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奉獻的心夠堅定時,犧牲便不成為犧牲。
問鐵娘子的以天下為己任時相比平庸家庭主婦如何心境?
選擇發光發熱之後還要享足天倫之樂,不太為難老天了嗎?
既愛家何從政?處位高權重時何不及早引退?
貪嗔癡妄不破何時泰然向命運俯首?
報載柴契爾夫人因為凄凉的晚年,讓她悔悟出人生的真諦: 「家才是人生最終的歸宿!」 她後悔踏入政壇,因為天下是別人的,家 才是自己的。 ……………………………… 說得淒婉也說得中肯: 「家才是自己的」,但是家裡沒有的東西太多太多了,所以人人都要離開家庭,直到快要進棺材了才不得不落葉歸根。 所以有人寧可擁有全天下也不想自己組成一個家。或者已經擁有全天下供其揮霍供其徜徉,更沒有把小小的家看在眼裡、想進心裡。 好相處的家人就如同和鏡子裡的自己做朋友,缺少變化難以創造驚喜 ,只能滿足多彩多姿人生裡的一小塊區域,不好相處的家人往往比仇敵還困擾,因為仇敵可以與之格鬥,鬥不過還可以躲開 ,而家人不能。 鐵娘子...
【時政有感】
換黨執政,略改幾個字。
正所謂翻手為雲覆手雨,文字可正可邪可善可惡,
可莊可邪,不須抽樑換柱大肆重組,可喜亦復可怕!

狐 犬 當 朝 嘆 不 經
中 天 月 黯 滿 天 星
*喻:中央不受歡迎,地方忙著爭權*

殿 堂 但 苦 聽 雷 鴨
池 沼 常 膠 渴 水 萍
*喻:立院空轉,百業難為*
* 膠:膠固使不能動彈也*

天 馬 獨 行 聲 叩 叩
風 鈴 冷 唱 響 丁 丁
*喻元首主見甚強,名嘴意見也很多*

樓 台 綠 盛 花 難 發
亂 草 無 邊 青 復 青
*喻施政無亮點,野黨積弱無力制衡*
《鷹揚》

鷹眼盱衡極八方,扶搖萬里遠湖江。

亂雲難掩胸中志,壯志無回夢裡鄉。

燕雀自高堪可笑,鷦鷯易滿是何狂。

吞鯨巨浪衝天際,敢向黑風逆裡翔!
紀佚凡 寫:
芝言 寫:‘’專諸‘’吧?
啊!
是佚凡疏忽了

真是抱歉
原來您是在揪謬其文字的訛誤

不是專儲,而是專諸

是佚凡莽撞了
抱歉

佚凡
早安!佚凡。
文學網越來越羅不到雀是因為太安靜了引不起雀兒們的注意,如佚凡的熱勁要是多幾個就不一樣了。
發現白字或錯字而順道提點之,如此而已,可驚喜得很,卻意外得到這麼多歷史上相關的事件與知識,這些即使有心上網也未必想到去翻找的。

感謝
‘’專諸‘’吧?
前言: 紀念新詩百年 因胡適先生《夢與詩》 感慨而今詩人爭相以意象為名,爭玄鬥奇晦澀得不近人亦不近人情,於是有欲言也,迺以此詩作為本而作,聊以舒懷耳。 《詩胡適》 具象意象共同刻畫眾生象 彼時情真此時意罔 胡為而適之也?適老 仍嚐試出了跳脫鬼話的新路。 夢已夠玄奇, 詩一年晦澀還甚一年 使人人都能同聲氣 豈容詩人都一頭四肢五官? 寫手平常經驗, 下筆還破碎過畢卡索的抽象 半世紀後說詩, 再沒有人想聽胡適。 《夢與詩》胡適 都是平常經驗,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夢中來, 變幻岀多少新奇花樣!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語, 偶然碰着個詩人, 變幻岀多少新奇詩句!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不受羈絆不必趨避誰又不需邏輯不受既有現實社會之影響的夢話吧?
唯有夢話能ㄧ新耳目一吐真言。
楚留香時代還能洩漏一點點
也堪回憶了
本龍馬鈞安
蒙您的佳言,而猶在版主起勁的撻伐中,我只能說謝謝了。
祝 夏日安好
問好佚凡

