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君與陶傑先生之專欄《黃金冒險號》的《交流文集》】

友善聯誼的、心情抒發的、生活交流的、文學討論的
【陶傑的世界應該受質疑!當然也需要交流!】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5/19255780

你的選擇
2015年08月15日

Uber由特府的「產業推廣處」表彰推介,然後又由特府的警方掃蕩嚴打,特府打特府的臉,蔚為奇觀。
Uber是網絡世代的新服務,據說搶了的士司機的生意。搶就搶好了。當你在街頭截的士,這也冚旗,那也「交更」,或者一聽目的地不喜歡,擺擺手就開車走,如果你受夠了的士霸權的氣,當然歡迎Uber來幫你一把。
Uber至今,並無犯法,只是「利用法律灰色地帶」。灰色不是黑,也不是白。彭定康也只是利用「基本法」的灰色地帶,為功能組別擴大選民基礎。在這個蠢人居多的僵化世界,懂得闖灰色地帶的,必定是富有想像力的聰明人。Uber的經營者,智商一定比砍掉四株老榕樹的特府三等官僚高許多。英國管治香港,一九四九年之後,也在冷戰時代美中之間的灰色地帶玩盡。聰明人應該受到鼓勵、獎賞、保護。
自由市場最大的原則,就是讓消費者有選擇。Uber汽車有瓶水供應,司機有禮,多收點錢,根本不視的士為對手。競爭才進步,的士想打贏Uber,可以由的士司機的老婆,如果她們有羅霖的身材,穿三點式隨車陪坐,或的士司機自己做健身,一身肌肉半裸開車,你一百元起錶,港男和闊太,爭着坐的士。
這就叫做進步。但世界上有許多不爭氣的爛人,不進步,又要壟斷。壟斷之後,給你看面色。Uber的出現,就是向這種反動落後的勢力開火:身為港女,你要告訴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你追求Quality,你想電召一輛汽車,月結付款,只因為你不想再聽到的士佬用對講機高聲交流東莞消費貼士,然後這個猥瑣肥男在倒後鏡看看你,向對講機說:有條女上了車,幾正,似飛雞。
不,你電召這位司機昂藏六呎,一身金鈕扣白白制服、貌似渡邊謙,他一面開車,一面在車裏放久石讓的「天空之城」,一面向你用英文吟誦十四行詩。你乘前座,告訴他你午夜要回九肚山你的家,一面坐車,一面伸出你的玉手,搭在他堅實的大腿上,從內側輕輕向上掃進去。他別過頭,向你笑笑,華麗的房車開過月色和樹影,駛進一首夜曲裏。
犯法?盧處長,笑話。你有錢,而錢,就是這樣花的。吹咩?

陶傑



陶傑先生:
以上兩種所謂文化差異的對比,算不算是文學世界的吹水之作?當然,你身為顧客可以有一厢情願的想法,但你不能將個人的觀感說成公眾的理念,法治是不講個人浪漫色彩的,陶傑先生將事物扯得太動聽,有催眠之效,想必陶傑先生日日必有好夢。如有讀者以先生之夢來解讀與認識世情的話,先生必是人之患的典範,故之言:你非常可圈可點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7/19258230

記得那本手冊嗎?
2015年08月17日
陶傑

圖檔

吳俊君在 hk.apple.nextmedia.com 發表了回應。2012年9月8日 · 我就咁睇:
我支持學校有國民教育的,微笑
原因好簡單:基於我是中國人。身為中國人有一個大前提,無論國家獲不獲得人民的歡⋯⋯
心,中國人的國民身份是不會改變的。
教育不會教孩子審查家長夠不夠資格身為父母,然後才跟父母講感情的,如何不是的家長開始跟子女講感情是不需擇日和要事先徵得子女同意的吧?
你不要告訴我:跟父母講感情的子女會變得盲目,會沒了是非之心。
香港今次反國民教育的思潮對中國其實有很好的作用,國家應該有很好的反思與檢討空間。
你當我天真吧!的確有父母為了顧全後代的感受而改善了自已的人格。當然出賣親情的亦大不乏人。
國民教育是清楚告訴你要認知自己的國民身份,做法光明正大。認知了身份後才思考愛國不愛國是絕對必要的,我認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8/19259304

