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的聲音和頌經嗩吶如此協調」到「可以離生死這麼近的距離」的聯想很有趣。
類似的主題在進行書寫時,必須要注意到每一節的存在要有邏輯性及意義,單就「小時候」、「長大後」兩節來看對比性稍嫌不足;「那頭」與「這頭」的使用有余光中〈鄉愁〉的味道,可以思考重複語法對於主題會否有過度使用的情形(或者是否有其必要性)。
眼白似雪
看螃蟹横行
心黄如菊
择乐时怒放
前半部分以描寫「心」以及「眼」來表現出心境;後半部以「時間」作為整個敘述的動力,以不同場景的切換帶出個人情懷。可以思考的是,在陶淵明這個舊主題之下,如何藉由他的心境來延伸出新的觀點或創造不一樣的文字表現。
全詩用多個情境來重複描寫同一件事情,似乎有點淪為解釋詞語了,個見盼諒。
〈尋找捷運潛水夫〉 列車進站的音樂響起 你放下報紙,感覺城市 出現了一些新東西 眼前的景物真實,像時間 容易出現與消失 洞口微弱的光刺入 入骨乾淨而不留痕跡── 你頓悟了一切道理 時間的意思是一些東西出現 另一些必須消失 地底下你曾是多刺的魚 每日等待水體顫動,頃刻 如瓷器裂出逃生出口 脫困之時,一些自己忘了帶走 一些再也見不到的人 從時間的甬道側身 奔馳而過,彷彿遠方 正隱隱施予──你無法辨別 那些是跋涉的星群 還是你忽明忽滅的生活 耳朵提醒你聽 身體讓你感覺到痛 你想起裂紋,想起從前 夜夜泅泳,挖掘的痕跡 (破壞與建構必須同時進行) 關於換氣,無非鯨魚或潛艇 龐大的身體越來越老 小小的傷口...
可以看出整首詩是有經過設計過的,無論是音韻或象徵上,都可以感覺到企圖。有些地方的指涉相同(如遺囑、前世)或可斟酌。詩最後的「請把前世的記憶……」的「請」可能會造成視角上的混淆,需要特別注意。
結尾點出「思念」就是傷口上的鹽。思念讓傷口所帶來的疼痛加劇,詩中描繪傷口的形象很生動,但若能帶入一些具體造成傷口的情節或鋪陳會更引人入勝。
整體的氛圍營造得很一致,最後三行和前面的連結有些薄弱。
您好,如果我的解讀沒有錯的話,從「下漏」和「淤積翻覆」推測是以一個「沙漏」的概念在描寫詩題神童,但詩中並沒有寫出有關沙漏其他更明確的線索。讀者在閱讀時會知道詩與詩題是有其關聯性,藉由詩中的文字和詩題做連結,這裡的詩題是要藉由詩一層層的推敲而出現的;但因為沙漏的形象(或概念)沒有在詩裡表現清楚,變成說「沙漏」也必須藉由推敲才能得出,以一首小詩來說會造成太大的負擔,需要解讀的東西過於繁瑣。
短詩貴精準,每個字都極其重要。這首詩的發想很有新意,但「沙漏」的概念不夠明確,「最後淤積翻覆時」此句可再多加斟酌。
語法和意象的使用偏向古典,且多陳述句,景物的描寫若僅止於描寫會有些可惜。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以景寫情,同樣在節奏感上(斷句)可以再調整,在閱讀時才不會產生不順暢的停頓。寫完整首詩時可以唸唸看,作斷句上的更改,意象與畫面再好的詩作可能也會因為韻律設計不佳而破壞了整首詩。
意象豐富,但所使用的物件並沒有延伸(在整首詩裡有一個完整且易於想像的圖像),也因此而使得讀者在閱讀整首詩時所需要的連結更多。詩題可再斟酌。
句子可以再更精煉些,字詞排列的節奏再調整會更好。可以思考直接將字以「找一個字代替/戒」如此直接的方式說出來,以及將字放大是否有達到其意義。最後兩句收束得很有意思。
詩中想像力豐富,惟有些句子太過肯定,將讀者能想像的範圍縮小,造成了某幾句只有單純陳述的效果,可以試著延伸與其他事物的連結。
營造出一種氛圍,從黑暗到曙光到來,其中有些詞句的關係太過老套而指涉太過模糊,導致只給出一種氛圍,無法有更深入的解讀
您好,個人的回覆僅針對「讀者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並無質疑創作者的能力或是資歷。個人寫詩齡雖只有短短四年,十六歲發表詩作於創世紀詩雜誌與聯合報副刊、十七歲入選年度《臺灣詩選》。在擔任版主期間對創作者一視同仁,在論壇上對無論是寫詩數十年、得獎或出書的發表者均一視同仁,從來都是針對單一詩作評論。 您所提到的「如果詩是寫來研究的.那麼去研究老前輩的詩就好」個人很是認同。您也提到「詩是很個人的」(也就是很主觀的),既然是「很個人」的,該如何去用「客觀的方式」去讀「作者的心態」? 個人擔任版主職務之職責為回覆詩作、給予作品回饋與建議,若您希望我能在「充分理解您創作時的心境」後再評論,建議日後可以在...