您的論見像一尾活蹦出來亂竄的魚,鱗鱗光彩挺吸睛的(效顰於年輕人之詞),但內容太豐富了 ,請容有時間再充分詳讀後再回覆。

祝週末愉快
咳…
「經不起討論、批評者可以不要拿來發表」這是第三頂帽子。
您的意思照揣摩好像是說
「不虛心接受討論、批評而且不能聽從建議修改之,不歡迎在我版面發表」
是嗎?不是吧?
予騰版主午安 我看你第二次用這「詩無達詁,以及某次為此四字發生的精采異常之詮釋爭議(末學看得眼花繚亂,不敢說誰的道理充分),不禁想要捻花,不禁也微笑了。 您這次憑空給我戴上不懂心學和神學的帽子,理由是「……不干那心學與佛學的事」;這樣說是因為上次版大硬是拿心“學”和佛“學”把連貫的兩段說成毫不相干。你這自由心證得未免太托大了些。 再論格物致知,典故誰會不懂呢?雖未迎合您僵化的認知,我對於格物致知精神的詮釋何錯之有?對於佛學卻沒說半個字,是你“冥冥中”的自以為我申論錯了什麼,這個帳我不能認。 又,「如果有一人說……而不內省,何必拿出來發表…」我又想到某作者對您類似的指責之回應:「只要不按照你的意...
格物致知簡單說就是窮究事物之理,引申之也就是必然與必至之理。 前面兩段不過如此,而第二段前面幾行則必要的交代發生了何事,如此而已。 與心‘’學‘’無干,與佛學更無涉,只因為有“冥冥”兩字嗎? 是您刻意把一個連貫的文義用兩個“學”分別來看了。 第三段還是延續前面的意思,還是保持著造化冷眼旁觀的態度。 然後,您一直無感的對最後幾行視為平常的敘述句。這回更無趣的解釋了現實中所謂的日誌應該是如何。 對於社神的記事不感到荒謬,不因而反省反思象徵有司的荒誕失職冷血,是您的不對。或也可以說詩評人的荒謬。對日誌以真實人生和實務來糾正則顯出刻意找錯的心裡。何況日誌的真實很重要嗎?又, 您沒問過社神怎麼知道神的日...
論技巧論美感論表達方式
當然接受批評持續檢討改進是應該的。
但貴為詩評人 ,只注意行數字數佔比多的地方,跳過關鍵段落,然後輕率的宣布「裡面除了文字,其他什麼都沒有」。所為何來也?
重點不是寥寥幾字 重點是詩本身不單只是記錄用的文體,如果要記錄,你可以寫散文、雜文,這些記敘性都會比詩來得強且細。既然要寫詩,美感、情感和思想三者的結合就不可或缺。 你可以覺得自己很努力地盡了社會責任,但寫得不夠好和你有沒有悲天憫人的心,是兩回事。 首先,我沒有要靠我的悲天憫人加分,其次,我也不是在寫流水帳式的記錄。 我再說一次:紅地毯本來就只供主角上台的一段路程,你卻一再錯誤的期待這一段要「見到思想、情感、以及個人的反省與批判」 反而刻意忽略凝聚全篇寓意最後登場的“社神”做了什麼。 (社神)對幾聲轟然驚爆 只流水帳一般 記錄了 7月19日上午4死…13傷 這段強烈的批判但以淡淡的、若無其事...
將邏輯塗淡
以仙文釋出鮮風
唯詩海的素人學徒能
街道不管黑色白色
請問門從何來窗又在哪呢?
詩人的“無理而妙”
原來是無上的自由呵!
還有
“流水帳”是作者的旁白

而社神寧認同此理性宿命
潦草了駐守職責
豈不荒謬也乎?
吾尊彼為神,之批判故以淡幽也。
如果你是船長寫航海日誌,發生類似車禍的大船難你的職責會怎麼記?
又或者一家醫院的院長,院裡發生大疏失死了不少人,他身為院長於事前事後唯一做的,若有人說:「院長只是登錄死亡時間與人數」聽者會無感嗎?
社神的職責是什麼?值此天大悲慘事,那樣寥寥幾字帶過也理所當然嗎?


