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接至第二節的手法很熟練,然「茫然」與「濃霧」的情境過於相似,「茫然」建議可以抽換其他詞語了;「是手帕不是雨刷」富有哲思而給予讀者思考空間,和結尾的「透明雨傘/沒有穿過的雨鞋/無論晴雨都在殼裡」有相同的效果。整首詩詩句跳躍而從行而上的思考和「連續」、「包圍」的氛圍營造相輔相成,很特別的寫法。
當代現代詩的書寫創作者,絕大多數會使用標點符號來做為節奏與句式設計的工具。當然,也會有少數的創作者選擇空格(大多是全形空格「 」而非「 」)或甚至不使用文字以外的符號,這些都會直接地營造出個人寫作的風格。在使用空格作為語氣地銜接設計工具時,必須特別注意到是否會讓語句變得太過破碎。另外在現代詩中,每一個物件都一定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比如此詩第一句寫「選擇」,表示動作或發聲的主體有這個能力去「選擇其他行動」,卻「坐在樓頂最昏暗角落」;第二節「金黃陽光中」就值得去探討了,因為在不做過多描述的情況之下,陽光本身在普羅大眾的認知下就是金黃色的,若特別寫出來目的應該是「強調它的金黃」且「與其他文句有所連結」...
可以隱隱讀出文字對於現實的面相有一明確的抒發、諷刺,但在進行這種書寫時,時常會運用到較為散文化的表述句式,加上這首作品中重複的「他說」,可以斟酌在「詩」這種文體的諷刺隱喻書寫上,這些技巧與表現手法有沒有達到其意義,或者是有沒有其他更好能夠呈現的方式,這是在寫關於較為社會現實層面的詩作時必須要時刻斟酌的。
全詩不分節,卻可以從敘述結構中區別出五個不同的著力點: 彗星到达我胸膛的时间表 丢在月球的背面 前兩句的書寫以「星體」下手,畫面非常龐大,第一句的「時間表」一詞將彗星與我的胸膛連結起,短短一句的敘述之中雖然沒有過多鋪陳,卻隱隱讓讀者會意「彗星將要抵達我的胸膛」之感。下句「丟在月球的背面」是多令人感到震撼的敘述!從天文學的角度來觀察,月球面對地球永遠是同一面,一輩子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們永遠也無法親眼看到月球的背面,我們或許連這些陰晴圓缺都無法全然地洞悉透徹了,更何況是它的背面呢?「時間」的敘述在詩中往往呈現出一個作者的世界觀,遺失了時間的「我」該是多麼扼腕、無以復加的心情? 我用一片带锯齿的叶子 ...
從詩題推測書寫的題材與時事有關,在使用的詞彙上有些如「金牛」、「引爆」、「纖維化」的調性不太統一,在選擇字詞時可以多加斟酌,讓整首詩的方向能夠有一個整體性;「以口罩掩蓋/沸騰的烽火」、「以眼光/消毒」發想很有新意。
都是選擇具象的物件去表現,但從各種身體部位與周圍情境的安排中,可以感受到很強烈的情緒(特別是「陰暗」、「黑色」之感)。第一句開始就抓住讀者的眼球,感官與虛實轉換的想像安排非常精妙,最後「餐桌上/一些被生活烤焦的食物/让他显得更黑」更再強化了情緒。
推薦置頂。
真誠直白的書寫,藉由情境的鋪排可以感受到情感的深沉與畫面感;惟有些敘述太過跳躍,在這種偏向敘事方式的寫法裡可能有更適合的方式去經營,在最後「愛情只需綻放/不需捉迷藏」兩句有各自表述的意義,但若能將「綻放」與「捉迷藏」的關聯性再提升會更能提升讀者在閱讀時的共鳴。
