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想很有新意,但內文似乎只淪為了詩題的解釋,題目的設定可以再斟酌。
氛圍營造得很成功,惟「粼粼的波光,往天空吹拂」與「雨水」兩句邏輯似乎有點不通,可以再斟酌。
全詩以口語的表達方式寫生活,但也因此在詩中出現較複雜的詞語(如:蛛絲、繡屏、闃靜……等)時,會造成閱讀時節奏上的影響
句語句之間是流暢的,但每一節之間的關聯性似乎有些薄弱,整首詩的氛圍不太統一,如「絲瓜布、肥皂圈、油花」與「春秋戰國、兵戎相見、如今翩翩而然、空城」再風格上是不相同的,分別放在詩的開頭與結束會破壞掉詩的一體性。
景物的描寫由遠而近再從近拉遠,惟對結尾為何是「漢語」的幻想不太理解,再請教作者的想法了。
畫面感與哲思很豐富的詩,個人時常思索這樣的詩作是否書寫得過度了?詩人零雨談及她在創作時,會注意自己修飾語(形容詞)的使用,能不用的地方就避免或以其他形式替代,以情節或氛圍來達到相同甚至更為出色的效果。一點意見提供分享,共勉之。
同樣很精采的一首詩,讓人深深地去思考每個字詞之間的關聯性;在讀後對兩句「山顶的影子循环/摇出积雪里单纯的白」和前面詩句的關係與其他部分相較起來似乎有些微的突兀,個人認為這種突兀不影響整體的閱讀,反而能夠將閱讀的層次由景進而深入至心理的精神。感謝好詩分享!
推薦至頂,理由如上
詩句和詩題「離而未歸」的關聯性似乎有點低,建議在創作完成時,可以回去檢查每一個情境乃至每一行句子是否都緊扣題目,如此一來會寫得更為切題、深刻喔!
除了冒充飞蛾
鸟对火做不了什么
而有些人念头一歪
火就生起来了
極其精彩的詩句,整首詩在看似破碎、喃喃囈語的句子之間流轉,但每一句的意象或情境都能夠使讀者進行各種面向的思考,就如同結尾所述,我們的精神與思緒又何嘗不是「伫立于鸟的头顶」呢?
推薦置頂,理由如上
以對抗惡獸來書寫「中年」的情緒而不實際寫出事件,留給讀者有各自可以解讀的空間;藉由處理回憶來延伸與自己與對方、與自我的心理狀態,其中「洪水」與「猛獸」的對比與呼應很深刻,惟書寫的方式稍嫌口語,如果在意義結構上沒有一個很明確而強烈的敘述方向,可能會顯得作品的一體性不夠。
音韻的使用讓整首詩讀起來很舒服,「左脑抓住右心」一句畫面感十足,很有新意。
兩節相似的結構在詩裡面是四平八穩的寫法,但也因此很難有新意;結尾的雙關個人認為有其他更好的寫法,不一定要使用雙關,單以情境來作結就已經足夠。
1.3.較著重以景物作書寫的發想,相較之下2.就比較危險,結尾稍嫌抽象。
啊啊,分號後的是給予〈存在〉的意見,另外關於短詩可以參考教皇羅智成的《寶寶之書》以及陳黎《小宇宙》系列的詩集,要白話口語有趣一點的可以參考許赫的《囚徒劇團》。短詩真的不好寫,因為沒有大型的結構,讀者會把閱讀的重心聚焦在意象與情節上,如果沒有特別突出的亮點的話,要在這麼多詩中被人記住是很困難的,祝福!
