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木擇 寫:
週二 7月 07, 2020 10:09 pm
算是自我的一個辯證與反思,
或許把詩中的字詞元素:動詞、名詞

交互激盪看看,
說不定更有一番詩的跳躍感呦!

木擇問好!
敢問前輩所說的交互激盪
是指能多運用意象 比喻或形容詞嗎
還請前輩多指教
謝前輩留言及點評
小弟也覺得用典太多
的確少了自我
不免顯得矯揉造作了些

至於前輩所說豪放
小弟倒慚愧得很
因為這是小弟對過去的友人所說的話
是因了解和心態改變而選擇絕交而已
說不上豪放 倒是有點委靡與不捨吧
也許……

也許,他只有
三尺斗室
看的是水草、
嗅的是氯氣
但他能自由地
看與嗅
沒有法令制約

也許,你擁有
亭台樓閣
看的是河山
嗅的是空氣
但你只有被安排
看與嗅
都是法令制約

也許,他只有
三秒記憶
思的是食物
憶的是游玩
但他能自由地
思和憶
沒有禮數束縛

也許,你擁有
悠悠歷史
思的是英雄
憶的是偉業
但你只有被安排
思和憶
都是禮數束縛

這是人的世界?
還是魚的樂園?
誰道人自由
人曰魚逍遙!
淡淡的哀愁
也在讀者口裡慢慢散開
這是打動人的節奏啊
還記得 你那貪早摸黑的身影 只為將那雪白烘作金黃 再把金黃換成微笑; 正當我們高床軟枕 與周公宴會 把微笑吞下肚子 變作熱量、動力時 你卻只能在 那陰暗、潮濕的角落 啃食冰冷、堅硬的薄片 一冷一熱之間 誕生了孕育無數歡樂的宇宙 你始終毋忘初衷 風雨不改,堅持數十寒暑 我們以你為榮,更以你為傲 還記得 你那急喘的呼吸聲 和舉向無情上蒼 似欲抓取更多時間的手臂 我們急了、哭了, 更在發瘋似地哀嚎; 在違逆閻王禁令 與順應天道自然之間, 我們難以選擇 只能交出那千斤重的權力 畢竟你已化作春泥 護養我們這些溫室幼苗 終成能支撐半邊天的 參天大樹 一順一逆之間 爆發了無數矛盾的心戰 我們難以決斷 你就好...
祝君好 車輪飆過 翻起了溝渠、濺起了污水 更甚的是 輾過星辰、壓過宇宙 人們總會後望 尋找那肇事凶徒 誓要祭起鐵鎚 砸向已然不知所踪 只有餘煙裊裊的剎那 可惜,我們都是螳螂 強臂壯軀 只是自信無限膨脹的投射 奮力劃向虛空 並無任何漣漪 甚至半點迴響 不少人會怒問蒼天 天之驕子何不德位相副? 蒼天默然: 子責父,又何德之有…… 何況,老子何時生汝?育汝? 拖瓶兒便不要認親認戚了 悶雷劈下 卸妝水隨之傾盤而至 洗去了自大、狂妄、猙獰…… 歸入了匯納百川的大海 只留下虛弱、怯懦與無能 映照着真實輝煌的太陽 撫心自問 這些年, 我們長高了嗎?沒有…… 強壯了嗎?沒有…… 既然沒有, 又何言保護?何言守...
不如絕交 站在太平山頂 極眼仰望 入目的 全是奧林匹克山; 肅立維多尼亞港旁 放眼遠眺 撲面的 都是太平洋 愚公千世萬代 努力移山 仍不及站在巨人雙肩 那般驕傲 那麼耀眼; 精衛日以繼夜 銜枝填海 仍難抵身受萬有引力 那麼高深 那般澎湃。 車輪翻過了宇宙 錯過那冰天雪地 人影肅立 只為成全君臣佳話 不得…… 那就再次、再次 直至盛載天下 龍躍、定鼎 心, 虛不了、受不了 羽翼遊歷了穹蒼 身陷那陰謀詭計 爾虞我詐 必欲鬥過你死我活 未能...... 那就重來、重來 直至你死我活 桂陵、馬陵 心, 感到了、切到了 看着鏡子 赫然發現,你 已與鴻鵠擦身而過 只能跟燕雀共舞 幸然, 你仍手握照妖鏡 不...
記六一六的來往 某國、某地、某家 在父親節前夕 少了一個「一」 多家、多地、多國 在六一六前夕 多了一個「一」 加一;減一 這簡單的數學題 竟難倒了七十七億個腦袋…… 諷刺地卻由七七七解去了這方程 一紙百字、二字道歉 便消費了 時間、熱血、良心、公義、人命 毫無疑問 這買賣虧了大本 二百萬顆彗星 在這彈丸之地上 劃出了黑色彩虹 二百萬台喇叭 在這數百平方中 奏起了寂靜挽歌 為的只是 再次上演 大衛與歌利亞互角 儘管那軟肋 已與無數逆鱗糾纏不清 觸之便只會 灰飛煙沒 大衛們沒有開倒車 反前赴後繼 以川流構築天國階梯 讓那「一」拾級而上 前往彼岸、獲得救贖; 免於恐懼、主懷安息 冷眼旁觀、世事都給...
觀六一二的白與黑 彼此相濡以沫,魚貫前行 並進那生氣盎然的綠茵場 接受死神邀約、共舞 實踐跨越數代人的許諾 在此振臂一呼: 「我們已經回來!」 你再不是你;我再不是我 穿上白衣 扮演微不足道的雞蛋 滾來滾去 心甘情願跳進烤爐 為已然陌生的故鄉獻身 還記得嗎? 廚子曾掄起木棒 將一顆顆雞蛋 打破、流出蛋汁 以烤爐逼出多餘水份 再添上大量嗆鼻椒粒 冒出陣陣白煙 散發出令人嘔心的香氣 瀰漫在面目全非的香格里拉 為生命賦予 欲斷難斷的省略號 當時,我們便高呼: 「我們必將回來!」 今天,我們慨然赴約 只為天賦之權、心生之忿 誓要與那身穿黑衣、目露凶光的廚子 周旋到底 迸發出最後的吼聲 烹成那蜚聲國際的...
黃木擇 寫:
週六 9月 14, 2019 6:48 pm
全程連貫,
看得出作者也想要用創作為親人留下一些什麼,
自己一直覺得書寫至親的主題雖然頻繁,
讀者可以同理感受到那種情緒或能量的。

