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视线修改了红尘


一场盛宴在林中
客人都在镜中
眼睛明亮的人
视线像月光一样温柔
又像鱼刺一样尖细
穿过空气发问
飞翔姿态的排骨
可以吞入胃吗
燃烧状态的白酒
可以放在心吗
眼睛明亮的人
年轻的脸庞像风中苹果摇晃
大路上空无一人
地图上车辙重叠
也许视线修改了红尘
一场盛宴在林中
客人都在镜中
镜在远方
设定个圆圈让大家跑



前面与后面之间,
存在着似有似无的关系,
例如,
飞着的邮票和爬行的信封,
燃烧的汽油和爆胎的汽车。
前后顺序由一只远方的蝴蝶来定,
在前面的常常有些计划,
颂歌一曲,
心大如海;
在后面的常常有些颓废,
僵硬的感觉,
对话着游移的视线,
云似的一群一群,
仿佛一场戏剧里的线性流动。
在前面的与在后面的,
都被一个圆圈捆绑,
跟随还是不跟随,
继续向前还是转身向后,
昂首还是低头,
都无关紧要,
因为所有不同的开始,
最终都在一个点相遇。
回到从前。
在我梦里露牙的猛虎



在我梦里露牙的猛虎
无法看清它的眼
是否如晨色微蓝
我的呓语上跑着的鹿
身躯抖了几抖
我的梦海浪一般翻滚
我仿佛加速坠落深渊
一堆带有刀锋的虎啸
骑一根枯木飞来
无处躲避的我
满身是汗
惊醒时已是中午
草地上的鹿舔着我的手
安静美丽
鹿背上的报纸
平静地告诉我
在早晨的动物园
老虎被杀
桃花互相推搡


桃花互相推搡
桃花的热情
不比盘旋在桃林里的风大
事实上
许多桃花冷淡
有些冷淡到面部结冰的桃花
在风中早早坠落
花粉落在麻雀的背上
一些长了胡子的花蕊痛哭
微弱的阳光下有浓重的花影
去年的秋天成为桃花的耳环
当一团一团桃花
被一束春光浇灌的时候
桃花变成桃出现在枝头
桃的内心是桃花的儿子
桃的外表却是桃花的父亲
一条青蛇在桃树上半睁眼
它会吃掉桃吗
傍晚



人面未隐花先隐,
鸟声不寂月已寂。
万草皆依晚风伏,
一松独立山涧边。
年迈的子弹


黄昏已到
灯骑在马上纵横
一堆光闪烁
年迈的子弹
离开了青春的枪口
挽象而行
方向感依旧
火药味浓
远方是瞄准过的酒瓶
一次性穿过
不成形的崩溃
雾状的碎玻璃
壕沟之上
绿油油的一颗沉默
花有什么意思需要花香去表达



山崖边一堆粉红下的深渊
牵来湖面上衔着春气的鸟鸣
月光来临之前
花再睡一次吧
睡前用一次深呼吸
把已死的风暴唤醒
然后悄然飘上飘下
如一部无灯的电梯
花倚靠在一个身影上
却不关心身影的名字
花香的一双不可预测的脚
踏上一条飘在风中的路
要去何方
网络与诗人


网络是诗人最后的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消失,
将彻底消失;
网络也是诗人最大的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渺小,
将真正渺小。
幼年人类


人类走过了无数墓碑
依然年幼如婴儿
据说宇宙爆炸过
人的想法也经常爆炸
却没有炸出足够的智慧
让人类走出幼年
人类困于童心
却被夜间苍老的灯火
吓了一跳
人与人之间
建墙关门
似乎从未相信
外面是呼救的同类
冬眠


心中有点雪开始冬眠
心中全是雪则无法冬眠
心中有点雪
灵魂堆积
产生隐秘的趋向
梦的欢乐断裂
冰封不住的鸟鸣
继续鸣
白发的树猛然弯腰
枝惊土绿
早晨疼醒才能抵达
夜渐渐融化的深意
黑夜在转弯之处


黑夜在转弯之处
碎成星辰
指路牌不定
他的身体有易燃的细胞
前行时点点火光
某些金色歌声里
飞行着铁锤
镜头对准他
一半脸显示出白昼
另一半脸在海水底部生存
写悬疑小说的男作家



他有月亮的气质
他把印在镜子上的自己倒置
去捞取湖水映照之影
他写的每个字都呈倒伏状
仿佛在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昏倒
从此纸一样漂浮于迷宫
他高举双手
走出红尘的样子像Y
他用冰的僵化的耳朵
接收到夜琴弹奏出的鲜活微光
心中暗泉涌流
他死后的灵魂
将化为一座黑山
从深深的土里浮起
谁在雾中
看清了雾中的他
恶境




山矮大河漫
树枯瘦鸟啼
猎人弃弓箭
心生一菩提
沙滩




我走进蓝色的自然
被那磅礴的空旷
压缩为一粒沙
沙滩不知我存在
我则越过沙滩看见了浪
沙滩上的人影
每一秒都不同
充满了戏剧性
沙滩上
一朵黑色铁花
注定要迷倒
内心银灰色的众生
登船之前