李顯龍的眼界
2015年08月18日

新加坡李顯龍總理在「香格里拉會議」呼籲中韓兩國:停止向日本糾纏戰爭道歉問題。
李顯龍這樣一講,跟他爸爸一樣,就有了領袖風範。安倍首相的戰爭講話,美國表示歡迎,英國滿意。英美同是太平洋戰爭的受害人,新加坡華人更在日據時代遭日軍屠戮甚烈。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三大持份者(Stake-holder),說足夠了,我們早已「收貨」,就是夠了。
日本首相向亞洲鄰國戰爭問題的道歉,其實早已解決。
一九五七年,首相岸信介出訪緬甸和澳洲,對緬甸說:「我們對緬甸人民在戰爭中受到的傷害深感抱歉。」對澳洲說:「我對戰爭時在澳洲發生的事情深感抱歉。」
當然,岸信介沒有說:「我們侵略了,我們殺人強姦了。」但一切包含在裏面。文化是講含蓄的。同樣是解聘,美國人說:「你被炒了」(You are fired),英國人說:「你的服務不再被需要了」(Your service is no longer required)。意思都一樣。
一九六五年二月十七日,日本外相椎名悅三郎訪問南韓,說:「日本就過去的歷史問題向韓國公開道歉。」歷史問題,包括殖民、侵略戰爭、慰安歸,一概打包。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七日,田中角榮對戰爭為中國帶來的巨大損害,表示「深切反省」。當時中日談判建交,周恩來聲稱「建交三原則」,包括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周恩來時時說:「中國決不拿原則作交易」。中日建交了,意思就是:田中的「反省論」並不違反周恩來的中國原則,中國政府在一九七二年已經「收貨」。
八十年代,首相鈴木善幸、宮沢喜一、中曾根康弘,皆重複「反省」、「遺憾」、「懺悔」。細川護熙使用了「侵略行為」,河野洋平講了「慰安婦」,村山富市更不待言。
這一切加起來,已經有深刻的認錯、悔罪、道歉的意思,而且七十年來的和平行為,更足夠顯示日本走回頭路的可能是零。至少軍國主義思想復活的機會,遠低於毛澤東思想在鄰國的復活。
如果真要侵略,口講一切都沒有用。鄧小平也講過中國「韜光養晦」,現在也不算數了。這一切,英美和李光耀父子都很清楚,對日本的文明和平,十分滿意。中國抗議不出奇。日本修憲,與美國防衛東北亞,是因為北韓在玩核彈,聲稱過要炸東京。北韓也是南韓的頭號威脅。韓國人跟着喧嘩,智商就有很大的障礙。

陶傑


中國有句話:叫做『唔睇僧面都要睇佛面』,即是話:就算陶傑講D嘢,你幾唔啱聽都要睇下佢口中的江湖大佬係乜水!就咁:蘋果讀者點講都係小市民,同武俠小說世界的讀者冇分別,所以,正所謂:江湖事,江湖了!讀者都係追看下回分解和大結局才是本份。當然,武俠小說各路英雄都有擁躉,擁躉互相撕殺的場面陶傑先生一定唔陌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0/19262087
小驚嚇
2015年08月20日

天津大爆炸,最大的看點,不是死亡人數,而是中國人的輿論。
中國的喉舌網絡「多維網」,立場一貫愛國,有一篇社論,題目叫做「別用人民的生命為發展買單」。我看了內文,嚇一小跳,因為相當「偏激」:
「這場災難,都是中國過去多年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單邊冒進和管理不當的結果,都有着粗糙發展過程中執政管理思維不夠現代化、科學化、專業化的內因。這些年不斷發生的青島輸油管爆炸事故、大連輸油管爆炸事故、福建龍岩PX項目爆炸事故、上海外灘新年夜踩踏事件,乃至於全國性的污染和前些年不斷發生的煤礦爆炸或透水事故等,都折射了這種粗放發展和粗糙管理帶來的嚴峻問題,成為時代留給民族的歷史傷痛。」
嘩。中國的「發展」,原來結論是「民族的歷史傷痛」。什麼叫民族的歷史傷痛?以中國人一貫的定性,八三一黑太陽部隊、日本侵華細菌戰、南京大屠殺,以至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什麼的,不斷要「帝國主義列強」道歉謝罪的,這一級,才是「民族的歷史傷痛」。
以為眼花看錯了,因為這幾年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叫做「中國模式」,結論是有強大的「優越性」,GDP快速增長,正在成為全球傾慕的「北京共識」。你將這組詞彙登入華文網絡,至少有幾百萬宗的「論述」,中國人一直在歡呼陶醉。
同一個「多維網」,剛還報道「南非傾心中國模式」,所以奧巴馬訪問非洲,中國人獲告知,遭到冷遇。而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巴西,是向巴西推介「中國模式」,做善事,「協助巴西發展」。
在無數自我讚美的華文論述之中,以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人民日報與人民網聯刊的「中國模式既發展中國,又造福世界」,立論最強,文筆最好:「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中國道路、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等理念和範疇的提出,使中國模式的面貌不斷明晰,更加具有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中國模式既屬於中國又屬於世界,既發展中國又造福世界。」
可見「中國模式」不但是中國人的四面佛,還應該是全人類四海祥瑞的彌賽亞。
可惜西方還是眼紅。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二○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的一期竟敢宣稱:「中國模式」雖然獨特,但「不可複製」。像安倍講話一樣的含蓄,意思就是:造福世界?Thank you,中國模式還是讓中國人自己享用吧。
據說中國經濟學家茅于軾認為:中國社會「充滿謊言」,全民扯謊。這樣說,是指民族性很有問題了,Well,我不會這樣偏激,偶然一點點工業事故,總會有,外國也有,第三世界也有,一切只是「個別事件」。

陶傑

陶傑先生:看過這種評論,無可避免下會得出一種結論!就是一個國家,不,應該是一隻果子,與其讓果子「物腐然後蟲蛀」,倒不如多謝,「食得唔好哂」掠奪果子的人和其物盡其用的環保精神!