不過拉回來詩的部分,
個人建議語句可以再做精煉、避去一些口語化的轉折詞,
詩的腳步與其他文體的語句串接還是有一點差別,
一起加油囉!
未知前輩能否具體說明一下
因小弟實在不諳詩道
還望前輩舉例賜教
吊弔 一縷輕煙 燃燒著一段人生 飛灰不僅點綴著你我 更守護了她和她 凡人妄想捉緊幸福 誰不知神卻要它化作春泥 讓人踐踏成道路 也讓花草吸收為七彩斑爛的彩虹橋 別怕 這路這橋以血肉為水泥 以精氣做繩纜 連繫著天 也溝通著人 鵲兒充作使者 傳遞著永恆的真摯思念信 同時 卻又呈上決然的違心訣別書 天地人沒有比這更難解的存在 因為人情從來如此別扭 又不可理喻 下一站 不是冰冷獨間 也不是高聳拓碑 武則天功過相當 已難比聖祖康熙這千古一帝 但任何帝王 卻沒有得到這滿分萬民表 因為這只不過是 不知唐宗宋祖 出身草莽之流 用精氣神血鑄就的 浩氣丹心 直登逍遙六合、自由八荒 覆之 蓋之 感之 動之 天人一德之...
謝前輩謬讚
這是小弟在結束一段感情關係時
內子又望以鎖匙為題 寫就一文
後經發展而成
再謝前輩

另外未知前輩有否審讀前作─〈殭屍〉
如有 能否請前輩點評二文之優劣
讓小弟更能了解自身長短
ocoh 寫:
週六 1月 12, 2019 11:40 am
緣分不可強求
勉強磨合最終只是彼此消磨
帶點憂傷
又有點淒美浪漫的故事
如筆者所言
人生豈會盡如人意
讀後實在有所感嘆

