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如此。谢版主评议!
熊市随感录 一 “山穷处必有云来。”这话从股友老周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吐出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山穷处必有云来!这话听起来不那么有逻辑,也不那么合理,但是里面强大的自信和神秘主义还是把我震倒了,我真的向后仰了一仰。老周是个伟大的哲学家!我等不及盖棺就给老周下了定论。此时,留着漆黑络腮胡子的老周目光如炬,故意搁在鼻尖附近的黑框眼镜在灯光下看起来有点酷。 二 从一杯茶的清香里,品到渐行渐远的东方。 从一杯咖啡的浓香里,品到从未亲眼见过的西方。中国特色的股市,是茶和咖啡的混合物,我品尝着,醉不自知。 三   我总是,缓慢地发现缓慢的目标,快速地捕捉的快速的目标,我也许是鹰的别种。我的飞翔无影无声。虽然...
跟随






存在严密的关系,
例如,
飞着的邮票和爬行的信封,
燃烧的汽油和爆胎的汽车。
眼中无光的都在后面,
云似的一群一群,
一场戏剧里的线性流动。
相同的场景重复,
平凡一直很平。
前面很尖,
被尖叫性颂歌推动,
留下大海状虚无。
一路用僵硬的感觉,
对话游移的视线。
没有过开始的希望,
也不懂结束的绝望。
捆绑产生内在的满足,
装饰产生宏大的骄傲。
超嘈杂的环境,
沿着圆周向前,
回到从前。
醉是一种有裂痕的寂寞




追随飘云
游走在温润如玉的地方
内心有一大块破损区域
或许适合种植昙花
去对应明月
骨架比头发纤弱
醉是一种有裂痕的寂寞
饮者多眼
烦恼时候遥看多孔的远方
松与春天有个绝缘层
桃花源分裂为一批城堡
怀抱的一部分
是陌生的无意义的脚步
溪水明亮之时
鹤与山石的交流
突然打结
飞奔


以马的名义奔跑
会忘记路的长度
汗开始有草原的味道
呼吸越来越像海潮
轰轰烈烈起起落落
我知道这里坎坎坷坷
但是我
对大地尽头无限的平坦着迷
山中独居
(仿古现代诗)

风声破碎袖
月光隐约苔
枯叶随云去
乱石阻门开
希望


请保存灰烬
它们是未来的未来
无聊栋梁


一段曾经是栋梁的木头
在回忆什么
回忆森林
还是回忆房屋
其实都不是
木头回忆起森林大火
它幸运存在
但作为过火林木
被采伐
当了无聊房屋的
无聊栋梁
鸟飞过断壁



鸟飞过断壁
不知道这是城市
大地少绿
天空缺蓝
煤雨跳跃到雪山
鸟心内有寒冷的齿轮
随风声快速转动
鸟飞过断壁
无楼
最后的窗迷惘
在最后的窗边
我写诗
用一句话表达人类的一生
谢版主评读。问好!已改。
谢版主评读。问好!已改。
谢版主评读。问好!确需要修改
谢版主评读。确实存在问题,考虑修改之。
迟到的光



火焰煮沸海水
海水里的光行动缓慢
这是迟到的光
迟到的光飞在没有眼睛的路上
他们穿过云穿过雨
画出一弯彩虹
写出一篇有诗的下午
这是迟到的光
改写了黄昏
改写了夜
改写了深夜
他们在深夜的尽头消失
不知道前面是早晨
旅思
(仿古诗,非格律)


春去水藏玉,
秋来心结霜。
人远月常缺,
路凹草易荒。
从黑到白




黑转身就是白
但黑常常不能转身
我在光止步之处
找到了黄昏
我的脸部开出一朵淡泊
寂静无比
我奔跑的曲线
离开小山向斜坡过渡
又向平原过渡
我的日历
在光止步之处发生改变
十一月无踪
十二月无踪
一月无踪
早春过早在阳台凝固
经过倾听
再瞥一眼轮廓
我知道
我丢失了一丛远望
很是惆怅
我曾经的远望啊
里面的黑正在转身
闭目望尽



蜻蜓立于空空的红杯
宁静
被夜色揽去
植入灯火
摇曳不停
一根针缓缓落下
串起绵长的耳语
廊道里香含花心
窗台上雨得珠意
月沉于凸云
星浮于平海
有两条紫线为凭
思无体而形浩瀚
网必游荡在网中
眼里有眼
在竹林和芦苇荡之间
有个人拈星一笑
时光的几种表达方式




时光是用来堆砌的
堆砌成心目中的建筑
一间茅屋
一座宫殿
一栋竹林围绕的白色小楼
尽可能类似想要的样子
人生是时光上的攀援植物
绿得想飞
绿得让梦找不到站立的地方
有许多时光
被一块块丢弃
组合成险峻的山和平静的水
组合成原野
原野上总有人有事要走
没耐心等待
这些人不知道
流逝常常携带着浮冰
来了会停留很久
古文侦探