〈鬼〉一詩的技術結構在連接詞上不太連貫:「假裝A/B/卻C」的安排不太合理;〈存在〉有很多抽象的詞語或虛詞讓這首詩的力道減弱很多,口吻與內容有散化的問題,對於短詩來說不太建議如此。
一首簡單乾淨的諷刺詩,從「井」與「杯」的對照顯現出類似龜兔賽跑停滯不前的情節。
〈舞台上〉以舞台演員內心真實與演出的差異來書寫,在許多其他人的作品中非常常見,若沒有呈現出特色會稍嫌老套;〈夢中〉的情節很完整,惟題目在內文中重複了,對於短詩而言,用題目來表現詩中不同的角度或翻轉意義是可以參考的寫法;〈回憶〉中安眠藥和回憶的關聯性個人不太理解,可能需要有更多線索,讀者才能get到醒與睡、現在與過去的相對感;〈試探〉過於抽象,或者是說表達出來的文字沒有太多可以解讀的東西,可能需要再設計更縝密些。
以旁白的視角設計一個劇情,讓人忍不住想去探尋詩中他的故事,頗有新意;惟「它」與「他」的轉換稍嫌生硬斷裂,可再行斟酌。
每節有各自敘述的方向,因此節和節的關聯性過少,整體來看會有些不一致,或許可以改成組詩的形式。
一、三節用類似意識流的手法,娓娓道出一個故事,第二節因此而顯得較為說理而突兀了。
明镜为墙,
自己对面的自己,
已是他乡。
三句書寫自我的陌生化非常精彩,和詩題產生連結互相呼應,只可惜和前面的句子跳躍過大(明鏡從何而來?),若之間再多些連結或鋪陳,就是非常好的作品了。
和怪物結交成 最坦誠的合成照那些年 街道開展騎樓是巴洛克歇腳亭迴旋的廊柱泛黃赭鏽的轉角沒有看板 整首讀起來很流暢,時常以字詞的跳接讓節與節之間的隔閡削減。詩中所營造出的氛圍很一致,惟以上引用三句中之「巴洛克歇腳亭迴旋的廊柱」在整首偏中國古典意象運用中會略顯突兀,可再斟酌;「妳看月亮的臉正悄悄地在改變」將(可能是)架空的時間與空間和讀者有更進一步的情感連結,在整首詩中是很好的句子。 上方加註的市招被歙相的人們不自覺地(在獄卒前) 或嗔或顰或躇 個人認為「(在獄卒前)」括號四字可刪去或直接加入句中而不以括號作註,尤其是在整首詩作快結束時,會打斷整首的流暢性以及讀者的閱讀體驗;「一句或嗔或顰或躇」...
「電視的聲音和頌經嗩吶如此協調」到「可以離生死這麼近的距離」的聯想很有趣。
類似的主題在進行書寫時,必須要注意到每一節的存在要有邏輯性及意義,單就「小時候」、「長大後」兩節來看對比性稍嫌不足;「那頭」與「這頭」的使用有余光中〈鄉愁〉的味道,可以思考重複語法對於主題會否有過度使用的情形(或者是否有其必要性)。
眼白似雪
看螃蟹横行
心黄如菊
择乐时怒放
前半部分以描寫「心」以及「眼」來表現出心境;後半部以「時間」作為整個敘述的動力,以不同場景的切換帶出個人情懷。可以思考的是,在陶淵明這個舊主題之下,如何藉由他的心境來延伸出新的觀點或創造不一樣的文字表現。
全詩用多個情境來重複描寫同一件事情,似乎有點淪為解釋詞語了,個見盼諒。
〈尋找捷運潛水夫〉 列車進站的音樂響起 你放下報紙,感覺城市 出現了一些新東西 眼前的景物真實,像時間 容易出現與消失 洞口微弱的光刺入 入骨乾淨而不留痕跡── 你頓悟了一切道理 時間的意思是一些東西出現 另一些必須消失 地底下你曾是多刺的魚 每日等待水體顫動,頃刻 如瓷器裂出逃生出口 脫困之時,一些自己忘了帶走 一些再也見不到的人 從時間的甬道側身 奔馳而過,彷彿遠方 正隱隱施予──你無法辨別 那些是跋涉的星群 還是你忽明忽滅的生活 耳朵提醒你聽 身體讓你感覺到痛 你想起裂紋,想起從前 夜夜泅泳,挖掘的痕跡 (破壞與建構必須同時進行) 關於換氣,無非鯨魚或潛艇 龐大的身體越來越老 小小的傷口...