ocoh說
紅線與鎖匙 「噹……噹……」一襲白衣、一根鐵鎚在跳;兩塊殞鐵、兩行霜鬢在舞。煌煌之火翻騰,誓要焚盡五行和合的障礙;滔滔之水洶湧,矢志洗滌太極唯一的混沌。遠看,皓皓而立,身上散發慈祥靜謐的氣息;近觀,縱橫深淺,臉下刻着悲歡離合的滄桑。人如月,月如人,誰能懷疑?「紅線……紅線……」一綑、一綑的夕陽殘紅竟像歷史般,被人糟蹋在毫不起眼的墳墓,蒙受塵土的欺凌;「鎖匙……鎖匙……」一塊、一塊的五彩華光就如人生般,讓人尊奉於高高在上的殿閣,接受臣民的朝拜。 「何必如此……」跌跌而倒的姿態,讓人憐惜;「究竟為何……」侃侃而言的談吐,使人著迷。「他」一手撿起殘紅,就像歷史的守護者,悍衛着紅線的苟延殘喘,不容侵犯...
紅線與鎖匙 「噹……噹……」一襲白衣、一根鐵鎚在跳;兩塊殞鐵、兩行霜鬢在舞。煌煌之火翻騰,誓要焚盡五行和合的障礙;滔滔之水洶湧,矢志洗滌太極唯一的混沌。遠看,皓皓而立,身上散發慈祥靜謐的氣息;近觀,縱橫深淺,臉下刻着悲歡離合的滄桑。人如月,月如人,誰能懷疑?「紅線……紅線……」一綑、一綑的夕陽殘紅竟像歷史般,被人糟蹋在毫不起眼的墳墓,蒙受塵土的欺凌;「鎖匙……鎖匙……」一塊、一塊的五彩華光就如人生般,讓人尊奉於高高在上的殿閣,接受臣民的朝拜。 「何必如此……」跌跌而倒的姿態,讓人憐惜;「究竟為何……」侃侃而言的談吐,使人著迷。「他」一手撿起殘紅,就像歷史的守護者,悍衛着紅線的苟延殘喘,不容侵犯...
請問前輩
分段有何標準或需注意的地方嗎?
小弟實在不諳詩道
還望前輩指點一二
非白 寫:
週一 12月 24, 2018 5:38 pm
個人淺見,覺得分段切得太碎了,另外刪節號(……)可以用得再節省一點效果會更好。

問好,
非白
心死魂未息─一名香港中學教師的自白 (記於二零一八九西補選後) 台灣「綠地變藍天」,無論結果如何,台灣居民都可以笑着向世界宣佈:「這次選舉是我們的自由選擇、民主決定,就算萬劫不復,也可含笑九泉」。但今天的香港,泛民已無險可守,建制派更能予取予求,香港人只能含淚嗚咽:「這次補選雖是『自由選擇』、『民主決定』,但面對大軍壓境,我們竟還內耗不斷,互拖後腳,而且人選錯配,讓我們連含淚投票的意欲都沒有了。儘管萬劫不復,也只能嘆句:『求仁得仁』!」 同為昔日的亞洲四小龍,但前途與命運卻是天淵之別!在此,評斷功過是非,已是徒勞無功,因為隨着「焦土派」的崛起,聞一多的〈死水〉再非絕響;「心淡派」的出現,港人的...
士碌架 一顆白色彗星 劃出二十一道彩虹 成就一百四十七分傳說…… 法老王興建 舉世矚目 金字塔被染成 血腥鮮紅 聳立綠草茵場 屍骨漫山遍野 一將功成便是 如斯氣魄 十五匹戰狼 橫槍傲立、誓師 嚴陣以待、檢閱 排成錐行陣 終要穿破 入侵者,哪怕 一道長空塵尾 一顆天煞孤星 眾星拱衛 化作六色琉璃 數起數倒 堅守既定崗位 靜候戰狼捷報 擊落慧星 掉入煉火地獄 輪迴無間 抑或 驚聞將星殞落 衛士身死 倒進盤絲血洞 網洞纏繞 白色慧星 靜若萬年堅冰 紋風不動 屹立黃土、棕樹、綠坪 徘徊半月陣型 只等幕後黑手 隨意擺動 奮力一激 一道長空塵尾 一顆天煞孤星 撕天裂雲 魯莽撞向戰狼槍尖 化整為零 繼續如履...
面前是一堵
無言的高牆
它不會教你任何東西
只會在
你過得尚算順利時
如火車般
準點駛到你面前
販賣拒馬 滾石 擂木
不準你越擂池半步
只能下來
欣賞沿途風景

