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 》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

《母親 》

記憶體已滿,腦袋
瓜已裝不進今晚璀璨的煙火
瞳光裡不時乍現,都是
日據時代的月華

嘴中喋喋不休字串蹦出又
在客廳一再重組
族史所有的愛恨早已封箱
團圓夜妳依舊兀自唱票

口述的歷史儼如老鐘
執拗地走著逆時針步伐
另存新檔的劇本常夾帶木馬
「年度驚弓獎」最佳編劇

紅包袋在櫥櫃與枕頭下重覆臥底
壓歲錢不壓歲卻壓碎了整晚的月光
正月初一炮竹迎春萬物甦醒,而妳卻
睡似累趴的檢察官

※ 謹以此文,真實敘述94高齡有點失智但又可愛的母親。

◆麻吉
麻吉 寫: 紅包袋在櫥櫃與枕頭下重覆臥底
壓歲錢不壓歲卻壓碎了整晚的月光
我咀嚼了一下,猜想是不是紅包袋一直在櫥櫃跟枕頭下交換位子?

然後整個晚上都在重覆這個動作?因為壓歲錢壓碎了月光這樣......

求麻吉大解惑。

星痕不想問好,所以請個安。
祝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