意境不可考
夜马寻道
句断
字的纹理急起伏
有些风暴切断笔划
文章里有浪歌唱
有些背影长坐竹林
激越的筝
注定要站立云端
最好的倾听藏于壁中
沉默描画着两手空空的深夜
这深夜是古夜的重复
无人破解
天下弯曲一次
胸中的雪就飘落一次
夜马无梦
山峰在崩塌处迸出佳句
抽象画里的思想者



他坐在一幅抽象画里
我甚至找不到他的眼和鼻子
我努力走进这幅画
发现他黑白相间
他手托问题的森林
大脑向四方开放
大脑的放射线辐射着原野
他伸出看不见的密码
撕裂了微笑的河流
许多真相裸露在河床
他的眼在真相里闪烁
当推理过于复杂漫长
视线里的路常常被雾埋掉尽头
夜里的月光能唤醒他的认知
而白天的阳光修改了他的结论
天文穴





表情隐藏不住内心的巨大轮廓
远眺易碎
逃不出多种射线的暗伤
读懂星星的人
星光自在眼眸
高台立
山川平远
一些带刺升腾的感觉
藐视人间烟火
黑洞越来越黑
时间越来越粗壮
宇宙成为两眼中间的一个红点
总有一天
可以踩着时间去永远
谢版主评读赞扬。问好!
谢版主评读赞扬。问好!
眼球体




雾气唤醒倒映着的一些秋歌
花朵的世界不再浮于表面
而是深入再深入直到海底
美丽进入冰的隧道潜行
就在一阵呼啸之后
夜间的暴风
抓住正在呼吸的明月
有些洒落在原野的影子
让山川如黑白木刻
圆月旋转
有无数神经通向往事
月光柔软
应识得回忆似晶
风来无阻挡
面前是无边无际的蓝
明月曾经似镜子
镜子曾经似明月
谁来打扫今夜的灰尘
谁能捆住明天的行走
眼球体




雾气唤醒倒映着的一些秋歌
花朵的世界不再浮于表面
而是深入再深入直到海底
美丽进入冰的隧道潜行
就在一阵呼啸之后
夜间的暴风
抓住正在呼吸的明月
有些洒落在原野的影子
让山川如黑白木刻
圆月旋转
有无数神经通向往事
月光柔软
应识得回忆似晶
风来无阻挡
面前是无边无际的蓝
明月曾经似镜子
镜子曾经似明月
谁来打扫今夜的灰尘
谁能捆住明天的行走
野兽之幻






流过我手心的水
布一般印着鲜艳的花朵
我非常愿意以此来包裹我
不过野兽是不需要包裹的
视线在森林里没有杀伤力
我的两排牙常吃生肉变得又尖又长
我的背部长出浓密的长毛
在江南的池塘
我和柳树的倒影
看起来像两个未成型的魂魄并肩而立
我的脸浮现微笑的残留物的时候
许多野花盛开在我的腹部
我内心深处有几颗牙又重新变成了花苞
我随身携带着一些我不懂的季节
季节里潜伏着虎啸和狼嚎
我转过身
躲避不愿和我一起读书的野牛
它的角曾经把我的朗读顶得鲜血淋漓
我逃入蓝色洞穴
那晴空般的颜色让我感动
我捡起猎人的笛
把写在背影上的死亡音符
递给猎枪
谢版主读评。问好!
谢版主读评。问好!
荒村独湖



人呈黑色
穿行于所见的偶然
这里具有神秘的力量
白天暗下来一百八十三个
虚弱的阳光叹了口气
摇着头破云再来
天空像怒海一样
云跃云沉
春的腹部
压迫着多黄土少绿树的荒芜
湖如镜子
水静止
鱼看着都甜
红尘洒脱
前面有苍茫过客
正捡拾似水流年
荒村独湖



人呈黑色
穿行于所见的偶然
这里具有神秘的力量
白天暗下来一百八十三个
虚弱的阳光叹了口气
摇着头破云再来
天空像怒海一样
云跃云沉
春的腹部
压迫着多黄土少绿树的荒芜
湖如镜子
水静止
鱼看着都甜
红尘洒脱
前面有苍茫过客
正捡拾似水流年
进化时节



他进化了
如同一株听懂了音乐的植物
一条鱼在海浪的尽头
等着远方的眼泪
大树的灵魂已经高于云
整个春天的透明度接近琥珀
夜的失散意味着蓝的回归
而蓝色越来越深
落花逢暴风
带香的色彩嗡嗡作响
不知道要加速飘往何处
大地在云中来回了几次
有无数狗身九头鸟
飞翔在他的头顶上方
他在心脏停跳后奔跑
熊熊燃烧的血管
植入了火的基因
江边孤木




孤独是一株被抽干了时间的枯树
许多心形符号替代了树的叶子
找不到倾听的诉说
如江水里缓缓呈现的浓烟
有一种被浪切割的灰烬的疼痛
关于直达天外的可能性
远方的玫瑰田
把感受提供给云
云转达给江水
江水转达给枯树的根
枯树发芽了有更多的孤独
枯树开花了有更碎的孤独
枯树平静了有倒影的孤独
枯树在风中弯曲
有似断未断的孤独
江中偶有独月照
江边孤木镀薄金
门前大河过