意志是唯一的
橄欖枝
不斷鞭打殘軀
讓你迸發出
血和淚
然後又會
瀟灑地離去
留下輕蔑的笑容
讓你氣得
衝上前 伏在地
叩拜恩典

命運不曾作為
基督,沒有許諾
任何東西,但它
肯定會給你足夠的跨欄
跨過一道,不遠處
又是一道,直至
你迎向那白線
衝過去,你又
會發現一道欄、一條線
無間地無間著

驢子看著面前
甘荀晃過
卯足勁
人連那甘荀也沒有
只能卯足勁
無間地無間著
扮演田徑好手
完成沒有讚美的比賽
回報便是
以一生編寫的
人生
嘆 ‧ 南丫

夕陽餘暉
孤船已揚帆起航
載著寧靜
再與煩囂相遇

難道聖賢的
金石良言,仍不足
作為木鐸敲醒
裝睡的獅子
繼續沉淪
在南島築起
陶淵明
歸去來兮的田園

一海之隔
指針只需三十多下
魔爪伸來
嘈吵就能
攻克烏托邦
游魚經歷煉獄洗禮
蝦兵蟹將亦必
屍橫遍野
龍宮淪作赤鬼的居所
再不適合
鴛鴦、蛟龍

夕陽餘暉
灑落汪洋
仍能勾起傷春悲秋
但金幣不比金鱗
只有空虛數字而已
南島不值錢
卻能換得無數個零

荒謬絕倫......
江山竟是如此多嬌
焦土能讓鳳凰涅槃
卻會使東珠失色
選擇是多麼誘人
結局是多麼凄美
最光明的黑夜 這是最光明的黑夜 一片片雪白紙張 飄散於半空 閃耀令人心寒的光芒 太陽不至 陰霾重重的烏托邦 變得抑鬱不已 好一個最光明的黑夜 荒謬的是 雪白紙張並非 產生於灞橋 更不是蔡倫發明 而是蛇齋餅糭 輕易換購回來 雪白紙張 不是天堂快遞的 邀請函 反而趕走了 安祖兒 手持橄欖枝,唯有 掩面流淚 轉身、離去 這是最溫暖的寒冬 一個個赤紅小鬼 熱舞於當下 高吭讓人乏力的吶喊 火把失溫 陰森冰冷的彼岸 越加錐心刺骨 好一個最溫暖的寒冬 驚訝的是 赤紅小鬼既未 出生在地獄 又不曾旅行天國 而是貪婪殘賊 接受洗禮降世 赤紅小鬼 不是地獄派遣的 勾魂者 竟然迎來了 閻羅王 君臨人間世,正可 隻手遮...
徒勞無功 世上很多事都是 徒勞無功 華麗背後 又有多少枯骨 跳舞、掙扎 登上馬鞍山之前 一馬平川 前人鑿空、鋪路 後人緩步、哼唱 向昂平進發 拾級而上 花樹夾道笑迎 空谷化作路人 與人對語 聊走了疲勞與孤寂 鳥雨花香 掩蓋了泰坦後人 頑石屹立天地 付出了多少個年頭 做路人踏腳 不會左投深谷、右探急流 始終默默不語 路人站於絕巔 風后祭起神通 輕撫臉頰,混身舒爽 俯瞰頁西貢 領略君臨天下 無情風、多情雨 為它吹頭、洗澡 翩翩公子竟變成 彪形大漢,奇醜無比 路人踏不了、站不穩 踏上一級,膝蓋已叫苦連天 站下一階,腳睜又受壓萬斤 撒旦更窺準機會 在前方,敬待靈魂墮落 頑石換不了感激、憐惜 反落得埋怨...
四季師道 春花遍育夏風揚 秋果豐碩冬傲霜 元亨利貞生四季 時中致和師道昌 日前,筆者賦閒在家,翻閱社交網頁,赫見新聞一則─「學生不交功課,美國老師『給零分』遭校方解僱」。細看之後,只餘下「心寒」、「感慨」。先不論誰是誰非,但該師離校之際,只留書一封:「孩子,再見了。老師愛你們,也祝你們一生順利。我拒絕向欠交功課的學生打分,因此被解僱。」這不獨是現代的武侯出師表,亦是向「工作」說不的抗命書,讓人不禁反思「師道」為何? 《孟子‧盡心上》曾言:「君子有三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將教育視作「王天下不與存焉」的高尚職志。後,同篇又有「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時雨化之者……」一句,明言「君子之教...
謝版主回覆
版主完全說穿了這段文字的味道
雖名累了 但不忿、憤世充盈

