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述意味過重,說明性太強。
運用的比喻較舊。
  打開窗戶似乎能看見茱萸在說話,或者露珠,或許夕陽,鑲著兩顆紅寶石的眼眶,鎖著流浪者的黃。

  她總撐著傘,等夜慢慢撲上。傘骨裡藏著雨的精髓,每一滴都有著長沙的弦味。

  螢火飄著,在電線桿下,她是自由的花,一路上閃閃發光,像恆河沖過蠻荒,而夜並不長,不怎麼長。

  關起房門還能聽見茱萸在說話,撥動黑色的秒針前,故事書中的靈魂,正在練習霧般的瑜珈。

2013/2/21
文章很有詩意,感謝分享。
沒有實力實踐的夢,只是海市蜃樓。

期勉你獲得力量的同時,保持初衷。

加油。

另,請稍加排版,讓版面讀來舒適,予讀者有良好的閱讀情緒,也是寫手必備的禮儀喔。

感謝你的分享。
  他習慣在睡前挖洞,拿著鏟子使勁地挖,弄得自己傷痕累累,也說不出個什麼理由。用枕頭蓋著頭,他拼命不讓自己看見微弱的燈光,棉被上的花紋,絢爛且茫然,彷彿散碎的島嶼,在米色的海洋中漂泊;在棉被底下,一雙蒼白瘦弱的腳,無力地交纏在一起,像佈滿紅鏽的鐵絲,輕輕一折可能就會斷裂。   可能就會斷裂:關於書寫,對筆蕊抱持著太多寬容,或許就會如此。因此他的耳道是彎曲的,容許一條霧做的紙船漂入,然後耳蝸離開了聲殼,將自己泡在鹽水裡,為一顆沒有深度的蘋果殉死。他習慣被夢埋葬,很正經八百地躲入挖好的洞裡,等睡意從天而降,先是淹過嘴巴,再來是鼻子,最後才是只看得見那扇落地窗的眼睛。   沒有人敢阻止他挖洞,即使是...
達爾,由字面上是到達爾處,此詩很巧妙的運用了中譯的缺陷。

貝吉塔(蔬菜)才是他該有的名字。

這首詩的排他性很強,但我看得很愉快。

因為排他和賽亞人王子的嫉妒,我喜歡這首詩。
三流的人騎在老虎上
看著黃昏揮動皮鞭
從太陽邊緣
開始咀嚼
當肚子響起叢林的深邃

二流的人牽著老虎
帶著牠踏遍每一塊土地
假裝自己茹素
信仰著一隻螞蟻的
純黑
當驟雨掛起一根根濕透的骨頭
卻躲在老虎黃黑相間的
花紋之中
等待放


被一流的人放牧著,神
不,該說是一群抽象的土偶
或光芒或夢境裡的小帆船
它們沒有性別也沒有
抽取式衛生紙的軟綿綿
畢竟是燈塔下的腳印
被一流的人收集著
放進髒兮兮的皮夾
隨時攤在風聲中
比撕碎的癌症末診斷書還有草根味
於是咒語悠悠地在冰河期前慷慨地生效
一流的人變成老虎
被三流的人騎著
爬往懸崖
嚎叫著
夸父沒來得及趕上的
Nike 特價拍賣會
紙張上的領袖擰出來的

這句若能繼續延伸即可。
標題下的很廣泛,通常這樣的題目非常難表達。

後四句稍作修改即可。
末段排版請您注意一下。

圍爐是傳統維繫家族情感的一個象徵,如今時代改變,未必要保留那份形式,但最要緊的,是維繫家族的情誼,而非著墨於形式之上。
感佩於你寫作的熱情。

用字遣詞典雅,情意深刻,可惜獨創性不足,難以有所回醇之處。

感謝你的分享。
譬喻的手法不錯,結構若能再緊密一點,讓故事性再凝聚一些會更好。
很流暢簡潔,用字亦生活化,很容易進入詩中情緒。
情意真摯,大掃除,除去心中罣礙、前一年的煩悶,是很好的形容。

感謝您的分享。
在下拙見:

