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詩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黑夜還沒謝幕的時候
我只讓自己躲進夢裡假裝光明
用鬍渣
形容剛睡醒的你
以為那只是接近仙人掌的 刺
去賭、碰撞的結果
被扎疼的 原來是一根針
只是接近一劑的
麻醉
夢才能
一直不醒

長嗎?還不夠

等待醒來的早晨,我想念你的牙刷
藍色的
接近天空與海水的藍
與我而言
那又是更深層的
接近梵谷
藍夜的星空下
有人作畫

長嗎?還不夠

在說了許久以後
我將是圍繞在你身旁的煙
尼古丁與焦油相互燃燒
接近秋日
燒稻的煙
接近拾橞女人
延燒的夕下
在鐘聲裡安詳

夠長了嗎?
我想夠了
/長嗎?還不夠/
多了,就有點破壞詩的味道,建議可以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