另外 意象問題也因不忿與憤世蓋過一切
也就忽略了
在西環...... 山竹...... 相煎何太急呢 卑路乍街已然 肢離破碎 幸而 孤燈繼續引領 大航海時代 銹鐘堅持敲醒 後殖民昏夢 只是 荊棘滿途阻擋了 觀賞日出晨曦 往山走 跳進時空階梯 舊樓底 新亭臺 編寫著傳說 七星拱衛 先師留下寬闊平台 聽著家人笑語 英雄舞動定海神針 與大海搏鬥 魚蝦蟹 滿滿一籮 隨著丁丁聲 送往東西兩邊 微風輕拂 海水依舊 洗出鹹濕氣味 餘下燦爛金黃 鶯歌燕舞 絕跡 琵琶哀怨 曲絕 勾銷石塘艷事 換來繁華盛世 歷史鐵筆 鑄下長長久久 鐵軌縱橫 連貫休業興旺 碼頭尚未退下火線 工人卻已轉移陣地 離開、回家 白紙創造方案 雙腳踏出金蓮 睡著......囈語: 「饅頭....
累了......

天下,不過是
黑白魚
你追我逐的戲碼
何雄之有?
事業,只不過
探戈舞
爾進吾退的步法
何來偉岸?

振翅雄鷹
需要合歡樹花
解郁安神
避難蚯蚓
毋需金剛鑽頭
一往無前

不要向前
槍打出頭鳥
切忌往後
車輾怠慢人

我們既是
天命之主
又是
人性之奴
這是雞與蛋纏鬥

別問我
孔子是人是聖
有分別嗎
耶穌神乎靈乎
要在意嗎

相忘於江湖
不過是孔方兄
缺席而已

回身、右轉
出口在那
別回來
畫黑白魚、
跳探戈舞
中秋翌日 萬家燈火 燃點著慾望 對月亮展開追求 每支火把 都在這月黑風高 焚膏繼晷 意圖為這世道 照耀 柏拉圖地穴 可憐火把自以為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地穴之深就如 那街上糟老頭 展示自己 愚眛無知和正義 難以看透 更像那 偉大的大帝所說 別去弄醒 那最難弄醒的雄獅 甚麼是 最難弄醒? 告誡您 還是別問了 一言破碎玻璃心 八月只是 十二分之一 沒什麼特別 何必大肆慶祝 祝頌那 油潤和甜膩的 餅子 十五更是 三十分之一 絕非大不了 毋須熱烈祭祀 感激那 背叛和光復的 字條 說到底 這不過是 肉食者恩賞 從指縫間流下 膏油燃點、釋放 大丈夫不能 流芳百世的氣概 醒醒吧 別再以為 這是理所當然 這不...
謝前輩意見
這只是小弟看到人們營營役役地上班
一時感觸
所以也就沒有理會意象了

以為我會更留意的
小弟毛病就是太虛太隨意
謝提點
荒漠上,一隻隻駱駝
背負包袱,
往還生死國度,只為
尋得活命水源

他們何不放下
包袱,奔向
自由彼岸
方便了自己,也方便了
死神,可惜……

他們始終回來
拾回那五指山,
割捨不了
安全感
甘願做那
活埋五百年的
齊天大聖

可憐,駱駝們
被壓榨得,流出
油脂、膏血
仍然溫馴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背負包袱,
往還生死國度,只為
尋得活命水源

