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小离家》

唐东起

开头的部分
挺像一首脱口而出的诗
脑海里伫立着磨盘山
影子在身后拖拽着拉林河
少年早早就离家出走了
可是后来
却把他乡当成了故乡
却有故友形同了陌路
岁月编排的诗
无端咽下了后半句话
没有了老大回

2017.1.7

《寻宝》

唐东起

无需刻意去寻觅
但愿那些经过你手里的
你能留住

2017.1.7
《一块石头》

唐东起

当一块石头
被一个肉体狠狠地
扔向另一个肉体
它就是整个人类的疼
它就是整个地球的灾难

当一块擦着火花的石头
还剩下划过天际的余温
被握在手里久久凝视
它就是珍宝

2017.1.6
《倒计时》(六首) 唐东起 《两顿饭》 起床时都快十点了 妻说做饭没有 我说再等会吧 两顿饭一起吃吧 2017.1.4 《做梦》 有梦的睡眠 和无梦的睡眠 哪个质量更高些 我还是希望伴着睡眠入梦 这样就会一举两得 或者一觉睡到大天亮 或者半夜里冷不丁坐起来 叨咕两句 “一只乌云的手与上帝接轨 一只上帝的手把乌云说出” 又倒头睡去 分不清昼与夜 分不清梦与醒 2017.1.4 《进化》 进化是有步骤的 进化也是可以提速的 霍金只是想了一想 人脑就进化成了电脑 人类就进化成了外星人 是呀 一切只是想一想的事 一切只是一眨眼的事 2017.1.4 《倒计时》 终于我们可以放下俗事 静心聆听 世界嘀嗒...
《腊八记事》 唐东起 《栖霞富士》 从山东快递来的苹果 有着很好听的名字 摆在桌面上 就是用画笔也难描摹的形体和颜色 只闻气息就能让人安静下来 更像一件艺术品 这时我羞怯地低下头 一改贪吃的印象 《好奇心》 发现群里有红包 早已经被人抢光了 点开空空的红包 上面写着0.5元 和一长串陌生的名单 《忘了喂自己》 给花浇水给鱼喂食 拖地洗衣 看一首写腊八粥的诗 天过午时三刻 听到咕咕咕咕蛙鸣声 赶紧清水煮挂面 手撕油麦菜 不先安抚这五道愁肠 何来的相思红豆 2017.15 《一些诗名的印象》 <汤养宗> 这是我路过粥道小厨和大自然养生会馆 就会想到的一个名字 御寒于外 修身于内 都离不开一粟一粒 ...
《漂流瓶》

唐东起

那时我心生好奇
也不知从哪一本外籍书里
迷信了漂流瓶的故事
于是在透明的玻璃瓶里
写下自己的小小秘密
那漂流瓶融入大海了
成为了大海的一朵浪花

我在小纸条上是这样写的
这是我全部的爱了
如果你不想真心收下
就请你放归大海
落款写着
你能猜到我是谁

于是无主的漂流瓶
在大洋里漂泊了半个世纪

2017.1.4
帥小龍 寫:東起兄
請注意!
一人一天發表一篇詩喲!
谢谢。因为假期写的多了一点。好的。我会节制一下来贴。
《钥匙的凭据》

唐东起

在每一条歧路的末端
墙上都画着一扇门
在每一条歧路的末端
都果实一样挂满了伤心锁
茫茫然家在何处
心戚戚人又在何方

岁月留下了一大串
不知何年何月何时何地的
铃铛一样的钥匙作为凭据
我用它逐一关闭回忆
也逐一开启未来

2017.1.3
《宝岛上升起五星红旗》

唐东起

宝岛台湾
一块被强盗的爪牙
不断撕扯的心头肉
在祖国的北方我眼含热泪
和你一道把国际歌声唱响

2017年的元旦
宝岛上升起了五星红旗
和狱中的江姐眼望天窗
绣出的那面红旗
一般颜色

雄鸡唱晓的2017年
拉开了回归的序幕
路在脚下
也在心头

2017.1.3
《 雄鸡》

唐东起

那只每天催我早早起的生产队里的鸡
那只会喷水的圆明园里走失了的鸡
那只被黄鼠狼拜过年的鸡
那只半夜里学打鸣的鸡
那只在草甸子里滑翔的鸡
那只即将变成凤凰的鸡
也是十二生肖里的鸡
我对窝里的蛋情有独钟
却还惦记着那只雄鸡

