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有加,詩句傳愛〉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袁丞修

〈公義有加,詩句傳愛〉

(給妳錢,快點作)
錢給妳,快點走

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的罪犯
繼續在生態保護區擔任
義工:不要錢的
我們默背很多字典採訪

社會人士在五月的季節
減稅愛心是未出關前的機場隔著玻璃帷幕
彷彿映出自己彷彿複製

達利的畫裱框在(招待所)壁堵上見到軟掉的時鐘
不像自己的自己身影
范寬最後在樹叢間才被找到

是的,那是我
犯人坦承著(父母雙亡、殘障的妹妹今年要就讀私立大學)
撥冗金包含酒駕包含
違章攤商包含妳自己

社會人士(秩序)維護法
分行蘇打綠的歌詞沒有音樂伴奏的小情歌
還有粉紅色的氣球一次拾緣

傳唱給客戶指定的社會人士沒有妳
(千江水千江月千里帆千重山千里江山)

(我最美)(嘉獎嘉義嘉勉)(請繼續社會人士)

也沒有減稅
給妳錢,快點作粉紅色的氣球
有保險金喔(是妳)見到映出的身影

義工的身影

初稿於5/6/2019 8:22 PM終於寫出家人;黃妃〈追追追〉。
我覺得括弧用太多會有點分散焦點,也許可以在考慮怎麼增減。

試讀問好,
非白
感謝非白版主的閱讀和建議
謝謝

而本作很明顯的是基於反諷

謝謝非白板主所言其實是的確的情形。
關於文學的理念
每個人總說文本(text)的概念就是
不同的人對於同一作品(work)都各自有其解讀的詮釋

於是,產生了不同的樣態,這才是好的文學成品

佚凡當時年少不經事
於是將其反推

以為優秀的文學成品,必然是作者已死的狀態
不能述說本作的意義主旨重點核心價值
也就是成品必須要具備各式各樣的風華

再加上個人當時語言障礙以及其他原因
於是在不斷地接受建議之後,發現李不足、以及不斷修葺舊作
於是形成今天的樣子

當時迷信似地相信楊照《Cafe' Monday.忘了哪一篇》
表示新詩是猜測的藝術極致

當時錯以為就是作者已死了
不能輕易直接表示荷新

甚至在佚凡個人偏激的心態下
而寫出了一首作品可以有許多樣貌的型態

漸漸導致成了如今

謝謝非白板主
佚凡最近對於蕭蕭老師表示截句自古有之的論點提出我個人合理性的懷疑
歡迎指教,謝謝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1378609590

關於寫作,關於文學
是否必須是被復頌的劇本台詞或者朗朗上口的周年慶折扣廣告標語

佚凡總是困惑著

再度感謝

祝好
佚凡
非白 寫:
週日 5月 19, 2019 9:49 pm
我覺得括弧用太多會有點分散焦點,也許可以在考慮怎麼增減。

試讀問好,
非白
(接續上文)
而佚凡的「正常」作品
台灣沒有刊物願意收留

祝好
佚凡

〈流放〉

鎖和鏈
陪行的衙役在境內
依序的生祠中署名
報和到

祈雨的地界
尪姨婆娑階下舞唱生
和鳴囚車
緩緩地通過泥濘的沼澤依序在各羊腸小徑旁報到

認罪再次地認罪
被賦權木蘭
之墜露才能通往版圖上邊境和邊境洗滌

迎風晶瑩的身上

行者漸漸多了起來帶上各地認罪的文書副本
和沿途深淺不一的刀疤

(猶太教傳教士沉默著)
枯井

受刑是沿途一直降靈
墨翟念出沙盤上的童謠招撫各地渡津
到處在道旁受命

在山路旁停下了,
同行的衙役
是遭貶謫的稗官,念念不忘水中月
以詩贊羔羊被映真

回原形的傳教士奮力地張開
血目不識身上斑斑
拓樸娑婆世界

他忘了故鄉的方言

所有的罪刑
最初的約定等待封禪的那天再譯一次身上
凝固的血汗以椒漿沾

了滿身將離瓣瓣

初稿於10/11/2016 10:58 AM人文學科碩士的自己竟無法了解數學和電子科學的世界觀,如何能再言心理學或牛頓、愛因斯坦、甚或熵的世界觀呢?自己以洪蘭的譯本立說,又是否可行?「知識」從何得來?自由者何?《史記•太史公自序》:「藏之名山,副在京師」與古文經;歷史陳述上的真、偽與對、錯,該如何在治學時針貶人物(或者不該?)?柯公解讀出了耶誕停戰日,並回憶當年的鬼故事。二稿於10/11/2016 1:37 PM新聞播報消防隊員台東知本的救災情形,將「陪行」易成「同行」。

