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中篇小說:四蹄蹅雪與嘉美 (共十章節全文修正版)

青少年小說撰寫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羅莎

圖檔


(一)貓兒的名字

人和動物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雙方都會建立出感情,信任和溝通。

嘉美是一個喜歡動物和有愛心的女孩子, 她每天放學回家, 經過屋苑樓下的小公園時都會見到一隻瘦骨嶙峋的三色母貓, 帶著兩隻剛出世不久的小貓兒在小公園附近遊蕩;

[FONT=Apple LiGothic]兩隻小貓, 一隻體形較大的黃色斑紋雄性花貓, 大概是哥哥吧,牠身體比較強健, 性格並不害羞, 對週邊的事物很有好奇感和膽量, 真有點男兒的本色, 嘉美給了牠一個名字(小黃花); 另一隻是中灰色, 四隻腳像穿了白色襪子似的,牠身體比較纖弱, 性情害羞, 牠有一對豎得高高的大耳朵, 是隻雌性的小貓兒;[/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因為牠的動態舉止溫文可愛, 嘉美對牠情有獨鐘, 「起個什麼名字給牠呢?」嘉美想著:「小白? 小灰? 大耳? 不! 這些名字太俗氣了, 配不上這個小可愛......」嘉美坐在花園的石椅上凝視著這小灰貓, 希望替牠想到一個合適的名字。[/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呀! 有了! 牠兩對腳像穿了雙白色的襪子, 就叫牠四蹄踏雪好了, 這名字十分配襯牠, Yeah !」嘉美舉起她的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作了一個V狀勝利的手勢, 興奮得跳了起來。[/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四蹄踏雪最吸引嘉美的地方可能是 因為中灰色的顏色在貓兒身上比較少見, 而且四隻腳都是白色的, 在色彩學上, 真是配襯得很美麗與和諧, 再加上牠是隻害羞嬌嗲貓咪妹妹, 令到嘉美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牠, 莫非這就叫一見鐘情了吧![/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而那隻三色貓, 不但瘦骨嶙峋, 而且尾巴末端折曲了,......可能是被別的貓公欺負或被兇惡的野狗咬傷, 又或者為了保護牠的兒女而致受傷, 其實真正令三色貓折斷了尾巴的原因又有誰會知道呢? 這只是嘉美替這隻可憐的母貓猜測吧! 嘉美也替母貓改了個名字叫(折尾)。[/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看那可憐的母貓生活在城市中, 管理完善的屋苑真想找一隻老鼠見見也也不容易, 尤其是在這清潔的屋苑, 垃圾桶都蓋得好好的, 想找廚餘渣滓根本是找不到, 母貓吃的只是一些昆蟲蟑螂之類, 身體瘦弱得連自己也不夠食物吃, 又怎能有足夠的乳液去餵飼牠身旁的兩小貓呢?! 嘉美看在眼裡, 不禁觸發起同情憐憫之心。[/FONT]
[FONT=Apple LiGothic][/FONT]
[FONT=Apple LiGothic]嘉美家中已經養了兩隻家貓, 自己的功課已十分忙碌, 這是借口或是合理的原因己不重要了, 總之她把料理貓兒的責任全賴給了母親去打理,已令到母親有點兒微言了, 再想收養三色貓三母子或其中的一隻卻真是有心無力, 是件難事, 其實嘉美真有一時衝動想把四蹄踏雪接回家中 ;[/FONT]

*****************************************************************************************************************************



(二)見面成了習慣

所謂一見鐘情者就是緣份, 一頭狗, 一隻貓, 或一條魚被你收養成為你的竉物也是動物與人之間的緣份, 四蹄踏雪與嘉美也就是這種緣份的開始, 四蹄蹅雪是隻初初出世的小貓, 應該是很怕陌生人的, 偏偏牠遇上了嘉美, 牠精靈的眼神與嘉美的眼眸互相碰撞之下已擦出了愛的火花, 四蹄蹅雪主動的跑上前任由嘉美用手輕輕撫摸牠的頸項和前額, 牠發出”咪……"溫婉的叫聲, 而嘉美也回應叫牠數聲「亞雪…亞雪…」, 她們彼此就像鐵器碰到磁石一樣, 互相吸引著……

嘉美只好放學後在家中取些貓乾糧到公園中餵飼母貓,好待母貓有足夠的乳汁讓牠的孩子們飲喝好快高長大, 而且她也很希望每天能見到四蹄蹅雪一面。

每天的傍晚,三色貓總會在嘉美回家必經之路上等候,向嘉美發出溫柔的哀求,牠的哀求討吃並非為了自己的飽食,而是為了養育自己的子女,發揮母愛的天性。

「亞雪!亞花!」兩隻小貓兒都聽慣了嘉美每天見牠們時都呼喚牠們的聲音,牠們自己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有些時候, 嘉美偶然看見地上有些剩餘的冷飯或吃剩的麵包塊放在一個小小的紙盒上, 肯定除了嘉美之外, 還有有心人來餵養牠們, 但顯然這些食物不太適合三色貓一家三口的胃口而被丟棄了下來, 需要勞煩屋苑的清潔嬸嬸來清理了。