可以看出整首詩是有經過設計過的,無論是音韻或象徵上,都可以感覺到企圖。有些地方的指涉相同(如遺囑、前世)或可斟酌。詩最後的「請把前世的記憶……」的「請」可能會造成視角上的混淆,需要特別注意。
結尾點出「思念」就是傷口上的鹽。思念讓傷口所帶來的疼痛加劇,詩中描繪傷口的形象很生動,但若能帶入一些具體造成傷口的情節或鋪陳會更引人入勝。
整體的氛圍營造得很一致,最後三行和前面的連結有些薄弱。
您好,如果我的解讀沒有錯的話,從「下漏」和「淤積翻覆」推測是以一個「沙漏」的概念在描寫詩題神童,但詩中並沒有寫出有關沙漏其他更明確的線索。讀者在閱讀時會知道詩與詩題是有其關聯性,藉由詩中的文字和詩題做連結,這裡的詩題是要藉由詩一層層的推敲而出現的;但因為沙漏的形象(或概念)沒有在詩裡表現清楚,變成說「沙漏」也必須藉由推敲才能得出,以一首小詩來說會造成太大的負擔,需要解讀的東西過於繁瑣。
短詩貴精準,每個字都極其重要。這首詩的發想很有新意,但「沙漏」的概念不夠明確,「最後淤積翻覆時」此句可再多加斟酌。
語法和意象的使用偏向古典,且多陳述句,景物的描寫若僅止於描寫會有些可惜。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每個句子間的連結非常緊密,藉由景物和情感上的交融讓整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雖然是個人情感的書寫,但以「時間停了下來」與「記憶的片段」的進行串聯而不會過於晦澀,讀起來很舒服的一首詩。
以景寫情,同樣在節奏感上(斷句)可以再調整,在閱讀時才不會產生不順暢的停頓。寫完整首詩時可以唸唸看,作斷句上的更改,意象與畫面再好的詩作可能也會因為韻律設計不佳而破壞了整首詩。
意象豐富,但所使用的物件並沒有延伸(在整首詩裡有一個完整且易於想像的圖像),也因此而使得讀者在閱讀整首詩時所需要的連結更多。詩題可再斟酌。
句子可以再更精煉些,字詞排列的節奏再調整會更好。可以思考直接將字以「找一個字代替/戒」如此直接的方式說出來,以及將字放大是否有達到其意義。最後兩句收束得很有意思。
詩中想像力豐富,惟有些句子太過肯定,將讀者能想像的範圍縮小,造成了某幾句只有單純陳述的效果,可以試著延伸與其他事物的連結。
營造出一種氛圍,從黑暗到曙光到來,其中有些詞句的關係太過老套而指涉太過模糊,導致只給出一種氛圍,無法有更深入的解讀
您好,個人的回覆僅針對「讀者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並無質疑創作者的能力或是資歷。個人寫詩齡雖只有短短四年,十六歲發表詩作於創世紀詩雜誌與聯合報副刊、十七歲入選年度《臺灣詩選》。在擔任版主期間對創作者一視同仁,在論壇上對無論是寫詩數十年、得獎或出書的發表者均一視同仁,從來都是針對單一詩作評論。 您所提到的「如果詩是寫來研究的.那麼去研究老前輩的詩就好」個人很是認同。您也提到「詩是很個人的」(也就是很主觀的),既然是「很個人」的,該如何去用「客觀的方式」去讀「作者的心態」? 個人擔任版主職務之職責為回覆詩作、給予作品回饋與建議,若您希望我能在「充分理解您創作時的心境」後再評論,建議日後可以在...
您好,有關您說的「通順」,個人針對以下幾處說明: 消瘦的歲月不為我唱歌了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第一節前兩句皆為以「了」結尾的敘事句,且兩句所陳述之事皆同,以不同方式重複陳述一種相同意思或概念(且該概念為共時性且讀者熟悉的),此舉在此14行的詩作中除了過冗的鋪陳並無太大的意義;另第二句「青春的臂膀孱弱了」,究竟這句的「青春」是名詞或是形容詞?此句語詞排列的方式會造成解讀的歧異性。接續的「應是最美好的言語」所指為何?作者在前兩句並沒有給出線索,是指「消瘦的歲月」和「青春的臂膀」應是最美好的言語嗎?「應是」接「忽然」的句式代表兩句後的內容相反,作者之意為「美好」就必定是...
換面轉換有蒙太奇之感,情境詭譎,物件的選擇太過跳躍對讀者來說會有負擔。
意象的轉換很有新意。
須注意過多的形容詞。
氣氛營造很成功,情境轉換流暢。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結尾扣合題目,引人深思。
氣氛營造很成功,情境轉換流暢。
她的一世笼罩白纱,
浓雾散了,
她依然在浓雾里。
結尾扣合題目,引人深思。
富音樂性的短詩,每節的口吻可再調整。
尋著蜿蜒點點的路線
疑為「循著蜿蜒點點的路線」之筆誤。
分行的選擇干擾了閱讀的節奏。
每一節的承續性與關連性不足,建議分成組詩,對於題目也比較能交代。
不能僭越的沉默上
一輩子就要過了。已沒有什麼
可以重新開始了──
很亮的句子,可惜之後的
畢竟人心是太甜的直球
出不出棒,不屬於暗號的範疇。
就讓我們再一起
沉默地浸入水中吧。
太過直接了,導致先前營造的空間被寫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