此詩想要闡述的關鍵處:首段 人們以為/已經拘捕了「可能」 和末段。
過份說明掩蓋了第二段的光蕐,較為可惜了。

謝謝你的分享。
還不快跑?
再慢,明天還要
再來一次
鴿子掉了滿地的飼料
什麼顏色都有

鬧鐘每天至少按兩次
牙齒至少刷三次
洗澡可能半次
打開電視收看政論節目
比上床還勤

「他們的嘴好髒」
妳把頭埋在我兩腿間
還好沒抽菸
「他們保存期限還沒過」
我刷了刷妳的牙齒
在明天之前
再來一次

愛麗絲早就不遊仙境了
在下午茶召開時
她望著一個又一個
掛著撲克的人
丟來一包又一包的憤怒
她無話可說
只能唱歌跳舞
或脫光衣服
慢跑

再來一次,還有五分鐘
垃圾車就要走了。
我把妳拎了起來
往窗外丟
拿起麥克筆在大腿內側寫著
「此處不宜疏通」
2013/2/16
想飛 寫:呵....
每一年的每一年,對想飛都是挺不一樣的一年,
青春的衣角都回不去了,所以,挺羨慕你們這一桌圍爐的人了。
對每個人來說,過年是必然的制式活動,但每年都不一樣。

我覺得沒什麼,只是時間一直不停止流動罷了。

謝謝想飛的閱讀。
  母族習慣是初三回娘家,因此,人數湊齊後,便陸陸續續前往聚會的餐廳,位於一條小街道上,剛裝潢好的新餐廳:「香悅樓」。裡頭提供精緻的港式點心,刀工不凡的料理,被挑選為一個同享天倫的場所,實在是不得不讚嘆親族的慧眼獨具。   無論節慶,凜冽的寒風依舊猖狂地怒號著,颯颯地削切著人們不同薄厚的臉龐,用以證明,即使是不擅沉默的天候,也懂得如何品嚐人們束緊外衣,打著哆嗦的瑟縮模樣。儘管戴著手套,在這種氣溫下騎摩托車本身就是件折磨,無妨,比預定時刻提早抵達餐廳,靜靜把自己擺在適當的座椅上,闔上浮腫的雙眼,默候母系血親的到來。   右手緊抓著八個紅包袋,身上卻穿著蒼白不已的背心。胞弟與弟媳坐於左側,開心地閒...
盲點在於「問心」,是問誰的心?在什麼情境下?是不是公允?

如您所說,這句話只是讓自己把醜事合理化的道具。真正無愧,是不用侃侃而談的。

別人會幫你澄清,如果沒有,就讓蒼天去明鑒。

p.s 張獻忠那個七殺碑,很可能是被抹黑的。

謝謝芝言的分享,慷慨激昂之情,擲地有聲。晚輩當有您這樣的道德勇氣。
跌入褐色漩渦,被午夜拉起後成了一顆含著甜意的眼瞳
家立這篇猜拳讓我想起..."起舞弄清影,對影成三人"的詩句. 平凡的景物在不凡的心靈視象中,自有另一番氣象, 寄景思人或詠物托情都是易寫難功的題材,在平淡中要表達的情緒如塩在水中滲透, 和月亮猜拳也許是和浪漫猜拳,和千里的嬋娟猜拳,也和那個靜夜思的自己猜拳, 出的是布或剪?最後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盤",就是"一片冰心在玉壺"了? 路痕賞讀並問候. 其實也就是一種弔詭的自我解嘲,筆出勝利的手勢,假裝自己能讓月亮跌進那小小的山谷罷了...... 只是想仰望那個清麗的月娘,同時也傾訴自己的思慕之情,如此而已,只是一個多愁善感的青年的喃喃碎語。 謝謝路痕的回應,感恩。
  剛下過雨,星空晴朗如洗,路上行人零零落落,每個人都有腳步倉促的理由。過了下班尖峰時段,車流量逐漸減少,城市不再喧嘩囂鬧,在街道一旁恪守著勤務,準時亮起暖光的夜燈,反倒是寂靜中最饒舌的守夜人。新年將近,橫懸的一排排燈籠,以火紅的身軀迎著冷風澆薄地挑弄,灑落一地將被踩濕的緋影。放下停在臂膀上的白傘,從髮梢揩下幾滴雨珠,望著只有她的天空,右腳不禁將滾來的空可樂瓶踢往更遠的反方向。   明明是仰賴眾人盼望的望月,卻像顆白子突兀地落在天元之處,孤伶伶的,獨自眨著圓潤的雪白,很努力扮演著公主,卻等不到任何一片能撫摸她白皙臉頰的雲,只是靜靜的在那裡等候黎明,讓更亮的光喚醒她無法照耀的世界,就像投入儲物櫃...
發文時要注意輸入法有時人會不小心打出錯別字喔。第一段的「圍」。