破題就是社神日誌,收句也是社神日誌,前面的鋪陳正如畫一條普通的、毫無特色的龍,最後那寥寥可數的傷亡記錄正是點上的,龍的眼睛。
社神代表人間的什麼?問十個路人八九會告訴你,於文中的社神之作為寓意什麼?大概也有六七人能講。則看到最後,有所悟有話說要的應也有半。
敢情您對一個粽子只看了一眼便說裡面沒有肉?哈哈!
你要什麼樣深刻的東西呢?
先問問你看到的是什麼我再說可以嗎?
如果不太忙的話。
問好
《社神的日誌》

果生成於因
因了結於果
陽明先生的格物
致知了
凡事意外不叫意外的道理

在往仰望某人佳德的大道上
一輛輛首尾相銜的汽車
冥冥或不冥冥之中
與俯衝而下
咆哮著的暴怒大家伙有不約之約
是傳說了數千年
理有必然事有必至的故事
在此又一次澈底的驗證

有人嵩壽有人早夭
有先祖積福有前世行善
有蒙恩召有額外追索
禍福加加減減加加
區守護神不能也無意辨分
對幾聲轟然驚爆
只流水帳一般
記錄了---
7月19日上午,4死…13傷…
「人因為無聊而創作」,但是:「人若不創作會更無聊」 不知哪位創意大師講了上述的話,但真的很有意思、很耐人尋味。 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這個幾稀之最大最不同於禽獸者,就是感到無聊和打發無聊的方式。乃至於化無聊為有所為而為,更無所不用其極的繁複和艱難了打發無聊所做的事。 這樣做會如何?不這樣做的話呢?先這樣再那樣換為先那樣再這樣又會變得怎樣?似乎這和做實驗很像,其實做實驗還不是因為無聊?不無聊也不會在熟悉的生活中事事物物裡讓好奇滋生,而至於有的沒的到處探索。 「人因夢想而偉大」也不問誰說的,沒有好奇心就不會有夢想產生,沒有因無聊而閒得悶得發慌也不會蹦出好奇心。而三餐不繼或每天為多賺幾個錢而沒時間休息...
這一哭好久、也心力交瘁也累了。 一個大男人碰到脆弱的時候一樣會哭,一樣會“任性”~或俚語形容的『打潑賴』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什麼後果來就來吧!~所以哭也放聲哭了,能睡又如何不睡?如果是夢 ,睡醒不就好了嗎? 當他張開眼睛徐徐轉頭看左看右時,發現自己睡在人家的房間裡,而且是很夢幻很少女不知誰的閨房裡。再看看自己和衣仰躺著,只肚子上蓋了一角棉被 ,他好奇心更重了。 他一骨碌爬起來,製造了些聲響,立刻有人小跑步著進來--熟悉的一張臉不就是前天陪他一起喝得爛醉的朋友? 這怎麼解釋?我怎地在你家睡覺?我不是在樹林裡睡昏了嗎?什麼樹林子裡? 你是前天喝醉回家去,不知怎地半夜又跑來敲我家門敲得砰砰叫,十萬火急...
第二天,他仗著明晃晃的太陽而且路上有人,勇敢的返回看看昨晚發生了什麼,撞到了什麼,若果真不清不楚也好有個定奪。 他看到一個掛在矮樹枝上的大紅風箏,幾條平衡的尾帶偶而還略略的翻了一下,風箏顯然由另一棵高樹上被一陣猝然而起的風給吹落和飛過來的,斷掉的線還一截掛著。 地面上雜亂不堪的腳印、滑倒再爬起的拖痕,以及許多堆積的泥團和小石子…他啞然失笑,也放下來時繃得很緊的心。 「顯然昨夜我根本是毫無方向的原地打轉了有些時候…」他尷尬的笑了,也釐清和他“擦肩而過”的就是風箏被吹飛落矮樹枝時稍微挨了他一下。一切恐怖的牽連就這麼開始了。 於是他哈哈大笑著原路走回去,同時順便進去便利商店再賣瓶礦泉水,同時也看看昨...
.不經易間,來人低頭擦肩而過,飄散的長髮還拂過他的臉。下意識地,一時覺得好像少了某些東西…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不見了?~喔!皮夾!」他下意識地摸向後口袋,含糊不清的大聲自問、自答,也迅速理清了頭緒,毫不遲疑地登時立定、反身、跟上。 憑著原本的膽識,加上從友人處醉醺醺的出來,一腳高一腳低的安步當車返家,天黑得墨一般,兩旁茂密竹叢間著相思樹也黑幢幢的,還不時打冷裡吹來悠悠的風,但他沒有想到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緊緊的跟著。只不想平白損失,不自覺也加快了腳步,而前面飄渺的身形似乎也意識到,移動得也加快了些。 「我就不信有鬼!」仍不免有些踉蹌的腳步始終追不上,讓他不禁火氣上來,憋著這股火氣,他開始以跑...
.不經易間,來人低頭擦肩而過,飄散的長髮還拂過他的臉。下意識地,一時覺得好像少了某些東西…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不見了?~喔!皮夾!」他下意識地摸向後口袋,含糊不清的大聲自問、自答,也迅速理清了頭緒,毫不遲疑地登時立定、反身、跟上。 憑著原本的膽識,加上從友人處醉醺醺的出來,一腳高一腳低的安步當車返家,天黑得墨一般,兩旁茂密竹叢間著相思樹也黑幢幢的,還不時打冷裡吹來悠悠的風,但他沒有想到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緊緊的跟著。只不想平白損失,不自覺也加快了腳步,而前面飄渺的身形似乎也意識到,移動得也加快了些。 「我就不信有鬼!」仍不免有些踉蹌的腳步始終追不上,讓他不禁火氣上來,憋著這股火氣,他開始以跑...
《向活菩薩柯媽媽致敬 》
改寫之~
乾枯的蔓藤
傾力吐出成熟的野果
秋冬爛腐的草叢中
悠悠綻出了新綠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一顆被惡意碾碎的種子
因此催生了一位
以天下為己任的菩薩園丁

