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她又睡不好了。」看著床上的她,我心裡興起一股憐惜。   那個下大雨的晚上,醫院的門口,我主動搭話,並且為她招攬計程車後,我和她的生活自此像是平行線變成交叉線一般,有了交集。   蕭向潔,自此,變成我生活的重心。      送她回家時,我發現原來她自己一個人住在某棟老舊公寓的二樓,而且似乎沒有工作。      我打著照顧她的名義,不管她如何推辭,在她墮胎後坐月子的這段日子裡,幾乎天天都來她家報到。      就這樣,我融入了她的生活。而且,還發現自己喜歡上她。   她和我的生活十分單純,就是每天我下班時,她會來接我,兩人一起吃一支冰淇淋,回到我或她的住處,一起晚餐,到了睡覺時...
  1.    小醫院裡,冰冷滯悶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    陰暗的手術房裡傳來醫療器械嘎嘎作響的聲音。醫師拿起細細長長的金屬剪子,輕輕緩緩的,伸進去,深入,接著喀擦一聲用力剪下。醫師的手慢慢動作著,小心翼翼地拉出剪子。剪子上沾滿黏稠的鮮血,一片小小的、血紅色的,同樣沾滿血液的肉塊一起被拉了出來。    我感到全身不自在,雖說身為婦產科診所護士,早應該要習慣墮胎的場景。「也許,我不適合護士這工作吧!」我想。    今天的工作,我以為會如往常一般的結束。直到快下班前,我看到醫院大門走進來一位女子。    「這是今天最後一位預約的患者。」一位同事對我說。    一見到這女子,我不得不說,當下心神有...
喜菡老師好
想把名字從陳翊寧改成陳語鈴
謝謝
ocoh 寫:
週六 4月 27, 2019 8:59 am
用字母作為人物代號
這削弱了投入感
也容易使讀者產生混淆
結局頗有「壞人有好報」之感
但不太看得出故事背後想要帶出的思想
人物之中跟主角最多交手的大概就是副總
主角跟其他人物的互動卻不太足夠

ocoh說
原來如此,我一直覺得用字母當作人物代號能給讀者一種抽離作品的疏離感呢
但顯然效果不彰
感謝提醒
壞人有好報是我刻意安排
目的是為了要凸顯社會上這種位居高位卻無道德良知的人還是存在
也為了營造一種諷刺的感覺吧
另外,我認同你所說互動不夠的事實...
值得檢討....
星心亞 寫:
週三 4月 24, 2019 10:26 am
描述情感的部分,讀上去邏輯有些許不對勁
多半還是由於主角H心意猶疑的緣故
削弱了H發現F喜歡的對象時那股震驚和不平衡的情緒

副總的形象帶有侵略性
若再藉由其他事件凸顯
相對於副總的職權H的立場實屬弱勢無力
戲劇張力或會更加強烈
找了一會兒,有些不明白,H心意猶疑是從哪邊看的出來????
感謝評語!!!
我無法解釋心裡的黑洞,我不是科學家。 我也無法解釋我如此迷戀秘密主義的原因。 刪除,不停地刪除。斷裂,不停地斷裂。 我決絕的清除一切記憶,是我親手撕毀了那塊記憶的拼布。 但那些碎裂的布塊在哪裡?我以為它們會就此消失,但它們卻開始纏繞住我的身軀。 我不停撕碎再撕碎,但那些布塊還是不停的組合起來,跳到我的眼前,彷彿在告訴我:我們在這裡,你無法撕碎我們,我們在你的身體裡,在你的骨髓血液裡,你可以撕碎你自己,但你永遠無法逃開。 最終,我撕碎不了我自己。 我撕碎不了我自己嗎? 我拿出剪刀。 記憶環繞著、看著不斷變得支離破碎卻又不斷重組起來的我,臉上盡顯嘲弄的笑。 剪下那顆心的時候,我感到胸口空空蕩蕩,還...
1. H知道一個公司的秘密。 那週五,下班時間5點一到,同事們紛紛以逃難般的速度離開辦公室。沒多久,整個辦公室便只剩下H一人。她也不想週五加班,但偏偏主管總愛多交代事情,若是處理不完,她也只好留下來繼續奮鬥。 無奈地拿出用來當晚餐的泡麵,H走到廁所旁的茶水間,準備要裝熱水。 聽著熱水滾滾流進泡麵碗的聲音,H還是無法忽略茶水間隔壁廁所傳來的窸窸窣窣以及壓抑的淫聲浪語。 「啊…等一下…你摸哪裡…」 「你不是想要嗎?」 「啊…,不要那麼急…」 已經遇過好幾次了,H知道副總明明是已婚人士,卻老是趁著周末假期前的晚上,留在公司和秘書K偷情。副總大概以為這時同事們急著下班,是一個安全的時間吧。卻沒注意到幾...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黑暗的房間...... The Room You've been in the room For such a long time. Dark and empty, it may seem. The room that all people own To shed tears and hide pain Or some fear in between You've been in the room For endless time People came Yet you didn't let any light beam The inner contradiction K...
你所看見的我
是我讓你發現的
不論從哪個角度切面

