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體裡
住著兩個戲子
隨機而出的戲碼
變換著他的臉譜
他總跟著大花臉
或窮小生消失
過些時日
看他蜷曲在床角
皺成一團
拆台後的家當

他的身體裡
住著一位神
神要他穿上黑衣白領
按著痛哭的頭顱
聚會結束他總走向
禮拜堂後排的長板凳
牽起她的童年
彩繪的玻璃窗外
有新綠的枝芽

他經常軋戲
戲子將他拉出教堂
每回她趕來簽名
走進隔離室
按著他的頭顱
想喚回他的神
神走了人
人走了神

他終於可以休台
戲子立成石雕
神回到天上
眉宇之間有殘存的腳本
每年春節她總走向
療養院後園的長石凳
牽起他的晚年
斑駁的紅屋瓦上
枯葉正飄落
阿摩尼亞 他看一切都是美好 季節在體內快速變換 發燙的夏寒顫的冬 只要躺下就是美好 秋天不用追逐落葉 就是美好。 他躺在夢幻的樂園中 微笑丶哭泣流動著 喜樂的憂傷的臉譜 爵士丶人聲喧嘩著 節慶的宗教的音樂 淚水在螢光燈下 有彩虹的折射就是美好 阿摩尼亞 他癱軟在病牀上 剛硬地築起一道水牆 像他的肝一樣 所有器官都已逃脫 剛硬地鑄成一塊盾牌 成為生命最後的鬥士 時而白衣人聚集 在牆上鑿開一道道水柱 企圖引流可以起訴的罪名 酗酒,無罪。瞌藥,無罪。 只尋獲一隻無辜的病毒 小到無法送上十字架 造訪樂園不看時辰 眼神是開闔的窗口 手電筒探照混濁的井底 春天一來掀起清澈的漣渏 記得穿上約瑟的彩衣 陪他渡...
每晚睡前 他用顫抖的雙手 把身子癱在床邊的木椅上 和牆上的鐘擺一起搖晃 直到他的影子和她童年的木馬 產生了共振 這是唯一助眠的偏方 他經常走出夢境 走向城市邊陲的叢林 提著燈火 和搜救隊伍一起 找尋失落的親情 跌倒一次 就將他帶回世界一次 她彩色的身子隨記憶遠行 留下黑白的影子 「距離」在他珍藏的小學課本裡 成為難解的數學習題 近在呎尺的書房 走起來遠如光年 這一年 他的身子自書房的橫樑墜落 成為牆上晃動的影子 重力加速度逆轉了鐘擺 回溯時間的潮流 那一年 一團火球自二月的夜空墜落 迸出的身子 在黑絨布下肢解燃燒 影子閃爍成滿天的星斗 燭火 在叢林間的照明燈裡 忽明忽滅 木椅 在叢林旁的公寓裡...
俠客下馬 莽莽大漠客棧 紅旗迎風招展 來,一壺茅台 黃沙滾滾 汗珠如雨下 正襟危坐 俠客獨飲滄桑 窗外極目之處 不見終點 何來故鄉 何來故鄉 妳手遞蘇絹 纖指溢柔情 俠客凜凜 不能自己,來 再上一壺茅台 蒼鷹盤旋 志在遠方 妳的眼,如秋月 喚我回頭 俠客飄然躍起 遁出屋外 來來來 來一壺茅台 落日斗大暈橙 凜風蕭蕭 左手持酒,右手 舞劍 看我,以劍尖 悠然點畫妳 一抹微笑 來,再給我 一壺茅台 俠客一躍上馬 神駒不懂為妳 停留 一躍上馬 伸手,向妳 不及前奔的速度 汗珠尚未落下 何來濕濡 在第四壺茅台 之後
「腦殘,心
不殘
心殘,腦
也殘。」

撞撃的一刻
紅色墨汁潑灑宣紙
暈 開

她握著他的手
被歲月銷弱的力道
依偎著傷口
像初戀的唇印
逐漸淡化成
疤痕

他僅存的眼神
是大腦傾斜的樑柱
止息在她斑駁的臉上
像新婚的戒指
緊緊咬住成
齒痕

窗裡窗外
氧合與光合交迭
幫浦鼓動森林的呼吸
染紅的卷雲落幕
燈火明滅垂簾之上
是羅列的星雲
詩人把影子拋入水底
山鬼流落民間
在街頭巷尾曲折的角落
繼續她的愛情故事

