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之死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你今天不飲露
赤裸的從叢生之地竄入黑河
河無水,尚有橫帶
串流了日光慍烤著你的腹足
將你嵌在皮肉的小棘輕輕的打磨

何時有了這條河,你並不記得
但你曾看過,巨大的獸無所畏懼的橫過
在河上奔流捲起一陣旋風
不曾從上頭留下足跡
你輕輕的昂首,吞吐舌頭
也織密成河

你記得,你也曾是一條河
被繡刺在布匹或著生於石
你看過你的祖先
你知道曾有人奉祀為神
他們說你吞吐的語言是咒
讓他們摔落焦土

你的昂首,何時只是一聲辯解
在尚未成形的吐信中
迎來一陣毆打,吐露成花
將脊骨凋零成土

你的言語已經失傳
奉上的降書已經不夠
只能逃,學著深海的魚
終生在一片沉藍中度日

他們恨你比愛你更多
假設你有子孫
假設發酵的軟殼已經叢生
你會告訴他們
潛土是最好的生存
對道路的寫法有嘗試,也結合了一些看法。

我個人認為,如果加入一些神話色彩、後兩段語言再更精鍊

那詩就會更好。
謝予騰 寫:對道路的寫法有嘗試,也結合了一些看法。

我個人認為,如果加入一些神話色彩、後兩段語言再更精鍊

那詩就會更好。
謝謝 謝予騰 的留言//
其實最近開始重新檢視自己過去寫的詩
發現太過繁雜,對詩這個體裁似乎是真的不太了解
也寫的不太好
所以最近開始練習試著在這部分花點心思

寫完《犬之死》後,回頭再看這首
確實也發現這首寫的似乎不是太好,但也不知道從哪裡下手
所以謝謝你給的意見,我會再看看能不能從你提的點下手

另外想請問你有沒有推薦與詩相關的書或文章可以看呢?
最近大概入手了白靈寫的《一首詩的誕生》和楊牧所著的《一首詩的完成》

阿墨問好
其實看理論不如看詩。

李進文、嚴忠政的詩可以去看看。
謝予騰 寫:其實看理論不如看詩。

李進文、嚴忠政的詩可以去看看。
好的//謝謝推薦//
我會去找來翻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