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雪〉/袁丞修

像是一場深夜囤積的雪
飄落在你臉頰的幾句細膩
寒暄的我掩飾好自己的身分
不那麼亂世的瞅向一條冰封的冷徑
你卻予我一陣心動而溫暖的冬末

尚未止息的寒意
在用力撐起
那個婉轉的溝渠
彷彿尚未明確的雪
仍在可以說話的界線與你相遇

明日,我們即將告別
這場認真了很久的周旋
一如碎雪還是那麼綺麗而帶刺

註:薛之謙著有歌曲《認真的雪》,然本詩無意與之呼應。
整首詩作中作者成功的讓意象輾轉成為自己風格的特色,使得跳躍的意象不僅有了自己的本位,也讓詩的質度更有幾分想像。喜歡的佳句:某些海浪没有说出来的话语/正酝酿出沙滩沙哑的方言
整首詩作中作者成功的讓意象輾轉成為自己風格的特色,使得跳躍的意象不僅有了自己的本位,也讓詩的質度更有幾分想像。喜歡的佳句:某些海浪没有说出来的话语/正酝酿出沙滩沙哑的方言
不僅詩歌裡有著言外之意,情感的堆疊也讓人印象深刻。喜歡的佳句:樹木的心材如何將說不出口的/愛戀深深刻進木質部/成為被妳拆解的部首和聲符 將作繭自縛再度以詩的方式做意象的指涉與意會,將說不出口的愛更增添幾分色彩。
不僅詩歌裡有著言外之意,情感的堆疊也讓人印象深刻。喜歡的佳句:樹木的心材如何將說不出口的/愛戀深深刻進木質部/成為被妳拆解的部首和聲符 將作繭自縛再度以詩的方式做意象的指涉與意會,將說不出口的愛更增添幾分色彩。
語法精煉且讓人彷彿置身漁港,感受那涼涼的風聲與低迴的細沙。整首詩作尤以第三節令人印象深刻:暴風俯衝/留下一行/魚腥味的草書
語法精煉且讓人彷彿置身漁港,感受那涼涼的風聲與低迴的細沙。整首詩作尤以第三節令人印象深刻:暴風俯衝/留下一行/魚腥味的草書
迴圈的情節與意象的指涉令人印象深刻。
詩歌裡不少陌生化的佳句,如:不醒的梦/自然移动了几片绿得过分的莲叶 尤其聲音與視覺的共鳴是此詩的特色。
詩歌裡不少陌生化的佳句,如:不醒的梦/自然移动了几片绿得过分的莲叶 尤其聲音與視覺的共鳴是此詩的特色。
使用的是複沓式的寫法如在原地卻有在前進,如詩中的句子,類似的句子有不同的詞語置入,仔細一看三節的詩各有不同的跳躍與變幻。
詩的寓意性足夠,道出寫作的人內心的曲折與過程。
/马如同贴在玻璃上的旧剪纸/ 是整首詩的詩眼,也許可以多做這類句子陌生化的書寫,可以更有發揮。
很有情感的一首詩,在意象的處理也很有味道,如:/你的声音继续,穿过绿荫与竹林/ 緩緩烘托出整首詩的師生之情,並耐人尋味。
很有情感的一首詩,在意象的處理也很有味道,如:/你的声音继续,穿过绿荫与竹林/ 緩緩烘托出整首詩的師生之情,並耐人尋味。
幸福的意義是否立意不夠鮮明,另外最後一句的出現可能稍有突兀。整首像是在路徑中所感悟的詩。
情感面的指涉給人一種怡然自得的意念。喜歡首節:/引领我闯入你早期语言的郊外。/ 這樣陌生化的處理方式有其張力。
景物的描寫生動,可是少了點內心情感的展現。
詩文中有點孤單感,但卻是對一個友人的懷想;是透過畫來訴說對友人的回憶,字句中帶有深深的感悟。
浪滿情調的一首小詩。
很有感情的一首詩,詩中不乏濃情密意卻又觸動人心的字句。喜歡:/杏物,也是信物。在你的小城,春天徐徐走來/ 以及最後的:/收藏你,在我杏仁般的眼睛裡。/ 詩文的節奏感雖然較統一,但讀起來字句中有其細膩的氛圍。
很有感情的一首詩,詩中不乏濃情密意卻又觸動人心的字句。喜歡:/杏物,也是信物。在你的小城,春天徐徐走來/ 以及最後的:/收藏你,在我杏仁般的眼睛裡。/ 詩文的節奏感雖然較統一,但讀起來字句中有其細膩的氛圍。
有情調的一首小詩,詩的美不盡其中。
較類似小品文的心情文書寫方式。
詩的內文雖然與詩題稍有指涉,但書寫的範圍太廣,較無法以詩題從一到終來貫穿整篇詩文。
詩中一開始可以想像在寫人到中年而有所感悟,再藉由光的指涉到嚮往之後的日子。專有名詞的使用也讓詩文有其獨特的詩語言,更增添了幾分西方色彩。
詩中所使用的創新字句頗有新意,如:/混合成时间的另一件单衣/ 以及:而语言的独臂,指向偏僻的丰盈/ 這樣的陌生化希望能有多一點闡述或者能再多點延伸。
詩中呈現的是對於已遇的人、事、物有些感慨之處,但在斷句有稍嫌不通順之處,讓讀詩的節奏感有些單調。
可以想像是在現代社會中所感悟的禪詩,喜歡句子中所使用忽大而小、忽遠而近的敘事法,如:/轻轻震撼午夜街衢的凋敝/ 輕輕與震撼是對比的手法。
作者以自身夢境的經驗作發想,以讚與哭臉呈現兩者自己情緒上的遊戲。語句間稍有灰暗。
詩題可以更明確些,才能與詩文有所共鳴
整首詩平穩紮實,呈現的是故事性與作者自身所感悟的美感。"而这首转向秋天的诗,只能深陷于湖水的复眼"應是屬於這首詩中我最激賞的詩句,另外每個詩句間的意識形態也有其指涉的意義,如作者書寫的光與聲音、歌曲的交錯間,來呼應整首詩的詩題。
整首詩平穩紮實,呈現的是故事性與作者自身所感悟的美感。"而这首转向秋天的诗,只能深陷于湖水的复眼"應是屬於這首詩中我最激賞的詩句,另外每個詩句間的意識形態也有其指涉的意義,如作者書寫的光與聲音、歌曲的交錯間,來呼應整首詩的詩題。
詩的指涉充分地將少年的徬徨與內心對外的感受,表現出來。讀起來頗為生動,惟最後六句
是否較為多餘,並無從而解要表達的是:一種更奇異的內心世界?
詩中帶有古典的風味,可能是引入古人歐陽修與書名。另外在字句中也有古典與現代交錯
柔和的美感,惟在動詞的使用上能多一些;能在閱讀上更有節奏。
作者以自身經驗對"核桃"的想像,不僅來自溼濡的季節更是一場曾經心動的告白。
而"核桃"就在熟悉的畫面中從最初的曖昧"可口"一直到結束的"萎縮"
"核桃"不僅是一場生命的交付,更是觸動那記憶中的門鎖。

