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凌晨吧! 淅瀝淅瀝的雨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身旁的他,經過一夜纏綿,早已睡得跟孩子似的香甜。 忍不住伸手輕觸他的唇,他的眉,順式滑過額前,撩撥日漸稀疏的髮絲, 其間隱藏著幾莖白髮,在昏黃的夜燈下,竟是如此鮮明,一股無以名狀的矛盾情懷頓時充臆胸間。 此刻睡意全消,不知遠方的你,躺在她的身邊,是否也和他一樣,夜夜好眠?我常想:人往往覬覦一份原本就不屬於自己的幸福。就像自己,把靈魂最深最真的浪漫風情全給了你,卻把身體給了他。對於這場飛蛾撲火般的錯愛,到底是婚姻制度的不合理,還是自己耽溺於文字所引發的想像空間呢?我不免質疑! 到底是誰引發這一場分裂的愛!是你?是我? 隔天一早,天空依然細雨紛飛,行...
那天在校園裡,不經意的抬頭一看,才發現妳那放射狀的白色花穗,一夕間在枝頭釋放出滿滿的詩意。 在同事的介紹下,我終於知道妳的名字叫「流蘇」。好一個極富浪漫文學氣的名字。以前開會常常經過這裡,從來不曾正眼瞧過妳。因為多年以來,妳彷彿是一位脂粉未施的清純少女,老是害羞的披件毫不出色的薄綠衣,靜默的立在那裡。而妳腳底邊簇簇叢生的鳳仙花,一刻也不得閒,逮到機會就忙著傳遞白的、紫的、橘的、紅的熱鬧的訊息。即使自然老師帶領小朋友做校園植物的巡禮,觀察紀錄表上,仍舊不見妳的蹤跡。是她們妖艷的外表,掩蓋了妳的風采?還是妳睥睨孤傲的本性拒人於千里? 心中愈是存疑,愈想打破沙鍋問到底。忍不住上網一探究竟,才知道原來...

詠墨殘痕 寫:很有趣的筆觸喔
蠻詼諧可愛的

問好新詩友
謝謝妳的鼓勵
嘗試寫詩是最近2個多月的事
一切都在摸索當中
初來乍到不懂行規
竟然一次張貼這麼多
真是不好意思
只好勞煩版主刪啦
往後還望各位前輩不吝指教
晚輩在此虛心受教囉 :oops:
是誰
躲進我骨碌碌的黑眼珠
號稱屋主
不准別人分租

是誰
藏在我心的角落
當遊戲已結束
還賴著不肯出來

是誰
隱身在我的筆尖
偷了我的情詩
從不付錢

是誰
夜晚霸佔我夢的舞台
不斷地彩排
直到天亮
仍不肯離開

---by my heart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