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痣娃子(短篇小说)

青少年小說撰寫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羅莎

    
  尹荣老师腋下夹着教案,来到六年级一班的教室门口。她一脸肃色,微垂着头,满腹心事的样子。她朝教室里瞥了一眼,只见学生们挺胸端坐,全都看着她,虽然刚打过预备铃,可教室里却没有一点儿声音。
  她缓步走进教室,登上讲台,仰头看了看顶棚,又扫视了一下整个教室,心里漾起一汪喜意,嘿,真的变了!顶棚是新糊的,墙壁是洁白的,窗户是明亮的,就连学生们“老师您好”的声音,也是那样整齐清亮,连一点“杂拌味”都没有。
  为了尽快记住学生们的名字,她按花名册开始点名。当点到“王小石”这个名字时,她重复了两次,但没人应声,尹荣明白,王小石不是迟到便是逃学了。她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紧锁了起来。
  学生们交头接耳,互相探问,本来秩序很好的教室,被王小石的不到搅得有点骚乱了。
  尹荣嘴里机械地喊着学生的名字,心思却回到了一年前的一幕――
  那是她中师毕业第一次正式给学生上课。她怀着喜悦、紧张的心情,走进五年级一班的教室。教室里桌凳乱响,声音嘈杂,炉子口上塞着一团纸,浓烈的青烟夹着刺鼻的烧纸味扑面而来。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美好的想象像炉子上的烟一样胡乱地飘散开了。
  尽管这样,她还想把这节课上好。她知道,老师的灰心丧气,是学生萌生失望、懒散的温床,自己的威信也将在学生心里打上折扣。她极力稳定情绪,企图把这节课顺利进行下去。
  哒!哒!顶棚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从那儿一会儿流下一滴水,而且正巧跌落在靠黑板那边的讲桌上面。尹荣不胜惊讶,天不曾下雨,亦未下雪,顶棚怎会有水漏下?
  “怎么回事?”尹荣厉声询问。几个男生见尹荣紧张不解的样子,全都把头塞到课桌下面,抑着嗓子吭吭地笑。经过追问,方才得知,这是王小石煞费苦心“发明”的“漏壶”,它是用一个罐头盒制成的,里面装着尿,专门放在顶棚上面对付老师的。解铃还需系铃人,王小石站在讲桌上,拿下漏壶。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尹荣罚王小石“站到后面去”,王小石就窃笑着站到了教室后面。
  言归正传,尹荣开始讲课,她要求同学们说:“身子坐正,不要东倒西歪!”这时,她的脸色和蔼了一些,但不失严肃。
  尹荣正在黑板上写字,啪!一颗纸弹打在黑板上,即而落在她的脚旁。她猛地转过身,王小石手里握着的皮筋枪还没有藏好。
  “上课做小动作是不允许的!”尹荣瞪了王小石一眼,以示警告。
  王小石把长着黑痣的鼻子神经质地搐了搐,歪着头用一只眼盯了尹荣一下,快活地笑笑,两只手插进裤兜里。
  当尹荣转身又在黑板上写字时,一颗纸弹嗖地一声嵌进了她蓬松的头发里,她倏然一惊,失态地回转身来,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她一时脸色通红,细长的眼睛几乎要倒竖起来,几步跨到王小石跟前:“王小石!……”
  