梅花鹿的眼睛里
饱含着梅花的忧愁
一千朵雪花的尖叫
被一匹瘸马追上
一瓶白酒
点燃了白地的一角
有个人喉咙里有火
心里有闪电
酒瓶里的沼泽
想象着去沙漠的可能
在一男一女之间
有一句诗像熔化的铁
冷不下来
男乘船向东
女骑马像西
如果地球真的很圆
他和她
终将在雾中再遇
慢慢的过客


往事都像慢镜头
不愿很快从脑海消失
难以察觉的痕迹
就像皮肤下的发了炎的神经
黑白混杂
敏感脆弱
那个人游走在红尘
是个慢慢的过客
他一条道
从花走到雪又从雪走到花
不像是经历着季节交替
更像是准备轮回到地底
河岸等着河水
等着慢慢的过客
枫林等着晚风
等着慢慢的过客
谢版主建议。问好!
走火



一把画在纸上的手枪
走火
击中一颗脑死亡的脑袋
脑袋突然苏醒
漂浮到云中种下许多桃树
眼睛一眨开一朵花
眼睛万眨开万朵花
桃花组成片片桃花云
桃花硕大如婴儿的脸
咯咯傻笑
秋风不来
桃花的凋谢
被推迟到手枪生锈之后
脑袋点点头
几座远处的山
粉红转为火红
空气灼热
镜花缘


未见过的山和树
才值得眼睛跌入镜中
属于春天的手
采下属于秋天的果
昂首直立的电线
提着弯腰的灯
夜由口吐白昼的面具
围成十二圈构成
花隐身于云雾
花怒放的密码
任凭镜子
根据眼睛的需要编写
而花落的过程
被镜和眼的背面
处理成遥远的泡沫
颠簸




路上的人和车
都伴着来自地壳下的低沉歌声
以慢动作前行
延伸到车窗外的视线
临近叶有锯齿的野草
寒风里
充满昨天留下的喧嚣
车拐弯人转身
撞碎了不懂回去的背影
人和车忽左忽右
起伏着飘在人世的边缘
一切掩盖总会有模糊的露出
往事已经被贴上封条
观者眼大于心
记忆的颗粒构成有陌生感的雪
洒落在露出黑泥的原野
乱纷纷
梅花之远



错落在枝上的红
或者白
大大小小
仿佛早解开的结
或者未解开的结
呈现于空旷晶莹之处
暗香漂泊已久
暝辉汹涌不停
得一二荒山为居
采三四彩云为食
寒风来
无惊惧
有从容
仙根自在
道骨天成
湖面



小鸟的叫声
习惯了云朵的挤压
每次与清波的相识
都在悬浮时婉转
水生植物的兴奋舞蹈
踏过了湖底的石头
深深的湖底隐居着衰退的夜
夜思考着月亮的美
湖面分布着小鸟的叫声
鱼群平静
一条船被它的倒影吞噬
流星雨

星碎心更碎
夜深海更深
无字的墓碑



无字的墓碑
努力让死亡醒来
醒来的死亡不是活着
而是更安详地死去
谢版主读评。问好!
谢版主读评。问好!
夜郎国科技发达,国家科学院首席科学家贾货先生发明“腹泻反贪”疗法,其理论依据,乃通过实验证明,欲望起于肠中矣。
“腹泻反贪”疗法一出,举国欢歌,河山尽烟花矣。夜郎王宣布“腹泻反贪”为该国第五大发明。
夜郎王亲笔开方,以二黄(大黄、人中黄)组方,命诸位大臣率先服用,每周三天厕中办公矣;文武百官跟进服用,每周四天厕中办公矣。
果然,仅仅数月时间,天下欲望全无,无贪无腐,以麻为衣者荣,以丝为衣者耻矣。
久。粪土皆可食矣。
火灾

他点燃了一根烟
世界燃烧起来
人在风中带着火跑
动物在风中带着火跑
森林也在风中带着火跑
山是红的
海也是红的
而他吸了一口烟
心肺焦黑





那些静静的树
等着风来
那些静静的人
等着意外
虎牙鱼 一 护城河很宽,城墙已经破败,东南西北四个门都不见了,不过地名未变,还叫东门、南门、西门、北门。 钓鱼金手离开他住的青瓦房,沿着石板路去东门。再过一道明代石桥,就到了落英河河边。 忽然有人喊:“地上长猪毛啦,朱毛红军要来啦。”一堆人在朝地上看,钓鱼金手也去看,黑黑的一片,大家沉默。钓鱼金手说话了:“不太像猪毛,好像女人的头发唉,这么老长老长的。” 钓鱼金手从地上拔出一根黑毛,这时候,一颗带血的人头突然从地下飞出来,又如闪电一样闪了几闪就不见了。钓鱼金手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一下眼睛。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鬼。”围观者在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之后,一边叫着鬼来啦一边跑了个精光。 只有一身黑衣...
虎牙鱼 一 护城河很宽,城墙已经破败,东南西北四个门都不见了,不过地名未变,还叫东门、南门、西门、北门。 钓鱼金手离开他住的青瓦房,沿着石板路去东门。再过一道明代石桥,就到了落英河河边。 忽然有人喊:“地上长猪毛啦,朱毛红军要来啦。”一堆人在朝地上看,钓鱼金手也去看,黑黑的一片,大家沉默。钓鱼金手说话了:“不太像猪毛,好像女人的头发唉,这么老长老长的。” 钓鱼金手从地上拔出一根黑毛,这时候,一颗带血的人头突然从地下飞出来,又如闪电一样闪了几闪就不见了。钓鱼金手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一下眼睛。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鬼。”围观者在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之后,一边叫着鬼来啦一边跑了个精光。 只有一身黑衣...
有些山丘




