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非白

坐在牙醫診所外的長椅
看馬路上一位孕婦被撞飛
我的手機響起
聲音比診所內的鑽子大
比趕來的救護車小

有張發票從皮夾飄出
卡在水溝蓋邊
一旁躺著
曾是我爸爸的男人
他比沒中的發票
更皺更薄

又一個人被車撞了。
看在曾被口交過的緣份上
我撿起她的頭用快遞
寄回很久沒踏入的學校
==超級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