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妻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林宇軒

為了帶回年輕的妻,那人
出發前往旅行。
一種北國孤獨的雪景
乾脆地,自他身後落下:壓抑而
忿怒地食去一切可能的回音。

妻子出身南方島國上
身體和靈魂都喜愛舞動的那個族群
他們以腳尖踏亮了光,而光
便成為熱烈但不高昂的足跡
但沒有戰爭時揹著步槍的士兵更深
也不比孩子們的天真更淺。那人知道
妻的離去是種必然的偶然而
他的旅行將比相愛更長,比遠方微弱就要
消失的營火,更短。

於是他刻意並仔細地往北方走去
像一張票七塊錢的列車
才擁有的粗糙的執著與汽笛聲
他知道,這是場註定孤獨並賭上所有
且或無止盡的旅程:
前方地名都不認識,後頭
斷毀了橋。那人只有一雙比覺悟
更深切的眼
以及比風雪更厚重的靴。

為了帶回自己,年輕的妻。
他咀嚼著肉乾與詩:南方
已無法看見了。雪正在落下
比想像更努力地
吃食,他所能知曉的一切
和可能的回音。
這首詩綿密而深遠,藉由一個個有光而輕的場景,訴說「尋」是一個既冷且叫人難以定位方向的動作。
無論是北與南的相對、日常與戰事的兩極、無涉後退及前進的慨然,皆令人有股難以捉摸,卻不得不服膺的宿命感。
之所以聽見回音,明白雪落下的聲音,那是了解雪是一種刻意的冷,毋須追尋即來的惆悵。相對於詩題的尋,顯得格外諷刺。

其實作者只是想帶回惆悵中的自我,那陷入回憶的那個自己罷了。
學長說中了大部分,不過可以的話
我也希望能帶回一切的可能真正的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