在我人生中路過的你啊
你所看見的我
是一場演出
從不是真,亦不是假

而你所試圖看清的我
亦是我試圖要找尋的
但究竟,我在找尋什麼?
最後,我又將找尋到什麼呢?
耳語 奇怪的是,不論經過多久,人類還是喜愛碎嘴,即使大部分時候有害無益。 即將走進餐廳時,她猶豫了。 剎那間腦海中浮上的記憶片段,關於這間餐廳的都令人不快,當然,還有心頭湧上的矛盾情緒,在在使她退卻。 人們總愛說她聰明,這令她開心,但任何事物過與不及都不好,這就是為何她痛恨自己總是過分敏銳。而這份敏銳,致使她老是必須忍受看透卻不能說破的痛苦。 走進餐廳的一瞬間,她就知道該將視線看向何處。果不其然,她的眼神捕捉到櫃台兩個年輕女店員一眼瞧見她的訕笑。即使距離稍遠,耳朵聽不清的話語聲只要加上眼睛協助,便可讀出其中一位店員的唇語:「又是她!」然後兩人又是一陣訕笑。 深吸一口氣,一邊忍受著這種被人指指點...
耳語 奇怪的是,不論經過多久,人類還是喜愛碎嘴,即使大部分時候有害無益。 即將走進餐廳時,她猶豫了。 剎那間腦海中浮上的記憶片段,關於這間餐廳的都令人不快,當然,還有心頭湧上的矛盾情緒,在在使她退卻。 人們總愛說她聰明,這令她開心,但任何事物過與不及都不好,這就是為何她痛恨自己總是過分敏銳。而這份敏銳,致使她老是必須忍受看透卻不能說破的痛苦。 走進餐廳的一瞬間,她就知道該將視線看向何處。果不其然,她的眼神捕捉到櫃台兩個年輕女店員一眼瞧見她的訕笑。即使距離稍遠,耳朵聽不清的話語聲只要加上眼睛協助,便可讀出其中一位店員的唇語:「又是她!」然後兩人又是一陣訕笑。 深吸一口氣,一邊忍受著這種被人指指點...
   背影   朱自清   The Sight of My Father’s Back   By Zhu Zi Qing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It has been more than two years since I last saw my father. The most unforgettable memory for me is the sight of my father’s back.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祖...
      桌上的咖啡熱著,電風扇轉著,古典樂悠揚。房間窗明几淨,這是他熟悉喜歡的氣氛。    隨意從書櫃拿起一本書,在書桌前坐下輕翻幾頁,悠閒的喝了一口咖啡,感受自窗戶照射進來的和煦陽光,金光輕灑在他臉龐。    這是多麼美好的下午啊,這也是他長久以來喜愛嚮往之處。    書房裡很整齊,唯一不整齊的地方是他剛剛弄亂的地方。房間的角落,一張椅子上疊了一落書。    他還以為一切會很輕鬆,但不容易啊,因為時間不多了。    他有些不捨地離開書桌前,走到房間角落,站在那張放書的椅子前,脫下過小的室內拖,他抬頭,房間橫出的梁柱上垂下的是他方才綁好的繩圈。    他並不猶豫、也不後悔,該這麼做的另有其...
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她感到冷,刺骨的冷,即使烈日當頭。
他一臉厭惡的說:「我不要妳了。」
「為什麼?」她想知道,但沒問出口。
她克制著自己不去露出疑惑和哀傷的表情。
甚至想保持微笑,覺得他會改變主意。
他看著她,又說:「別跟著我,我討厭看到妳。」
於是她只好笑著看他離開。
後來獨自一人的那段時間,她一直笑著。
所有人都喜歡她的笑,想與她親近。只有她自己討厭自己的笑容。
每每在鏡子面前,看到自己露出笑容時,她都覺得噁心。
一直到很久之後,她才問出口:「為什麼說不要我了? 」
但已經是在他的墳前,沒有人能回答她。
本篇融合自身經驗與他人相關經驗所寫而成。 人類孤單的極限是什麼? 是每天一個人吃飯?是沒有人陪過節日?是整整一天都沒跟人說話?還是連自己都懶得理自己。 很多時候,我感到自己與這個世界有多麼無關,無關的程度就像搖搖晃晃地站在懸崖邊,不想掉下去卻又覺得自己該掉下去。 但很多時候,我又覺得自己不需要別人陪,一個人習慣了,很難想像有另一個人在身邊,人的確矛盾,一個人時覺得孤單,有人陪時,卻又想獨處,有時甚至身在人群中,仍感覺像是一個人。 奇怪的是,我所渴望的事物,不論是親情、友情、愛情、美麗的外表、金錢,那些東西彷彿永遠不屬於我,我好像站在百貨公司外的窮女孩,只能眼巴巴的盯著櫥窗內的商品,心裡羨慕,卻...
After so many years, 多年之後 I still dream, 我仍會夢見 In the forest far away, 遙遠的森林中 The woman I love 我所愛的女人 Becomes a butterfly. 變成一隻蝴蝶 Still dreaming, 我仍會夢見 The butterfly is dancing 那蝴蝶翩翩起舞 Like a flower 像花朵 Blown by the air. 隨風起舞 But suddenly, 卻在剎那間 Shot in the smoke-laden Forest, 在煙霧迷漫的森林中 遭人射擊 Oh, my ...
問好麻吉版主:

