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顯然過長的春光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一〉

這不仿說是某種表態
在顯然過長的春光,下雨
我們四處擬態
好比狼心狗肺蛇腸驢肝
其實我是想說
下雨,像場瘧疾。

她最近有些跳舞的欲望
總在我的周圍喧鬧
或站或臥、或吃或坐
這大抵是害怕遺忘
她撬開記憶斗櫃,讓塵霉漫天
但花都開了
並將在不久凋零
儘管還沒獲取足夠地滋養。

我猜想最後的評語全是否定
在顯然過長的春光。我們
迷失在顯然過長的夜晚
且用手指的寬度測量彼岸
然而她有如羊羔
在整夜裡輕聲叫喚。

行者終究穿越了疆野
在市集前因由飢渴而長眠,但有人來
沒有人來。

這都不太緊要。


〈二〉

她在大雪紛飛的時節出走
用腳踝,在我裸露的身體
刻下足跡
從印堂,到肚臍

我是個缺鈣的頑童
暴躁、易怒,然後性冷感
在冬季快消失時
驅趕春天。
她不過是隻渡鳥
在長河的兩岸。來回飛翔
為了早熟的花
晚成的果
她在晌午割破指尖

這寒霜的季節有如過往的年代


〈三〉

「我是被遺棄的旅者,在無人原野上盲目穿梭。」

偶爾她繼續在意著她的枝微末節
包括過於湍急地雨勢,紫外線過多的春光
偶爾在站牌下
讓公車等。

我都說了拜託,這季節卻仍不肯消逝
非得要傷春悲秋整個年華
我說,時間
然後她打了個嗝
他也是。

「在行禱前,我們必將潔淨自己的身軀,以及靈。」

我們在屋簷下迴避一場暴雨
忽然想起忘了是誰曾說的
「你終將毀滅,而我老去。」
整個時代濃稠地有如巨大的玩笑
像是克里姆林變成克林姆般
使我易感地神經因由笑岔了氣而崩毀


〈四〉

我們輕聲走過靜謐地巷弄
任憑雨點灑落四周
她開始跳舞
像閃躲驟雨的雀燕

那些愛過地痕跡被沖刷成泥濘
並陪我們走過某些路段,然後
失散
在冗長的春光

我們走在潮濕地市街
遺忘某些
找回某些。接著

雨停
喜歡〈一〉和〈四〉的詩句,寫得很好
第〈一〉的第一段讓我眼睛為之一亮。

問好
感謝你的閱讀,說實話
〈二〉〈三〉的薄弱讓我苦惱許久圖檔
十分喜歡第一首
尤其節奏和轉折的地方都做得很好
米米 寫:十分喜歡第一首
尤其節奏和轉折的地方都做得很好



這會令我害羞圖檔

下次我會努力地讓整組詩都保持同樣語感
不過下次可能又會隔好一陣子


我最近在思考〈二〉〈三〉的部份該怎麼改動
但目前腦海裡的構想都差強人意



題外話,最近葡萄海似乎沒辦法連上了
是結束營業嗎?
我也在困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