推薦置頂
作者以自身經驗對"核桃"的想像,不僅來自溼濡的季節更是一場曾經心動的告白。
而"核桃"就在熟悉的畫面中從最初的曖昧"可口"一直到結束的"萎縮"
"核桃"不僅是一場生命的交付,更是觸動那記憶中的門鎖。

推薦置頂
句子之間都透漏著作者細膩的情懷,其中特別喜歡"如果风不来帮忙/呼唤要多痛会听到回答"
是擬人化的句子帶有陌生化的感慨。

而在最後一節,作者嘗試以豆腐體來呈現與抒懷,雖然新詩無格律之分,但是舊式新寫也未嘗不可。
但更能期待有新的發想,這是相較薄弱之處。

謝謝分享。
揮別快要漲潮卻又即將
隱退的二十八
海,是此刻年紀最能挺進
代表自己的斑斕
不是波濤
更不是一座山的堅毅
我們在逢九的時候預見
不安而沉重
是全世界開始洗卻
你該有的樣子
存在的足跡,或是開始吻合
必須謙卑的過讓
<書店一隅> 袁丞修

對面站著一位
沒有人知道她心事的女子
正如在她身上書卷味
雜沓而紛亂的樣子,也許正被年紀
狠狠從土裡長出來
而立
而匆匆變成書頁的吸收者

行走一半的青春
落款彼此擦肩的序文
卻是在人間破土
是幾本讓人疑惑的書名
正銜接——
當妳繼續走入名為人生的書旅
〈不安定〉/袁丞修

聲音在裂縫中穿過
我的身體,是很漫長而簡約的
一早昏黃

也許無法成為你的陽光
用肉眼撥開那些烏雲
震震盪盪
埋伏在心事與久違的暴雨

我們在城市與巷弄間不斷捕捉
下雨的線索,以及青春的跌宕
午後呼吸
還有──
穿梭在很重的綺麗愛情
更是一句很輕的問候道別
〈空城〉袁丞修

定義一座城池
熟悉一道月色的淪陷
人們從空洞的雙眼
互相輝映

過路人
從那片即將凋零的臥蠶撈起
無際的騷動
城門──
在光的違背下
湧入
更多與更長的漆黑
以不具名的
眼神,面向時間
牆壁的那邊
虛擲一朵
盛開的玫瑰
上面的刺也變成身上的記號

天亮了
香味的幻覺開始凋零
在痛楚裡慢慢消失
〈琥珀〉

嗜夢知味的貓
走上細膩的月影
一如琥珀氾濫的章節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黑夜
光陰的昨天,俏然凋謝
當日出時沉甸甸的離別
幻影交錯昂貴詩篇
那露水乍現,一如你眼中靄靄羞怯
縱橫著心胸上的蝴蝶,飛出淡淡想念
我才走向鋼索的筆尖
不偏不倚,錯得很有情節
壞掉的永遠,不夠我收藏的華麗語句
是貓瞳裡出妝如你,有你溫柔的奢侈回味
走著走著走著也能把月光攜入口袋
你的懷抱正被誰晾著
我看見曬衣竿上的眼神帶著很兇的那種
也許我們是彼此的火苗,卻不告而別

不如寫一首詩來焚身
我們不必思考如何碎骨
好似剛才你那疑惑的眼神,不說願望的時候
好歹也曾是個夢
以今生的
轉身來圓一個謊

彷彿愛了很久的月亮,正散播很遠
而不能倖免的細節
夜才開始寒暄
詩的結構偏向口語化,建議可在詩的緊密度做調整。
詩題有新意,但太多句子的結構容易讀起來不知所云。
太多相似的詞容易在閱讀上有視覺的疲倦感。
詩題〈錦瑟〉似與李商隱的〈錦瑟〉同名,仔細推敲詩的內容也有相似的意境。不過也可以當作古詩新寫。整首詩給人一種在浩瀚星空與夢境的氛圍下帶出,自己似從異鄉來的人,竟而發現到新的人、事、物,拓展的過程,最後又懷想自己的故鄉那種寧靜而純粹。
goodmelody 寫: 「如果我們不是為此而來」
就不該沉迷於若干鬆散的線條
要在廣闊的海洋之中尋找一種純粹而豐盛的藍
句子結構似可再拓展更有層次的意象。

個見
丞修試讀
謝謝雪昆詩友讀詩

丞修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