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昨天投入一把紅色的羊皮刀鞘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非白

〈把昨天投入一把紅色的羊皮刀鞘〉

把昨天投入一段人工湖
我們養魚,以交談作為魚糧
當你躺著凝望天空說起最色的那部份
風不再拐彎,波浪像炸彈過後
平靜得如一個畫在沙上的圓圈的樣子
——就這樣,樹蔭底下
有著我們發展過後的壞事
滯留在岸上的罪証如布鞋和
鞋墊上的號碼因為離開了
那位在路邊擺賣的小偷而失去了
應有的作用,至於那句
走上歧途的道歉
依舊令我們彼此胡猜直到今天
就像一封一直被封存於信封的信紙
不斷找尋一把紅色的羊皮刀鞘
我們直到今天,曾在拆封著看不見的白色明天。
輕輕的割開彼此的唇,放入雲或能被看到的風景
而湖水漂在空中,養著像魚的風向
謝謝家立
尤其「像魚的風向」這個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