有些山丘
几棵树就引来了春光
有些山丘
小庙在旁梵音轻飏
有些山丘
小到烛火也可照亮
有些山丘
大到装得下整个海洋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雪花满身的人
忘记了冬天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泥泞满身的人
开始了仰望
一颗来自黑夜的星
占据了她的心灵
让她迷恋靠她最近的眼睛


有些山丘
飘动在到不了的远方
有些山丘
一直绵延在她的心上
有些山丘
夜行才能与之相逢
有些山丘
软绵绵趴在蓝天旁


这美妙的山丘啊
在她的心上转动
转了一圈一圈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她脖子上的相机
镜头不停晃荡
一颗来自黑夜的星
占据了她的心灵
让她迷恋靠她最近的眼睛
谜野




什么风在吹
混沌中有什么在响
草枯黄
清晨的小鸟倒毙于暗处
寂静携带着腐朽的夜味
一群眼睛从阳光中蒸发
一个尖锐的倒影里
暗藏着几个事件
像失踪的无毛的狗熊
在火灾记录里光秃秃闪烁
两棵互相交叉的树
跨越两条毫不相干的河
猿猴视为通途
没有人来过的地方
狼用牙画过地图
野兽的足迹
被沼泽分割为陷阱
白瓷质的梨花


春天燃烧过一次
烧出满山白瓷质的梨花
独立倔强
她的花蕊是发光器官
用自己的光触摸着月光阳光
花瓣锋利如刀
那闪亮的姿态穿透浓雾
满山梨花
割裂了灰扑扑的天空
山的起伏带着翻飞的疑问
梨花源源不断的光
成为夜的劲敌
迅猛倾泻的河流
成为夜逃亡的路
风来
落花在河里追击夜
谢诗友读评!问好!
谢版主耐心评读。问好!
谢版主好评。问好!
谢版主好评。感谢,问好!
当窗外有夕阳和大海


半个视野浅红
色彩婉转浅吟
也许是霞光不停重击的结果
一只翅残的蝴蝶
斜走  
一群群落花
想从泥土里起飞
想飞起来去抚摸柔软的云
那些过度高昂的情绪
或许认可逐渐下沉的天空
还保持着多年前的遥远
大海轻轻拍打
沙滩的滑润的边缘
某些海浪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正酝酿出沙滩沙哑的方言
解题

脸是谜
镜子就会陌生
人间无解的
时间会给出答案
在江南画无名山


长天浓云隔夜雨,
青峰瘦树断肠人。
把花画尽春自隐,
一腔彩墨染百川。
棉花


一个充填了阳光的灵魂
有时隐居于仓库
有时行走于江湖
与严寒对立
有朋无数
为炎热附属
一世孤独




时间再远,
用一秒的诚意迅速抵达;
空间再远,
用一米的爱心轻松跨越。
戏剧演员


笑容常常带着一些透明
她身体里有一轮月亮移行
幸福表现为完美的踉跄
落在花上的沙会努力变成蝴蝶
期待的标识凌乱
游入人心的故事借用观众的皮肤
剧场将含泪的生命整体移动
星光终于听到深渊的叹息
她还在那里
为转瞬即逝的美
画一条延长线
暗房


暗房从地狱来
习惯了听嚎叫
习惯了看带火的人
并且把这些处理为空白
暗房涂黑了明亮的脸
涂黑了温暖的衣
从皮肤下面
打捞水和玻璃的倒影
角落里一块磨平的山岩
用来暗示群山的侧面
红光穿越麻木的灵魂
反反复复测试
纸上的敏感的肉体
美人吟

人艳之时天不艳,
天艳之时人如露。
欲学河水东流去,
无奈身在沙漠中。
在事物的反面有何感觉


风暴让深渊倒立
深度即高度
撕破风景的黑手
曾经拈花一笑
向着黑夜猛烈生长的森林
过度浓烈的氧气呛倒了我
我体验了一种飞翔中的窒息
一只狗眼
主动替换了我的视觉
狂吠
成为我触摸世界的重要渠道
一名进入我肺部的医生
捡到了我已剪去声音的歌唱
你无法教一个倒立的人
正确复述山顶
这几句我唱了三次
意外


蝴蝶被一朵不在此处的花抓住
本来可以挣脱
却情愿陷在花影里
花枯萎
放飞了花影里的蝴蝶
却吞下一只刚寻到梦的蝴蝶
梦经过显影
出现一张眼睛的照片
这眼睛
把瞳孔里的花
误认为蝴蝶
捆住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