您好,有關您說的「通順」,個人針對以下幾處說明: 消瘦的歲月不為我唱歌了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第一節前兩句皆為以「了」結尾的敘事句,且兩句所陳述之事皆同,以不同方式重複陳述一種相同意思或概念(且該概念為共時性且讀者熟悉的),此舉在此14行的詩作中除了過冗的鋪陳並無太大的意義;另第二句「青春的臂膀孱弱了」,究竟這句的「青春」是名詞或是形容詞?此句語詞排列的方式會造成解讀的歧異性。接續的「應是最美好的言語」所指為何?作者在前兩句並沒有給出線索,是指「消瘦的歲月」和「青春的臂膀」應是最美好的言語嗎?「應是」接「忽然」的句式代表兩句後的內容相反,作者之意為「美好」就必定是...
換面轉換有蒙太奇之感,情境詭譎,物件的選擇太過跳躍對讀者來說會有負擔。
意象的轉換很有新意。
須注意過多的形容詞。
氣氛營造很成功,情境轉換流暢。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結尾扣合題目,引人深思。
氣氛營造很成功,情境轉換流暢。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結尾扣合題目,引人深思。
富音樂性的短詩,每節的口吻可再調整。
尋著蜿蜒點點的路線
疑為「循著蜿蜒點點的路線」之筆誤。
分行的選擇干擾了閱讀的節奏。
每一節的承續性與關連性不足,建議分成組詩,對於題目也比較能交代。
不能僭越的沉默上
一輩子就要過了。已沒有什麼
可以重新開始了──
很亮的句子,可惜之後的
畢竟人心是太甜的直球
出不出棒,不屬於暗號的範疇。
就讓我們再一起
沉默地浸入水中吧。
太過直接了,導致先前營造的空間被寫滿。
成功營造出一種情境,可以讓讀者很容易地進入感受,若能敘述得更加完整就更好了。
作者在創作時,常會加入古典的元素,其中包含意象和語法的使用。在同一首詩中,有古典的意象或句法出現依照各種情境可能有加分的作用;但若語句的口吻與用詞沒有掌握好而導致太過衝突則會扣很多分。(如「毋寧此時」非現代用法,使用時機上須多加注意)
在鍛字煉句上可能要更加注意,有許多語法不通順的地方如:
唐樂 寫: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以及
唐樂 寫: 膜拜的人兒去遠了,原來夕陽近黃昏
在此時囁嚅
除了語法,在使用意象時也應注意所選擇的物件是否太過跳躍,造成情境和氛圍的衝突。
四節皆以「甫過」起始,但每一節的連貫性和承續性不足,可以思考每段文字放置位置的目的與影響,對於整體敘述和結構會有所幫助。

另第二節之
唐樂 寫: 甫過,愛很情仇
疑為「愛恨情仇」之筆誤。
語言可再精煉,過多的陳述在諷喻類的詩作中會顯得疲乏。
虛實轉換精巧,很有新意。前面的音韻經營良好,可惜到後面似乎有些斷句、節奏影響了閱讀。
意象和語法讓營造的氣氛很古典,描寫很生動。個人認為結尾的「人」在這之中似乎顯得有些突兀。
諷喻的點有些失焦,末節的邏輯與語法有的不甚通順,結束得莫名,可再修改。
在時光的比喻上再進行疊加,整體讀來很耐人尋味。倒數第二句「最美的携带着浮冰的流逝」似乎有些拗口,可以再斟酌。
描寫生活的詩作是很常見的,但該如何去鋪陳、去將每個環節聯結好是不簡單的,尤其是以「生活」這麼大的主題書寫非短詩。詩中不斷出現的「嗶」是不同生活情境的集合,可惜的是在整首詩中對於首尾節的連貫性似乎沒有幫助,其中想表達的想法也未能有一個強大的脈絡。單看一兩句會發覺想像力豐富,比喻和轉化有趣,但在整體上似乎就有點失焦了。
句子之間的關聯較弱,畫面切換過快,比如說結尾「夢是用來狂敲的」和前三句真相假象的陳述沒有線索可以承接,這是需要再斟酌的地方。
「逗點說不盡的/句號犁完了」很好,節奏上也大致流暢。開頭前兩句很吸引人,但要注意當主題是物品時,應避免流於描述。
節奏和意象經營良好,惟「話語淺淺的」稍嫌老套;「月光墜墜的」則可能會讓人不明所以。
「離別」和「靜」的關聯性可以再強化,讀起來會更連貫。
第一節末的轉折個人覺得有點突兀,其他的部分節奏掌握得宜,意象使用也有新意,尤其是最後一句「入不敷出的妝」。
第一節末的轉折個人覺得有點突兀,其他的部分節奏掌握得宜,意象使用也有新意,尤其是最後一句「入不敷出的妝」。
前面畫面和氣氛經營得還不錯,也是結尾可惜了,可以再收得隱晦一點,太過白話會造成反效果。
語句斷裂,意象跳躍,不知所云。
「失眠的壁癌落下一處白天」很好,後面可惜了。
「嘆息養育風暴」的概念很有新意,但許多斷句的地方可能會影響節奏,可以再多斟酌考慮。
「嘆息養育風暴」的概念很有新意,但許多斷句的地方可能會影響節奏,可以再多斟酌考慮。
文中有些較不通順的地方,可以再修改;另雖然沒有強制規定,但目前大多現代文學作品都是使用全形標點符號,可能可以多注意一下,無論是版面或是閱讀上都會更乾淨、容易傳達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