人
有表情的木偶


一袭花裙的木偶
在蓝宝石池塘
摘下一根琉璃芦苇
木偶的手
从此永久地握住了月光
面对风
木偶有丰富的年轮表情
花开时微笑数月
花落时哭泣几声
愿望


给我一双有刀锋的眼睛
让我发现
腐朽孕育的新生命
生命创造的新希望

给我一颗有顽石的心
让我相信
灵魂没有终点
思想改变宇宙


一切皆有可能
打着红伞的女孩
在沙漠里等待绿雨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似夜非夜


一把刀把过往割为两半
血比晚霞更红
几只服用维生素的鸟
用怪叫歌颂无声的死
一本书走出灯光
换了一身黑色的封面回来
棋子沿着棋盘上的谜面前进
几颗心折叠成为吸盘
吸进一枚棋子
一块黄布上有甲骨文写的日期
古墓里爬出一双有皮无肉的手
有人按一下竹子的第二节
听到了伴着钢琴曲的女声
一只漂浮在空气里的狼抬起头
天上的云亮了
谁眼里有电池
谁将看到闪电
似夜非夜


一把刀把过往割为两半
血比晚霞更红
几只服用维生素的鸟
用怪叫歌颂无声的死
一本书走出灯光
换了一身黑色的封面回来
棋子沿着棋盘上的谜面前进
几颗心折叠成为吸盘
吸进一枚棋子
一块黄布上有甲骨文写的日期
古墓里爬出一双有皮无肉的手
有人按一下竹子的第二节
听到了伴着钢琴曲的女声
一只漂浮在空气里的狼抬起头
天上的云亮了
谁眼里有电池
谁将看到闪电
我的自行车的规律


骑着自行车
向规律家还未发现的规律进发
放眼望前方
喜欢的高处总有积雪
我的自行车一直到不了
一个冬天无法考证的雨滴
在路边的树枝上已苏醒
多少鸟会在树林栖息
那是规律的秘密
而我的自行车
每年绕规律转一次
这是一定的
这是我内心的决定
只要我腿还能动
这决定就一直存在
谢版主评论。问好
夜听



周围已经睡了
仅剩一颗心在跳动
心有弯弯曲曲的血管
顽强延伸
暗中通往宇宙
水晶质的呼吸穿过海水质的空气
有一群浪花溅出回声
清脆
竟然有一条金鱼从边缘游出
悠然远去
在跳动的心上划出早晨的痕迹
月在青山的顶部点染几块炸裂的蓝
夜的黑白线条缠绕着沙哑的风
仿佛一个醉画家晚期的笔墨
窗里有门
门里有窗
轻微的吱吱呀呀
远方折叠千次成为窗前滚动的苹果
苹果香味很淡
夜还没有在细雨里变白
那块蓝飞翔时会带走什么


那块蓝飞翔时
几朵花在山顶和云相伴
一朵有紫眼的花
有一个远远的眼神 
晃荡
跟春天交谈过的树梢
正把几条灰线
洒在空气中
 一阵大风过来
白云重
白羊轻
草原被一次次推向荒原
压制住山顶的叫喊
蓝会一直飞
直到发光的快感
 涌出
那块蓝飞翔时会带走什么
谢版主评读。问好!
早已结冰的旅途




错过是一种来自星辰的芬芳
让我
痛苦地再期待一次
头顶被一只偶尔飞过的鹰
占据
但眼睛已经忘记天的蓝色
命运里隐含着某些轮回
我在迷宫里找到的谜
通过冬天传达给森林
到了山脚下
一棵树用花朵证明我的万千不对
在我多次拒绝夜色之后
清晨反复出现
清晨是一段多姿的锦
阳光穿着月光的衣服回来
谜像河一样流淌
谜底像冰一样沉默
原谅我远道而来满身灰尘
但我携带着原始春天的标本
选择置你于无法相信之处



裹着哲学外衣的视野
逻辑整齐
月光播放着经过修饰的真相
明明是夜
要默认阳光金黄
偶然的你
对必然的判断感到不安
点亮几盏往事
沿一面红墙进入幻想
笑是那么孤单
看起来无数个天空
却只有一个远方
有人在颤抖
有人停留在不存在的诗行
红墙仅余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