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隨筆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牠在鏡子前梳理頭髮
並抬起右手用舌頭舔自己的腋下,然後舉著尾巴出發。」


我帶著風乾的身軀以及話語上路
我們結伴而行,我們
相互姦淫還有哭泣
這世界開始往肥大邁進,我在肥大的城市裡
安養肥大的腺體,用我瘦弱的年薪。

其實都不過是母狗,他說
聖人不仁。
母狗一號每日被生活強制性交
母狗二號每月被薪水強制性交
母狗三號每年被稅捐強制性交
母狗四號決定前往動物星球表演性交


「我在鏡子前整理假髮
並抬起左腿用右手搔自己的胯下,然後夾著卵葩。」
詩很辣

立狗法處狗以狗刑的是無德國狼犬嗎?
其實狗很聰明馴服但也得主人餵食無虞
一首蠻自虐的詩交表演
隱喻出狗世界階級與愚狗政治的不仁

差點忘了還沒洗澡
我先且夾著卵葩去洗澡
明天我也得整理好狗髮
叼一些納捐後的餘糧回家
好養家

問安 腐化
許久不見
好看的隨筆。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