當大能的慈悲上帝
為“亞當”的罪死
持續向人間
以死催債
履行永世不解的連坐

白髮送完黑髮
單薄無援的母親
開始燃燒自己單薄的身軀
融悲傷憤怒為智慧
以愛生死

誓以愛生死
生永世不竭的
大勢至淨瓶 為地表
上下的無口煉獄
常注一池
28年未曾乾涸的活水
將要到銀行兌獎前,他忍不住再掏出彩券來看……這舉措至少重複幾十次了,但每一次都讓他興奮莫名。 「這叫做城牆都擋不住的運氣」 他超興奮的回想當初簽上這個號碼的迂迴曲折真不讓電影情節專美於前,甚至到最後一刻都仍有變數。 「但一切塵埃落定 ,現在彩券就要前往兌換了,該我的就是我的,閻王老子也搶不走了」。他禁不住欣慰不已的自言自語。 忽然一陣又強又猛的陣風刮來,他大吃一驚,一失手竟讓刮走了彩券,那感覺簡直像被歹徒猝然奪走似地。他奮不顧身,緊追隨車流旋風飄動如蝴蝶飛舞的彩券,一邊啊啊大叫,一邊兩手瘋狂的亂抓。 險象環生裡,終於在被急馳的汽車把他撞倒前他抓住了彩券~在倒地的剎那手掌又鬆開了。 在地府他泣述...
將要到銀行兌獎前,他忍不住再掏出彩券來看……這舉措至少重複幾十次了,但每一次都讓他興奮莫名。 「這叫做城牆都擋不住的運氣」 他超興奮的回想當初簽上這個號碼的迂迴曲折真不讓電影情節專美於前,甚至到最後一刻都仍有變數。 「但一切塵埃落定 ,現在彩券就要前往兌換了,該我的就是我的,閻王老子也搶不走了」。他禁不住欣慰不已的自言自語。 忽然一陣又強又猛的陣風刮來,他大吃一驚,一失手竟讓刮走了彩券,那感覺簡直像被歹徒猝然奪走似地。他奮不顧身,緊追隨車流旋風飄動如蝴蝶飛舞的彩券,一邊啊啊大叫,一邊兩手瘋狂的亂抓。 險象環生裡,終於在被急馳的汽車把他撞倒前他抓住了彩券~在倒地的剎那手掌又鬆開了。 在地府他泣述...
重新潤飾: 不經易間,來人低頭擦肩而過,飄散的長髮還拂過他的臉。下意識地,一時覺得好像少了某些東西…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不見了?~喔!皮夾!」他下意識地摸向後口袋,含糊不清的大聲自問、自答,也迅速理清了頭緒,毫不遲疑地登時立定、反身、跟上。 憑著原本的膽識,加上從友人處醉醺醺的出來,一腳高一腳低的安步當車返家,天黑得墨一般,兩旁茂密竹叢間著相思樹也黑幢幢的,還不時打冷裡吹來悠悠的風,但他沒有想到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緊緊的跟著。只不想平白損失,不自覺也加快了腳步,而前面飄渺的身形似乎也意識到,移動得也加快了些。 「我就不信有鬼!」仍不免有些踉蹌的腳步始終追不上,讓他不禁火氣上來,憋著這股火氣,...
感謝北斗七對於君子小人的風和草關係做了ㄧ番釐清。
其實我只是借用此典之精神,採用的是「德被於民」「德被鄉黨」之用意。
乃設為政者如風,百姓如草,不敢指望高高在上的政府有厚德可施於民是也。