春天的書寫面相非常廣,若書寫這種較普遍的題材時,沒有提出自己獨特的觀點或思考方式,可能會無法跳脫出舊框架中,這是可以再思考一下的地方。
結構完整且配合時事,書寫的想像豐富,有些句子太過直白可多加斟酌如「配合國家齊心抗疫」,可能會減弱結尾的張力。
發想領人經驗且很有新意;惟整首詩皆圍繞著「在有蓝云的山顶上/可见鱼的脊椎骨」進行迴圈,可以趁勢安排更多哲理性的文字對此進行內省與辯證,會更引人入勝。
太多陳述性的詞句可能會讓整首詩作淪於太過說明、列舉傾向,在創作時需要多加斟酌,建議可以帶入更多的故事性去鋪陳。
前半節使用太多抽象的語彙(如:椭圆形、意义、透明、虚妄、答案、疑惑、追尋等),譬如-譬如的寫法也重複使用「愛」、「命運」兩個龐大的命題,在短篇幅的詩作中要寫得好必須舉重若輕而不含糊淺淺帶過,可以再多斟酌;「我正带着另一册中世纪的书/走在熟悉的山道上与那张深陷于/绝望淤泥包围的空椅子相遇——/它同样也感受到那种精神的呼吸」四句很精彩,可以以此為基礎,將整首詩的時間感更提升,會讓讀者在閱讀時能更加貼合詩作。
詩中運用了許多「串串心曉泊月的倒影」、「流轉晨星天籟弦音纏柔腰/水之美/黯然抱撼/濺落衣襟」等太過古典的寫法會稍微有點格格不入,可能需要再斟酌調整;若持續用這種方式經營,在語法的使用上會開始呈現出自己的特色,可以慢慢練習。另,每一節最後幾句的發想都有新意,惟整首詩結尾「煙波寬廣了愛」轉品的寫法太多人使用過了,若選擇其他更適切、更不一樣的表現手法,結尾會帶給讀者更多想像空間。
全詩分為四節,詩式長短極不平均,每一節所書寫的方向也有各自的設定,若能將各節的關聯性拉高,創造更多語言的陌生化,會讓讀者有更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不清楚明寫意念或指涉之物,抒發模糊的情感,留給文本更多可能性。讀者在閱讀時能夠帶入各自主觀經驗的自身情緒,結尾轉瞬間的「手上太多有喙的谜/你弹弹指/谜飞去」收束四平八穩,雖然讓整體有完整的結構,但可能可以試試看更多不保守的寫法。
玄思與神遊的題材與內容,「姓名」與「語言」較為可惜,若將其中的故事性安排得更為完整會有吸引讀者。
有些字詞的選用組合有新意,行句間的關聯性與結構可以再斟酌調整,讓整體性更強烈。
「用一副墨镜定格了我」很有畫面感;「明天清晰可见/水晶的清晨/玻璃的中午/冰的下午和夜晚」讓詩題立體了起來,富有哲思,很耐讀的作品。
直白的文字中有著自我生活的思考,結尾的聯覺有趣,可以再延伸。
前段「病毒」的複沓試圖從不同的描述中反覆辯證,各個面向的身份在此被呈現出來;後段以敘事為主,「一个说真话的人/死在谣言的方舱。」張力十足,除了詞語的對比,句點的使用也對整體有所加分。
先寫核桃,將「空間」代入後,最後再寫「時間」,引領「核桃」、「水果販子」、「你」三個層次循序漸進,故事性、畫面感強烈,結構完整且末句收束保留得恰到好處,給予讀者解讀的空間,情境與氛圍營造得一致而具獨特性。
推薦置頂,理由如上。
先寫核桃,將「空間」代入後,最後再寫「時間」,引領「核桃」、「水果販子」、「你」三個層次循序漸進,故事性、畫面感強烈,結構完整且末句收束保留得恰到好處,給予讀者解讀的空間,情境與氛圍營造得一致而具獨特性。
推薦置頂,理由如上。
對於「新詩」全以文言文表現是不太適合的;另因重複發文故刪除另一篇。