愛人不會再回來了
告老還鄉的
開始擁抱炊煙和
藏匿的黃金

詩句築成的窗櫺
山鬼信手拈來隨風滲入
破碎的香草和女蘿
編織她的等待

而每年都有人在水面上
擊一次戰鼓
在國殤的祭壇上
供奉著糯米香

詩人不解立蛋的傳說
午時陽光直射
平躺的影子是否指出
家的方向

山鬼把影子留在桌上
有人從喧鬧的窗邊經過
一頁頁拾起,集結
成冊
不在故鄉的港灣
即便是
也必須出航

因為我是一艘
流浪的船

如果你要,只須
在自己的渡口揮手

揮手道別
當我背向你們而去

回頭,我正
航向你們而來
他們學會製造日光之後 白晝就逐漸滅絶了 每一日,延遲片刻才會 睜開雙眼,隨手按開一方 太陽。會說話的,會聽指令的 隨手滑出彩色的世界 滋養視網膜上的老人斑 直到蟠踞成為一窪乾涸的 大峽谷,夜 才真正的開始 他們把自己鎖在雙塔之中 攤開畫布成為第一座 塔的宇宙 噴墨藍天綠地,注上幾滴鮮血 就可以喚醒屋頂上的太陽 牆上的,天花板上的,桌上的 主宰他們懸掛在黃道之上 繞著自己公轉 燃燒信仰成為發光的雙極體 肉身在北極,靈魂在南極 疲憊的時候就嚐一口黑 屬於夜的黑 他們擠壓歡樂和憂傷 成為第二座塔的宇宙 軟木塞彈開,一場暴風雨 引渡日光折射酒杯 譜成一道彩虹,自己卻喑啞了起來 用手語,或者學習盲人 點...
靜坐成一片熱帶雨林
雙腿盤旋成根
下探地心的溫度
岩漿翻攪陳年舊事
壓抑在地殻之中

雙手伸展成枝葉
讓陽光自指間篩下
拒絕無氧呼吸的肺泡
開始行光合作用

直到大雨滂沱
天空降下先人的足印
你們站成森林的背脊
噴灑孢子向北飄去

沈默嘶啞了膚色
蛻落了蜥皮
只為了冬蟄之後
可以五彩繽紛的回來
烏紗罩住人們的雙眼 裝神弄鬼的面具都入了夢鄉 皇家哩路燃起一盞盞的冥燈 點亮了沉默的教堂 冷冷地燒,自幽暗古堡的一角 一路燒向靜謐的海洋 一縷煙自斑駁的石地竄起 枯竭的手抱不到古老的家園 他的臉上寫著月色 心裡凝固著久遠 鐘樓上腐銹的指針 依舊堅持一個等待的時間 墓碑始終記載離去的腳步 他讓死後的靈魂 隨秋林間的粉蝶兒一起飛舞 漆黑暗綠慘白血紅都不是 沒有驚聲尖叫,懾人耳目 他的故事只是一封封 寄不出去的情書 而未完成的那一頁呢? 延續一段午夜的纏綿 長髮沾淚書寫敞開的胸膛 烽火早已點燃未曾造訪的天邊 點亮了訣別的心情 火熱地燒,自乖離世界的一角 一路燒向情人的指尖
謝謝予騰的解讀
詩的靈感
來自一則引起爭議的整形廣告
後來參雜了一些政治思維
經過沈澱和醞釀之後
多了不少想像的空間
雙眼皮謀殺單眼皮
在她沈睡的時候
眼角的魚尾紋
還夾著昨夜的水草
手術刀沈沒在底砂裡
影子散落命案現場

彈跳出缸
就開始張口喘息
扭動的身軀
洩漏一個X決定的指紋
和另一個X決定的
神韻

遙望空氣幫浦
眼圈乾漬成年輪
渲染同一族系的血色
銬牢的縫線脫落
才看見原生的
美麗
像所有的童話故事一樣 Teddy bear 之後總會有個結局 卻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了! 窮小妹變成了貴婦 她為女兒挑選一隻幾可亂真的 Teddy bear 黑色的眼珠發亮起來 彷彿在等待一個美好的邂逅 「妹妹,生日快樂!」年輕的媽媽輕撫著臉蛋: 「明年幫妳換一隻 Winnie the Pooh 吧。」 她的腦海裡閃過一個模糊的影子 那隻 Teddy bear, 身上的補痕依舊。 小男孩變成了老闆 職場廝殺之餘,意氣風發回到當年 結伴玩耍的山坡上 樹林間凝結著兒時的約定 「多麼寬闊的土地啊!」年輕的紳士拿起了手機: 「立刻砸重金投資,推動故鄉造鎮新計畫。」 他的腦海裡閃過一個模糊的影子 那隻等待...
日出之後他們死去