如是者過了三個多月,小貓們已到了戒奶期,已可以吃其他的東西如乾糧類的固體食物了。

動物的天性是當牠的孩子斷奶後便會驅逐孩子離開自己,免得孩子們過份依賴而不能自立謀生。

嘉美這天放學時,不見了四蹄踏雪的哥哥小黃花,嘉美想到小黃花天生是個膽大包天性格外向的小傢伙,相信牠已經有能力自立門戶,到別的地方去浪蹟天涯,建立牠的地盤,尋找牠的生活與愛情,傳宗接代下去,嘉美想到這裡,從內心中發出絲絲微笑,似乎不用再替小黃花的未來而擔心了。

仍見到的是四蹄踏雪,牠長得肥肥白白的,不像牠母親的那樣營養不良,牠很活潑淘氣地跑來跑去,更跑向抱住嘉美的腳邊撲撲跳跳,嘉美波鞋上的七色鞋繩子還被亞雪扯脫呢!四蹄踏雪十分精靈,每當牠聽見有陌生人走近時,牠便立刻迅速地竄入花叢中躲起來,之後,左顧右盼,覺得安全後又跑出來和嘉美玩過痛快。

一天一天的過去,嘉美和四蹄踏雪的玩樂已成了每晚放學必做的事,而四蹄蹅雪每天傍晚依時守候著接受嘉美的乾糧和愛撫已經成了習慣。

但四蹄踏雪已開始長大了,牠需要獨立的,否則牠會因為不懂自我謀生而會產生難以預計的悲劇。

***************************************************************************************************************************

(三)悲喜交集

嘉美親眼見過三色母貓向四啼蹅雪怒吼,甚而裝兇作勢的咬牠驅趕牠,但牠仍不肯離開母貓半步;牠見到嘉美時還搖擺著尾巴懇求嘉美的保護, 免受牠母親的責罵, 牠不肯離開的原因除了牠天生嬌嗲的性格外, 或許牠有可能是捨不得離開天天和牠一起玩耍的嘉美。

嘉美也想到這點, 她想著, 若再和四蹄踏雪玩耍下去,愛牠會變成害牠,她想…反正除了她之外還有別的有心人給牠們食物, 一定餓牠們不死, 嘉美於是下定了決心, 決定離開牠,不見牠,讓時間沖淡四啼踏雪對她的痴纒, 才是真正的對牠未來成長的道路有所幫助, 這個決定對於嘉美來說, 要離開四啼踏雪像要與自己的愛人分手似的那麼的難捨難離, 但想到這樣才是最好的抉擇時...以後, 嘉美放學後都繞了一個圈子,繞路才回家去。

未曾戀愛過的人不會明白與愛人分手時內心痛苦的感受, 未與你鐘情的小動物相處過的人也不會明白嘉美對四啼踏雪感情的那種藕斷絲連般的思念;

每天傍晚回到家中, 嘉美內心正在掙扎著, 見牠與不見牠成為了她感情思想上的鬥爭, 人是感情的動物, 人的思想總是這樣的矛盾和糾結。

她走回自己的房間中, 推開窗子..., 只有她睡房的窗子是可以看見小公園的方向, 她站在床邊上, 站得高高的, 希望可以遙望看見四啼踏雪, 但距離實在太遠了, 只見小公園被叢叢小樹遮蓋著, 連小貓兒的影子也看不見。

很不容易才挨過了一月, 嘉美的思緒似乎按捺不住了, 「不知亞雪現在怎麼樣呢?」嘉美的內心其實是很掛念牠的, 「反正考完試了,有空不如下樓去看看牠怎麼樣?或者牠已經大個女已到了外面去闖闖天下,若是真的我就放心了. 」嘉美邊想著邊穿上鞋子準備到樓下窺探牠們。

嘉美走到樓下的小公園中,找尋了一陣子,卻不見三色貓牠們,心中頓時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感覺像自己的子女能獨立生活似的喜悅。

「咪咪...咪...」, 「咪...嗚...」兩種不同的貓叫聲出現在她的背後;

「咪咪...咪...」這種幼稚天真喜悅的叫聲令嘉美很容易便認出是四啼踏雪的聲音,當嘉美回身一看,真叫嘉美歡中帶憂,喜中帶愁,歡喜者有如一日不見如三秋的愛侶久別重逢,眼前的亞雪又長大了些,毛色和神態比以前更漂亮,嘉美按捺不住跑上前去緊緊的抱著四蹄踏雪,撫弄著牠的身軀,輕揉著牠的頸項叫著:「亞雪,我真的好想念你呀!」;

