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在不经意中露出



花盛开时
没有打听过树的灵魂
只看见树皮青涩
花坠落时
在斑驳的树皮外
又错过了树的灵魂
暴风雨前的一场大火
一场大火前的一把怒枪
一颗子弹穿过了树和花
子弹的痕迹像河水
一种有声有色的流逝
树的灵魂
在花的身体里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