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悲傷的氣味 </b> <u> 六月十九日,距離聯考剩十二日。 </u> 隔天,他早上缺席。 『不會是因為巧克力惹的禍吧?』我竟然作此猜臆。 因為可樂這幾天期末考,我得代一個星期的白天班。看見C49沒來,我感受到甚於以往強烈的失落感。 十一點,第三節課點名完畢,他還是沒來。我失焦地看著他的位置,突然感到一陣胸悶。我闔上點名本,走到辦公室小憩。 剛踏進辦公室,「夜導!」,有人喚我,我回頭過去。 是C49! 他坐在辦公室落地窗前的椅子,捧著單字本。 我揉著漲悶的胸口,只擠出一句:『嗨!』 好蠢! 『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問。 「怎麼,妳想我嗎?」一貫的,他邪惡的笑容,「今天又來代班啊?」 我...
<b>第二章 靈氣粽子與LUCKY乳加 </b> <u> 六月十七日,距離聯考剩十四日。</u> C49男孩有著細長迷人的雙眼,潤紅的薄唇常帶著一絲戲謔的笑。跟他混熟了,才知道他人緣極好,下課出去透氣,身邊永遠圍一群人跟他聊天,無論男女。 我問男生C49男孩的底細,他們說他是儀隊隊長。 「很威風咧。」他們說。 我向女生打探C49男孩,她們則說他是美術班的才子。 「我們學校外面的大海報都是他畫的,每次校慶都有他的個展喔……。」她們說著,眼底閃著戀慕的波光。 但我在乎的不是他的身分或才藝,而是他每次經過講桌時,不經意丟給我的微笑。 那飽漲自信的微笑嘴角,加上揚眉曖昧的眼神,常讓我陷入半刻的失措。...
第一章 小小世界真奇妙 </b><u> 六月八日,距離聯考剩二十三日。</u> 班上有一個紮馬尾的男學生,習慣把GUCCI太陽眼鏡架在頭上,唸書一副吊兒郎當的欠扁模樣。念一天書請兩天假,還常翹課跑去打工,簡直快把我氣死! 我拿一疊馬尾男的假單跑去跟日導抱怨:『可樂,你知道A52嗎?』 「知道啊,綁馬尾的那個男生嘛。」可樂埋在從愛車雜誌裡,懶懶地說。 『他這麼混考得上嗎?你看他請假單,這麼厚耶!』我將假單押在可樂的雜誌上。 「不會啦。他一定上台大,沒問題啦。」可樂這才從愛車雜誌裡抬頭。 『什麼?騙人!』 「真的。他現在是台大動物系一年級,但他想念生物系,懶得轉學考,乾脆就重考。」 『真的假的?...
一開始我是沒注意到他的。 他坐在倒數第三排的角落,座號C49,恰在教室樑柱的後面,只要身體一偏就可以輕易隱匿打混。 所以我一開始我是沒注意到他的。 <u> 六月一日,距離聯考剩三十日。 </u> 我是夏潔,今年大四,目前是升大學補習班的夜導。 夜導,顧名思義就是夜間導師。我這見光死的夜貓體質恐怕只適合這黃昏才打卡的工作。這工作內容單純,只需點名、發講義考卷、盯緊這些一個月後赴刑場的小毛頭,不讓他們交談、瞌睡和偷懶。 在補習班的輔導老師,多半是大學生,而學生也都是「準大學生」,所以時常發生身分混淆的糗事。 就如我第一天上班,便被當成學生,因為上課鐘響一分鐘沒進教室而被罰站。 天知道罰我的,竟然...
我真的沒有辦法再愛了。

很多人問我為何不想走出來?不過就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再找新戀情談就好啦?

可是他們不知道...

我曾經擁有一個瑰麗的杯子,我把所有的愛都盛滿了這晶瑩的杯子,它的味道嘗來是多麼令人心醉。

我以為,可以永永遠遠地啜飲著它,不做它想也不會變化。

可是我錯了,杯子還是失去了,然後我哭我心碎我死去又殘喘。

我不能再輕易接受不完美殘缺的杯子 ,因為我被寵壞了。

而我習慣被寵壞。

所以我不能再愛了。

你,懂嗎?


