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睡前
他用顫抖的雙手
把身子癱在床邊的木椅上
和牆上的鐘擺一起搖晃
直到他的影子和她童年的木馬
產生了共振
這是唯一助眠的偏方

他經常走出夢境
走向城市邊陲的叢林
提著燈火
和搜救隊伍一起
找尋失落的親情
跌倒一次
就將他帶回世界一次

她彩色的身子隨記憶遠行
留下黑白的影子
「距離」在他珍藏的小學課本裡
成為難解的數學習題
近在呎尺的書房
走起來遠如光年

這一年
他的身子自書房的橫樑墜落
成為牆上晃動的影子
重力加速度逆轉了鐘擺
回溯時間的潮流

那一年
一團火球自二月的夜空墜落
迸出的身子
在黑絨布下肢解燃燒
影子閃爍成滿天的星斗

燭火
在叢林間的照明燈裡
忽明忽滅
木椅
在叢林旁的公寓裡
越搖越慢

他的身子終於可以飛向
最遠最美的那一顆星
成為兩紙重疊的
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