影子在陽光下游移

軀殼癱瘓在吊帶褲中

任時間穿著行走

計步器倒數著星空

怨氣卡在喉頭來不及吞下



夜晚來臨他們復活

影子在街燈下搖晃

蒙蔽雙眼才能聚眾結黨

鼻息交流著通關密語

一聲招魂令

每個軀殼都跳了進來



他們肢解醃漬的慈悲

也許還找的到一顆舍利子

切割縫合記憶的畫布

將夢境打成旗語

敵人站對山頭

就可以變成朋友



黎明之前他們窩著取暖

在圖像和符號鑄成的爐邊

捕捉蹦跳的影子

找不回自己的

就等著再一次死去
-寫給高雄


竹筏漂渡的歲月
讓摩登與老街隔海相望
風車攪和陽光和汗水
編織盛夏的風衣
這是妳喜歡的樣子
原始的海岸線
也被我獨自佔領了

緊緊環抱沙洲的背脊
熱情在溫柔裡喘息
站在海族的碼頭
纏裹的雙腳才得以解放
撩撥時間的黑潮
一躺下就稀碎成影子

風指一動沙畫出五線譜
海螺豎起高音譜記號
我是退潮擱淺的寄居蟹
任慵懶以沫相濡
不再吞吐船舶的港口
開始吞吐音符

日晷儀模糊了時間
砲台退役成了廟宇
燈塔頂著斑駁的黑與白
鉛華洗盡簡單了妝容
我在末後找到妳的起初
帶著妳的風衣
歸來
媽媽把背影晾在推床上 滑向走廊的另一端 爸爸說門後是個白色的世界 我看到媽媽白色的床單上 鮮血像朱槿一樣偷偷地綻放 我們都沒有哭 妹妹把背影晾在板凳上 鑽進繪本的夾層裡 爸爸說書裡是個白色的世界 妹妹看到媽媽白色的睡衣上 春雪像桐花一樣緩緩地凋零 我們都沒有哭 那一年我四歲 弟弟生後四個月 阿公把背影晾在米斗上 我捧著來到望海的山丘 爸爸說山頭是個白色的世界 阿嬤看到阿公白色的髮鬚上 紙片像風沙一樣默默地迴旋 我們都沒有哭 但是天空卻一直哭 直到太陽出來 把我們的背影晾在彩虹上
愛情來了,愛情走了。 她決定開始一個人的旅行,輾轉來到北方的雅典愛丁堡。 她獨自拉著沉重的行李箱,找到迎接她的皇家哩路旅館。 她原本滿足於聖魯德公園山腳下,一面海鳥棲息的湖泊,攀爬上火山岩堆砌的亞瑟座頂峰,才看到了三面環繞的福斯灣。 她在卡爾頓丘努力撐起一支幾乎被風吹翻的小傘,陣雨仍從四面八方襲來,卻訝異看到不遠處悠閒散步的遊客。原來,她把自己孤立在風口而不自覺。 她以為嘉年華結束之後,只能像中古世紀城堡上的風笛手一樣,獨自吹奏淒涼的蘇格蘭高原之歌,沒有意料接踵而至的音樂焰火,劃醒了沉寂的夜空。 她鼓起勇氣走進鬧鬼的地下酒吧,遇見精采的魔術脫口秀,暢飲陌生的英式調酒,在擁擠喧鬧裡享受屬於流浪者...
請不要站在我的墳上哭泣 我不在那裡,我並沒有睡去 我是恣意吹拂的凜風 我如鑽石般在雪地裡閃閃發亮 我是灑落在成熟莊稼上的陽光 我是溫柔的秋雨 當妳自靜謐的早晨醒來 我如一群安靜而環繞著飛行的鳥兒 迅速揚起,蜂擁而至妳的面前 我是夜晚閃爍著柔光的星子 請不要站在我的墳上哭泣 我不在那裡,我並沒有死去 (英國佚名作者)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I am th...
幾句話射過來
像刀子一樣
在我結痂的傷口上
劃另一道傷口
想用你的唾沫療癒
反倒腫脹疼痛
青燈熄滅
霓虹暗自閃爍
點點裝飾你
慈悲的假面皮
人去台空
便像蟲蛀般腐化
剩一張吐舌的嘴
學著蓮花
在污泥上載浮載沉
鼓譟著佛經
為這個敗德的城市
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