无需用钟表校对了
当我写下2017
报晓的江河都奔涌向前
离地图上一只鸡的约定还有多遥远

2017.1.1

QQ 287724270
《倒述的句子和园丁鸟》

唐东起

一只园丁鸟把巢穴布置得漂漂亮亮的
它对色彩天生敏感对琐碎的事物天生好奇
每衔回来一件小摆件都会精心布局
瓶盖有瓶盖的用途石子有石子的用途
钻石玛瑙的礼物也不过如此
那些枯枝落叶都会编排出很好的剧情
亭廊的主题和风格也迥然不同

这有些像我在文字堆里翻找一首诗
一切随机却恰好是早有准备的

2017.1.2
《镜片上的二两光阴》

唐东起

那落花飞雨的文字
那曲折委婉的章回
任我别过头去
饮一声轻叹
五花马被套在轱辘车上
随千金裘的新主人
在风尘俗事中颠簸着
雾愈深愈朦胧
情愈真愈心痛

不忍释手
侧目相看
在虚实的你我之间
多了一道彩虹

2017.1.1
《仓颉造字》

唐东起

我们比划着
相连又纠葛的粗线条
像谁都能懂的暗语
在潮水退去的间隙
在美丽海滩上
用细沙和贝壳
没有历史没有典故
造出了仓颉没能造出的字

2016.12.31

唐东起2016年的最后一首诗《表》

《表》

唐东起




匆匆一夜
我把人类的进程考量了一遍

2016.12.31

《圆明园》

唐东起

精雕细刻之美
掐丝珐琅之美
美轮美奂的美
美得有些虚假
脂粉盖不住腐朽气息
古典与西洋的结合
还欠缺一点火候
世界上最现形的欣赏
莫过于嗜血的舌头
舔成醒世的残缺
惊世骇俗的行径
风云浴火之后
创作出最完美的部分
我们像爬来爬去的蚂蚁
凭吊一堆坚硬的白骨
十二兽首中的八只
去八国联军家里
串门讨说法去了
飘洋过海又回来
不觉已是沧桑百年
下落不明的狗蛇羊鸡
还嘴里喷着水
还在捉迷藏的路上

2016.12.30
《感冒》 唐东起 《你的名字》 目录从头遛到尾 如过江之鲫的序列 用地域用年代划分的序列 用姓氏笔画伤人的序列 一张网从天上罩下来 水越搅越浑 鱼越藏越深 2016.12.30 《节俭》 省去繁缛的包装 只坦荡荡的构想 静默了年月日 换之以 . . . 2016.12.30 《丢失》 我珍藏多年的古钱币不见了 就在这文具盒里装着的 就在这纸里包着的 中间搬过几次家租过几次房 离过闹过出走过 等我终于想起来的时候 却不见了 不知丢失在岁月的哪一个环节 2016.12.30 《不知到》 我习惯于把“不知道” 写成了“不知到” 经常会有细心的朋友指出来 百分之三十几的失误率 也算勉强及格了 其实心里...
綠豆 寫:所謂餘韻即是詩結束後,仍有意象的延伸在讀者的腦海中盤旋不去。
例如最後兩行結語辭,讀完後仍有悲涼的況味在飄如那片片雪花。

問好遠方的詩友



綠豆賞詩
谢谢老师鼓励。问候。
悲悯的情怀是诗者的修养。
綠豆 寫:所謂餘韻即是詩結束後,仍有意象的延伸在讀者的腦海中盤旋不去。
例如最後兩行結語辭,讀完後仍有悲涼的況味在飄如那片片雪花。

問好遠方的詩友



綠豆賞詩
谢谢老师鼓励。问候。
悲悯的情怀是诗者的修养。
《关东十二月》

唐东起

沿街乞讨的店铺都早早地打烊了
巷子里飘过来炮仗的味道
夹杂着豆包的味道
怀里的胡琴
像一条暖过来又冻僵了的蛇
在这偏远之地极寒之时
向着一根火柴就能照见的前程
蹒跚而去
一朵雪花逐着另一朵雪花流浪
一朵雪花抱着另一朵雪花取暖

2016年.12.26
《关东十二月》

唐东起

沿街乞讨的店铺都早早地打烊了
巷子里飘过来炮仗的味道
夹杂着豆包的味道
怀里的胡琴
像一条暖过来又冻僵了的蛇
在这偏远之地极寒之时
向着一根火柴就能照见的前程
蹒跚而去
一朵雪花逐着另一朵雪花流浪
一朵雪花抱着另一朵雪花取暖