其實我覺得,人們對無法生存所產生的恐懼,是一開始就有的,這點我倒是和版主想法不同。人一旦有生存危機,就會產生恐懼,因為他不願意變得沒辦法生存。失敗挫折感、寂寞這些感覺也許是後天被教導,人們才得以命名這些感受,但源頭還是來自於恐懼擔心自己無法生存,例如工作上的失敗可能會沒工作、長時間的寂寞孤單可能是因為跟人群脫鉤等等。
一點點想法,也謝謝版主回饋分享。
   ------我確實怕死,但誰又不怕呢? 今天我才似乎有點懂了,為什麼「無法生存」(或是說「死亡」)的恐懼,會一直是人們探討的主題,尤其在宗教信仰中不斷提出討論。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及時享樂主義者,認為只要此時此刻活得好就好,不會擔心死亡或死後,但我今天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獨處時,這種對於「無法生存」的恐懼,不論是擔心或想像自己會突然遭逢不測,或是突然失去所愛之人,這些恐懼不斷盤繞在我心中,只是我一直以來都沒發現,還認為自己並不恐懼、並不在乎,但事實上這種恐懼確實存在我心裡。   這項事實令我有些驚訝,有一種「原來我怕死啊」的醒悟,重新認識了自己,但其實「無法生存」這件事,我自己的解釋,...
大感謝!
<沉>

真實的自己漂浮在水裡
載浮載沉之際
還試圖學人微笑說話

一下子 頭又被壓進水裡
掙扎之間
手腳變得越發僵硬
也好 有時讓真實的自己呼吸
未免太費力氣
感謝你的建議
我也很希望我能寫出長篇作品xD
出版不知道能不能奢求
但我會努力寫的
謝謝
這是我的一個小小嘗試
謝謝你的回饋:D
刻劃不足跟篇幅太短似乎是我寫作上一直以來的問題
跟平常個性有關,也可能跟寫作時間緊湊有關.....
感謝你的提醒~~~~我再想想看要怎麼辦
<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失蹤 不知你從何處,得知我失蹤的消息,你竟著急如鍋上螞蟻。 失蹤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卻心感不解,我這人從不對你好,甚至平日裡,連一點點的微笑也不施予你,你的焦心,倒是讓我受寵若驚了。 一發現我失蹤,你便不顧一切地,四處搜尋我的下落。 但三個月過去了,一切無消無息。 這是當然啦,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呢,你又怎麼可能找得到呢? 倒是某天的大雨中,我看見了報紙上的尋人啟事,在路上被行人踩踏著的,我的臉,濕漉漉的一片。 我並不感到痛,只感到你尋找無功的憤怒與無助鋪天蓋地。...
給那位已經死會的人 也許是有點遲了,因為我自己也很晚才發現,自己不愛你的肉體卻愛上你的靈魂。 我們的興趣相投,跟你聊天,總有聊不完的話題。原本我只是喜歡你朋友一般的陪伴,喜歡和你聊天時,放鬆自在的感覺。 但我是自私的,我喜歡有你陪伴,卻不想付出感情,在我心裡,自私的以男女之間存在友誼來當作藉口。也許你也感受到了,我在聊天過程中明示暗示我不可能愛上你,原因你大概也猜到了,很膚淺,是因為外表。現在想想覺得自己很過分,明知道你可能會受傷,卻視而不見。 當時我怕你愛上我,有時說話內容便處處語帶保留,這雖是我的習慣,但我卻在你試圖想與我交心,更了解我時,讓這個習慣變本加厲。我想,你可能也意識到了這點,...
<城市生活>

