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日記本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流水帳的回憶,一筆
一畫在身上嶄露
關於愛關於窒礙
的泥濘,路上不再有行人逆行
幾句話就黏住一片風景
像是蝴蝶尋找遺失很久的嗅覺
也許,毛毛蟲要擺動很久
很慢的春天才會到來

而你呢?
一直停格
於少年的日記本於少女的長裙,或者是一不等於一的
內在。我們該給愛麗絲一點時間,準備──
多久都能。毛筆卻甩出
時間的虛構,譬如
那個老人總是依山
盡頭還要渲染一些白晝
淤積在腦中的黃河
弄髒皺開的
一片藍圖,於是
白紙不再沙沙作響
黑筆在塗抹子夜的時候
誰繼續為了星星
將童話漆上未乾的真
個人淺見,第二段也許可以重新再考慮一下。愛麗絲跟毛筆放在一起在看到的當下一愣,有點脫離詩本身的感覺。

問好,
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