所以當然是自創了,若有不能會意為此困惑的話,就是我的錯了。
妙哉問。
除了確定已經遺失的一張,其餘都未曾驚奇。
哈!同感。
是寫詩人描寫自己的有所悟得之心跡吧?
目前的欒樹仍然活著,雖歷經三年多、雖永不放棄的每隔幾個月再度昂揚奮發著蹦出三四根嫩芽,甚且一度高可達10公分~那是歷經一整季的寒冬蓄積的能量之大突破。
但是永遠不放棄摧毀嫩芽的某人也在春風撩人的某天,第N次毫不留情的再下毒手。
我好心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幫助欒樹的再生,若蜘蛛一再把被風吹壞的網重新結成之得到人類的讚美與不屈不撓的借鏡,那這被鋸斷三年多的欒樹之求生故事不更讓人感動?

而誰給她一個機會去改變命運?
她可以被限制在一個足可讓臺電放心的高度啊!
和平東路三段435巷2號旁防火巷口一個正在發生、真實的故事。
略修正末段以應時事

一時鮮活亂竄
沛然 馬然後蔡
那終究不是你我的 也不是風
也不可指望德草
《活著不就能動就好嗎?》 長期耳鳴至少20多年,以一般人面對這種情況很少不感到痛苦的,但幸好我耳鳴兩耳平均,更有意思的是我還能甘之如飴,因為長年以來的耳鳴聽起來像極了夏日聒噪的蟬鳴。那種宛如牛牯蟬雄壯有力而又渾厚迷人的嘹亮鳴聲,持續不停的響呀響更沒完沒了,只要不忙不想事不睡覺,每每都會勾起童年時期寒暑假在相思樹林裡的無限回憶。 有時半夜、或者凌晨、或隆冬天氣裡,突然蟬聲大作到讓自己都迷惑了,怎麼這個時候還聽得到蟬鳴?若正逢知了競鳴的夏季,恰好又在野外,那時還須摀住雙耳才知道究竟是耳鳴還是蟬鳴呢。我曾經在一首律詩的尾聯這樣寫著: 「耳鳴只擾他人去,我為噪蟬喜不勝」 可四年前那回猝然發生的所謂「耳...
君 自 哭 之 我 笑 之

朱 家 大 耳 莫 須 知

狂 歌 飄 袖 青 雲 主

醉 酒 擲 杯 酣 墨 馳

胸 次 不 羇 常 玩 世

筆 端 縱 放 起 餘 悲

覆 巢 而 後 為 逋 客

孰 識 山 人 名 者 誰
*青雲:朱耷曾為〈青雲譜道觀〉觀主。
*八大山人落款字
望之若哭之亦若笑之也。
麻吉 寫:芝言 好:
建議還是掛診將耳朵治好,當年紀越大毛病就會越多,健康才是美滿生活真正的基礎喔!

麻吉敬祝 平安健康。
麻吉的建議讓我很感謝。
我卻也不是灑脫到能夠以有為無把苦當樂的得道者,而只是“知其不可為而不復強求”乃有幸圖個能妥協為喜而已。
說起求診“奇遇”則似乎非再寫一長篇不可了。哈哈/
我認為與寒冬熬夜有關,左耳因此得了「耳中風」竟也過兩年了。 因為參數不夠,常常辨不清音源方向,手機沒帶在身邊時 ,常常發生明明聽到電話響鈴催個十萬火急奈何硬是找不到手機。鄰居向我親切打招呼我可能要轉一圈才發現是誰。 兩年前還考慮換掉車上不太理想的音響,現在根本就不想聽了。這些年來開車不聽音樂和廣播原來一點兒也不覺得不習慣。此外在家聆賞再好的音樂再好的效果都成了單聲道,便只有老歌或音質單純如鋼琴類較清越的不太受影響,但聲音要放大些。在安靜的時侯,拒聽外界聲音的左耳自己鬧得兇,不過自鬧自聽久了也慶幸適應得很好。 當夠疲累了 聽盡一日聒噪的右耳只恆常的發出宛如夏日知了的仿真嘶鳴,聽不到的左耳則把一日...
《熱旋氣流》

