瑣碎記事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4/27 陰

「他來的匆忙而短暫,並在短暫之中遺失自己。」

冬季的川流總是乾涸,旅者
用腳根試探土壤
然後挖掘足以埋藏自己的坑,試圖
忘記世界

雜躁的聲音充實整個陽光
興許是有人正在議論
關於旅人的行囊,關於
一份未完的地圖
一首斷尾的詩
一個人



5/15 小雨

我決定荒廢自己
讓時間在我的身體耕耘,儘管
有許多人留下印記

在天氣晴朗下午,我想旅行
大抵是幾條街的距離
但或許足夠我忘記

我想起牙牙學語的時光
我似乎想起許多又似乎沒有
在抓不著節奏的光陰中
我開始歌唱

直至黃昏到來



6/9 晴

這樣的天氣裡,我想殺死自己
用未開鋒的刀刃
緩慢切割
並以指尖書寫
「今日雲腳有毛,下午大抵細雨。」

我決定走入樹林
帶著虔誠的病痛以及心
向自己的文字頂禮

在這樣的天氣裡,我很好
除了一點空盪的焦躁
我喜歡這樣的氣息
保持客觀的姿態
讓內在自行爆發

讓我想到某人的意象

/等待墜落的雲/


喜歡了

圖檔

問好 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