你的文字充滿想像,藉著「井」這個想拼命汲取,卻終究會枯竭的意象,去呈現心底不願迎合考試制度,卻又不得不屈服的矛盾心裡,描述得很貼切。

而考試制度也未必侷限於紙筆,與人之間的互動,則是無法評分的考試。

井是一種沒有出口只有入口的事象,村上春樹很喜歡用它做為書寫的題材。

謝謝你的分享。
詞語精煉,文句富想像力,以蟬的渺小及蟄伏的漫長做為矛盾衝突點,刻畫出如何在平凡中,追尋簡單的日常。
活著,無非是每一剎那的當下感受。毋須過份執著,只要慢慢順著空氣的流動,呼吸世界的脈絡,相信會有另一片不同的天空,進入你的眼眸。

加油。
身為一個特教工作者,必須說出事實。 發展遲緩,如果是智商上有了問題,很遺憾的,能成為所謂大師的機率,趨近於零。 但是這不代表他無法對社會有所貢獻,可以憑一己之力照顧好自己,就是他最棒的極限。 學習障礙與發展遲緩是不同的,有些天才是在某些科目上有了發展性的學障,但不意味著他其他方面有問題。 按照文中所述,10足歲只有5歲智能,最好的狀況就是輕度MR,能夠在社會上有個穩定工作,不讓家人操心,就是個理想狀態。 家立所言非常贊成。 我家老大過動,老二是智能發展遲緩,但是並非全然學習上有障礙,如您所述:「學習障礙與發展遲緩是不同的,有些天才是在某些科目上有了發展性的學障,但不意味著他其他方面有問題。」...
對水彩盒感到不滿
他四處尋找
能參加畫展的調色盤

只穿著內衣
就上了高速公路
在路肩
自以為奔跑著
此地無銀的浪漫

經血是紅的
罰單也是
紅燈是紅的
年獸也是

調色盤上只信仰紅色的畫家們
共產著一個願望
我要糖糖
好玩好吃又好包裝

2013/1/31
lwendy 寫:讀了這一篇文章,我有一個很大的疑惑,為什麼總是要這些少數不同於一般的人來做改變,而不是那些擁有正常智慧的多數人來改變他們的態度呢?腦袋瓜比較好的人,不是比較能夠被教育嗎?而我們卻總喜歡捨易求難地要一位心思單純的弱智去改變自己,他們用他們的思想去過活有錯嗎?我倒覺得身為一般正常人的我們,無法去溶入他們的世界中,不該覺得愧對自己擁有的那一顆有智慧的腦袋瓜嗎?

玟蒂

您說的很好,所以特教概念一直在推廣。
身為一個特教工作者,必須說出事實。

發展遲緩,如果是智商上有了問題,很遺憾的,能成為所謂大師的機率,趨近於零。

但是這不代表他無法對社會有所貢獻,可以憑一己之力照顧好自己,就是他最棒的極限。

學習障礙與發展遲緩是不同的,有些天才是在某些科目上有了發展性的學障,但不意味著他其他方面有問題。

按照文中所述,10足歲只有5歲智能,最好的狀況就是輕度MR,能夠在社會上有個穩定工作,不讓家人操心,就是個理想狀態。
這首鏡,中段後偏重說明,予以讀者的想像空間少。末段的敘述破壞了之前的詩意。