用我最純炙的熱情
誘惑你掉入我精心的陷阱

我不是偽善,我,是兩個我

*只是想讓
完美的你得到極品的我
城: 一直很後悔那晚沒有抱住你。 那個十二度的寒夜,你坐在我身邊,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感覺愛情就要降臨,不過十五公分的距離,一伸手就可以環抱你,但你冰冷僵硬的嘴角仍是抿著,固執地守著緘默,我於是卻步。 於是,愛情從未在我們之間降臨。 你從未表白,從未吐出半句甜言蜜語,從未對我許過承諾。但你曖昧的姿態,追蹤我身影的睇視,卻從未間斷。這樣的你,要我一個貪愛的獅座女子如何饜足?如何心甘情願留駐? 你是場雪。瑩白冰涼的雪,降生在我習慣熱帶的世界。我總是縱聲哭、放聲笑,把人生活地像一場舞台劇。要求張力、創意,不容許失錯和冷場。你的出現,是令我驚喜的白色喜悅,溫柔、夢幻,平添我舞台的精采-至少我是這麼想像...
想給你說些不負責任的情話。

那些甜死人的永遠,
那些想賴著你一輩子的傻話。

細細啃著你的臂膀和腰,啃累了就攤在你的胸膛上。

乖乖當你的小奴隸,幫你洗頭幫你擦背﹔

為你的純喫茶插上吸管,讓你選擇要我遞到你嘴邊還是用口餵你。

忍著睡意看你緊閉的眼睫,聽你呼吸節奏規律入夢鄉。

管你是要去南去北去天堂,行李不帶就跳到你背上。

傻傻傻傻為你喘息為你活,為你拋棄世界為你著魔。
東邊的胸口 湧出了一朵蓮
在心臟的預定席紮根
綿延的藍色靜脈悠游著微笑的鯨豚
麻糬般柔軟的心肌 吐吶著鳳梨釋枷的馨香
縱使 八月的風颱 洗傷了花瓣的膚肌
縱使 九月的地浪 震痛了脆弱的蕊心
蓮 依然靜靜默默治癒
在福爾摩沙的心口 嬌豔欲滴地綻放
末日前幾天,你在寒風中來電。
告訴我你遺忘了好些東西:一個擁抱的深度、握一雙手的溫度,以及,吻兩片唇的熱度。
於是決定幫你複習。用末日前的一個小時守候你。
終於,你還是沒來。
於是按下答錄機,用你的聲音,幫我複習思念。

你是深植在我心角的一片
頑固的

在我被淚浸染的潮濕心房中
放肆地
佈署你的領土
我像主考官一般,挑剔著挑戰者:
外貌是否讓我一見鍾情?
談吐能否讓我津津有味?
溫柔會否讓我備受寵愛?
浪漫有否讓我目眩神馳?

愛情像推薦徵試。

面試印象當然是重要的,
應試表現一定是得分重點。

然而,特殊才藝和過去的情史也一並列入考量。

你,有應考的心理準備了嗎?
寂寞的時候,

我會含住頸項的墜珠。

曾經滑過你胸前的墜珠記憶著你溫潤的體熱。

舌尖,突然迸出燙人的甜蜜思念。
本文同時刊載在:自由時報38版 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我們愛情的味道。和你交往以來,我的味蕾似乎變得異常敏銳起來,一些從未體驗的滋味突然在舌面上融化開來,刺激著我的味覺。然而,我卻拙於形容這樣奇幻的滋味。就像我奇幻地遇見你,愛上你,然後離開你一樣。 原諒我還是得使用既定的酸甜苦辣鹹來形容這些味覺,我的詞彙真是該死的貧乏。 關於酸,是必要培養愛情中適量的PH值。 有一段時間,在你宿舍,我瘋狂地喝著乳酸可爾必思,吃著義美藍莓夾心酥。不吃醋的我,試著培養一些愛情中適量的PH值。 而甜呢,是你嗜喝的茉莉蜜茶。 一打開冰箱,整排的茉莉蜜茶,有種偏執的甜蜜霸氣。就像你對我的愛,源源不絕的甜蜜。 至於鹹,是你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