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真能牽動人心,
這便有了存在價值,
謝板主留言。
綠豆 寫:你沒有敵人
你的最後陳述……

讀完心有戚戚焉,文天祥說得好:古道照顏色,典型在夙昔….。
謝板主留言
如果小弟能寫出一些人世間的警語,
便已很不錯了!

至於散文化,
其實小弟也不知為何如此,
寫着寫着,便這樣了!
可見小弟實在不懂文創作之道,
還請板主不吝賜教
綠豆 寫:詩寫,很散文化。

/迷霧遮蓋
花草、香氣、聲音
不知前方。
人與獸,只有不斷
交替
皮與心/

真是人世間的警語。

問好詩友


綠豆
[CENTER] 歧路與正途 [/CENTER] 泥濘、碎石堆砌 康莊大道,長滿了 不同性格的人物, 或紫、或嫣、 或盈室、或盎然, 吸引了多少自以為是的 哲人與鄉愿 雲石、英泥鋪設 羊腸小徑,繁殖了 截然不同的物事, 或灰、或鏽、 或沖天、或瀰漫, 惹來了不少心胸坦蕩的 鄉愿和小人 這是一條單程的歧路 踏上康莊大道,多少 嘲諷、傲慢、偏見, 逼迫初生之犢,啃吃 那聖哲的金石良言, 唯有如此, 舐犢方是情深, 儘管是那誤墮塵網的小人 也是尊貴如天的聖哲 邁往羊腸小徑,不少 甜言、蜜語、腹劍 引誘識途之馬,追逐 這陰險的金科玉律, 若能如此, 經驗才能老練, 即使是那無刺無非的鄉愿 亦非十惡不...
舉世的榮耀 是你的墓誌銘 記錄你飛向藍天的 愚笨,也刻寫了 你跌回深淵的活該。 你沒有敵人 世界就是你的舞台 讓你奮力向天空 轟出漂亮 的 全疊打。 紫色的兇手 永遠被鎂光燈燃燒 試煉一位又一位 被上帝遺棄 準 備 充當爛頭卒的哲 人。 你沒有敵人 天國就是你的 劇 場 讓你竭力向人間 散播潘朵拉的最後 。 你最後的陳述, 折去了比翼鳥的翅膀 留下看門人的囂張 張牙舞爪 递上撒旦的邀請卡 讓你在地獄 聆 聽 名為「文字獄」的挽歌 。 也許,你需要睡一睡, 當你回過神來, 一切又會變回你 睡前的一刻, 缺失的只有 你沒有出席的盛宴 你沒有敵人 你的最後陳述……
[CENTER] 有仙則名?伯樂名馬?─「時」的深思 [/CENTER] 人生在世,有人辭官歸故里,亦有人漏夜趕科場,人各有志,亦各有歸向。人生如此,亦是如此人生。但儘管如此,卻不是人人能遂其所願,因「懷才不遇」者確是多如恆河沙數。對此,古人便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態和解釋:「有仙則名」及「伯樂名馬」,前者重「內」,後者講「外」。或許,有人以此為各走極端,互不相干,但筆者卻以為「 道並行而不相悖」。此外,儘管「內外兼備」,仍有「生不逢時」之嘆。因此,了解「時」的重要性,實是至關重要。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作為千古讚揚的名句,自有其精警之處。當中,「山」與「水」均作主體,而...
非白 寫:我個人認為新詩的標點符號在使用上可以更加吝嗇一點,反而會有突出真正想突出的點的效果。
當然想整首詩都用上標點也沒問題,再放置上也要慎重的考慮~
前面很華麗,能感受到畫面感,不過最後兩段的斷行似乎沒有特別效果?

非白試讀,
問好。
謝前輩指正!
其實 小弟並未了解新詩的標點和斷行
能否請前輩指教一二
[CENTER] 到乎!放乎!─「無執」的省思 [/CENTER] [COLOR=#NaNNaNNaN] 筆者在一齣電視劇中,聽到上句,心下未有震撼,隨之而來的是「靜」。「家」不就是「家」嗎?不就是與感情要好的親人同居一處嗎?該處不就是「家」嗎?為何「到家才是家」?「道」是何其高深的,所謂「聞道」、「得道」,皆是言高人所有,為何「道道是道」?能得能聞已是萬中無一,理應拳拳服膺,唯恐失之,為何「放下見大道」呢?或許,有人會以「有即無,無即有」的「物極必返」作解釋,但筆者卻認為整句不在「是」與「見」,其精萃處應是「到」與「放」,意境在於「活在當下」、「無偏無執」的「逍遙」。 [/COLOR] [...
太 陽 與白雲 曾幾何時, 太陽奮發熱力與光芒 照遍天地萬物。 白雲儘被 吹散、照破,甚而蒸發 仍能在穹 蒼 之下,覓 得 安身立命之地, 為天地萬物,提供 休 憩 、閒暇。 久而久之, 人們厭 惡 了 猛烈、蒸騰,甚而光明, 懷 念 柔 和 、涼 爽 ,甚 而 陰沉, 開始築 起 圍 牆 與長城。 時光就像倒流,只餘下 柏林和漠北。 隔絕了太陽,也 婉 拒 了溫情。 白雲失 去 陽光洗禮, 漸 漸 變得混 濁 , 失控地延展自己, 萬物卻得庇 蔭 和雨露, 人們亦得以解放, 享 受 陰陽錯亂的世界 太陽不甘寂莫, 收斂自己,親近白雲, 躲 在 背後,充當 畢恭畢敬的學生, 學會謙 遜 、虛...
方巾 寫:有這很不錯的意象,但描摹略微直白了些,倘若可以在模糊些,多些讓讀者可以介入的空間,或許會更好!