/該配副眼鏡,你說
最好掛在鼻樑上的框
有稻根的紋理/

這一段既有畫面,也有思維,讓人激賞。

接下來幾段就側重於說明,有讓人讀完就過的感覺。

謝謝麻吉分享。
黑癮者 寫:無妨

我不懂
新詩
我更不懂
書寫只圖一快

心無瑕
癮者
那就毋須再論。

祝好。
紫藤 寫:
蘇家立 寫:有時裸露在溫暖之下,還得注意是否會被燒傷。

可以再將情感和描述加深一些,感謝您的分享。
感謝家立板主,我還未能由文字引導自己的情緒,正在練習中。希望版主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多多指教。

如果初寫,不用太在意技巧,只要能確實將情緒臨摹出,賦予它一個確切的「形象」即可。

在我眼中,你把「裸露」這表象與內心情感連結,再加上冬天、暖陽等事物襯托,是非常棒的表現手法。

我們一起加油吧。
這一首讀起來只有情緒 沒有情緒以外更深層次的意蘊 故此反諷的力量只像小孩模仿大人喊打喊殺一般 力量非常微弱 而且語言十分粗糙和卑俗 和坊間的打油詩分別不大 還是那一句 當你的詩歌水平只能到達這個檔次 就敢於去挑戰別人時 結果是惹來大家飯後取笑的對象 回去好好寫詩算吧啦 呵呵!有勞米米鑑賞。一樣米養百樣人。寫詩的人有可能要乞米!讀詩的人別以為食貴米就能高檔了才好。呵呵 ! 米米說的雖然口氣有點重,但他是個真誠的人,他真的指出了你詩中的一些問題。 而你用什麼態度對待米米?你這樣對待真誠對你的人。 我說一句真心話,蔑視旁人心意的人。 你永遠不可能為文學所愛,你只是拿文學當你的情緒宣洩的工具,你只是...
恕我直言,這首沒有描寫出蒲公英。
首兩句,套用到其他花朵亦可。

而且這首詩缺乏新意,雖說典雅,但沒有新詩的骨幹:簡潔、明快、富想像力。

失禮之處還請包涵。謝謝您的分享。
狗肉還是會絡繹不絕的。
吳俊君 寫:蘇版主你喊我要去闖出名堂才好來喜菡,是不是像你一樣冒用別人的id,利用別人打好的江山來奠定自已的位置喲!蘇家立的名堂本來很厚實,可惜,一到你手裏就成為垃圾之中的垃圾。
圖檔

謝謝指教。
白惠 寫:他還是沒有找到沖曬的藥水。

他已經走訪過
憂鬱、女人的眼瞳
誘惑的城的暴雨。
耳朵曾在夢中窒息。他們的黎明
的前一刻。除了死亡
沒有人告訴他怎樣去認識最後一種黑

除了那幀底片
他夜夜修改的畫稿
首末段韻味獨到,第二段倒數兩句,則坦露出一股,人生的滄桑,被時間偷偷攝下的無奈感。
我們都是天地的被攝者啊,只可惜我們看不見他們什麼時候拍照。

文字簡單明白,這種感覺很自然,謝謝你的分享。
吳俊君 寫:當版主前的蘇家立,文筆多麼優秀,文質多麼醇厚。

差別簡直盲的都能看到,呵呵

喜菡啊喜菡!難道你比盲的都不如?

如果要捧一個文盲上檯,可必費周章狸貓換太子,如果認為原本的蘇家立的實力是重要的,那麼現在的蘇版主如何讓人接受?請教喜菡了。
圖檔
吳俊君 寫:不能冷卻的暖終要離才有長影淚流吧!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火苗微弱啊!欲續還斷。月的確能撫人心。


好詩,欣賞了。
您為什麼要追討過去的詩呢?
這首詩以現在的審閱角度來看,是可以丟進垃圾桶的。

同理,主題不明確、詞藻堆砌、無令人印象深刻之意象、未能聚焦。
吳俊君 寫:蘇版主:請問,飛燕是你寫的嗎?原本的蘇家立是你這位蘇家立麼?
我自己來剖析吧。

這作品是八年前寫的,看似典雅,但實際上只是辭藻的堆砌,詩的韻味在詞語的拉扯中消失殆盡,嚴格來說,這篇連稱為詩的殘渣的價值也沒有。

至少要讓人讀得順暢,但這一篇並沒有做到,而且相當拗口,讓人讀起來非常厭煩,就像是掛著一堆華麗首飾的女子,只會顯得她很虛榮,不會覺得她很高雅。

請問有解答您的疑惑了嗎?
吳俊君 寫:當版主前的蘇家立,文筆多麼優秀,文質多麼醇厚。

差別簡直盲的都能看到,呵呵

喜菡啊喜菡!難道你比盲的都不如?

