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獎首獎一帖,專治詩人無所不在的孤寂。
以虔誠擔保支票,禁止背書轉讓。
任何有教化可能之嫌犯,得以緩刑。
〈慢性病〉終究,健保卡被斯德哥摩爾症候群給撕票了。
〈廢死難題〉你親手行刑,妳收容重犯,各自實踐理想。
〈斷交困局〉只要在野黨和我同心同德!?
藥命關係,真是要命!
時間處心積慮,沙漏成滿壺的小確幸。
白花花的形而下,眼不見為淨。
死了心吧!那些五花八門的紈褲。
猜猜看,投進許願井的月影是朔還是望?
集散慵懶的時差,流通繾綣和夢囈。
鞋聲是羅盤指針,只有地磁清楚迤邐歸向。
逃避鄉愁的現行犯紛紛投案,羈押候保。
練習邂逅陌生的體溫和八方而去的離情。
暴走阡陌後,勤奮犁田耕耘傷疤。
起跑,衝刺,凡輪子都有爭先恐後的本質。
拿規矩推算圓周率,一路走私無理數。
別喊痛了!肉已緊緊裹住鐵。
再白目一點,保證榮登馬路三寶。
衝動的胎印使勁咬開窄仄前途。
合上拉鍊,教光陰無隙可乘。
蟄伏的狼性越過紅綠燈便退化成領頭羊。
離合器行板如歌,排氣管長嗥如狼,飆著獨步的癮。
靠背!叫體溫感受一下白努力定律。
聽一支筆清算嘴巴漏報的藏私。
拿三寸之舌,垂釣魚人的眼淚。
請下載編譯軟體,任意解讀原始碼。
收納筆端捏造的磅礴,等時光來宣洩。
撒下大把糖粉,替海枯石爛消毒。
讓霧的語感瀰漫句勢,再輕易風乾。
一箋獨角戲,該索多少封口費?
自白。畫押。呈堂證供。
情意襲奪,堰塞出「一剪梅」還是「楊柳枝」?
播種難言的偏旁,等待熟成一畦解語花。
告解室裡,掏心無罪!
耐住性子,等文字坐化成一懷釋然。
是誰?將直白杜撰成曲折的腳本。
一朵詩盛綻天花亂墜後的阡陌。
以虎步跋涉文武場,丈量前因後果。
奉行擲茭儀式,彳亍無為的信仰。
精神答數心虛地掩飾原罪的況味。
旁白一齣默劇,不斷論述角色的原創性。
在澇旱間擺渡,莫可奈何的空想。
月光響了,誰家畫樓滿溢不願醒的春夢?
當純粹汩汩而來,荒唐的日常得以還真。
放心給錢,就給錢買不到的放心。
嘩啦啦,提心吊膽灌注一桶衛生的渴望。
碼頭貪婪地吞吐一艘艘夢想,集散水手的豪情。
青苔偷舐碇泊的浪跡,味道像舟子鹹鹹的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