以下是我得出的兩種分類


物腐然後蟲蛀:
「這場災難,都是中國過去多年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單邊冒進和管理不當的結果,都有着粗糙發展過程中執政管理思維不夠現代化、科學化、專業化的內因。這些年不斷發生的青島輸油管爆炸事故、大連輸油管爆炸事故、福建龍岩PX項目爆炸事故、上海外灘新年夜踩踏事件,乃至於全國性的污染和前些年不斷發生的煤礦爆炸或透水事故等,都折射了這種粗放發展和粗糙管理帶來的嚴峻問題,成為時代留給民族的歷史傷痛。」

掠奪果子的人,物盡其用的環保精神:
嘩。中國的「發展」,原來結論是「民族的歷史傷痛」。什麼叫民族的歷史傷痛?以中國人一貫的定性,八三一黑太陽部隊、日本侵華細菌戰、南京大屠殺,以至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什麼的,不斷要「帝國主義列強」道歉謝罪的,這一級,才是「民族的歷史傷痛」。

所以兩害取其輕,對世界性,對國際視野而言,是有得揀的,陶先生的理念的確有以大局為重的苦心,對世界大同的盼望與熱切,完全有無我精神的境界,可堪稱佛了!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6/19269532

還是你行呀
2015年08月26日

英國BBC拍紀錄片,請幾個中國教師來英國的政府學校客座上課,拍攝其中經過。中國教師抨擊英國多社會福利、學生懶惰。紀錄片在中國反而引起哄動,覺得「連西方也肯定我們了」,非常的振奮。
許多人問我:是不是英國人在肯定中國人的教育方式?中國學生在英美讀書,數理成績出眾,英國現在想向中國學習?
紀錄片我看了兩集。英國人慣於委婉,中國人卻擅長粗糙,在英國鏡頭的擺弄之下,這幾個中國人教師懷着「三個自信」,理直氣壯,「讓我來向你們示範我們是如何教孩子的」,像竹筒子倒豆一樣直率陳言,令英國觀眾驚駭之外,心中覺得好笑。
好笑的是什麼?這一點只可意會,不必明說。優秀的文化,是精緻而含蓄的。電影「桂河大橋」講英日民族在戰場對抗,研究人性深層的心理:契約精神、斯德哥爾摩症、紳士和武士相遇、相鬥而相惜,「桂河大橋」是中國人至今還看不懂的電影。
所以BBC這齣紀錄片,中國觀眾以為在捧自己。英國的紀錄片傳統久遠,擅長用事實說話、卻以剪接、旁白、鏡頭蒙太奇和音樂來傳遞曖昧的主題,讓不同階級背景教育程度的觀眾,由不同角度,看得出什麼是什麼。
英國的政府中學很多弊病:太多少數族裔、左膠企圖在課室禁止聖經卻又讓少數族裔教可蘭經、學生用刀刺死教師。政府中學是左翼「政治正確」病毒的災域,BBC借用中國教師的手掌來粗暴地打本國教育左膠的耳光。這記耳光,這樣打,讓中國人的嘴巴講出左派認為充滿歧視的評論,就充滿娛樂性。
可是,英國觀眾不是傻瓜,他們同時也會領悟:如果中國人那套教育方式好,中國的富豪、共幹、香港特區滿嘴巴愛國的特區高官子女,薄瓜瓜、張豆豆、李軍軍、趙毛毛,為什麼都唾棄中國人的課室,湧來英國讀書?
中國的「虎媽」,在美國走紅,也是一樣理由。但中國人渴望受到西方白人的讚揚。英國人明白中國人以「中國模式」覺得自豪,於是經濟學人雜誌在天津大爆炸、一片喧嘩哭喊的狼藉之中,含笑公佈:北京是中國第一最宜居住的地方。

陶傑

「好笑的是什麼?這一點只可意會,不必明說。優秀的文化,是精緻而含蓄的。電影「桂河大橋」講英日民族在戰場對抗,研究人性深層的心理:契約精神、斯德哥爾摩症、紳士和武士相遇、相鬥而相惜,「桂河大橋」是中國人至今還看不懂的電影。

記得陶傑的【黃金冒險號】在十多年前的某個中秋節在名采專欄第一次亮相,當天文章談的就是月亮!當日呀!就當日,我與陶傑先生的專欄相遇,作過的交流就有上文所說的相鬥相惜吧!還記得我侃侃而談什麼頭盤,什麼國民身份的那份誠懇和真摯嗎?轉眼十多年了!黃金冒險號已淪為一個樣版文章的方塊,就如此文的題目:《還是你行呀》 一樣,方塊的寫作用心與意識形態,跟陶傑筆下的英美心態多麽吻合啊!簡直就是同一個鼻孔呼吸,同一個屎眼排洩!