  “报告!”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尹荣如梦方醒,扭头看到王小石局促地站在教室门口,圆圆地小脸上挂着汗珠,鼻翼翕动着,那颗黑痣仍很显眼,敞开的领口露出红色的绒衣,膝盖上有两坨泥印,翻毛皮鞋有一只没系鞋带。她无语审视,心里的不快即刻就要爆发,但她还是强忍着。啥叫冤家路窄?这就是。去年第一次上讲台就是这个王小石,今年进修回来的第一节课碰到的又是这个王小石,她咬一下嘴唇,心想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个班里上课,想到这儿,她厉声说:“出去,把身上收拾干净!”
  王小石退出教室,极快地拍拍衣服跺跺脚,掏出手绢擦擦汗,复又走进教室。手里提着书包,笔挺地站着,低着头像个罪人,等候尹荣发落。
  看着王小石悔错、惭愧的神情,尹荣感到奇怪,心气不觉平息了许多,一种女性特有的母爱情怀油然而生。
  “王小石,为什么迟到?”尹荣声色俱厉,但心早已软了。
  “我,有件事耽误了,我以后再不迟到了,我保证。”王小石抬起头说得很诚恳,不见有丝毫油滑的成份。
  尹荣让王小石到座位坐下,王小石竟还向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尹荣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心下疑窦丛生,这是王小石?和去年比简直判若两人,真还“一日不见,刮目相看”呢?王小石的背影是那样熟悉,她的眼前又浮现出王小石跟她作对的情景――
  她从头发里摸索着取出纸弹,强压怒火,没收了皮筋枪,重重地喊了一声“王小石”,那意思是你敢再捣乱,我决不轻饶你!便又接着继续讲课。王小石并没有不好意思,仍在后面做着自己的事,踱踱步,烤烤手,敲敲烟筒,嘴里含混不清地哼着什么曲子,长着黑痣的鼻子有节奏的抽搐着。她想她是遇着死牛筋了。她硬着头皮讲下去,盼着下课铃提前响起。
  突然“哇”的一声,王小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全班同学回头向后,“哗”一阵哄笑。
  课没法上下去了。
  尹荣不知所然,心砰砰一阵狂跳,不得已向王小石跑过去。
  原来,王小石靠墙站在烟筒下面,又不停地跃起用手拍一下烟筒,拍着拍着,塞烟筒的一小块砖头松动了,顺墙落下,正好砸在了他的头上。头没破,鼓起一个大包。王小石摸着头,嚎声大作,叫骂不绝。问他骂谁,他说骂那块“破砖头”,说着还把砖头踢了一脚。
  下课了,尹荣含泪匆匆走出教室,身后传来尖啸吼闹的说笑声。她要找教务主任调课,这样的学生看一眼都发怵,课怎么还能上得下去?
  办公室里,教务主任正在等她,说是学校决定让她到某大学进修一年,她兀自一乐,把委屈的泪水化作喜悦的泪花,非常愉快地接受了,她为自己轻而易举就从目前的难堪局面中解脱出来,暗自庆幸。教务主任很是诧异,别人说死都不去,这尹荣倒像是跌倒拣了个金元宝那样高兴?
  此时此刻,尹荣心里静静地笑着,她又有意看了一眼王小石,王小石端正地坐着,小眼睛一眨不眨也正在看着她。她翻开教案,开始讲课。她相信她肯定要比去年成熟好多,她不会再那样慌乱紧张,也不至于对处理“突发事件”手足无措。她在观察王小石。
  王小石是一副认真专注的神情,鼻子上的小黑痣一动不动,似乎也正处在聚精会神的状态之中。尹荣记忆中王小石的影子逐渐模糊起来,现时的王小石和以前的王小石怎么都无法统一,她本想整治一下王小石的念头竟不由自主的悄然消失了。
  