而且還被臉書某新分行句子路創辦人連名帶姓質問
「大樹公咧!」

〈大樹公〉

野狐漸漸地
竄向南方建業的書院躲避自己留下的
線索是獵人

緣自足跡在替身
地藏王菩薩歛目佇立守候著森林外
不立廟宇的稻田旁

上一代興建的書院典藏著書頁泛黃的圖鑑

旅遊勝地比對旅遊勝地

在給孤獨圓裡夢家
遍地揭竿起業

敗績
原本的守護神蹙眉原本的淨土業
已瘡痍裂帛愛
轉向了

敗戰的逃兵們從門徑
初窺的蜿蜒被矗立的富麗堂皇擋下視線
裡面都是圖鑑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

消失的國界戰火連天話說
當年陳涉、吳廣、諸儒

蔭下未及張開的保護傘荒塚都在一旁那棵
書院前的槐樹下
蝸牛慢慢地爬出泥濘相迭的枯枝落業蟻穴外

根莖蔓延著猙獰的大地到
處兵卒們稍微拂拭了墓台就死屍般地自然睡去

圖鑑
不能離去的九天伏法在最後一彈指
醒悟六月雪不入因果?

屍橫遍野血流漂杵蛞蝓
在槐樹下緩緩地爬行

無視影武者死了
原地
沒有悔改的人恆河沙數頌音呢喃著方言

龜裂和斷垣殘瓦成了葬禮上簽到的名冊見證
翻業的義庄和村莊的暫厝終
有一天烽火會焦土了所有的蛞蝓

緩慢地等待離席的眾人集結家
空空如野狐

無法想像漠視,
槐樹垂下了童話

初稿於10/8/2016 9:56:10 AM槐安國;〈少女的祈禱〉後果然寫不出新作;駐南蘇丹的聯合國維安部隊無視數百起性侵案件;孔子留下的空白、史遷整齊的故事;神秀大師。二稿於10/9/2016 12:51 AM百丈懷海;所有的困惑與不適在加入「影舞者死了」之後消失殆盡;謝謝網友旅人前輩的提醒、網友Mayaw兄所言的上帝、天使之動容、及一時也無言的網友Mann兄分享了南斯拉夫的相似案例,並以舊作試圖透過美國前總統傑佛遜來闡述政教分離;對反烏托邦的反省;「槐樹垂下了童話」、應該說〈大樹公〉之作盜自吳啟銘先生(南投地景詩〉;「(火車快飛!火車快飛!)」是對網路作家蝴蝶(Seba)致敬。
佚凡您好,

我非文學系出身,除了剛畢業那年參加一次新詩文學營聽了滿腦子各個詩人的主張,沒有系統性地學習如何寫詩。以前倒被評論過我的詩有許赫前輩告別好詩的味道~
對於詩過去如何,未來如何,截句的討論過深,我辨認的是詩本身呈現在我面前的模樣,我讀的是他的聲音、形狀,我認為詩如同藝術畫作、如同樂曲,括弧對我來說類似螢光筆高亮處理,分行如同換氣,在超過十句的中長詩裡面頻繁出現對我來說會有打擾閱讀節奏的困擾。
這是我的個人審美,而評論您的作品括弧太多分散焦點是我試圖站在多數讀者的角度給出的建議。
詩好壞判定並不是那麼容易,對我來說能夠流暢如溪水般品讀文字是我所希望看見的佳作。

個見盼諒。
非白
非白 寫:
週二 5月 21, 2019 4:01 am
佚凡您好,

我非文學系出身,除了剛畢業那年參加一次新詩文學營聽了滿腦子各個詩人的主張,沒有系統性地學習如何寫詩。以前倒被評論過我的詩有許赫前輩告別好詩的味道~
對於詩過去如何,未來如何,截句的討論過深,我辨認的是詩本身呈現在我面前的模樣,我讀的是他的聲音、形狀,我認為詩如同藝術畫作、如同樂曲,括弧對我來說類似螢光筆高亮處理,分行如同換氣,在超過十句的中長詩裡面頻繁出現對我來說會有打擾閱讀節奏的困擾。
這是我的個人審美,而評論您的作品括弧太多分散焦點是我試圖站在多數讀者的角度給出的建議。
詩好壞判定並不是那麼容易,對我來說能夠流暢如溪水般品讀文字是我所希望看見的佳作。

個見盼諒。
非白
非白版主

您好

當然各自有各自的解讀
而這不就是文學嗎?

水能載舟,亦能煮粥
如果某一個成品只能有一個樣子
那不是文學吧?

多說了
相當感謝與您探討
再度感謝願意閱讀,並且給出建議

謝謝

祝好
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