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台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林宇軒

登临的意义是,过去的台阶向他走来
低头的光依附上升的阴影
他穿过二十世纪迷宫的脸
故人化作枝条遮覆新鲜的石碑
但爱与生命环旋,譬如木叶重构之手
堆叠成一个透明得接近于未来的屋顶。

(2020)
刘义 寫:
週四 2月 27, 2020 12:00 am
登临的意义是,过去的台阶向他走来
低头的光依附上升的阴影
他穿过二十世纪迷宫的脸
故人化作枝条遮覆新鲜的石碑
但爱与生命环旋,譬如木叶重构之手
堆叠成一个透明得接近于未来的屋顶。

(2020)
感覺充滿了故事性!

或許可以再給讀者多一些提示性?
其實我常常寫詩上會有類似的小小狀態:
我站在自己作者的視角覺得給足線索,
但讀者沒有自身脈絡會比較難第一時間抓到我們要給的球,
一起互相鼓勵!木擇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