  星期六下午,六一班的教室里热气腾腾,欢声笑语不断,火炉上的一把铝水壶咝咝地响着,壶嘴吐着一缕缕柔白的水气。
  “同学们,”班主任刘老师亲切地说,在这次“学雷锋、树新风、创三好”活动中,大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人人争上游,个个做好事,先进的更先进,后进的奋起直追、不甘示弱,变成了先进。许多事实说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少年儿童,精神面貌是健康的,是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在这新学期第一周的班会上,我预祝大家取得更好更优异的成绩。她简洁明了的话语,激起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下面我们请少先大队辅导员尹荣老师给大家讲话。”
  “同学们,”尹荣笑容满面,她说我给大家上课已经一个星期了,我所耳闻目睹的一切,都使我感到由衷地高兴,在这里我也预祝大家借“全民文明礼貌月”这个东风,学习、德操“更上一层楼”,天天“五讲四美”,时时积极上进。
  同学们热烈鼓掌,小脸儿像夏日里盛开的向日葵。
  尹荣说,同学们,我这里有一封感谢信,我想念给大家听听:
  “尊敬的老师们,你们好!我从心里感谢你们,是你们教育出了这样的好孩子,让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心里感到高兴……”
  老人信上说,三月九日那天,老人到市场卖瓜子,连人带车摔倒在市场西面那座小桥上,是小桥上的水泥板棱坎把自行车给顶翻的,老人几乎摔得昏了过去。就在老人挣扎不起的时候,几个背书包的孩子跑了过去,他赶忙趴在瓜子口袋上,喝斥他们“滚开”,但他们还是跑了过来,搀他起来,帮他拍土,扶车,拣瓜子,还问他伤了没有,领头的那个鼻子上长黑痣的孩子,还解下自己皮鞋的鞋带,给他扎瓜子袋上的破口,他一看是这个孩子,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个坏小子。
  去年春节跟前,老人也是来这里卖瓜子,刚摆好摊,就来了一伙半大孩子,把他一围,一起伸手抓瓜子,说先偿后买,谁知各人抓了瓜子一哄而散,还嚷嚷着瓜子不好。过了一会儿,这帮孩子又来了,说好要买一斤,等他称完包好,长黑痣的小子拿上就跑,老人追去要钱,另外几个又疯了一样往自个兜里装,往书包里装。老人反身回来,长黑痣的小子又跟了过来,瞪瞪眼,搐搐鼻子,一脚踩折了秤杆,嘴里还说“追啊,小气毛”!老人这样一想,心一慌,一把攥紧瓜子口袋,黑痣小子笑着说,大爷你不需要帮忙我们就走了,鞋带送你用,走了。看着孩子们走了,老人又有点过意不去了,想人家帮了半天忙,连一粒瓜子都没让吃,还没给孩子们一个好声气。老人说,孩子们淘气不假,但教育好了还真是让人喜欢得不行,老师们教育得好啊。我把新买的一双鞋带和“黑痣娃子”的鞋带捎给你们,请老师交给他,不系鞋带,走路掉跟,跑操不稳,这一包瓜子送给孩子们吃,也请老师转交。他特别提出,“黑痣娃子,就是那个鼻子上长着黑痣、穿着翻毛皮鞋、看上去很聪明的娃娃”。老人的落款是:马柳渠公社上湖庄大队葫芦寺三队马海明一九八二年三月十三日。
  “同学们,听了这封信,你们一定知道这个做好事的同学是谁了吧,我们新时期的少年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扶老携幼,助人为乐。我们中华民族有这个传统,我们大家都应该发扬光大,争光添彩,做一个表里如一,心形具美的人!”尹荣老师言犹未尽,站起身走到王小石跟前,说,“王小石同学,老师对你的进步由衷的高兴,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和老师握握手好吗?”
  王小石手足无措,腼腆得竟如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羞得眼睛都不敢看人了。
  在尹荣进修期间,学校开展文明礼貌教育活动,王小石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转变很大。他学习刻苦,不怕困难,成绩已达到了班里的中游水平,上学期还被同学们选为劳动委员、班里的“好人好事”记录员。
  王小石不但外面做好事,在家里也做好事。他的父亲一年前因公伤了腿,一直在家养病,闲着无聊,就一心想找个适合他做的工作干干。一天中午放学,王小石兴冲冲地对父亲说:“爸爸爸爸,我总算给您找了个工作。”
  “啥工作?”父亲急切地问。
  “您先说愿不愿意干。”
  “愿意。”
  王小石说,我们家南边,不是有一片树林子吗,那是学校的植树区,我每天上学放学都看到不少学生在那里面打闹,折树枝子当枪玩,我也玩过,有时还有牛羊在里面吃草啃树……
  “让我护林!”父亲打断他的话,“我怎么走呢?”
  “两里路,我用架子车拉您。”父亲点点头,他又接着说,“老师说造林不护林,等于没有林。爸你说对吗?”
  “对啊。说干就干,明天开始。”父亲很兴奋,又说,“哪谁给我发工资呢?”
  “我呀!”
  父子俩哈哈大笑。
  自从王小石的父亲护林以来,王小石每个星期天都邀同伴们替换爸爸休息一天。这个有益的工作成了王小石的一项神圣职责,只要见到有人损坏林木,他就毫不犹豫地上前干涉。在寒假的三十多天里,他上午做作业,下午到林子里边玩边看护,就连春节那几天,他也没有忘记陪爸爸去护林。他爸爸高兴地对人说:“我那块小石头,保不准以后是块玉石呢!”
  “老师,”中队长郑霞郑重地说,“我建议以我们中队的名义,把王小石同学的事迹在学校进行广播,让全校同学都来学习他。”
  同学们叫一声“好――”鼓掌赞同。
  王小石窘得直搐鼻子。
  “郑霞,我们想到一起啦!”尹荣老师欣喜地说,“我有个补充建议,我们还要把王小石同学的事迹,编成一个小话剧,我第一个报名参加,争取在六一儿童节演出。”
  “我也报名!”班主任刘老师笑盈盈地说,“我可以给你们做服务保障工作。”
  一时间,教室里沸腾起来了――跳的,笑的,拍手叫好的,喊王小石名字的……
  王小石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那颗黑痣也随着鼻翼习惯地搐动了几下,看去像是一颗黑珍珠……
  
