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聲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

盛夏,正午,
我吃著剛煮好的速食麵;
樓外陽光爍亮,
不時傳來一陣陣嗚嗚聲,
這絕非蟬咽,而是寒冬才會聽到的
風聲。

好像有強颱風就要登陸
東南某省了。
我吃著滾燙的速食麵,
回想幾天前乘車回上海:
天氣陰霾,悶沈沈的,像要下雨,
卻始終都下不下來。
我們在高速公路上
不息的車流中騰挪。
左邊一棟棟灰白的住宅樓和鐵青的辦公樓
緩緩向後移動,然後是大片的廠房;
右邊是農田,在遠方
褪色的黃綠朦朧間,
有幾處人家,接著是幾片荒地。
我們穿過好似麻花的一團高架樞紐,
離市區便不遠了。
經過了一大片齊整如積木的別墅區,
迎來的是一大片狼藉的工地,
裏面伸著十幾隻幾十米高,
在半空伺機攫取的鐵臂;
這都是大都市延亙的觸鬚,
是投資者的又一處殖民地。

不久前,聽說了江邊有丟棄的
死豬,還有死魚。
後來好一陣子,雞也沒人敢買來吃。
大量生產的人工食物,
我們早已存有戒心,
土地上自然生養的東西,
越來越少,而且不再自然,
甚至土地本身,
在我們急劇膨脹的沈重需求之下,
也已不再自然。

三伏天,
我吃著充滿味精的速食麵,
聽著樓外嗚嗚的風聲,
汗下如雨。
我覺得有點像散文詩,不過標點符號的用法讓整個更偏向散文而不是詩⋯⋯
我自己也把握不了兩者間微妙的差別,不過有讀到用泡麵貫穿整個作品的概念了。

試讀問好,
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