讀文章能一讀就知作者那池是一池死水還是一池活水!生活嘛!專欄作家寫的只是一份可以糊口的工,hardsell 什麼都是hardsell而已!所慶幸的是,從當天至今,我還會分:文章歸文章,人還人喲!


此帖本是私人珍藏,今天想公開了它;已經忘了當年為啥產生的感觸而致了二零零七年四月廿二日的詞,唯當年,我的心意至今,一直未變。



畫 中 白 荷

2004年04月22日

--------------------------------------------------------------------------------
偽 冒 國 畫 名 家 , 怎 可 以 偽 冒 到 傅 抱 石 的 頭 上 ? 傅 抱 石 的 畫 是 偽 冒 不 來 的 , 正 如 杜 甫 的 詩 , 世 上 也 無 人 可 以 頂 包 代 作 。
不 止 是 一 份 情 懷 , 而 且 是 功 力 。 傅 抱 石 的 中 國 畫 場 面 很 大 。 傅 抱 石 不 但 像 張 大 千 和 黃 君 璧 , 只 擅 長 畫 氣 吞 湖 海 的 山 水 風 景 , 傅 抱 石 有 中 國 畫 中 的 荷 里 活 氣 派 , 更 能 調 動 千 軍 萬 馬 。 傅 抱 石 的 《 儷 人 行 》 , 就 是 人 多 勢 眾 的 群 戲 長 卷 。 還 有 竹 林 七 賢 圖 和 湘 夫 人 , 傅 抱 石 擅 長 畫 中 國 的 古 人 , 而 且 不 止 一 兩 個 , 他 可 以 胸 中 有 雄 師 百 萬 , 能 夠 撒 豆 成 兵 。
傅 抱 石 的 筆 觸 在 雄 奇 中 見 細 膩 , 常 常 喜 歡 用 「 砂 筆 」 , 筆 尖 拖 得 像 蠶 絲 一 樣 的 精 細 溫 柔 , 就 在 這 些 小 節 上 盡 見 功 力 。 傅 抱 石 之 難 偽 冒 , 就 在 這 些 小 地 方 , 筆 端 的 墨 意 在 明 晦 之 間 , 換 了 別 的 庸 手 , 那 輕 輕 的 一 拖 , 硬 是 拖 不 出 傅 抱 石 的 鬱 結 磊 磊 , 顯 不 出 知 識 份 子 文 人 畫 的 心 事 重 重 , 這 就 是 名 家 的 Signature 。


林 風 眠 和 吳 冠 中 的 風 景 畫 , 筆 觸 豪 放 , 反 而 易 冒 , 深 圳 可 以 買 得 到 三 百 元 一 幅 , 徐 悲 鴻 的 奔 馬 , 因 是 流 動 的 一 匹 生 命 , 已 經 難 摹 , 傅 抱 石 的 畫 靜 中 有 動 , 溫 柔 中 有 豪 放 , 不 可 能 臨 偽 得 逼 真 。 在 偽 畫 市 場 , 如 果 徐 悲 鴻 的 贗 品 處 處 , 傅 抱 石 的 偽 作 連 篇 , 說 明 公 眾 對 中 國 畫 的 鑑 賞 力 已 經 無 可 救 藥 了 。
傅 抱 石 很 苦 。 他 一 生 的 最 大 敗 筆 , 是 一 九 四 九 年 以 後 留 在 大 陸 , 他 要 被 迫 為 「 毛 主 席 詩 詞 」 寫 意 , 最 後 和 嶺 南 派 的 關 山 月 合 作 , 合 作 了 人 民 大 會 堂 的 山 水 壁 畫 , 由 毛 澤 東 題 款 , 名 叫 「 江 山 如 此 多 嬌 」 。 有 如 一 個 黃 花 閨 女 給 糟 蹋 了 , 傅 抱 石 三 貞 九 烈 般 的 超 凡 畫 技 , 落 在 一 個 亂 七 八 糟 的 政 治 絕 境 , 不 幸 中 之 大 幸 , 是 大 畫 家 在 「 文 革 」 前 就 早 死 。
但 在 「 改 革 開 放 」 的 新 時 代 , 德 國 的 平 治 房 車 , 又 何 嘗 不 是 險 淪 為 用 來 犁 田 呢 ? 藝 術 家 的 才 氣 往 往 與 一 個 黑 暗 的 時 代 錯 配 , 只 有 他 一 人 能 明 瞭 其 中 的 悲 苦 。 傅 抱 石 喜 歡 屈 原 的 離 騷 , 佩 服 竹 林 七 賢 , 嚮 往 田 園 沾 酒 的 陶 淵 明 , 讚 頌 蘭 亭 雅 集 的 王 羲 之 , 畫 家 的 心 意 , 都 在 他 的 腕 底 筆 下 , 只 怕 後 世 的 人 解 不 通 他 心 情 的 密 碼 。 全 中 國 的 藝 術 翻 版 商 想 偽 冒 名 家 賺 錢 , 請 還 繼 續 褻 瀆 林 風 眠 , 請 放 過 傅 抱 石 吧 , 他 是 在 淤 泥 的 亂 世 中 一 株 清 幽 的 白 荷 花 。
陶傑

感動!

