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鬱之間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他的身體裡
住著兩個戲子
隨機而出的戲碼
變換著他的臉譜
他總跟著大花臉
或窮小生消失
過些時日
看他蜷曲在床角
皺成一團
拆台後的家當

他的身體裡
住著一位神
神要他穿上黑衣白領
按著痛哭的頭顱
聚會結束他總走向
禮拜堂後排的長板凳
牽起她的童年
彩繪的玻璃窗外
有新綠的枝芽

他經常軋戲
戲子將他拉出教堂
每回她趕來簽名
走進隔離室
按著他的頭顱
想喚回他的神
神走了人
人走了神

他終於可以休台
戲子立成石雕
神回到天上
眉宇之間有殘存的腳本
每年春節她總走向
療養院後園的長石凳
牽起他的晚年
斑駁的紅屋瓦上
枯葉正飄落
過年總是特別難應付的節日啊。
非白試讀,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