生活在城市
心情瑣碎
思緒分散
沒有安全感
每一條都是路
卻找不到方向
只有訊息橫衝直撞 莫名其妙

生活在城市
人們心靈脆弱
如漂浮在大海
卻沒有根
只能隨波漂蕩

生活在城市
人與人充滿連結
卻又無所適從的毫無關係
拉不住任何人的手
無法自救 亦救不了任何人

生活在城市
冷漠是氧氣
夢想是奢求
夜晚睡不著
只好再喝一杯咖啡
獨自抱著自己 失眠
隔天 繼續扮演 稱職的城市人
謝謝兩位版主的指點
再接再厲囉
月亮開出的花朵
嬌豔而明媚
如芙蓉少女
卻生於蠻荒之地
旭日東昇、夕日落海
五十年如一日
未竟之嫣紅綻放
終沉默

欲凋之花 攀於枯石
石裂土崩 則亡

遠方 山水林木朝她揮手
山是一尊微笑的假面佛
風嘯如虎 仍面色不改
林木枝葉嫩綠 養花護卉
山泉奔落 如多年白髮
日月映照 花之舞
如詩 如醉
一切盡在 不言中
多謝版主指點~~~
目前我好像還是做不到細膩鋪陳
是表示要再描寫多一點細節的意思嗎?
還是有其他方法??
謝謝
吃貨 廚房的冰箱被她翻的亂七八糟。 今晚,她又失控了。繼晚上六點多吃完便當後,不到九點,她就想大開吃戒。倒不是因為餓,而只是純粹想吃,這才是真正讓所有減肥同胞跨越不了的困難。因此,她從不相信減重醫生說藥物可以讓她降低飢餓感、減少食量,因為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為餓才想吃東西的。 晚餐後禁食的戒律是減重醫生訂的,但規則是用來打破的。 在翻完冰箱,把能塞進嘴裡的東西都吃完後,她繼續任由心中想吃東西的衝動阻斷理智,騎車前往附近的夜市。 滷味、雞排、珍奶、燒烤……,不顧其他人有意無意、吃驚地盯著她,她不停地,一樣一樣地,把各種食物塞進口中,心滿意足的大吃特吃。 「明天早上大概體重又要上升了吧?」她邊吃邊...
因為無法在網路上找到全文 因此只能譯前面幾段 希望有人能提供完整原文 謝謝 《Friendship》 Emerson 《論友誼》 愛默生 We have a great deal more kindness than is ever spoken. Maugre all the selfishness that chills like east winds the world, the whole human family is bathed with an element of love like a fine ether. How many persons we meet in house...
Black Butterfly 黑蝴蝶 Black butterflies suddenly appear. 黑蝶飄忽乍現 Beating the wings in the air. 於空中拍翅 I am dreaming, not aware. 在我半夢半醒之際 Shadows darkens the atmosphere. 黑影瞬間壟罩 Bad dream awakens me. 惡夢驚醒了我 Beating sounds encircle me 黑蝶拍翅聲圍繞四周 I couldn’t help but fear. 我無法克制自己的恐懼 Seeing black butterflies ...
老師,
想將帳號名稱從"陳語鈴"改為"陳翊寧"<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謝謝。