內容並沒有依循雙行成節的形式進行安排,有的語意隨著分節而斷裂有的延續,整體上會顯得不大統一。
以「看見的」帶到「感知的」,全詩逐漸聚焦放大並解釋的寫法富有新意,惟「重新成为废墟的逻辑」一句似乎不太通順,「邏輯」的用法有可辯證之處。
「熄滅的火光都往哪裡去」向讀者丟出疑問後,隨即以「虛空隨時都在取消自己」富有哲理的句子收束,以虛開篇從而再導向實的寫法富有層次;「語言」和「情緒」的相互關係同樣不明確寫出,整首詩書寫細微的感知(「甫從指間飄散的煙」、「陰影漸深」、「鼻心/有念似焦灼的顏色在呼吸」…)並以「火光」貫穿,在「熄滅」之後看似衰頹的走向在煙霧「長出新的手指」後一切又要開始,全詩「節制」而不明寫出具體事件,彷彿有什麼正要發生。
指涉與跳躍的想法富有新意,惟「声音被禁止」一句不太理解為何是「禁止」。
句與句之間的連結緊密,敘事結構完整,文言與口語的部分銜接得宜而不顯矯揉造作。在中西、虛實、文白的交錯運用中都能呈現出嫻熟的一面;惟建議註解可以在詩末註明就好,在詩中標號會使得讀者閱讀的情緒被打斷。
推薦置頂,理由如上。
句與句之間的連結緊密,敘事結構完整,文言與口語的部分銜接得宜而不顯矯揉造作。在中西、虛實、文白的交錯運用中都能呈現出嫻熟的一面;惟建議註解可以在詩末註明就好,在詩中標號會使得讀者閱讀的情緒被打斷。
推薦置頂,理由如上。
說理的成分偏多,結尾寫得太滿。詩應寫七分﹐留三分給讀者有解讀的空間。另「不必想也不須想」一句中「不必」與「不須」同義,可再斟酌。
這首相對口語,可解讀的內容較少,詩中寫道「中年」後就斷在這裡了,可惜沒有繼續發揮。
詩質薄弱,若將敘事寫明而可以解讀的東西過少,以散文來表現會較適合。
斷句、情境都很好的一首詩,惟「你」在詩中的定位不明,刪去似乎對整首詩也無影響。
語句有稍嫌不順之處影響閱讀時的節奏感,可再多斟酌。
前面的鋪陳營造出的氛圍很成功,結尾可再斟酌。
這樣形式的創作似乎會被歌曲的內容給限制住,我所看到的是「詩」呈現出的情境和「歌曲」呈現出的情境互相對應,但就沒有其他更多可以討論的空間了。
結構完整,以「睡著」作為情節的斷片是很好的手法,但前面「我喜歡……」到下一個「我」出現時就突如其來的睡著,情境接不太上;結尾「仍是少女」的張力可以再更強大。
富有想像的書寫,「光潜行于又聋又哑的时间」一句至「谈笑着走过低唱的灯火」和後面「我」加入後的句段略顯斷裂。
單行長句的書寫時常會有過於修飾的問題(除非是刻意設計),在書寫時可以注意是否有可以刪修的部分。之五尤其精采;之八的敘述視角有些不統一(「我」或「我們」)。
以結尾的意義反轉顯現整首詩的張力,可惜的是「但生命對我/錙銖必較」過於抽象而難於解讀,張力會因此而被減弱;若將生命以較容易理解的說法(如時間)表現,安排的張力會更顯現出來。
整首詩情景交融得十分完整,詩中亮句繁出,以長詩的結構來說相當不容易,沒有太過繁雜的情節設計,快速前進的高鐵在緩慢的時間向度安排上也以「打桩机」、「出租车」、「隱士」、「尚未竣工的大楼」、「清扫广场木叶的人」等各種意象的延伸與呼應去推遲,整首詩可解讀的地方很多;惟「我在取票,我要取票,但我仍不能确信/这是否是一个真实的动作?」一句不太理解為何要寫「我在取票」、「我要取票」以及兩者的差異,這部分再麻煩作者釋疑。
推薦至頂,理由如上。
