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隙地

友善聯誼的、心情抒發的、生活交流的、文學討論的
.
何其有幸多年前下定決心擁有一塊可自由支配的地,是農家子弟不屑一顧的「零點一七公頃」,久住台北的我卻是好大的「五百一十坪」,也是夢想的泉源,足堪慰藉心靈也可藉由種植以充實貧瘠的生命。

地是農地,面寬百米,成梯形狀的腹地卻很淺,卻慶幸需 先跨過一米多的灌溉溝渠才是鄉間小路,小路對面又是高聳的灌溉大池塘,約四米半高的池塘邊坡長滿了茂密的竹叢和雜樹,邊坡底部一排的野薑花時常開得清香隱隱。筆直寬敞多車道--所有投資地產的人都以此增值的角度去衡量田地的潛力,要求開闊向陽、不止正面非馬路不可、兩側邊馬路有還比沒有的好,如果同樣是大馬路更好。這塊地顯然僻靜了些, 卻恰好符合我希望保有幾分幽靜的理想。

臨馬路那一面,由對面池塘護坡幾棵高大的相思樹飛來的種子自己繁衍了一整排,搖曳生姿令我愉悅,幾個月修剪岔出馬路太多的樹枝也是一種享受,農人可是非常不能認同;不認同的理由是鄉間路在夜間走過會有「太陰」的不好感受。
他們就是這種思維,砍樹、除草、消除陰暗角落、不僅他們居家範圍以內,或只是感覺礙眼的植物都毫不留情的去之而後快。他們為此陸續砍掉對面粗壯高可擎天的老相思一點都不惋惜,我這一排綿延百米的相思樹於是成了「單相思道」不能不有些遺憾!

畢竟與台北的家相隔七十公里左右,回去的機會總是嫌少,但是也陸續種了不少東西,紅的白的黃的花啦、高的矮的被風調教成歪斜的樹啦 、隨便拿來隨便種它們也隨便長,或幾個禮拜沒看到,憑空冒出來健健康康挺拔俊秀的許多棵。多年未種經濟作物,地肥沃得很,該開的花謝了又開,種子自動分佈自動繁衍,如射干昌蒲一成熟開花過後就迸出上千的種子,如果條件夠,不出兩年便有浪漫的花田可以觀賞了。另外七八棵小苗栽種而壯大的肉桂樹也是滿地都有幼苗,想見肉桂樹如林的樣子也夠壯觀了!另外,台大校園撿來的蒲葵種子分別在台北和農地上種下,在台北的嬌貴如盆景「僅供賞玩」,鄉下的每一片葉子都高大碩狀寬闊,毫不屈服於兩旁肉桂或榕樹的排擠,也頑強的頂撞強風。

拔草、澆水、種東種西、燒雜草枯枝、看夕陽和倦鳥回巢、以及享受徹底真正的黑夜,然後回北。或渾身髒濕上氣不接下氣狼狽模樣為流掉的汗補充一大罐的水。我是如此的以情感投入,享受生命與生活,卻萬萬不能阻止我的「鄰居」蓋豪宅、搭鐵皮屋、砌圍牆,那些倒也還能忍,最沒料到的是左側農地易主,乃至因整地把相鄰的樹木(原地主種的)小一點的連根一起刨起,大得多的則貼地鋸斷,曬乾後輕輕鬆鬆的一把火燒了。那怕是樹葡萄和一棵結實纍纍的金桔,都因主人的背叛而無所立足於農地。

新移轉的地主要在他廣大的「土地」上做任何我所不願樂見的開發我無從置喙,就如右側鄰近路口的幾棵,縱然在我範疇內,鄰居以妨害視線與行車安全為由,招呼都不必打就逕自砍了,我能如何?當清幽喪失迨盡,環境變得世俗而庸俗,我的心靈花園城堡也不成為生命充實的泉源,我的許多高大肉桂樹也可能使鄰居抗告時,如左右夾擊成為事實,原來的幽靜自然一掃光,保有一塊乾淨的農地也成為不可能時,我生命至中的某一部份也死去了。
隨著你娓娓道來的文字,勾勒一幅鄉情,甚至將那景象生動活化的兀自搭配──你快樂的一家人。所以,那不會是單相思道;所以,那不僅是心靈花園,更是可以抓得住的良辰美景。

但標題的一方隙地地感概,最後竟仍然無奈的衝擊,隙地,終究是隙地,又能奈他面的四方的地主何!噢,就讓那辛苦維護的仙境,四季不絕的生趣,盎然閃耀心頭,就頂著自己隙地那片又藍又闊的天空,盡情馳騁,管他甚麼以後呢!


芝言:芳草閱文有感,即時版上留言,也一併問安、問好,並祝才思縷縷。
現在,我與土地看來可能需要更親近才是。因為也不會有人青睞了。除左右鄰居,誰都不會買下這塊不能蓋房子的地,作為農地使用也不符經濟效應,所以真農民也看不上眼。

老早已以前曾做一夢,庭院中央一棵好大好高的樹,枝繁葉茂綠意盎然,有陽光透過枝葉灑在地上閃閃爍爍的,宛如夢幻一般(已經在夢裡了),樹下一間溫馨的木造平房,樹外一道矮牆圈住單純無比的幸福快樂;夢中的童話仙境分明就是後來買的這塊田……

也好,土地既然不會變成鈔票來勾引我,我只有無條件的更愛她、給她更多實質的關懷。若果如妳所期許的,哪一天夢想更接近時,希望能邀得芳草為客,屆時還請不吝一行不吝一顧。
今年第二次、眼下,我在這一方隙地上因為純好玩的鋤地割草閃了腰受了傷,成為痛苦萬分的坐骨神經痛。從臀部、大腿小腿外側,領教夠了不停止的深層刺痛、拉扯壓迫痛、抽腳筋也似的痠麻入骨痛 。

腰桿不能挺直、諸多姿勢動作不能,竟至於成為失去身體自由乃至心思靈魂因痛而失去自我的人。

昔日的滿滿喜悅未知何日重返,一個人的擁有何其之不真實不能久長?願遇有緣人,割了我的夢之土我的最愛吧!

《狙擊》
自疲累折騰的憂傷中
和衣屈臥
柔軟溫暖舒適的海綿墊上
有夢
夢見久違的安逸
晃悠晃悠地
泰然自若不知有憂

不久、不知多久
夢中
我晃悠晃悠自忘憂谷醒來
緩緩緩緩的站起
!!啊!!
一聲哀號
我猝然倒地!
不聞槍響不聞煙硝味
不見血。

自地板的冰冷刺激中
我掙扎爬起
我蹲下
又一聲“啊”號!
我頹然無助轉坐地
!!啊!!
我倒地哀號。

不聞槍響不聞煙硝
我爬起以佝僂
長跪之姿
我站起以彎腰
俯身向矮桌
以文字公諸於世
控訴狙擊我的

不願見我腰桿挺直的
卑劣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