  
  
致河陽嫣然

《黑痣娃子》步調輕快、文筆流暢,定能吸引許多青少年讀者
且故事主軸講述改惡向善,極具光明、正面力量,非常符合青少年小說的條件
以下一點小建議供您參考:
將主角王小石改惡向善的過程、原因、轉捩等多加著墨並可發展為故事軸心
相信如此能增添更多說服力,也不致令轉變太過突兀
期待您將來的作品

共勉之
羅莎 寫:
致河陽嫣然

《黑痣娃子》步調輕快、文筆流暢,定能吸引許多青少年讀者
且故事主軸講述改惡向善,極具光明、正面力量,非常符合青少年小說的條件
以下一點小建議供您參考:
將主角王小石改惡向善的過程、原因、轉捩等多加著墨並可發展為故事軸心
相信如此能增添更多說服力,也不致令轉變太過突兀
期待您將來的作品

共勉之

欣赏您的阅评,十分感谢
“將主角王小石改惡向善的過程、原因、轉捩等多加著墨並可發展為故事軸心
相信如此能增添更多說服力,也不致令轉變太過突兀”。这是极中肯的意见,
意识到了,但疏于再去着墨,很不应该。适当的时候再改改看,那时当请再度赐教。
谢谢,问安春节
大吉快乐
致河陽嫣然

感謝您接受建議,期待您修改後的作品。

敬祝
新春愉快
罗莎君,再次谢过您悉心赐教。
《黑痣娃子》做了一点修改,结构未动,只是给文中的“父亲”加了一点笔墨,不知能否比前面稍好好一点。
让您费心了,大安,预祝元宵节好!

  黑痣娃子(短篇小说)
  
  尹荣老师腋下夹着教案,来到六年级一班的教室门口。她一脸肃色,微垂着头,满腹心事的样子。她朝教室里瞥了一眼,只见学生们挺胸端坐,全都看着她,虽然刚打过预备铃,可教室里却没有一点儿声音。
  她缓步走进教室,登上讲台,仰头看了看顶棚,又扫视了一下整个教室,心里漾起一汪喜意,嘿,真的变了!顶棚是新糊的,墙壁是洁白的,窗户是明亮的,就连学生们“老师您好”的声音,也是那样整齐清亮,连一点“杂拌味”都没有。
  为了尽快记住学生们的名字,她按花名册开始点名。当点到“王小石”这个名字时,她重复了两次,但没人应声,尹荣明白,王小石不是迟到便是逃学了。她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紧锁了起来。
  学生们交头接耳,互相探问,本来秩序很好的教室,被王小石的不到搅得有点骚乱了。
  尹荣嘴里机械地喊着学生的名字,心思却回到了一年前的一幕――
  那是她中师毕业第一次正式给学生上课。她怀着喜悦、紧张的心情,走进五年级一班的教室。教室里桌凳乱响,声音嘈杂,炉子口上塞着一团纸,浓烈的青烟夹着刺鼻的烧纸味扑面而来。她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美好的想象像炉子上的烟一样胡乱地飘散开了。
  尽管这样,她还想把这节课上好。她知道,老师的灰心丧气,是学生萌生失望、懒散的温床,自己的威信也将在学生心里打上折扣。她极力稳定情绪,企图把这节课顺利进行下去。
  哒!哒!顶棚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从那儿一会儿流下一滴水,而且正巧跌落在靠黑板那边的讲桌上面。尹荣不胜惊讶,天不曾下雨,亦未下雪,顶棚怎会有水漏下?
  “怎么回事?”尹荣厉声询问。几个男生见尹荣紧张不解的样子,全都把头塞到课桌下面,抑着嗓子吭吭地笑。经过追问,方才得知,这是王小石煞费苦心“发明”的“漏壶”,它是用一个罐头盒制成的,里面装着尿,专门放在顶棚上面对付老师的。解铃还需系铃人,王小石站在讲桌上,拿下漏壶。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尹荣罚王小石“站到后面去”,王小石就窃笑着站到了教室后面。
  言归正传,尹荣开始讲课,她要求同学们说:“身子坐正,不要东倒西歪!”这时,她的脸色和蔼了一些,但不失严肃。
  尹荣正在黑板上写字,啪!一颗纸弹打在黑板上,即而落在她的脚旁。她猛地转过身,王小石手里握着的皮筋枪还没有藏好。
  “上课做小动作是不允许的!”尹荣瞪了王小石一眼,以示警告。
  王小石把长着黑痣的鼻子神经质地搐了搐,歪着头用一只眼盯了尹荣一下,快活地笑笑,两只手插进裤兜里。
  当尹荣转身又在黑板上写字时,一颗纸弹嗖地一声嵌进了她蓬松的头发里,她倏然一惊,失态地回转身来,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她一时脸色通红,细长的眼睛几乎要倒竖起来,几步跨到王小石跟前:“王小石!……”
  