最後
旅人在萬不得已(?)
仍會舉起屠刀,
茹毛飲血
殘人以自肥

毫無情面……

駱駝們何不放下
包袱,奔向
自由彼岸
方便了自己,也方便了
死神,可惜……
鐵窗囚禁了正義 正義關閉了邪惡 邪惡鑄成了監獄 三國鼎立, 容不下 任何黑白混濁 基督頒示十誡, 人們得以規行矩步; 米迦勒領受聖母懿旨 率領魁梧的羔羊,四出 牧引迷途野獸 逮捕墮落惡鬼 送到彼岸的天秤,遭受 萬箭穿心、掏心挖肺 與罪惡和刑罰 量度重量 過重的靈魂,伴隨 混濁,被關禁 與撒旦毗鄰、 更黑暗更邪惡…… 暗無天日 野獸發出悲鳴 惡鬼釋放怒吼 日與晚,無間輪迴; 晝與夜,永續循環 找不到救贖 十架和慈悲 鐵鐐束縛著狂獸 不許妄動, 以正義之名 剪除了自由翱翔 或許狂獸仍能 在原野奔跑 前題是 狂獸不再是狂獸 繩索綑綁著惡鬼 不能撒野, 以基督之義 割破了霸道無恥 或許惡鬼尚可 在妖域...
隻身,飄洋過海 墨汁翻湧, 掀動大浪滔滔 宇宙靜止, 凝結八荒六合 音符,為我送行 繁華,替我接風 腳踏實地,尋找 獵物─財富鐵箱。 或許,不知誰才是 被盯上的獵物…… 六方碰撞,撞出 單雙、大小; 圓珠滾動,轉出 數字、紅黑 聽,潘朵拉笑吟, 到底是禮物, 還是遺物? 四國爭雄,打出 同花、蛇順; 角子旋轉,顯出 異同、斷連 看,蘇妲己撩撥 到底是傾城, 還是滅國? 一步天堂 一步地獄 下一站正是 千變萬化的八陣圖 讓人 魂飛九天 魄散十地 飛不出如來 五指山 一上,火輪狂飆 走馬流燈 踏,黃金遍地 豎立無盡宮殿 浮華浩瀚 望,極目奢華 鋪灑金山銀海 紙醉金迷 嗅,朱門酒肉 擺上山珍海錯 香...
不忠不孝不仁義
無勇無謀無大志
敵眾我寡龍蛇鬥
宋襄之師愚欠智
天紗籠空谷
幽翠山徑曲
朝夕無人至
撥綠見此屋
謝前輩回覆

感謝您的認同
其實 監獄比世界更簡單 所以就有這句的出現了

另外 小弟初涉新詩
不知分行的要點
未知前輩能否指點一二

此外
未知前輩又能否多給些較具針對性的指正
或是針對小弟寫詩技巧的評語
前輩不妨直言
鐵窗囚禁了 正義 正義關閉了 邪惡 邪惡鑄成了 監獄 三國鼎立的故事 容不下 任何黑白混濁 基督頒示 十誡,人們得以 規行矩步; 米迦勒領受 聖母懿旨 率領魁梧的羔羊 四出牧引迷途的野獸 逮捕墮落的惡鬼 送到彼岸的天秤 遭受穿心裂肺的折磨 與罪惡和刑罰 量度重量 過重的靈魂,伴隨 混濁,被關進與 撒旦毗鄰的 更黑暗更邪惡的 國度 暗無天日 野獸發出悲鳴 惡鬼釋放怒吼 日與晚 無間輪迴 晝與夜 永續循環 找不到救贖 十架和慈悲 鐵鐐束縛著 狂獸,不許妄動 以正義之名 剪除了自由翱翔 或許狂獸仍能 在原野奔跑 前題是 狂獸不再是 狂獸 繩索綑綁著 惡鬼,不能撒野 以基督之義 割破了霸道無恥 或許惡...
隻身,飄洋過海
墨汁翻湧,
掀動大浪滔滔
宇宙靜止,
凝結八荒六合
音符,為我送行
繁華,替我接風

腳踏實地,尋找
財富鐵箱
聽,潘朵拉笑吟
看,蘇妲己撩撥
魂飛九天,
魄散十地

一上,火輪狂飆
走馬流燈
踏,浮華浩瀚
望,紙醉金迷
嗅,香濃烈醇
聞,宮商角徵
加伯列垂揖

撒旦持槍
聞,喧嘩鬧嚷
嗅,酸腐腥臊
望,闇淡無光
踏,寸草不生
油盡燈枯
火熄輪止,一下

矛盾,無立足之地;
國界,無存在之席
陰陽,無突兀之處




小小鐵箱
收納冰與火
埋藏夜與晝
大大世界
宙斯,怒目而立,散發 傲慢的光芒,睥睨穹蒼; 哈廸斯,陰睛不定,深藏 不世的奇謀,算盡天下。 太極混沌,融合了 八八六十四格的無窮變化 黑白兩儀,對峙着 九九八十一道的波譎雲詭 世事如棋、神心難測 誰又知 白鴿往哪飛? 黑鴉向哪叫? 天元,閃耀於 獅與魚的傳說 依違於兩儀的旋渦 平衡着生死的衝突 見證了二神的角力 霎時,風雲變色 晴空化作道光,飛舞 陰霾變成暗潮,翻湧 衝、接、刺 鋪天蓋地; 擋、斷、覤 固若金湯 萬民如坐針氈 天下燥動不安 不知, 宙斯的神戟降臨 還是, 哈廸斯的魔槍滅世 難道棋局就是 非生即死嗎? 大本與達道只是 聖人的讚嘆嗎? 頃刻,暖光穿雲 金鳴兵收, 戟與槍交叉依存...