总是能看见水中的绚丽
陌生的鱼和水草游行
留无法辨认的痕迹
地平线穿梭其间的门槛
独自吞吐迷雾
雨断断续续
那些忙忙碌碌的鱼
一生最终空
或许只有
徘徊可堆积
曾经夜有雷
闪电成谜
河依然在门前
此河是现在的彼河
彼河是过去的此河
河之变
在于波浪变
彼河
波涛已知海无穷
此河
正等钓客悬银钩
这一天短暂



这一天短暂
如果注水了则成为漫长的一天
这一天短暂
很干燥
一些人容易乱想
而其中一个
呜呜哭了
哭者的手指上有过多的潜意识
我看见哭者用四肢拍打荒芜
宁静的光
被拍打成尖利的鱼刺
鱼刺组合成鱼的轮廓
游荡在缺乏青山的视野
所到之处留下血痕
马在屋子里
草原也在屋子里
马想象着驰骋和夜行
这一天短暂
窗外很快充满黑暗
夜疲软
夜无法托起马的重量
马掉入没有形状的大坑
这一天短暂
我搬空了哭者的颤抖
我在灯下修复自己昨天的影子
巫师的球









一个晶莹的球
悬在云中
应该称其为雨还是称其为眼睛
她笑着落水了蝶称其为雨
她哭着入土了花称其为眼睛
倒映在湖里的山
被鱼和波浪改变
这个晶莹的球
落水了吗入土了吗
怎么恍然还在云中
山嵌入湖里湖嵌入球里
鱼和波浪
嵌入预言里
港口






海浪作为地心引力的一种拐折

分割了船的到达

云被下午的汽笛声绞碎

和龙门吊一起组装黄昏

集装箱沉甸甸

里面装满见过远方的眼睛

海平线上镌刻着渴望归来的背影

有人等着南风

有人等着北风

有人等着无规律的风

从船上下来的人

把风装在口袋里

和所有的遇见道别
音乐的剩余意义





火焰的音响效果

要在红色的洞穴找寻

一些钟形的花朵

会结出球形的轰鸣

含有金属的石头

有机会模仿钢琴

小鸟的彩色羽毛

本是黑色巨云的泣吟

五线谱里的远方

全部被海浪收尽
用宋词做个装置



沿着弯曲的大河
进入孤鸿状的沙漠
沙漠里飘着江南的雪
江南的雪等着江北的鸟
江北的鸟栖息在垂柳上
垂柳询问着月亮的模样
夜来了月亮没有来
我面对垂柳
取来了
包裹着西湖波浪的玉球
谢版主评读。断句确实有些乱,考虑修改之。
谢版主评读。断句确实有些乱,考虑修改之。
谢版主点评。这两处确实有些脱节。
房间里的赏春人


他不知不觉忘记了房间的存在
他身体的一部分已经与蓝天相连
他微笑着的手指爬行于晨曦
一匹马满背梨花在书桌上飞驰
蹄声唤醒了季节的香气
一群蝴蝶组成一个八字形
牵一座雪山停在窗前
两个并列在桌上的空杯子
拉长了花洲无数的早晨
亮晃晃的壶吐出多年前的蒸汽
一罐茶园倾听沸水
他叼着一支香烟
烟从他的思考里不停冒出来
他仰天高歌
把一生的呼吸交给明天的云
乱世混沌









混沌有循环周期

到了结冰阶段

形态难以游移

逐渐固定

风烈

阴影中的宏大风景

原来只是阳光流淌的副产品

边界不明的遗弃物

摇曳在人眼与人眼之间

乱世多溶洞

洞中人松弛

长袖飘逸

带钢刺的寂

弄断了无梦的神经

洞中人


用指上短暂的冷

弹拨未成型的冰川

声音激越

荡西而辉东

某一心情

在冬季的含义里翻滚

固化的在场

远不如融化慢慢抵达

众多木头

正在木船上栖息

许多石头

等着撞出火花
静夜诗







弯刀似的月

天然携带着离别

夜大于沧海

人小于孤舟

流浪的心有甲骨露出来

弯月在上面刻写古老的诗

美捂住耳朵就成为静
谢版主评论。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啃骨头的人们





带肉骨在沸水中

像迷惘的石块

发出胡乱的鸣叫
一本菜谱在茶几上

想象着雅人的细嚼慢咽

俗人的狼吞虎咽

其实

啃骨头的人

对骨髓最着迷

他们用嘴吸

吸时无论雅俗

都有点像吹笛子的人

为了吸髓顺利

牙齿被用来对付骨头上的肉

如同锄头用来除草

为丰收作准备

骨头上的肉

就是锄头下的草
秋凉




一枚有温度的叶子
在山阴也酸痛
霜聚到一起容易低温
风里弥漫的尘埃
有时很像花粉
河边垂钓者
银钩离开水面
逐渐读取鱼曾经的归宿
两只鸟
一声脆叫后飞散
黑脖颈
白翅膀
常常使路途细碎
浓雾可以折旧
清水无法本来
但是一场多曲线的起伏
也许可以用秦腔避免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