  “报告!”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尹荣如梦方醒,扭头看到王小石局促地站在教室门口,圆圆地小脸上挂着汗珠,鼻翼翕动着,那颗黑痣仍很显眼,敞开的领口露出红色的绒衣,膝盖上有两坨泥印,翻毛皮鞋有一只没系鞋带。她无语审视,心里的不快即刻就要爆发,但她还是强忍着。啥叫冤家路窄?这就是。去年第一次上讲台就是这个王小石,今年进修回来的第一节课碰到的又是这个王小石,她咬一下嘴唇,心想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个班里上课,想到这儿,她厉声说:“出去,把身上收拾干净!”
  王小石退出教室,极快地拍拍衣服跺跺脚,掏出手绢擦擦汗,复又走进教室。手里提着书包,笔挺地站着,低着头像个罪人,等候尹荣发落。
  看着王小石悔错、惭愧的神情,尹荣感到奇怪,心气不觉平息了许多,一种女性特有的母爱情怀油然而生。
  “王小石,为什么迟到?”尹荣声色俱厉,但心早已软了。
  “我,有件事耽误了,我以后再不迟到了,我保证。”王小石抬起头说得很诚恳,不见有丝毫油滑的成份。
  尹荣让王小石到座位坐下,王小石竟还向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尹荣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心下疑窦丛生,这是王小石?和去年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真还“一日不见,刮目相看”呢?王小石的背影是那样熟悉,她的眼前又浮现出王小石跟她作对的情景――
  她从头发里摸索着取出纸弹,强压怒火,没收了皮筋枪,重重地喊了一声“王小石”,那意思是你敢再捣乱,我决不轻饶你!便又接着继续讲课。王小石并没有不好意思,仍在后面做着自己的事,踱踱步,烤烤手,敲敲烟筒,嘴里含混不清地哼着什么曲子,长着黑痣的鼻子有节奏的抽搐着。她想她是遇着死牛筋了。她硬着头皮讲下去,盼着下课铃提前响起。
  突然“哇”的一声,王小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大哭起来,全班同学回头向后,“哗”一阵哄笑。
  课没法上下去了。
  尹荣不知所然,心砰砰一阵狂跳,不得已向王小石跑过去。
  原来,王小石靠墙站在烟筒下面,又不停地跃起用手拍一下烟筒,拍着拍着,墙洞里塞烟筒的一小块砖顺墙落下,正好砸在了他的头上。头没破,鼓起一个大包。王小石摸着头,嚎声大作,叫骂不绝。问他骂谁,他说骂那块“破砖头”,说着还把砖头踢了一脚。
  下课了,尹荣含泪匆匆走出教室,身后传来尖啸吼闹的说笑声。她要找教务主任调课,这样的学生看一眼都发怵,课怎么还能上得下去?
  办公室里,教务主任正在等她,说是学校决定让她到某大学进修一年,她兀自一乐,把委屈的泪水化作喜悦的泪花,非常愉快地接受了,她为自己轻而易举就从目前的难堪局面中解脱出来,暗自庆幸。教务主任很是诧异,别人说死都不去,这尹荣倒像是跌倒拣了个金元宝那样高兴?
  此时此刻,尹荣心里静静地笑着,她又有意看了一眼王小石,王小石端正地坐着,小眼睛一眨不眨也正在看着她。她翻开教案,开始讲课。她相信她肯定要比去年成熟好多,她不会再那样慌乱紧张,也不至于对处理“突发事件”手足无措。她在观察王小石。
  王小石是一副认真专注的神情,鼻子上的小黑痣一动不动,似乎也正处在聚精会神的状态之中。尹荣记忆中王小石的影子逐渐模糊起来,现时的王小石和以前的王小石怎么都无法统一,她本想整治一下王小石的念头竟不由自主的悄然消失了。
  