熱線你和我
十分鐘升起熱氣旋
讓小鷹飛上了天

飛上了天
鳥瞰地上錯綜的版圖
壁壘森嚴而分明
雲端依舊灰黑混沌
川普不指示西流
也不是引導南流的川

熱線十分鐘
小鷹躊躇滿志
飛上天
小鷹躊躇不前
西行非所願南翔不見光

費思量
思量費
熱旋氣流十分鐘
熱旋氣流十分鐘後
蜜給參了
不再僅僅只是甜
讓小小螞蟻
也知道詩人的
佛心

把摻了佛心的蜜
搬回家
共享
來世不當螞蟻
的途徑

搬回家
用細細的鉗
層層剝解細細嚐
嚐出隱隱的
淚鹹滋味 糾結了
千般不世的情苦

螞蟻
於是寧願輪迴
百世也不悔
人類總死抱著革新以求進步,進步必由革新的「科學精神」,也沒事找事的認定百尺竿頭還要更進一步。 然後,從百尺竿頭上摔了下來,然後爬起來摸摸腦袋,仰視前面的百尺高竿,又是重新振奮精神,以十倍百倍的努力往上爬。渾然不知正在做重蹈覆轍的事。 人類的歷史就經常如此的精益求精、自以為好還要無止境的更好,雞蛋裡挑不到骨頭扔要在鴨蛋鵝蛋鴕鳥蛋裡挑。或認定雞蛋上面一定有罅隙,決心要找到為止,如是翻來覆去的非把蛋摔破不可。摔破,再找來一個,繼續。只因為相信世上沒有絕對,找不到不表示沒有。 人類這種靈長屬的動物,集好動、好奇、冒險於一身,整個人類歷史就是一連串邊探索、邊實驗、邊調整邊思索,邊發現錯誤邊改進的過程,總...
《川普震盪》