2016年.12.26
《斯文的眼镜》

唐东起

推倒一座山
侧卧着一座山
又冷不丁弹起来一座山横亘在你的面前
你不停地挥舞着空心锤
打地鼠般探求消息的真实性
在柳暗花明的憧憬里
把歧路认作归途

你该如何相信
斯文的年轮镜像里那虚幻的身体
挣扎在纸上迷醉轻狂的文字
如何甘心成为眼镜的附庸

2016.12.26
綠豆 寫:/建议能不能换一种叫法
可别让离经背道
污了国粹/


末三段是批判,但可換個不那麼乾脆直白的寫法。


問好詩友




綠豆
谢谢。一定改过
綠豆 寫:/可是如何缓过一颗树生长的速度
缓过一棵树倒下的速度
和一匹狼追赶的速度
如何让时光为你而等/


這樣的提問頗能引人注目,
生活生命/若能緩過一顆樹很自然的生長與倒下的速度,那在變動迅速激烈的當代對人而言,能慢下來是幸福的。


問好詩友






綠豆讀後感

谢谢您鼓励
以濕潤的睫毛如絲的枝葉 為筆 在細微的冷暖中 能抓牢些什麼 把一場曾經感動的大霧 寫意在清晨的夢境裡 我如何描述 這泛著漣漪的湖水 這傾斜欲瀉的銀河 這撩撥人心 呼之欲出的歲月 不言語 只凝結 只依這樹旁 只沾染了濃郁的鄉愁 搖一搖 就會有大團大團的霜雪 澆落在一個人的身上 第二和第三段對調後,讀起來感覺詩完結後比較有餘韻。 /大團大團霜雪/可隱喻凋零歲月的感懷,撲了一身還滿。 個人意見交流。 問好詩友 綠豆 谢谢老师赐教。受益
綠豆 寫:/卡扎菲
萨达姆
巴沙尔
一个个在油桶上呼喊的名字
有多少繁华是为了信仰
有多少灾难是因为信仰/

很沉痛的結語。
其實不只是信仰,主義也是,最後都淪為掌權者施暴的憑藉。

問好詩友



綠豆讀後感
谢谢。
綠豆 寫:一/出/正在上演的4D戏码


是一/齣/。該不會是簡體字改成/出/?


這首持平,無特別亮點。


問好詩友






綠豆
谢谢老师赐教。这里的用法:一出戏
《屋檐下》

唐东起

薄板随意堆砌的格局
是一件发簪一阵恳求换来的租金
几根柱子挑起的空间
上方的烟气是相通的
拍蚊子的方言
吆喝娃娃的方言
都使小镇半夜的空气震颤
或许总有几声呻吟是不经意的
在鸡飞狗跳的临街院落
总算找到一个容身之所
要不要在油盐酱醋上都贴上标签
因何要居家配备一把鸡毛掸子呢
不过是把刚刚落定的灰尘掸走
着急时竹竿硬实的那一头
落在满身的酒气上也不怎么疼
每一片嘀嗒过雨滴的瓦片
都无心揭示的陈年旧事
只闻远去的炮声
不见归来的伤兵
旧报纸上的字还是认得的
几剪下去
是一串手牵着手的小纸人

2016年12月25日
《落幕》

唐东起

那垂落的
密不透风的幕布
瞬间混淆了白天与黑夜
一出正在上演的4D戏码
台上台下
没谁能幸免
隔着时空喊话
是你演出的太精彩
还是我观看的太投入
一袭灵光乍现就合拢的裙摆
一袭阻断归途的闸刀
随意裁剪一块
就截取了我真实面目的
红与黑底布局的绒布
当它收网
多少灵魂被一并拖走

2016年12月25日
緞華 寫:很漂亮的蔬菜,沒想到也被拿來當觀賞盆栽。
而且查詢的時候還有食譜和菜色照片,實在太誘人。
不過真沒想到它這麼耐寒!不知道熱一點的地方種起來如何?
會不會沒有寒冷裡來得漂亮呢?


緞華
谢谢您。
在四季常青的地方就会不起眼没人关注吧。每个地域有不同的花色和风土人情才合理,才有魅力吧。
《消息》

唐东起

班加西
摩苏尔
阿勒颇
我不知道发音的意思
我不了解它们浓郁历史的风情
竟无意中记下了名字
那一个个被炸出了动静的街道
那一具具拉锯战中涂炭的生灵
能否使那城镇的根基更牢一些
那舍生忘死的雷区
那难以逾越的藩篱和铁丝网
被一架飞机就封锁了的消息
被一枚导弹就歼灭了的消息
被一句轻描淡写的遗憾
就能概括了的消息
能否在落定的新闻里再泛起尘埃
卡扎菲
萨达姆
巴沙尔
一个个在油桶上呼喊的名字
有多少繁华是为了信仰
有多少灾难是因为信仰