  星期六下午,六一班的教室里热气腾腾,欢声笑语不断,火炉上的一把铝水壶咝咝地响着,壶嘴吐着一缕缕柔白的水气。
  “同学们,”班主任刘老师亲切地说,在这次“学雷锋、树新风、创三好”活动中,大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人人争上游,个个做好事,先进的更先进,后进的奋起直追、不甘示弱,变成了先进。许多事实说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少年儿童,精神面貌是健康的,是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在这新学期第一周的班会上,我预祝大家取得更好更优异的成绩。她简洁明了的话语,激起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下面我们请少先大队辅导员尹荣老师给大家讲话。”
  “同学们,”尹荣笑容满面,她说我给大家上课已经一个星期了,我所耳闻目睹的一切,都使我感到由衷地高兴,在这里我也预祝大家借“全民文明礼貌月”这个东风,学习、德操“更上一层楼”,天天“五讲四美”,时时积极上进。
  同学们热烈鼓掌,小脸儿像夏日里盛开的向日葵。
  尹荣说,同学们,我这里有一封感谢信,我想念给大家听听:
  “尊敬的老师们,你们好!我从心里感谢你们,是你们教育出了这样的好孩子,让我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从心里感到高兴……”
  老人信上说,三月九日那天,老人到市场卖瓜子,连人带车摔倒在市场西面那座小桥上,是小桥上的水泥板棱坎把自行车给顶翻的,老人几乎摔得昏了过去。就在老人挣扎不起的时候,几个背书包的孩子跑了过去,他赶忙趴在瓜子口袋上,喝斥他们“滚开”,但他们还是跑了过来,搀他起来,帮他拍土,扶车,拣瓜子,还问他伤了没有,领头的那个鼻子上长黑痣的孩子,还解下自己皮鞋的鞋带,给他扎瓜子袋上的破口,他一看是这个孩子,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个坏小子。
  去年春节跟前,老人也是来这里卖瓜子,刚摆好摊,就来了一伙半大孩子,把他一围,一起伸手抓瓜子,说先偿后买,谁知各人抓了瓜子一哄而散,还嚷嚷着瓜子不好。过了一会儿,这帮孩子又来了,说好要买一斤,等他称完包好,长黑痣的小子拿上就跑,老人追去要钱,另外几个又疯了一样往自个兜里装,往书包里装。老人反身回来,长黑痣的小子又跟了过来,瞪瞪眼,搐搐鼻子,一脚踩折了秤杆,嘴里还说“追啊,小气毛”!老人这样一想,心一慌,一把攥紧瓜子口袋,黑痣小子笑着说,大爷你不需要帮忙我们就走了,鞋带送你用,走了。看着孩子们走了,老人又有点过意不去了,想人家帮了半天忙,连一粒瓜子都没让吃,还没给孩子们一个好声气。老人说,孩子们淘气不假,但教育好了还真是让人喜欢得不行,老师们教育得好啊。我把新买的一双鞋带和“黑痣娃子”的鞋带捎给你们,请老师交给他,不系鞋带,走路掉跟,跑操不稳,这一包瓜子送给孩子们吃,也请老师转交。他特别提出,“黑痣娃子,就是那个鼻子上长着黑痣、穿着翻毛皮鞋、看上去很聪明的娃娃”。老人的落款是:马柳渠公社湖东庄大队葫芦寺三队马海明一九八二年三月十三日。
  “同学们,听了这封信,你们一定知道这个做好事的同学是谁了吧,我们新时期的少年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扶老携幼,助人为乐。我们中华民族有这个传统,我们大家都应该发扬光大,争光添彩,做一个表里如一,心形具美的人!”尹荣老师言犹未尽,站起身走到王小石跟前,说,“王小石同学,老师对你的进步由衷的高兴,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和老师握握手好吗?”