今年入秋以來
昨日
第一道涼颼颼的風
驚嚇了美利堅華爾街
猛打噴嚏
驚起了大群黑天鵝
漫天的竄飛

天鵝黑壓壓的影子
無限擴大阻絕了陽光
於是冷寒遠渡
顫抖了遠在東邊
臺灣華爾街的天鵝也
慌恐的漫天盲飛

起自美國華爾街外遙遠的
處處偏州小鎮閒都
酸嗔悶苦的晦氣
醞釀 積累 膨脹 爆發
飆出人間救世主川普的肅肅秋風

秋風刮起砂石
名門貴冑衣衫鬢影
驚惶失色
紛紛自專屬密室間走避
遠在重洋外
福爾摩沙菜籃族公僕族
卻紛紛被擊倒

一臉戚然哀然
忿忿然
不信川普大象會飛
《電聯車上永生難忘的邂逅!》 .你能不動心嗎?男士;面對這樣的一個叫人視線一經接觸,便整個的被吸引了過去,片刻也捨不得離開的女生?你知道之間一定有某一種情愫在,只是講不出來。 「君子之看」總該保持一點適當的距離,即使近觀也不至於失去了優雅和風度,這也是一種修養。然而在心底裡卻隱隱的總有一個期待,渴望這無形的距離能越來越拉近。雖然明白彼此素昧平生,在主客觀上也不應該有更進一步所謂「邂逅」的嘗試。所以這段經歷自踏出車門後就成為歷史,但情感上也不捨得讓歲月完全塵封起來,於是有了這篇。 你們沒有看到我所看的,自然只能請你們用你們柔軟而富有的心靈、用你們從既往所知的美女印象中,用你們最大的想像力,擷取你...
「美人遲暮 英雄老去」 這是做為一個“非普通人”最難堪的處境,因為他們有一個最風光豔麗最得志的時期做為對照,而且相較於顛峰的任何時候只是衰頹的程度之不同罷了。 看美人之一點一滴的容顏變化往往比歲月留在自己臉上的痕跡還要不捨、還要敏感,因為藝人等明星級的公眾人物是用於觀瞻的,用於賞心悅目的,就如同午後漸失光彩的花朵,總讓人有些難過。而“聯頗老矣尚能飯否?”短短幾字也足以形容當年未能馬革裹屍,叱吒風雲的英雄豪傑步入老化失能的不可言之悶苦無極。 所以聰明開化的美人能與年齡一起成長,能與自身被歲月型塑的種種痕跡無間相處;如斯是謂轉型。英雄也忍得住庸庸碌碌和絕口不提當年勳功偉業,最好連酒酣耳熱時的話當年...
啊!那不是翅膀 是我頭上的白色盔帽 那滿目殘垣斷壁中出現 救苦救難的不是~ 天使 這片土地上沒有 也沒有神。 是我們從悲傷中昇華的身形! 地獄裡來地獄裡去 撒旦始終以人形揚威在人間 在天上 在鐵桶 在我們仰望 祈求 默禱中 落下 落下 落下…… 爆炸 爆炸 爆炸 …… 任我們撿拾再撿拾 哭泣哀號與血肉中殘存微弱的希望 天使也折翼 而我們不是天使 翅膀或能飛向真正的藍天 卻載不走落地生根的心 白頭盔底下所見 是 吾國吾民與無盡孤雛哪! 海外忽然有鳳來儀 不問遍野的哀鴻 不聞委地無數白頭盔的悲歌 不見空洞深邃茫然哀戚的千萬眼神 欣然相告賀喜: 願助「白頭盔們」遠赴他鄉食肉糜 高貴的鳳啊! 撒旦前的...
感謝麻吉的賞讀與建議。
此時我卻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已經熬過無數個颱風,充滿正面力量也的確和命運奮鬥不歇的這棵桔子樹,在昨天早上就已經被梅姬的裙角掃過而應聲折斷了。就在整個掛滿桔子的枝椏較下來的地方,也是蟲子啃食最嚴重、不可承受之重的最脆弱之處。
三四月時含淚鋸掉種了二十幾年的雀榕,也是因為颱風幾乎吹倒的一夜恐怖讓老婆堅決不能與雀榕並存,傷心過往今又再添一樁。
幸好,桔子樹已有新發側枝兩三枝,生機勃勃的明天,有別於雀榕未知的傷害,可喜此樹還得到老婆的祝福呢!就等待吧!擁抱希望吧!
「象徵性」就是一種不必重做解釋就能讓大多數人懂得並接受的既有印象和認知。但卻往往已經失去了代表性的過去式。 比方電話的圖案是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沒在用的撥號式,比方中國人就是戴瓜皮帽和留辮子,美國人就是戴著誇張高帽留八字鬍。或是黑板走入綠板仍叫黑板,這樣的例子實在太不勝枚舉了。 對於人種的認定也是他們在某一段時期普遍有過的現象,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大環境的調適下有了改變動,但因為“大數據”不夠多或後來所做缺少較鮮明實例,或其實整體的民族性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我們的最新認知反而才是零星的表面印象。 比如猶太人的經商能力、日本人的拘謹耐心、蘇俄人的戰鬥性、美國人的大熔爐和自由競爭。大致仍如此。 可喜的...
. 看到了!綠意盎然的桔子樹,在高出鐵皮屋頂一大段之後,細瘦枝椏間還發現不少鮮豔的果實隱約顯現其中。 枝葉感覺似乎有些過於清爽(我擔心運補不敷大家族所需而折掉了近三成沒有結果的大小枝),但還算中看的、正在孕育果實中的、水泥森林中一棵美麗但無足為奇的桔子樹。 再往下看,這棵果樹竟然傷痕處處,有著這麼多坎坷的遭遇,有著如許令人肅然起敬的奮鬥歷程,而最怵目驚心的莫過於最底下露出泥土部份的一段,幾乎被環剝的大面積樹皮之蝕損。如被蹂躪的土地、被毀容的顏臉,柑橘蟲蛀食後慘不忍睹之戰場,經清理後赫然驚見僅餘唯一倖存的「生命線」,竟然堅毅的負起整棵十來尺高還掛著超過五十顆大大小小的果實,以及密密重重的枝枝葉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