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飛 寫:呵呵呵....
謝謝您的文章分享
看到主題 想飛本以為會是篇論述愛情文學的文章
沒想到竟是以對話的方式呈現 力道稍嫌薄弱了
在中國浩瀚的文學領域裡
從古至今的延伸 不管是何文體 總有其獨特的表現手法和技巧
若是再套上愛情的絕佳因子 能不令人著迷嗎
雖然 您好似持不同的見解
不過 若是真誠的引子著了魔力的穿透愛情
自然會成就永恆的意象唷
呵呵呵....
謝謝您的回覆,我怕這篇過分濫情了,因為寫的當下是臉紅心跳的。
什麼是不同的見解,小弟有些迷惑呢。
總之很感謝您的回應,凌雪感激不已。
「能不能用白話說篇愛情?」妳說妳不懂古典文言的精妙。 「文言才能讓愛情悠遠,意境深長。」我模糊回答,避重就輕。 「但是我不懂其中的押韻和斷句。」妳開始耍脾氣。我擺手略顯無奈。 「斷句是淡雅清柔的關懷,押韻是厚實真誠的純潔。」我縹緲回應出一片滄桑藍天。 「那麼對句和平仄呢?人家不太會對仗耶。」妳真是淘氣的可愛,迂腐的純樸。 「對句像是包容接納對方缺點,以對方的另一形態呈現。平仄則是兩人中的個性互補,互相承諾的規範。」我小聲悄悄回應,開始心虛,衣襟濕漉。 「我還是比較喜歡白話文耶。」妳搖著頭靦腆笑著。 無奈於陽春白雪的凋溶,我思索著下一陣是否飄來的寂寥文意和白碧晶瑩。 但是我必須寫出現實,這是責無...
  踉踉蹌蹌所造成的不連續足印,似乎拖曳著某種正微弱呼吸,遭到螻蟻們爭先冷嘲熱諷的生命。   一些看似平穩卻茫然的步伐,在不規則裡帶有短暫諧和感的紛亂,本質上這樣的無辜對很多要事根本就是無關痛癢,不值得在落楓狂亂的悲傷季節提出來特意強調,多餘的憂鬱情感只是某處腦神經的虛脫,沒有便捷方法染上更鮮豔的火紅,自然也無法在微冷的季節中登上記憶的懸崖,選擇飛翔的方向角度,但肯定無可置喙的一點就在於:如何將寂寞的本質昇華至另一種頹廢的境界,在涼風強行橫跨過許多人的一生時,執行某種讓人挺直腰桿,即使是偽裝也在所不惜的一種浪漫式的自毀交易,這對某些極需以存在證明生活方式的人來說,相信具備禁果般香甜且無法抗拒的...
(一)風 習慣簞瓢屢空 遊蕩千江萬水的浪子 渾身揮發誘人腥臊 沒有型態註解 那來去無痕地無息。 行經諸江萬水 狎弄寧靜水面 正沉眠整座臥倒青山 微踏粼粼波光 悠然抽起遠山迢迢而來的雲霧 只是無奈中萃取休閒 廉價漫步並索求瀰漫腐味 而那過去層積的影子 未學習飛翔 旅行正排斥高尚情操 隔岸扁舟正等著流動的浪漫 需要一雙粗糙推手 送往訣別的溫度 在零度之下 景象凝聚成一團寂寞 如廢紙團在一線江中滾動 這是神蹟 經由不眨眼的慈愛 每樣事物都蛻變為長了翅膀的天使 但仍留下曾經步行的泥土 在光環內側鍍金之處。 體面是赤膊英雄的忌諱 事件中奔馳無須夢的阻力 顏色熙來攘往 帶走氤氳; 笑容此起彼落 錯愕染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