如果要捧一個文盲上檯,可必費周章狸貓換太子,如果認為原本的蘇家立的實力是重要的,那麼現在的蘇版主如何讓人接受?請教喜菡了。
謝謝您。我會記在心裡。
有時裸露在溫暖之下,還得注意是否會被燒傷。

可以再將情感和描述加深一些,感謝您的分享。
吳俊君 寫:但妳把小說以清麗又浪漫的擬真筆觸,完整詮釋出一個真實結構。
我才知道白話的優美清新,亦不下於古文的朦朧。

此段乃全篇之重點:作者立志以情立文,看似不經意的所在,卻是靈魂的開敞。

這是八年前的作品,現在看起來顯得稚嫩,但我喜歡那樣的自己。

不過在技巧純熟之後,我會用一些技藝去讓情感更美,畢竟文學是需要典雅的。

謝謝您的閱讀。
其實我們對於已逝的過去,或是無憑的未來,都有著莫名的徬徨與恐懼。
情感只是一種媒介罷了。而真正可怕的,可能是無法再度面對那時的自我。

這一篇文字流暢,不拖泥帶水,情義真摯,餘韻留存,結尾簡潔有力,很喜歡這樣的結束方式。

能否再見,再問一聲你好,這或許就是最後的期盼了吧。

謝謝您的分享。
聽你講那句「現今流行的新詩」,就知道你根本不明白什麼是新詩。

如果寫作沒有意象,好啦。那麼乾脆都用照相機就好了啊,文字之所以優美,正是因為提供了無窮的想像力。

你連詩是什麼都不懂吧?遑論寫詩,至少盲人很努力的摸象,你連摸象的勇氣也沒有。

我還是一句老話,先去好好讀書,再來說些話吧。


然後,請你以作品說話,以作品說出自己的高度,不然誰會被你的言語打動呢?
〈錦瑟〉是李商隱詩中極具代表性的一首。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寫詩寫出情境是重要的,如果有人將錦瑟的情境換成意象,還能是一首什麼詩?李商隱是用情景塑造出意象來的,所以〈錦瑟〉這首詩的原意,在歷史上還眾說紛紜。 現今流行的所謂新詩,寫作講求意象就恰似未學行先學走的嬰孩,本末倒置。這種新詩我敢說只是一堆充滿提示的句子,看詩的人沒寫作能力根本續不上絃,更遑論詩意。所謂新詩比猜謎的文章結構更糟糕。 劣作通天飛講的是市場佔有率,風行了就有領導地位,但是當寫詩同讀詩的人都在估估下,詩...
閱。
文辭典雅,頗有古風。
從新詩的角度,字詞過於凝練,過於緊繃,可再舒緩一些。
首段的鋪陳其實不太順暢,但第三段表達出的感覺,非常寫實且生動。

第二段流於說明,而末段的餘韻雖美,但稍嫌刻意。

整體唯美,但有些紛亂,不過仍是精美之作。

感謝您的分享。
「交流就是文化呀!可惜這裡的交流文化不見得很光明,當然,這是個別版主的表現!呵呵。」 用這種嘲諷的方式公開表明閣下的器量嗎?我覺得你最需要的是鏡子。你在發言時,有考慮到版主們的心情嗎?我很明白跟你說,你所謂的「交流」,其實只是小孩子想要糖吃,得不到卻怨聲頻仍。再跟你說明白一點,這裡的版主沒有理由接受你的嘲諷。 沒有膽識的人只會躲在網路背後暗箭傷人。 回到正題,現代詩,希望講求的是新意,若能將古典以新意包裝,未嘗不是好事。 其實細細品讀,文句是不錯且優美的,但遺憾在於斷句上讓人有閱讀的窒礙。 另外,有許多字詞過於緊繃,不適合新詩活潑開朗的節奏,譬如 驀地 彤暈燃起了的火炬 深宵赤熱 這段,深宵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