莫道人世陷淤泥,一潭清淺,一潭澄。




致陶傑先生:

吾認為,普天之下,只你視我為人,心照不宣難聊表吾謝意,吾特意將一己心蹟收錄於私有空間,以昭日月,君有知亦莫負交淺言深之舉,唯我獨欠知己一個人情,於心不安亦有愧於天地,如今鄭重謝過,望你我能像再世為人,於願足矣。

陶傑,小女子就此謝過_________________微笑










俊君
二零零七年四月廿二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7/19270743

情緒泡沫
2015年08月27日


韓國三星出了手寫版手機,可惜認字功能差劣。有記者拿來試用,手寫幾個字,機器都認錯,我環顧四周,找垃圾箱。
「你會改用這款手機嗎?」記者問。我答:「不會。」
「但這是潮流。你會趕潮流嗎?」
潮流不一定要跟上的。十年前大陸富豪潮流養藏獒,今天昂貴的藏獒不再是潮流,變成流浪犬或狗肉煲。民主自由也是普世的潮流,但中國聲稱「中國要走自己的路」。大陸城市大媽跳廣場舞,也是六十歲左右的女人無聊找事忙的潮流,但是如果在美國摩根史丹利做分析師的你,發現你的母親也跳紅舞,你會送她進精神病院。
電子產品之中,美國已經是最好的。當你已經擁有最好的,不會選用另一件二流貨。其中不涉及親美或者不喜歡韓國的問題,韓國菜比美國漢堡包好吃,但手機沒有得拼。既有五星級,不必三星了。
正如一個美少女,同時有兩男追求,一個姓陳,一個姓王。她下嫁姓陳的那個,不等於她鄙視全世界所有姓王的男人。王姓男友也很好,他長相英偉,也有學歷,但姓陳那位有美國護照。
世界上很多事情絕不非黑即白,有一點西方邏輯學訓練,就知道畫家的調色板上,黑白之間,有許多色彩。但世界進入網絡時代,七嘴八舌,人人爭相評論發聲,你得到的論斷,就只有黑白兩種色。
因為網絡世代人不看長篇文字,一切講秒殺KO式的即興。本來,短小精悍絕無問題,邱吉爾的金句就閃閃生輝。但那是Quotations,不是Sound bites。
Quotations是有內涵、有邏輯、有智慧的,而Sound bites不一定。SB多半是謾罵或歪理。網絡世代分不清文字質地的好壞,他們的思想,從電腦發明之後,已經Gone binary,不是1,就是0。
無數仇恨和愚昧,如泡沫一樣累積,最終像股市一樣爆破。所以,世界越來越浮躁喧狂,不過,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了。

陶傑


當人類的判斷力,一切從表象出發,便不問而知,人類的慧根已經在萎縮,人類已經開始遺失了去做回「我」的能力;世界變得只有兩種人:一種係扯線佬,一種係被扯線的公仔!所以,呢十幾廿年來,已經唔多見洞悉與觀照此等字眼。
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要爆發,不要跟我說:這是共業,我會話:扯線佬你要死死遠D啦!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2/19278489
知道點俄國史
2015年09月02日