<audio controls="controls" style="display: none;"></audio>
我沒有辦法解釋原因。
夜半醒來,四處除一片漆黑,是一片靜寂的沉默。
為何每次醒來,景象都如出一轍呢?
一切潰散的無聲無息,洪水來了,大浪擊打我的身軀,要吞噬我。
我奮力逃離,彷彿一切與我毫不相干。
在逃亡的路上,我感到孤獨極了,好像不斷的在丟棄記憶,一個碎片一個碎片慢慢地丟,直到什麼也不剩。
當我再也走不動,我躺下想了很久很久。
我一直以為逃離的方向是黎明。但,黎明真的會來嗎?
周圍的洪流再度激烈起來,這次,我走的是條狹窄又不熟悉的路。
突然,我看到一陣模糊的光。
我開始聽見了聲音,金屬摩擦的聲音。
靈魂逐漸抽離身體,我聽見了自己身體被用力拍擊。
看見光明的時刻,我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偶然 三十歲,對女人來說代表什麼? 是開心邁向新的人生階段? 還是緬懷青春,為了初老而傷感? 對侯依婷本人來說,三十歲也許並不代表什麼。 但對侯依婷的母親來說,卻並非如此。 「什麼?你要我去相親?」侯依婷聽了母親的話,忍不住揚高了嗓音。 「有什麼奇怪的嗎?都三十歲的人了,沒對象去相親很正常啊!」侯母一臉平靜的說。 「媽,不是我要說你,這種事你怎能沒問我就替我答應呢?」 「我如果問你,你會同意嗎?」 「當然不會啊,我的人生很圓滿,根本不需要相親。」 「你看你說這是什麼話,什麼叫人生很圓滿,我跟你說,女人不能只有工作,總是要結婚的。」 「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有那種傳統女大當嫁的思想,你看看我...
昨天讀了郭強生教授的書《何不認真來悲傷》,令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部分就是郭教授談到父親與學生的關係。學生在學位拿到前和老師情同父子,卻在學位拿到後對老師不聞不問。另外,郭教授也提到自己對待學生十分用心,即使在自己照顧父母身心俱疲時,都不忘要認真上課的情況。 自己畢業後也曾經當了一年的老師,我可以體會,老師對學生的期待和愛,遇到資質好的學生,會不停地想教更多,對於他們閃亮的未來有種期待,期待學生能青出於藍,甚至會想像著他們長大後的樣子,對於資質不好的學生,就會像母親一樣,課後留下來加課,多鼓勵多開導。 但現實的情況是,大部分學生都是屬於接受的一方,尤其到大學和研究所,老師和學生之間似乎真的有利益關...
她不是多話的人。 有時她十分疑惑,為什麼有些人總會有那麼多話要講?而說話,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有時她還會想,一個人從生到死,到底要講多少話?但想這個問題比自己說話還麻煩,所以最後總是打消念頭。 她不是多話的人,但正確來形容,應該說她自出生後就很少說過話。倒不是因為她是啞巴,或語言發展遲緩。在別人認為她是啞巴時,只有她心裡最清楚,她不說話僅僅是因為不想開口。 害羞,是她小時候不說話的其中一個原因,但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不是主要原因。在大人的世界裡,人們多半認為,說話等於社交,一個人若是不愛說話,那麼極有可能會被社會淘汰。 但真是如此嗎?現在的她還是不覺得說話是交朋友的必備條件。事實上,她有很多朋友...

The Box
What is interesting inside the box?
Keep you staying there for so long.
Is it fear?Is it unconfidence?
It's time to go out.
Let the light come in.
Let the sun shine over the shadow.
Get out of the box.Get rid of the box.
And you will find,
Beautiful things are waiting for you.
我們迷失在
日復一日的日常
只記得應該要生存

但我們想不起 我們是誰
應該是誰 渴望成為誰

但我們仍活著
呼吸並等待死亡

我們微笑、工作、生活
但我們不是什麼。
不是肩負大任的人
也不是改變世界的英雄

偶而我們會夢到
自己是舞台上的主角
醒來後笑一笑或是忘記
繼續日常生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我們微笑、工作、生活
告訴自己平凡是福