昨天看到一幀海鮮與熬粥的照片,有感而發,特賦一詩,見笑!


海龍翻江震天驚
七彩祥雲綴星晴
龍入四海逐浪來
金箍輕撥已功成
俯伏吟嘯江河動
鳥獸倉徨春山空
永夜寂寂藏翡翠
唯惜稚子淚憐冬
芝言 寫:山路詠懷
步韻三首

棉柳飄來冬日雪
紡春天女疲欲絕
少年遊冶喘如牛
絹汗涔涔如七月

棉白漫天春有雪
紡前織女功殊絕
詠歌蹈舞樂連連
妍爾媸乎同得月

棉飛因柳還如雪
紡畫織春稱一絕
楊綠桃紅正屬時
靜雲閒伴中天月

大作一二句屬屑韻,末句屬月韻,故以今韻相稱。
茲以絕句形式步韻之 ,乃格律之約束於我已成習了。唐突處還請包涵。

謝賢兄賜詩!
其實,小弟未經嚴格的詩文訓練,故對於韻調、格律可謂一竅不通!
有幸獲賢兄賜教,已是萬幸。
但由於小弟學識淺薄,未能瞭解賢兄評見,還望能淺白略評!
山路詠懷之彩銘 棉絮紛飛陽春雪 紡杼斷機經緯絕 彩染虹霞歸家路 銘書仰嘆當時月 山路詠懷之少娟 棉絮紛飛陽春雪 紡杼斷機經緯絕 少不更事苦相逼 絹繡難續悔前月 山路詠懷之詠妍 棉絮紛飛陽春雪 紡杼編織未曾絕 詠歌濠江花怒放 妍麗爭豔勝前月 山路詠懷之楊靜 棉絮紛飛陽春雪 紡杼斷機經緯絕 楊柳隨意依風舞 靜逸閒趣映雲月
明月星希照人愁
楊柳依依又深秋
故人西辭騎鶴去
舊曲新魂聲啾啾
[HIGHLIGHT=#NaNffff] 太陽從未倦怠 [/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追求那充滿神秘[/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刻著無數感情的[/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圓坑紋身[/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然而,經歷千萬年的温暖[/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朗月仍然冷酷[/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如冰山美人[/HIGHLIGHT] [HIGHLIGHT=#NaNffff]享...
小弟本也打算寫四季的組詩
小弟認為若能在前後各加一楔子
會使四組更有結構而全詩主題亦更突出
層次豐富
[CENTER] 推乎!敲乎!─也談「煉字」 [/CENTER] 賈島的 《題李凝幽居》: 「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其傳誦千古之處,不在其平仄規律,不在其境界高低,而是其背後的擇善固執的態度。賈島因「敲」與「推」而衝撞韓愈一行 ,然 這一撞不只撞出韓愈的美名,更撞出了文學 技巧 的金科玉律─「煉字」。 正如上句, 韓愈以「敲」勝「推」,因其能配合當時環境,運用以動襯靜的技巧,更深刻地營造詩中的「靜」和表現詩人及其友人的清高。 由此可見,「煉字」對於寫作的作用。 「煉字」講究學養,期作者能於字海詞淵中,提煉出最恰當的字、詞、句,相互配合,以成燦爛文章。但筆者以為「學養」僅為「煉字」基礎,...
[CENTER] 完?圓?─〈完〉中有「圓」 [/CENTER] 很幸運,筆者近日聽到三首好歌,無論是歌詞還是MV,質素都十分高。當中,〈完〉更能突破香港的音樂局限,不再郁郁於愛情一面,但又不只是一些勵志、感嘆等等,而是放大和提昇到人生的層次,講究對人生的感悟。人生到底是「完」?還是「圓」?還是「完」中有「圓」呢? MV 開始時,陳奕迅在鏡頭中,瑟縮一團。在這時,大家仍未能確定當中用意,但當大家繼續觀賞,看到陳奕迅那迷茫的樣子,再加上得到「鞋」後的得意樣子,筆者可以確信那是代表嬰兒狀態,亦即講究〈完〉的開始─人生的起點。然後,陳奕迅在人生路途上,遇到了一棵樹,並在那得到一雙鞋。穿上鞋後,陳奕...
[CENTER] 推乎!敲乎!─也談「煉字」 [/CENTER] 賈島的 《題李凝幽居》: 「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其傳誦千古之處,不在其平仄規律,不在其境界高低,而是其背後的擇善固執的態度。賈島因「敲」與「推」而衝撞韓愈一行 ,然 這一撞不只撞出韓愈的美名,更撞出了文學 技巧 的金科玉律─「煉字」。 正如上句, 韓愈以「敲」勝「推」,因其能配合當時環境,運用以動襯靜的技巧,更深刻地營造詩中的「靜」和表現詩人及其友人的清高。 由此可見,「煉字」對於寫作的作用。 「煉字」講究學養,期作者能於字海詞淵中,提煉出最恰當的字、詞、句,相互配合,以成燦爛文章。但筆者以為「學養」僅為「煉字」基礎,...
波兒 寫:神是萬能的
人確不是