整首詩情景交融得十分完整,詩中亮句繁出,以長詩的結構來說相當不容易,沒有太過繁雜的情節設計,快速前進的高鐵在緩慢的時間向度安排上也以「打桩机」、「出租车」、「隱士」、「尚未竣工的大楼」、「清扫广场木叶的人」等各種意象的延伸與呼應去推遲,整首詩可解讀的地方很多;惟「我在取票,我要取票,但我仍不能确信/这是否是一个真实的动作?」一句不太理解為何要寫「我在取票」、「我要取票」以及兩者的差異,這部分再麻煩作者釋疑。
推薦至頂,理由如上。
敘事的長詩,其中亮句層出:「一枚鈕扣靜靜躺在錯亂的時空」、「當天使取消了存在,還有什麼/比分離更可歌可泣?」、「神哪,困在月台的都是祢的孩子」、「撿拾落花,安葬在書頁與書頁之間/撿拾我,安葬在詩集和詩集之間」等。   詩的氛圍與情節引人入勝,在長詩中要鋪陳得當且不致冗長是困難的事情。其中「神啊」的呼告在全詩的中段才開始出現,持續至結尾,個人覺得和開頭的口吻有些落差,或許有禱告語氣的段落可以運用括弧()來區別口吻;詩後段插入明確的故事線,並以「落花」、「松果」和月台上其他角色安排出一幕幕場景,以分節的段落進行形式與內容的配合(「──而我不在其中。」一句)。整首詩設計得像是一齣電影,結尾的懸問令人...
敘事的長詩,其中亮句層出:「一枚鈕扣靜靜躺在錯亂的時空」、「當天使取消了存在,還有什麼/比分離更可歌可泣?」、「神哪,困在月台的都是祢的孩子」、「撿拾落花,安葬在書頁與書頁之間/撿拾我,安葬在詩集和詩集之間」等。   詩的氛圍與情節引人入勝,在長詩中要鋪陳得當且不致冗長是困難的事情。其中「神啊」的呼告在全詩的中段才開始出現,持續至結尾,個人覺得和開頭的口吻有些落差,或許有禱告語氣的段落可以運用括弧()來區別口吻;詩後段插入明確的故事線,並以「落花」、「松果」和月台上其他角色安排出一幕幕場景,以分節的段落進行形式與內容的配合(「──而我不在其中。」一句)。整首詩設計得像是一齣電影,結尾的懸問令人...
以雙關、轉品等方式書寫,頗富趣味;惟句子之間的斷裂過大,可再修改。
以景入情的寫法會有淪於描述景物的風險,第一節四句中僅「黃昏正在起身離去,」與「總有樹葉如同隱喻飄落」兩句使用了修辭的手法,另兩句以散文筆法來書寫,對於「詩」的質地來說會略顯單薄。第二節「一提到黃昏,老人的話就少了」很好,可惜的是其他句子也有淪於單純寫景之嫌;第三節在整首詩中是突兀的,和一、二節「記錄」的口吻相異: 重復每日的路線,以及沿途看似相同 又不盡相同的風景 形成了城市自身的語言。 落日是一種界線, 在可視與不可視的地帶之間 來去自如,且喜悅。 風聲和鳥鳴是捲曲的 它們問候、交談,互道晚安 直至月亮從黑里冒出頭來 抵住搖曳的樹梢 此節中又分為三個部分(「重復每日~自身的語言。」、「落日~...
個人認為「他从画里走出来的时候/比画好看」兩句是這首詩的亮點,後面出現的景色似乎有點模糊了詩題「畫」與「人」的焦點(或者是我沒有理解到)。
個人對於騰龍與鯨的象徵沒有太多研究,不是很理解詩中的指涉;末節的「明滅」、「偶然出沒」似乎是類似意義的詞組,在結尾的部分無法感受到足夠的張力。
口語化的書寫讓詩質過於單薄,比較類似歌詞或散文的書寫方式了。
發想很有新意,但內文似乎只淪為了詩題的解釋,題目的設定可以再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