  王小石手足无措,腼腆得竟如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羞得眼睛都不敢看人了。
  在尹荣进修期间,学校开展“文明礼貌、比学赶帮”教育活动,恰巧王小石的父亲因公伤了腿在家养病,少先队知道这个消息后,决定请王小石的父亲给同学们做个报告,现身说法,讲讲自己因文化低受伤的经历。原来,王小石的父亲是钻井队的一个柴油机司机,由于识字不多,维修设备时,未按说明书规范操作,以致造成起动机飞车爆裂的严重事故,追究责任时,才知道以前师傅教的操作完全和说明书上的要求是相反的。王小石的父亲说,这就是文化低的恶果,国家财产受到了损失,人身受到了伤害,这个事故的教训是深刻的,让人痛心。我从回家养伤那天起,王小石就是我的老师,我也读书算题做作业,当天的事当天了,完不成任务不休息。我和王小石约定,我养好伤的日子,就是我小学毕业的日子。我有这个志气,王小石也有,因为老师同学都在帮助他……
  王小石进步了,转变很大,成绩已经达到了班里的中上游水平,上学期还被同学们选为劳动委员、班里的“好人好事”记录员。他妈妈开家长会时说:“王小石现在不闯事了,像个孩子了!”
  王小石不但外面做好事,在家里也做好事。他看父亲学习之外闲着无聊,就一心想给他找个适合的工作。一天中午放学,王小石兴冲冲地对父亲说:“爸爸,我总算给您找了个好工作,又能学习又能锻炼身体。”
  “啥工作?”父亲急切地问。
  “您先说愿不愿意干?”
  “愿意。”
  王小石说,我们家南边,不是有一片树林子吗,那是学校的植树区,我每天上学放学都看到不少学生在那里面打闹,折树枝子当枪玩,我也玩过,有时还有牛羊在里面吃草啃树……
  “让我护林?”父亲打断他的话,“我怎么走呢?”
  “两里路,我用架子车拉您!”他看父亲同意,就又说,“老师说造林不护林,等于没有林,爸你说对吗?”
  “对啊。说干就干,明天开始!”爸爸很兴奋,又说,“哪谁给我发工资呢?”
  “我呀!”
  父子俩哈哈大笑。
  自从王小石的父亲护林以来,王小石每个星期天都邀同伴们替换父亲休息一天。这个有益的工作成了王小石的一项神圣职责,只要见到有人损坏林木,他就毫不犹豫地上前干涉。在寒假的三十多天里,他上午做作业,下午到林子里边玩边看护,就连春节那几天,他也没有忘记陪父亲去护林。他父亲高兴地对人说:“我那块小石头,保不准以后是块玉石呢!”
  “老师,”中队长郑霞郑重地说,“我建议以我们中队的名义,把王小石同学的事迹在学校进行广播,让全校同学都来学习他。”
  同学们叫一声“好――”鼓掌赞同。
  王小石窘得直搐鼻子。
  “郑霞,我们想到一起啦!”尹荣老师欣喜地说,“我有个补充建议,我们还要把王小石同学的事迹,编成一个小话剧,我第一个报名参加,争取在六一儿童节演出。”
  “我也报名!”班主任刘老师笑盈盈地说,“我可以给你们做服务保障工作。”
  一时间,教室里沸腾起来了――跳的,笑的,拍手叫好的,喊王小石名字的……
  王小石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那颗黑痣也随着鼻翼习惯地搐动了几下,看去像是一颗黑珍珠……
  
  
  
致河陽嫣然

拜讀修改後的《黑痣娃子》,以下個人淺見敬請酌參:
對「父親」加以著墨,的確交代了王小石轉變的原因,然若以科學的角度思考,王小石過去的叛逆性格從何而來?
通常孩童的叛逆性格來源有二,一為家庭背景,二為同儕影響,而受到家庭背景的影響通常較大。
那麼,王小石的家庭背景必定有個造就他叛逆性格的主因,又如何會因父親受傷突然轉善?是受到什麼衝擊?或是父親給予什麼感化?
建議將篇幅擴充為中篇小說,並以王小石轉變的過程作為故事核心,便有足夠的空間將故事交代得更清楚。
「改惡向善」是絕佳的青少年小說題材,若能合理且打動人心,必能在眾多讀者心中埋下善的種子,進而影響社會。
期待您將來發掘更多適宜發展為青少年小說的題材,創作更多作品與大眾分享。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