但神真的是萬能的嗎
也許他也不了解自己

跟人一樣
不知那裏來的
不知誰創造了神
迷惑著



波兒問好~
謝文友留言

其實這段文字是小弟看到太太在瑜珈墊上留下一個腳印
有感而發寫成的 與神及宗教實在扯不上邊
見笑見笑
謝謝
信 仰 的重量 來自天竺的神 展現了顛 倒 眾生的技藝 賜 予 人們痛 苦 與悲鳴 勇 敢 的妳,踏上 紅得發紫的舞台 手舞足 蹈 ,似向 至高無尚的神 宣戰。 拳風如虎 揮 出 無力的重錘; 臂展若蛇 扭出無限的極致 大地震動 山河崩 塌 留下了深邃的戰紋 發出了低吟的嬌喘 大聖雖能齊天, 卻逃不出那十萬八千里的 咫 尺天涯 唯有陪 伴 花草蟲魚 雕 琢 五指山的印記 獲 得 神的寬 恕 妳,帶着傷 痕累累 的 身軀,接 受 雷 霆 雨露的 洗滌,悟今是而昨非 俯 首 膜 拜…… 舞 台 承受不了 信 仰 的重量 刻下不朽的詩篇 記錄了這場 平易近人的決戰。
生與死的螺旋 上帝的抹 布 , 浸潤着祂那 精液和卵 子 扭作一團,螺 旋 點滴 下 日、月、星 傾潟出人、鬼、神 裝飾了天、地、海 刺眼陽光,親吻着 冰 冷 藍海與溫 柔 大地 正當海鷗於 天空展翅遨翔; 魚兒在 海中相濡以沬, 享 受 螺 旋 帶來生命的熾熱。 悠久歲月,抹 布 仍然扭動 螺 旋 不斷起舞 沒 有 盡頭 慢 慢 ,抹 布 瀰 漫 腥臭 滋 生 細 菌 痕癢、出疹 碰巧,上帝 潔 癖 症發作 懇 求 風師、雨伯 扭動抹布,螺旋 吞食掉天、地、海 剔 除 了日、月、星 割刈着人、鬼、神 頹垣敗瓦, 屹 立 在 多災之國與多難之地 從 此 ,鷲鳥於 屍堆上升降盤旋 鯊 魚 在 ...
天使與惡鬼 歌德建 築 散發 莊嚴與神聖,讓人 洗 滌 心靈、誠心禱告 安祖兒在這盤 旋 、嬉戲 進入這兒,只有 惡貫滿盈、十惡不赦的 囚徒;門外卻是孝感動天、 仁義雙全的賢哲。 烈 焰 焚城瀰 漫 罪惡和醜 陋 ,使人 墮 落 放心、盡情縱 慾 小鬼兒在這廝殺、狂 嘯 步入該處,卻見 先天下憂、悲天憫人的 聖人;閘外多有殺人如麻 無惡不作的小人 這不是生前死後的審 判 , 而是活着多好的當下 父母叮 嚀 、師長教悔 擁 抱 上帝、遠離撒旦 誰不知天使與惡鬼 達 成 協議, 穿上彼 此 衣裳, 宣揚對方話語 但凡光明的孩 子 必遭 天使屠戮,因 為 天堂接受破 壞 、 誣 陷 與奸邪 卑 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