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瓷质的梨花


春天燃烧过一次
烧出满山白瓷质的梨花
独立倔强
她的花蕊是发光器官
用自己的光触摸着月光阳光
花瓣锋利如刀
那闪亮的姿态穿透浓雾
满山梨花
割裂了灰扑扑的天空
山的起伏带着翻飞的疑问
梨花源源不断的光
成为夜的劲敌
迅猛倾泻的河流
成为夜逃亡的路
风来
落花在河里追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