活著是最大的幸福
即使是這樣活著
謝謝版主給的意見
十分珍貴
多謝兩位版主的評語
其實我也有些羨慕主角~
畢竟
在真實世界裡
大多數人是靠自己走過去的。
多謝兩位版主的評語
其實我也有些羨慕主角~
畢竟
在真實世界裡
大多數人是靠自己走過去的。
   突然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動。    我再度隱約感到,在我教室座位斜後方的那群人,似乎正在竊竊私語著什麼。對於這些碎語,我雖然敏銳,但那些內容我永遠只能好奇而無法知曉,無論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像我這種因為父親工作關係而時常轉學的學生,有時候,在完全不熟悉的班級裡,我反而覺得自在,可以遇見新的人,新的事物,關係亦可自行決定深淺,毫無壓力。    偏偏,今年父親宣布為了能讓我的學校生活更穩定,他將回歸內勤工作,不再調動。於是,當我在這已經度過蜜月期,不像一開始大家都維持友善笑臉的班級裡,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早已連互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在我心中,是有自知之明...
   突然我的身體竄過一陣顫動。    我再度隱約感到,在我教室座位斜後方的那群人,似乎正在竊竊私語著什麼。對於這些碎語,我雖然敏銳,但那些內容我永遠只能好奇而無法知曉,無論他們所談的是關於他人或是...關於我的。    像我這種因為父親工作關係而時常轉學的學生,有時候,在完全不熟悉的班級裡,我反而覺得自在,可以遇見新的人,新的事物,關係亦可自行決定深淺,毫無壓力。    偏偏,今年父親宣布為了能讓我的學校生活更穩定,他將回歸內勤工作,不再調動。於是,當我在這已經度過蜜月期,不像一開始大家都維持友善笑臉的班級裡,我和同學們之間的關係,早已連互看一眼,都顯得多餘。    在我心中,是有自知之明...
的確這個故事的主角如版主所說
並沒有大奸大惡,也非英雄
我是想以一個在大家的世界觀中
比較不會去注意到的角度來書寫小人物的故事
雖說是按照真實事件改寫
但真實世界中大多數人其實會認為南韓才是正義的一方
觀看角度不同,了解不同,想法也會跟著改變。

感謝版主的點評。
如果可以的話,也許可以告訴我一些缺點。
讓我可以把它改得更好
謝謝。
的確這個故事的主角如版主所說
並沒有大奸大惡,也非英雄
我是想以一個在大家的世界觀中
比較不會去注意到的角度來書寫小人物的故事
雖說是按照真實事件改寫
但真實世界中大多數人其實會認為南韓才是正義的一方
觀看角度不同,了解不同,想法也會跟著改變。

感謝版主的點評。
如果可以的話,也許可以告訴我一些缺點。
讓我可以把它改得更好
謝謝。
凡是到海洋之中尋找樂趣者,將會到地獄打發時間。----十八世紀格言 伊薩私人海誌 2010.12.24 今天天氣還算晴朗。但聽伯特說,下午要開始變天了。其他人都開始進行準備工作,我也是。雖然我算是這艘海盜船的新水手,尚在適應階段,不應負擔太重的工作,但在這一片茫茫的汪洋中,套句伯特的話來說,人的命是不分新手老手的,船就是水手的命,而把船維持好就是水手永遠不變的使命。 水手的工作中,目前還不太能適應的是爬高。尤其我被分配到船帆區,裡面有一堆如蜘蛛網般的繩索,令人頭昏眼花的無法分辨。我時常必須沿著繩索爬到船桅,把和桅帆相連的繩子,打上堅固的結,或是聽從指示拉扯帆索,改變帆篷的方向,讓船能順風而行。...
凡是到海洋之中尋找樂趣者,將會到地獄打發時間。----十八世紀格言 伊薩私人海誌 2010.12.24 今天天氣還算晴朗。但聽伯特說,下午要開始變天了。其他人都開始進行準備工作,我也是。雖然我算是這艘海盜船的新水手,尚在適應階段,不應負擔太重的工作,但在這一片茫茫的汪洋中,套句伯特的話來說,人的命是不分新手老手的,船就是水手的命,而把船維持好就是水手永遠不變的使命。 水手的工作中,目前還不太能適應的是爬高。尤其我被分配到船帆區,裡面有一堆如蜘蛛網般的繩索,令人頭昏眼花的無法分辨。我時常必須沿著繩索爬到船桅,把和桅帆相連的繩子,打上堅固的結,或是聽從指示拉扯帆索,改變帆篷的方向,讓船能順風而行。...
輕輕一嘆
寂寞便把我吹得沒有退路了
眼前是一片寂寥的雨
輕輕落下 我那溼透的哀愁

雨中 往日的微笑
悄悄飄落一地
但我始終看不清
那是惡意 抑或是善意

寂寞 一場朦朧的雨
一場被雨淋濕的夢
夢會在甦醒後結束
寂寞不會
一整夜
失眠 是無法夢到你的魔咒
清醒隨著音響播放的流行樂曲
搖滾著
深夜的個人演唱會 是分手後的特權
而我獨自傾聽
那震耳欲聾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