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燈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袁丞修

夜裡,遠方海上的燈
不知是島,又或船身。

一座島在巨洋上
讓時代燃燒
夢中,黑色街道與白色屋頂
都緊閉著門窗
飛魚經過,祭典
在甲板上熄滅了火
像失去田的農夫
以及被毀壞森林的獵人。

(心愛的孩子,你要記得
 面對心裡的獸
 並分別出眼前的光究竟
 是不是霓虹迷亂之燈)

夜裡的海上,漁火與島
佈滿了遠方--三更雖過,寒冷
仍將持續下去
我想為你蓋好被褥
直到遇到黎明與春天,為你打開
所有的窗門。

------

註:致已故音樂家呂泉生
街道不管黑色白色
請問門從何來窗又在哪呢?
詩人的“無理而妙”
原來是無上的自由呵!
溫煦而誠懇的詩。希望田能找回自己的農夫,森林能找回自己的獵人。
真誠,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