一個專制政權,如果錯過了悔改的時機,以後即使知道錯,想改革,也難逃覆亡。我講的是俄國的沙皇。
一八一二年,拿破崙進兵俄羅斯,俄國迎擊,大敗法軍。這一年,俄國聲威大振,柴可夫斯基為這一役,寫了一首交響曲。俄國人覺得十九世紀,將會是俄羅斯的天下。
但是,十九世紀的歐洲,卻因為法國大革命的孕育,湧現了各家各派的自由思潮:人權、平等、民主,而且也有君主復辟的衝突。
一八四八年,歐洲又爆發革命,雨果的「悲慘世界」,講的是這一章。但是歐洲的變局,於俄國風紋沒有影響,直到克里米亞戰爭,俄國要盤踞黑海通往地中海的通道,英法圍堵,俄國戰敗。
這一敗,本來可以令俄國警醒:歐洲變了,俄國卻還維持君主專制政,由沙皇一人獨裁。克里米亞戰敗後阿歷山大二世登位,開始想改革了,參照英國的君主立憲,企圖成立上下議院,由貴族和民選議員分享權力。
哪知這時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影響,無政府主義盛行。一八八一年,一個恐怖組織刺殺了阿歷山大二世。他兒子阿歷山大三世繼位,決定倒退,一切改革大計停止,再度專權。
阿歷山大三世用了一個很能幹的鐵路專家維特,出任財長。維特興建西伯利亞鐵路,他知道工業技術,必須民主改革輔助。阿歷山大三世短命,死於腎病。太子尼古拉二世登位。
一九〇五年,俄國第一次暴亂。沙皇這才開放議會直選,但太遲了。下議院當選一半,都是粗野的農民議員,他們喧噪罵鬧,已經不跟沙皇的政府講道理了。日俄戰爭,俄國又敗,流亡的列寧,在德國的支持下潛逃回來,開始顛覆了。
克里米亞戰爭,君主立憲的英國,護士南丁格爾已經為英國改革醫療,建立了今日的醫院制度,俄國還不改革。進入二十世紀,尼古拉二世才想改,這就把自己一家的命送掉。
英國歷史學家研究俄國的權威很多。香港本來可以在一九八八年就開始立法局直選。其時民情溫和,中產穩定,年輕人奮進,有英國監護起步,逐漸實現特首普選,順應時代潮流,香港會穩定的。但中國阻撓。英國見敬酒不吃,含笑收回。現在,吃苦頭的,不是首相金馬倫。知道十九世紀的俄國,阿歷山大二世的躊躇、三世的愚頑自信、尼古拉二世的平庸,時機一一錯過,即可鑑知今日。其餘的,不必廢話了。

陶傑



我說:要知道什麼叫做反轉豬肚就是屎?我們來也看看歷史!
先看麥理浩: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A%A5 ... 6%E6%B5%A9

後看中英聯合聲明之後的香港有怎麼樣的變化與變質:

九七之後的港台節目:海琪的天空開始把節目的發言權,讓給聽眾發噏風來主導,蘋果日報一出台,黎智英的背脊就俾箭插,然後民主党怎樣在香港大張旗鼓,之後文化的範疇(報章的專欄、電台的節目)________多如雨後春荀!怎樣的配合傳媒制造文化氛圍?一一不必細數,總之想動員全民參政啦!

中央曾經妥協!董建華下馬!曾任權任內怎樣在教育與房屋策政上上下其手?


此種轉變跟十九世紀的歐洲,卻因為法國大革命的孕育,湧現了各家各派的自由思潮:人權、平等、民主,而且也有君主復辟的衝突。可以比擬嗎?此風跟彼風性質相同嗎?一個充滿爭權奪利野心的前度其德行判若兩人,鑑古知今,陶傑從來没廢話!
Re: 《秋蝶》
圖檔笑竹 發表於 週三 9月 02, 2015 5:16 pm
[RIGHT] [/RIGHT]


八十年代,令人聽之煩厭的時代曲巳經淡出!舊曲小調退位讓賢!仙杜拉的啼笑姻緣,許冠傑的鐵塔淩雲,齊豫的橄欖樹;台灣的瓊瑤、嚴沁、古龍、三毛;香港的金庸、倪匡;填詞的黃霑到後來死去的黃家駒;歌的四大天王默默隱退;張國榮、梅豔芳、羅文相繼離世;兩大報章:成報、明報無疾而終;金庸去了劍橋進修!一個生氣盎然,百花齊放的時代在九七之後.........曳然而止!各大報章的副刊:那些描寫生活與精神面貌的小品文慢慢消失!我說:這是個休止符,曲還未作完!
《我思故我在》
圖檔笑竹 發表於 週二 9月 01, 2015 12:35 pm
[RIGHT] [/RIGHT]


精神上的兩畝地是很個體的,不似某些公開論壇,實質原來是集體的統營!集體不集體,只要看那些參眾的文風、文路與思維方式,樣版不樣版,內容就說明一切!不敢說,這種定型、定格因為普遍,所以沒做馬成份;其實要支配文化風氣,營造文化氛圍,沒半點難度,只要養一大班閒人,不斷化名為參眾,即俗稱馬甲,在論壇上,來來去去的不停扮演參衆,生產出大量的垃圾創作,那麼表象就會成為文化論壇這種埸所的主流,然後物以類聚.......能夠被同化的人可以留低,未能同化的,當然會想方設法讓你消失!因此,如果你要在這些論壇保有你精神上很個體的兩畝地,嚴重的罪名可能會是:你與天下為敵!至於你要不要留低,為什麼要留低?我只能說:「我思故我在。」





請各大論壇不必把《我思故我在》對號入座
每个人写的文章都可以发表么? 圖檔
cherryin 寫:每个人写的文章都可以发表么? 圖檔
可以啊!只是版主或許會把文章給刪了。
這「黃金冒險號」是誰的?我迷糊了。
記得我費了好一番功夫回應「還是你行呀!」這篇,那時好像不是九月,也好像非笑竹發表,但
我十分確信得到了這樣肯定的回應:「誰都可以對陶傑先生發表不同的言論」
直到今天赫然發現我的「不以為然」之評論被刪了。

