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代課真是失敗

友善聯誼的、心情抒發的、生活交流的、文學討論的

版主: QQ糖

今天去帶六年級的社會課
我知道一定會很吵
因為要畢業了,今天剛考完

果然很吵
而且比平常我帶時更吵
但我還是要維持上課的秩序

發完考卷後便跟學生大略講考卷的內容
有很多學生搶著要知道對方分數
但我不允許
因為尊重是我最強調的

我在上課時很自由、很輕鬆
不會隨便開罵
除非是真正誇張到了極點

我常告訴他們
成績不好沒關係
重點在於你做人的態度
你做人不懂得禮貌、不懂得尊重
未來就會莫名奇妙被封殺

但是在台下
還是很多人在說自己的
甚至是離開座位講話
剛開始我還可以接受
講了一些有關政治的起源

但後來越來越誇張
於是我開始發飆
要他們安靜一下
尊重他人的感受
不要求他們聽我的話
至少安靜讓旁人不受打擾
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

到最後連威脅不用推餐車都用上了
還大喊有些人真是有種
敢挑戰我所說的話。
大部分的孩子都很聽話
但還是有少數人執迷不悟
我的貪心來自於我也想教這些孩子
最後我真正發火了


我大吼。
你們再繼續吵啊
這樣不尊重別人
連身為人的資格也沒有
人之所以為人
在於有羞恥心及格調
人生有更多重要的事
而你的態度是其中一項

說完那時很火
把皮夾掏出
把裡面的錢拿出來撕掉

這個舉動讓全班都安靜了。
我說人生有更重要的事
或許你們會覺得錢很重要吧?
但在人格前不屑一顧
一個人如何讓人尊重
有恥且格,死後留名。
外物最後一點用也沒有
都會歸於塵土
錢?又算什麼
這堂課我沒好好管好你們
那這錢我也不想要

看著掉落在地上的破紙
我的心情依然激動
雖然我知道有些人依然不會甩我
我不能左右他們的想法
只想傳達一個信念:
人要活得有格調
不要像是畜牲一樣
人話講了那麼多卻聽不懂

他們的班導還在後面呢
卻無能對學生的吵雜提出對策
最後還把我撕成兩半的錢請學生拿回來給我
真是笑話
都已經不要的我
是不可能會再拿的
拿了就是背棄我的原則
那我更沒資格做為一個人了
我要的只是學生能夠有個好態度
尊重別人這基本的原則做到就好

考試考低分不算什麼
智愚本來就有高低
但人格卻是無價

今天我失敗了
需要用這種極端的方法讓他們安靜
未來我要想個更好的方法
讓他們聽得懂
能夠實踐什麼叫做互相尊重


看來自己還需要教學的技巧和容忍力

看到這種情況
不禁想起國中放牛班的往事
老師在上面吼得面紅耳赤,台下卻一片嘩然

三年,老師在上面講他的,學生在下面玩自己的

如果社會能多點尊重
有多好

你的這一招
這些學生會記住一輩子
生命中只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事件會被留在腦海裡
你在他們的超我中已建立某種制約...

不過,換成我
六年裡的最後一堂課
我會和他們一起瘋 :mrgreen:

謝謝兩位回覆
回家想了一會

開始反省今天的作法
的確是有些火爆
雖然我並沒有針對學生的人身攻擊
但我覺得說的話有些狠
而且太殘忍

要涉世不深的學生體會尊重
會不會強人所難?
但老師也不能無情到
放任他們搖搖晃晃,顛簸走著
只好扮黑臉啦

正在想一些如何與學生共樂
又可以約束他們的方法
但是呢
我發現共逸樂容易
要是談起嚴肅的事情
就不會有人甩你了

這跟現在的社會如出一轍
原來孩子早就被社會的無賴潛移默化啦


看了許多你的文章、留言
你真的是一個很認真的好老師

不過今天你的言行卻有點爭議
毀損國幣最重可處七年有期徒刑
撕毀鈔票其實與生氣時摔壞東西、動手打人一樣都算一種暴力行為
如果學生在家裡與父母有言語衝突時很可能會模仿


既然當了老師就要有心理準備
這不會是最後一次遇上這樣吵鬧的場面

當老師真的很辛苦
現在的孩子又皮得很
要他們聽話
要用技巧
要和他們一國才行
不然真的很累

蚊人說最後一堂課和他們一起瘋
如果是我
也是

別說小六生
就算國中生也一樣

當年我這個放牛班的學生
也曾經讓一個可愛、美麗、認真的數學女老師哭泣
沒有一個人聽他的話
甚至,他回身黑板寫字還有人作怪著

不過,孩子的時日很長
每個孩子都有他自己要走的路
別太急
也別太認真
一切當遊戲
最美

回頭看看自己一路走來
一些成績、觀念……
好像也沒對不起老師
還行

加油囉
向所有的老師致敬

季風 寫:
看了許多你的文章、留言
你真的是一個很認真的好老師

不過今天你的言行卻有點爭議
毀損國幣最重可處七年有期徒刑
撕毀鈔票其實與生氣時摔壞東西、動手打人一樣都算一種暴力行為
如果學生在家裡與父母有言語衝突時很可能會模仿


既然當了老師就要有心理準備
這不會是最後一次遇上這樣吵鬧的場面
所以我說......
我現在正在好好反省了
今天自己的行為也蠻糟糕的
首先我還是要大大肯定你對教育的用心
但是另一方面不免為你撕鈔票這動作擔心
因為以你的標準來看
大人都未必做得到
更何況是孩子

另外不妨想想
如果任何事用人話就能溝通
這世界早就大同了不是嗎 :lol:

至於你提到導師在後面不處理班級狀況
其實我通常也不會當著科任老師的面處理
基於尊重每位老師的班級經營能力
就算要處理
也是事後私底下進行
以上是我個人淺見
和我未來孫子的老師分享
幸運草 寫:首先我還是要大大肯定你對教育的用心
但是另一方面不免為你撕鈔票這動作擔心
因為以你的標準來看
大人都未必做得到
更何況是孩子

另外不妨想想
如果任何事用人話就能溝通
這世界早就大同了不是嗎 :lol:

至於你提到導師在後面不處理班級狀況
其實我通常也不會當著科任老師的面處理
基於尊重每位老師的班級經營能力
就算要處理
也是事後私底下進行
以上是我個人淺見
和我未來孫子的老師分享
謝謝幸運草
看來我還頗嫩的說
若理智一斷線
憤怒就無法收拾了
而平常是再怎樣也不會生氣的

那天我應該是怪怪的
可能心裡有些不安吧

用人話能溝通我覺得是基礎
孩子還小就這樣不聽話
以後到國中會更難帶啊

總之還是在反省中
問好。

昨天去為村里長及市民代表的投票所幫忙
這工作真不是人幹的
站了快一整天
幾乎是累斃了
還看到許多熱情的鄉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