2016.12.21
《碰瓷》

唐东起

仿佛是在拍戏
可拍着拍着就拍成真的了
竟把脆弱的身体
当成了饭碗的一部分
把生命演绎得轻如落叶
如何找好锲入的时机
让历史的车轮
为你停了那么一秒

2016.12.21
《雾凇》

唐东起

以湿润的睫毛如丝的枝叶
为笔
在细微的冷暖中
能抓牢些什么
把一场曾经感动的大雾
写意在清晨的梦境里

不言语
只凝结
只依这树旁
只沾染了浓郁的乡愁
摇一摇
就会有大团大团的霜雪
浇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如何描述
这泛着涟漪的湖水
这倾斜欲泻的银河
这撩拨人心
呼之欲出的岁月

2012.12.20
《树懒》

唐东起

可以在跟风的时代
让快节奏缓下来
让动作缓下来
让心态缓下来
可是如何缓过一颗树生长的速度
缓过一棵树倒下的速度
和一匹狼追赶的速度
如何让时光为你而等

2016年12月20日
《雾凇》

唐东起

以湿润的睫毛如丝的枝叶
为笔
在细微的冷暖中
能抓牢些什么
把一场曾经感动的大雾
写意在清晨的梦境里

我如何描述
这泛着涟漪的湖水
这倾斜欲泻的银河
这撩拨人心
呼之欲出的岁月

不言语
只凝结
只依这树旁
只沾染了浓郁的乡愁
摇一摇
就会有大团大团的霜雪
浇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2012.12.20
《思念成河》

唐东起

星光闪烁的夜空下
弯曲的河流流淌
我在夜空下伫立
思念远方的人

就让我这样无声无息
伫立成一条河的源头
《蝴蝶》

唐东起

如虫陋
如枯叶
如网兜之蛹
一只乔装的蝴蝶
只为那一片花海埋伏着
只为另一只蝴蝶埋伏着

触须回旋
翻山涉谷的一次振翅
只为从一个故事
翩跹到另一个故事
从一个标本
翩跹到另一个标本身边

在林暗草惊之时
总会有不经意的蝴蝶
从丛中扑闪着飞出

在这个萧瑟冬季
我只是看了一眼离骚
十万朵快意文字
就从胸中飞出

2016年12月17日
《羽衣甘蓝……一种让人产生错觉的花》 唐东起 十二月初的一天来到大连。因前几天来过寒流。气温最低曾降到零下七度。虽说现在气温有所回升了。阳光也算明媚。但树叶基本落净了。唯有地面上的草坪在背风处,稀松的有几块不太显眼的绿意。这个季节的大连有些萧条的感觉。 坐上公交车靠窗向外打探。偶尔看见有柿子树结出的果子无人摘。因为没有了叶子的陪衬,那一个个橙黄色的大柿子像灯一样挂在树上。经过一个街心路口,听前方报站是人民广场。发现路旁摆放了许多紫色艳丽的盆花。在这个时节给人视觉上造成的冲击挺强烈。后来又经过一些路口公园重点的绿化地带,都有这一盆盆的花。主要有两种颜色的花,一种紫色,一种黄白色像白菜心那种颜色。...
古閔吉 寫:摧責寸心、揪淚于形體
詩寫了三十年
誰探得見那一片撥雲見日的葉子
其後灼亮的淚影

問好


谢谢您。问好先生
古閔吉 寫:此釣叟老矣?
煙波舟上汗水淋漓
非是交換了場地
只是潛進河中洗澡去…

問好
换了场地比赛就公平些 。问好
《东京的坐标》

唐东起

是怎样的灭顶之灾切齿之疼痛
是怎样的一种饥饿一种仇恨
从日本军刀下滚落的头颅
在啃着1937年的冻土

人们试图唤醒每一个罹难者的名字
和他们形同屠鸡的遭遇
警钟长鸣于我们的家国

红旗导弹东风导弹巨浪导弹
原子弹氢弹极速炸弹
向着东经140度50分
北纬35度44分
发射

还太平洋一个宁静
还世界一个和平

2016年12月13日

《埙》

唐东起

有怎样的容器
可以装下泥土的厚重
有怎样的腔调可以倾述
齐鲁大地的一缕忧愁
捧得住如沐饮琼浆
听得懂如醍醐灌顶
浮游于世的年龄不重要了
尧额陶项的模样不重要了
尺短寸长的讨伐不重要了
即便褴褛的衣袖也要躬得下腰身
即便筋骨痛痒也要憋得住气息
拿捏起
放得下
怎样的一声呜咽