如果發表的不是版主希望看到的,所疑慮或感覺上是不舒服的,
我是個識趣的人,仍然願意支持版主的決定。當然也包括這些個字。
但是可以醜話說在前面不是很難吧?或當初沒想到,那麼也大可不必為了風度
仍然說「歡迎不同的言論」
而最後仍然悄悄的移除了。
文字喲!真個多事。
23-6-2016

側類旁通,見微知著:道理嘅嘢!一理通!百理明!畫公仔何必畫出腸呢!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若要神不知,鬼不覺嘛!都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放諸四海世界如是,人如是,國家也如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 ... 3/19665211
物種是多元的
2016年06月23日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89737

文心雕龍·體性

《體性》是《文心雕龍》的第二十七篇,從作品風格(“體”)和作者性格(“性”)的關係來論述文學作品的風格特色。

原文

體性第二十七

夫情動而言形,理發而文見,蓋沿隱以至顯,因内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並情性所鑠,陶染所凝,是以筆區雲譎,文苑波詭者矣。故辭理庸俊,莫能翻其才;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事義淺深,未聞乖其學;體式雅鄭,鮮有反其習:各師成心,其異如面。

譯文  

人的感情如果激動了,就形成爲語言,道理如果要表達,便體現爲文章。這是把隱藏在心中的情和理發表爲明顯的語言文字,表里應該是一致的。不過人的才華有平凡和傑出之分,氣質有剛強和柔弱之别,學識有淺薄及湛深之異,習慣有雅正跟邪僻之差。這些都是由人的情性所決定,並受後天的熏陶而成;這就造成創作領域内千變萬化,奇譎如天上流雲,詭祕似海上波濤。那麼,在寫作上,文辭和道理的平凡或傑出,總是同作者的才華相一致的;作品的教育作用和趣味的剛健或柔弱,難道會和作者的氣質有差别?所述事情和意義的淺顯或湛深,也不會和作者的學識相反;所形成的風格的雅正或邪僻,很少和作者的習慣不同。各人按照自己本性來寫作,作品的風格就像人的面貌一樣彼此互異。


[url=http://文學人.com/article/item/]http://文學人.com/article/item/[/url]異物?category_id=20
異物

發表日期: 星期一, 2016-06-20 發表於 精選新詩, 首頁焦點, 新詩 閱讀次數 38

10.0/10 rating 1 votes

小害

白色斑馬

.
這段路,轘磔

供你馳騁,那白色斑馬

在灰燼之上

徒增轟轟蹄印

肅然整個黯淡的森林

遠紅外線窺視著黧黑的內臟

一片一爿,獵人死在

自己的槍口裡

.
空心樹
.

你是一棵樹,僅僅一棵剝去皮肉的樹

以為在地圖成長

以為在地上,在你的土地上

留下比鐵更堅硬的聲音

於是掩耳,蛆蟲四溢

由東向西,像小丑雜耍拋球

丟下一個是你踐踏的影子

.
隱形人

.
「你被拭去了。」--但我還存在

「你被脫光了。」--更顯得我的真實

一隻被吃掉的棋子與橫盤上帥棋的對答

.
長腳猿

.
摟抱胸懷的事

轉移,挾在兩腳之間

揈出去,且用盡全力揈出去

葉墮、根枯

自然的一張椅子空了下來

牆頭上鐵絲網鏽滿落日

一幅布畫開口說話

是句號的第一句

Tags: 小害

(5)則迴響

吳俊君

吳俊君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89737

文心雕龍·體性

《體性》是《文心雕龍》的第二十七篇,從作品風格(“體”)和作者性格(“性”)的關係來論述文學作品的風格特色。

原文

體性第二十七

夫情動而言形,理發而文見,蓋沿隱以至顯,因内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並情性所鑠,陶染所凝,是以筆區雲譎,文苑波詭者矣。故辭理庸俊,莫能翻其才;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事義淺深,未聞乖其學;體式雅鄭,鮮有反其習:各師成心,其異如面。

譯文  

人的感情如果激動了,就形成爲語言,道理如果要表達,便體現爲文章。這是把隱藏在心中的情和理發表爲明顯的語言文字,表里應該是一致的。不過人的才華有平凡和傑出之分,氣質有剛強和柔弱之别,學識有淺薄及湛深之異,習慣有雅正跟邪僻之差。這些都是由人的情性所決定,並受後天的熏陶而成;這就造成創作領域内千變萬化,奇譎如天上流雲,詭祕似海上波濤。那麼,在寫作上,文辭和道理的平凡或傑出,總是同作者的才華相一致的;作品的教育作用和趣味的剛健或柔弱,難道會和作者的氣質有差别?所述事情和意義的淺顯或湛深,也不會和作者的學識相反;所形成的風格的雅正或邪僻,很少和作者的習慣不同。各人按照自己本性來寫作,作品的風格就像人的面貌一樣彼此互異。