方巾淺見僅供參考!
方巾賢兄
感謝您的評正
小弟定當注意

另外
不知能否請您也不吝賜教
評說一下 小弟另一首詩
這詩已在樓下不遠處發表 詩名叫
下雨
說好的說好 雲!說好的 相遇,去了哪兒? 噢!原來你被吹散了, 被那溫柔而透着 品德的微風,吹散, 再見了! 雲 …… 說好的 再遇,去了哪兒? 哦!原來你被照破了, 被那強大而蘊 含 真理的太陽,照破, 回 …… 見! 雲,說好的 重逢,去了哪兒? 嗯!原 來 你被蒸 發 了, 被那激 烈 而散發 熱情的烈 焰 ,蒸發, 好吧! 微風, 喚 醒 了大地; 太陽, 溫暖了藍 天 ; 烈 焰 , 活 躍 了人心; 雲, 迷 惑 了人心、 遮蔽了藍天、 覆 蓋 了大地, 根 本 是不應的存 在 , 說好的說好, 不應存 在 , 因 為 雲是不應的存 在 。
[CENTER] 殭屍 [/CENTER] 殭屍─被詛咒的存在,它的出現總是伴隨著鬼哭、神嚎。神鬼若此,遑論人類。殭屍雖滿手血腥,十惡不赦,但當我們念及「天地之大德」時,又可知其思念為何?其本心為何?到底,殭屍是被詛咒的存在?還是,是最真實的存在?一切,都從那遙遠的夜、血紅的月開始…… 長夜,演奏著無聲的天籟;明月,散發著迷人的朦朧;農民,享受著黃金的顆粒。過後……黃土,撫慰著辛勞的靈魂;瓦房,保守著圓滿的人倫;村民,幻想著甜蜜的美夢。酣睡之際,響鈴劃破寧靜的村落,鋼刀架在無助的頸項,狂笑宣告一切的結束。「月為之閉,花為之羞」不足以訴說馬賊的殘忍;「夜為之遠,月為之紅」更能表達天地的無情。 ...
銀絲細下,盡是 七情六慾。 鞋踐着、腳踏着, 浸潤人心,卻不是生命之泉 而是空虛的氣息。 填着、空着、填着…… 人也變得瘋狂,追尋着 慰藉和救贖。 精衛銜木, 堆砌無邊怨懟 加與乘的法則,並不適用於 情感夜空。星光璀璨, 無法照遍世界人心。 徒勞正是 宇宙的浪漫。 沉浸於無間的虛無 人總是自欺欺人地 喝着神之水滴,自以為 跳出三界,不入輪迴。 紙醉金迷的酒杯、 聲色犬馬的盛宴 色不迷人,人自迷…… 有涯隨無涯, 無奈 方 是真理。 金線普照,築成 連接新與舊的 彩虹橋。也許, 愚公移山, 能稍慰西西弗斯的辛勞, 讓人暫時忘記營役。 但彼岸在哪? 回頭是岸, 聽見 風鈴 輕 搖, 奏出所有人的...
小弟更喜歡這句:
到了那天,詩句都成了詩題

能將所有意象濃縮 凝結起來
極具時空性的爆發

亦因為這句
整首詩蘊藏了無限的可能性與延展性
若男女是現在的詩句 未來的詩題
那未來的孩子就是未來的詩句了
酒、色、財、氣的人生 到底酒、色、財、氣是怎樣的東西?其實,這當中並無一固定答案,又或是不必有一答案。北宋時,四位頂尖的文人墨客便曾就此各抒己見,或分或合,但當中並無任何爭論,沒有「河蟹」,有的只有風流,只有和諧。四者各含哲理,令人再三回味和反思各自的酒、色、財、氣的人生。 作為佛門高僧,佛印和尚從「佛家」的角度出發,訴說對酒、色、財、氣及眾人的批判。其詩曰: 酒色財氣四堵牆, 人人都在裡邊藏, 誰能跳出圈外頭, 不活百歲壽也长。 所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家主張「緣起性空」,認為森羅萬象皆是緣起之物,自「空」而生,再加上一切有形的「色」只是心之所起所現,故物無自性而性「空」,這便是「色即...
靜之景、空之心與天人合一─評王維〈鳥鳴澗〉 唐朝詩人輩出,詩文化亦於此時達至巔峰,再加上唐朝乃胡人立國,又繼承了南北朝時,三教逐漸合流的豐富遺產,因此在思想上能兼收並蓄,展現恢宏的氣度,大大擴闊傳統詩歌的精神境界。當時,儒有詩聖,悲天憫人;道有詩仙,浪漫奇詭;釋有詩佛,追求空靜。一時百家爭鳴,大國氣度油然而生。 王維之作素有「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之譽,再加上被尊為「詩佛」,可見他除了講究情、景兼備外,亦注重佛家義理。〈鳥嗚澗〉乃王維的代表作之一,該詩情景交融,營造一片「靜之景」。同時,王維於此詩亦滲透了淡淡佛理,表達其「空之心」的境界。最後,「靜之景」與「空之心」又再融合為一,達到「天人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