2016.12.11
《写诗这三十年》

唐东起

牙齿松了
长城毁了
在月下徘徊
在卧榻挣扎
用三十年的光阴
仅仅用来描述一片拨云见日的叶子
我掏心掏肺
连泥带土
不过是雨点大于风声

2016年12月11日

《钓》

唐东起

一条鱼和一个人在拔河
这鱼拼尽了力气
有胳膊有腿的人也累得够呛
弦绷紧了一小会
摇摆不定的船挣扎了一小会
河水漩浊了一小会
就交换了场地

2016.12.10

《雪》

唐东起

我的千里马蹄万顷山河
被你轻轻的一个执念就收了
而我轻易相信了感觉
我沾满墨迹的枝叶图写尘世之浊
不过在你的梦里醒着
不过在你襟怀里述说着
不过在你的被窝里暖着

只一朵朵一瓣瓣的辩识
如何拼凑出这完整的画卷
已累今生不识君
但求足迹远天涯
在我生的渴求与呼吸之间
一个季节里的水
如何截获另一个季节里的冰
如何把你温柔的一面当成一堵墙

2016.12.8
《啪叽》

唐东起

那层崭新的牛皮包装纸
舍不得扔
若换作三十五年前就好了
能叠个很大的啪叽
兜风又抗摔
一定玩得很过瘾
我携风带雨的冲动
一遍遍搜刮记忆残存的土地
小伙伴如东倒西歪的庄稼
我巧妙的构思和折痕
全在牛皮纸上
在翻身与静默之间
必有惊雷响动
叶落莺飞
我所有憋在心里的话语
或许只能由一枚啪叽说出

2012.12.7
《2016年12月2日》

唐东起

那一天下午
一朵击岸的浪花就湿了衣袖
你开着车我拿着农夫山泉
绕着海边遛弯
车绕不开北大桥
你一路引领的风景
愈到深处愈迷人

一块依波表一支派克笔
是让我描述
人性的操守抵御这分秒的编排
在幸福或失意的光景里
都摩擦出如豆萤火

穿越南山隧道
一席聚散的晚餐
悬浮的桌案似飘渺的岛
沉湎于无尽的海的回味
有遗憾
但守住了遥远的海岸线
《一片叶子一首小诗》 作者:艾谁谁 说说这首《蒲扇那么大的一片叶子》。 诗的成因并不复杂。售楼员在她的微信相册里晒了捡到的叶子。其中有一张只见叶子的。而涂抹的红指甲的手让人或许会联想到叶子背后的主人。那叶子真的大得有些夸张。让我立马就觉得像是谁摘下了面具。这是什么树上落下的叶子呢这么大。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我搜索了“大叶子”搜索了“绿化树”。兴许是我太笨。竟然没弄明白是什么树叶。带着这样的好奇心我在去单位的班车上写诗。现在是科技信息时代。“蒲扇那么大的一片叶子,从三寸屏幕的一端递了过来”,细想起来真的像是变魔法。 “一叶知秋的叶子,焉知这燕山雪大凌河路远,梦一样占据了我所有的空间”, 秋后是冰雪...
綠豆 寫:對於貶抑歷史的深沉喟嘆,然而
/望不到盡頭的一座橋,卻又
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


問好遠方的詩友




綠豆
谢谢老师鼓励。
綠豆 寫:對於貶抑歷史的深沉喟嘆,然而
/望不到盡頭的一座橋,卻又
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


問好遠方的詩友




綠豆
谢谢老师鼓励。
綠豆 寫:/像是有人吆喝
柿子了
黄瓜了
茄子了
一个人身后名誉的诋毁都无从辩驳
途径是五花八门的
那么多文学奖
都奖给了社会活动家/

最後一行/都奖给了社会活动家/,真是名不符實。
我怎麼讀出深刻的諷刺啊!

問好詩友


綠豆
一首小诗载不起太多社会功能,算一种思路吧。
綠豆 寫:蚯蚓的生命體驗生活精彩,能轉化隱喻個人,到了書寫的第二段蚯蚓與人互為表裡,伴隨年少到老的美好時光。

問好詩友


綠豆
问好綠豆[老师
綠豆 寫:蚯蚓的生命體驗生活精彩,能轉化隱喻個人,到了書寫的第二段蚯蚓與人互為表裡,伴隨年少到老的美好時光。

問好詩友


綠豆
问好綠豆[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