回覆↓

COMMENT_AWAITING_MODERATION

吳俊君

吳俊君

此乃吳俊君之作,貼出來引証一下從作品風格(“體”)和作者性格(“性”)的關係來論述文學作品的風格特色。

《笑胭脂之四部曲》新詩

《屁股》5-2-2014

輕塵,湮如簿霧,潛龍
張揚地在彼岸的岔口
翹著尾巴!搖櫓的
水聲,像浣紗女銀鈴的
笑聲。古曲某處有一
胭脂之地,坊間有一
書香門第,雅名絕代。
門第麾下,盡是些,不吃
人間煙火的騷人,墨客的
詩文,可堪樣版得到了
極致,人多雖不致
有大觀園的排場,但丫嬛
侍婢勢眾的
墟冚,自有詩禮全家的
陣容,不容質疑於天下
已頗負盛名。別以為
賣花讚花香的人,志在兜售!
雲賞衣裳花賞容其質
並不虛浮,怕只怕,刻意地
東施效顰,活脫脫的將
中原文藝的粉臉,搽得
.............像個馬騮屁股罷了!

《笑桃源》2012-5-28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昨夜
一泓又一泓的急雨,摧熄了
燭台上閃耀的蝶,紛繁的孽障,隨着
檐雨落入紅樓的夢。蠟矩
未成灰,胭脂一樣紅的燭淚已經亁了。春蠶吐
出來的絲作繭自縛,又豈會料到
春衫盡濕,緣於一闋關於概嘆的詞。文氣呀
青黃不接,是花期誤,還是
年華虛耗?回望經年,一片
墨跡斑斑的屏障,高舉了
幾多與才華脫節的花燈,照面間
賣弄的清心,笑啖的寡欲
怱怱地究竟過了幾番寒暑?都說
文無第一,那麼圖的又是什麼呀?寫下一頁
桃花淺見喲!桃花源開在哪的哇?

《門第》2012-06-22

一道門楣怎
經得起一抹胭脂的點染,塗脂
抹粉的長卷,原來是
文盲的楚歌。楚河漢界有賊寇的神龍
在擺尾,頌經的蛙,鳴叫得人
有點惡心。蓮花詭異的
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文字
一年比一年不堪入目。時勢
有點傾斜,正道有代表人物
同代表作,出來扮清流。可笑啊!同流合污
原來是:寫作像抱住個女人上床。

《更美》2012-11-23

垃圾堆砌的門第,國色的
紗巾泛滿嬌艷欲滴的穢跡。

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桃花
不肯落盡,緣因塑造的神功和做假的鬼斧。書香那容得
閉門造車的胭脂塗塗抹抹!那有文壇能
封閉其訊息叫人望門輕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

一頁難解的風流賬,假鳳虛凰得讓人心底見笑。
班門弄斧的所為天人,原來是吃屎的狗娘養。所謂才子
只不過是拜金的襟兄。所謂詩人只不過是
看着料子辦事的工匠。

文化爛了不緊要,最可怕的是:劣幣
驅逐良幣的旗手還在高叫:『保育中文,抵抗邪風』的
口號!論壇霉了不要緊,最怕,卷卷
書香門第的文章出自胭脂門下的班底。

一條無聲狗咬死人的濁流,散播着
文盲的血統。今朝我總算見識過世面,原來,
舞文弄墨在今天的確叫罪過。怪不得
佛家一向鼓吹人:『死背爛念』,原來,
敲經念佛能讓你不知今夕何夕,只有不生不滅!

明白事理的人,不會想
成仙成佛,因為,知道人世間,萬物
都十分渺小,但總有存在的價值。這個觀念就能包容
塵世間的一切,俗物的存在有理由。水清,
原來,的確會無魚!因為有溝渠,月影才
顯得更美的道理,一點不難明!

回覆↓

COMMENT_AWAITING_MODERATION

吳俊君

吳俊君

《異物 》描畫此君,不知人世間,誰能配稱!看來都要由作者出馬才能點染得出吧!

回覆↓

COMMENT_AWAITING_MODERATION
吳俊君

吳俊君

《笑談之流》

吾見認為:九流的「我」亦或是一流的「我」,無論這個「我」如何「自視」,「一流」同「九流」既不會變「體」也不會轉「性」,一流在「明」不會「貶」,在「暗」不會「損」!相反,當然!九流在「明」不會「升值」,在「暗」不會「升格」!而最大的分野,『此我』跟『彼我』只是『君子』與『小人』之分!和『光明磊落』與『鬼鬼祟祟』之別也!


回覆↓

COMMENT_AWAITING_MODERATION
吳俊君

吳俊君

補充:《笑談之流》只對專門用某某作者之名的化名作品而言,此說針對的不是作者之名,是針對作品出自誰之實;當然此論是根據『從作品風格(“體”)和作者性格(“性”)的關係來論述文學作品的風格特色。』而談的!可以說是無的放矢之論哇!

回覆↓

COMMENT_AWAITING_MOD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