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會繼續坐下去 久久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非白

就這樣 
整座福爾摩沙坐了下來

你只要輕輕喚那個人的名字
凱達格蘭大道就會流動紅色的血
且勾引內心邊陲裡的野性

你如何在台北的天空留下遺言
又如何在我們的記憶中增色、增形、增殖更多的正義
當你把大姆指向下插入島嶼
我們就會繼續坐下去
在謊言與拒馬佈滿的街道

你的胸膛將會有很多的傷痕
我會努力用詩將它填滿

你仍然不死

你這首詩寫的真的很不錯
藝術就是這樣 真、善、美 發自內心的都不會太差

那天我看新聞 
他們統計了一下說:阿扁執政六年來,有一萬六千多人自殺
你看 你看 你看看
看了這則新聞,內心像被針刺了一下,突然難過起來
擁有那麼大權力的人怎能無動於衷

人家說:公門好修行!
執政者沒有能力沒關係,但要有愛心啊
不要天天我們家阿珍怎麼樣、奕廷怎麼樣 多看看老百姓吧

這兩天就有些熱心的台商 找大家一起回去靜坐 
但 忙啊
不過我們家 我老姐代表了 :lol:

99年我寫了這樣一首 分享一下
【再見了!美麗島──致施明德 】

你指著黎明前那塊玫瑰色的天空說
置身暗處的人
讓我們帶著靈魂出征

將信仰的火炬
丟進黑暗的天空
垂死的真理在燃燒之後
從藍色的禁錮中
掙脫出來

白色的煙霧在歷史的角落
消散
重回舊地
不是為了展露勝利的歌喉

高大的椰子樹
寬恕的天空是多麼遼闊

光榮已經恢復
雷聲不再追逐閃電
帶著什麼進入明天

浪漫的風格
燦爛的笑容

456 寫: 藝術就是這樣 真、善、美 發自內心的都不會太差
文學或任何創作為藝術那當然好

如果真非真
善非善
那美是否因真善而美

發自於內心的
總是值得多加省視

個人意見發表予以尊重
可別連文學都被政治牽著跑

這裡是詩版
若交流主題非關對應範疇
適乎不宜
這幾百年來,台灣總是被迫無奈的將自己孤獨的身影,片刻摺疊、片刻攤張。我無意藉由紙角一端,替某些人的個別行為背書,即使至始至終我是堅持台灣獨立建國的島民。

我自認不是一個容易因政治色彩或理念不同而動怒的人;只是最近不知這個島嶼是否對色彩陷入「集體的歇斯底里症」,雖然我努力試圖讓視覺的焦點落在遠方,不料無辜的火紅色澤竟讓我忍不住對擦肩而過的陌生路人多看一眼。視覺總是隱隱牽動胸口那條渴望愛與和平的敏感神經;選擇輕輕將筆擱下,只因此刻再多的文字符碼也表達不了心中的渴盼;天空下再多的雨,也道不盡這島嶼長期以來的落寞與孤單。

台灣啊!台灣。妳遺留了濁水溪模糊的乳名,而我也循著水聲顛簸著前進。在這迷離的島嶼,我的呼喚如雨……。

不知此刻妳是什麼心情?
我只知道自己。
或許,沈默也是
一種聲音
一種力量
一種更勝千鈞力擊的力量。
我開始沉沒,
沉沒在呼喚妳的每個沉默裡。

別問,這兒離家有多遠?
行囊裡的憂傷,喧囂的城市聽不見。
此刻,我只想鑿一口井,
在心最深的地方。
相信,再微弱的星光,都會近在眼前。
願,這小小的請願,
如一張卸去浮誇濃妝後的臉,
溫柔的線條,只許遠方那一扇窗照鑑。

原本只想不鑿痕跡的劃過詩的中央,不意看到456的回應,讓我忍不住浮出水面,舉起雙手支持沐魚召集人的看法。

謝謝456的謬讚

當心中有一股無奈與怒氣
詩是洩洪的最好窗口

政治詩是詩世界裡的大漢
但不適合喜網的和諧與安靜
在走完這一週之後
我將離開這裡
請賜我一次放肆的機會 :mrgreen:

如果你親眼目睹大雨中
來自四面八方的紅
你就會明瞭
大地上的血不是不懂的冷
而是知恥之必要
痛寧可
絕。對。靜。默。

那天
我慣例的穿著白衣
慣例的假裝堅強
然而淚
卻記錄了當下
沸騰的怒吼

蚊人要到那裡去ㄋ

蚊人 寫:....
在走完這一週之後
我將離開這裡
.... :mrgreen:
歡迎加入流浪的行列。
雖然浪人的朋友是孤獨,但是擁抱的卻是天空。
 

456 寫:蚊人要到那裡去ㄋ
那裡都不去
就窩回自己的巢
就守住自己的專業 :lol:

漂浪仔 寫: 歡迎加入流浪的行列。
雖然浪人的朋友是孤獨,但是擁抱的卻是天空。
 
對於曾以水手為第一個職業的我
流浪是我的血
孤獨是我的心臟
而天空
天空總有異鄉女人的味道
哈哈

圖檔

蚊人安吶
你的詩反應了時代耶
個人覺得
詩人是有探討真理的一部份
反應時代的聲音是可以的
談到中觀之道
偶而迷朦一下
倒也很美 :wink:

福爾摩沙並沒有坐著
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而已

先問好,蚊人

正義躲在這座島嶼的哪處?
如果你發現他,請告訴我

籃..你能說你站在公平的起跑點上嗎?
既得利益者該好好聽聽辛勤的勞動者心中的不平

綠..你的理想是否被關在權力的象牙塔裡?
轉型正義需要被伸張時,你確只想到籌庸與利益分配

紅..你的訴求推翻了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制度
選票與任期制,對你們而言有何意義

若真要反貪腐,請標準一致(不分顏色)
請移師到國會,督促通過陽光法案,廉政公署
本島需要的是制度,而不是太多喊口號的英雄

出差經過台北車站
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懼,因為我不是紅衫,也不倒扁
面對發送的紅布條,我竟不知該不該拿..

別再撕裂這座島嶼了
總統如果在紅衫出現之後下台
他的支持者還會像04年那樣沉默嗎
會變成如何,實在不敢想..

讓司法的回歸司法,而政治請按制度
民主的可貴在於選票,不是街頭

突然有感而發...一堆沒經大腦的淺見...先向大家道歉..
贊同沐魚所說..雖然我自己沒做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詩而言

似乎有些贅字...如大道...如台北的....
不言可知的...若刪去...則文字更精煉些...
當然這也是我自己的淺見

再問好.大家

蚊大﹕

您的這一首引發我巨大的共鳴!藝術就要能代表一個時代,這首詩構思嚴謹,情感澎湃,也以顏色增加了它的涵義。不要因為樓上一些小小的雜音而退卻。喬叟說︰您懸壺行醫,一次只能醫療一個人,而一首詩卻能牽動無數人的心聲。喬叟去國多年,不願評論臺灣的政治,可是喬叟為您的執著良心致敬。希望您能留下來繼續與我們切磋。

遙祝
杏林文安
蚊人 寫:就這樣 

我會努力用詩將它填滿

啊啊,正在等呢,蚊子也坐太久了吧
蚊子要飛啊,用詩填滿呀^^

先問好,大家

我先承認我的確只是雜音
(台灣的民主,可否包容我的雜音..
紅色的正義,可否包容我的雜音..)

我得先說明,我也討厭阿扁總統
(但是我認為他曾是個很棒的台北市長,至少比馬市長好太多)
我痛恨第一家庭有人涉嫌內線交易
痛恨現在的執政當局向財團傾斜
痛恨轉型正義6年未被伸張

我也討厭貪腐,我也絕對支持反貪腐(相信這是普世價值)
但是我無法認同施主席所說
我真的好想問施主席

*您說陳總統貪污,該下台
但是掏空台灣百億的陳由豪,您卻又說他有情有義
您的標準在哪呢?

*從來因為貪污而潛逃出境至今未歸的,都是藍軍(如劉松蕃,伍澤元)
有哪個綠軍貪污現在逃出境了,您能指出來嗎?

*您的車隊到台中時,我聽您現場演講說,這是為了台灣的子子孫孫...
但是一個會憂慮子孫的人,卻又如何的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
將陳總統要襄助您女兒治病的2百萬,大部份放在自己口袋..
一個會憂心蒼生,整日以蒼生為念的人,卻又如何對待自己的結髮妻

*您說您的訴求是反貪腐不是反扁
但是貪腐不是一個人,貪腐不會走路下台
反貪腐需要的是廉政制度的,而非某個個人下台
台灣也不會因為阿扁下台,而從此沒有貪腐

*反貪腐是偉大的主張
您會否以同樣的標準看待"黨產"
或是以同樣的標準看待"馬主席1千多萬的特支費當成財產申報"
會否以同樣的標準看待"基隆的許財利"
(我期待您的車隊到達基隆時會是怎樣的光景)
您曉得台東的鄺麗貞聘任自己貪污的夫婿做為施政團隊的顧問嗎?
(我也期待您的車隊到達台東)

*您曾說過坐遊覽車的群眾是沒有靈魂的
您知道台東花蓮的紅衣客是搭什麼交通工具去參加包圍總統府的嗎?
為什麼您的幹部要把數十台遊覽車藏到攝影機以外的地方?
而您現在的環島又是搭乘什麼交通工具呢?

*600多萬選票的總統,如果要靠街頭運動讓他下台
需要多少人上街頭呢?
可否在體制內讓他下台,若是體制條件太過保護總統
可否請過半數主導國會議事的藍軍修改法規呢?

*您說要全面罷免綠色立委
想請問現今複數選區制立委如何罷免?
(尚未實施單一選區)
這句是口號,還是空談,亦或是欺騙群眾

*您募集的反貪資金是1億
但是您知道這幾十天來所支出的警力維護成本已經超過4億
其他的社會成本更難以估算

我跟大家一樣反對貪腐,也不喜歡總統的作為
但是可否讓我們 在07年..08年時
以我們的選票來表達,讓涉及貪腐的落選..
民主不就是選票制嗎?

期待這座島嶼能夠安寧
期望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不要被操弄成紅與非紅的對立
我真心為我們的島嶼祝禱..
即便我只是雜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