這時, 嘉美瞳孔中泛起淚光變成了晶瑩剔透的淚珠。

同時,嘉美所憂愁的變成了怒氣......心中對四蹄踏雪責罵著,像責罵自己的女兒一樣,口中喃喃喃自語的說:「哼!你為什麼仍像裙腳仔般跟著你的母親?你怎可以自立謀生?! 你這無用的傢伙!」,嘉美想舉起手狠狠的拍打牠的屁股要給牠一下子的體罰, 但真要拍下去時, 只是輕輕的搔也搔不到癢處去。

一個月後今天的重逢,使嘉美悲喜交集,但見四啼踏雪依偎著她「咪咪...咪...」地撒嬌,使嘉美的怒氣已全消了。

但是另一把聲音「咪...嗚...」,不是嘉美聽不見,只是方才的喜悅使嘉美一時忽略了。

「咪...嗚...」 的聲音並沒有停下來,是三色貓的叫聲,牠並且追著嘉美的腳跟不停地叫著;

「折尾! 是你呀! 真對不起!我差點兒忘記了你」, 嘉美對三色貓說時帶點歉意 :「怎麼啦! 你還是這麼瘦瘦的呢! 」

嘉美感覺折尾今天「 咪...嗚...」 這叫聲比她以前哀求食物時有些不同...


*****************************************************************************************************************************

(四)感覺與溝通

感覺...沒錯! 人和動物之間的溝通真是很微妙,要聽懂對方的語言是不可能的,因為在世界上,並沒有百科全書或書經典籍可以學習,真要憑感覺...,有感覺就會明白對方的要求了;

「咪...嗚...」 三色貓像是向嘉美訴苦,訴說四蹄蹅雪還未能自立而煩惱,訴說著為亞雪的前途而擔心,牠像向嘉美哀求著希望她能收養她的女兒;

「咪...嗚...」,只是這樣簡單的叫聲,嘉美是完全聽得明白的。

嘉美躊躇著對三色貓說:「我...不可能收養亞雪的...,但給我一點時間好嗎?讓我想想辦法吧。」

回到家中,嘉美茶飯不思的想著為折尾解決問題而煩惱,她想她認識的朋友中,養狗的人就很多,喜歡養貓的似乎沒有了,她想著...找誰去收養四蹄蹅雪呢?......

......「 呀! 有了! 」 嘉美突然大叫起來,嚇得坐在她身旁正在專心編織著毛衣的爸爸也嚇了一跳。

編織著毛衣的爸爸? 有沒有說錯呢? 對,完全沒有錯,嘉美的爸爸是個小胖子,架著一雙深黑色的眼鏡,咀唇上留有一撇鬍子,面上並沒有太多的笑容,不認識他的人還以為他是一個難以相處兇巴巴的漢子,嘿!俗語說勿以貌取人,嘉美爸爸其實內心與外表並不相配,他是一個菩薩心腸的人,若不是嘉美媽媽的反對,他是可以接受收養折尾兩母子的,不過一家之主不是他,而是嘉美的媽媽,媽媽不悅之事,一家大小都不會逆她的意思去做。

「什麼事? 叫得這麼大聲,嚇死我了。」爸爸對嘉美說。

「 收養那流浪貓四蹄踏雪的事,我找到人了,她是我不見很多年的舊同學(大眼妹)她喜歡貓的,我知道之前她也有養貓,她可能會幫到我。」嘉美說。

「真的! 那就快些! !就快冬天了,看! 我正編織這件毛衣給你媽媽穿,唉! 你都知你媽媽的 SIZE 啦,以我的編織技巧,你媽媽要求高,又要快,又要靚,怎可以呢?! 起碼要織兩三個月才起貨。 」爸爸說。

「嘻嘻!」嘉美也忍不住笑。「誰叫你去編織件毛那麼娘娘腔呀!」

「嘿!什麼娘娘腔?! 難道規定女孩子的玩具一定是洋娃娃, 男孩子的玩具是坦克車, 飛機和鐵甲機械人嗎? 你小孩子的時候, 不是也常常用剪刀膠水摺造些紙製作的刀槍劍戟來玩吧!」爸爸反駁女兒說。

「對!對! 反正你現在已退了休, 空閒時間多的是, 找些工藝來排遣, 生活沒有那麼無聊和悶旦吧! 不過你織毛衣要多織一件給自己, 別給自己著了涼。」嘉美拍拍爸的肩膀關懷地說, 爸爸聽了更加笑逐顏開。

「你說得真不錯! 我正想去報名學學廚藝, 讓我煮得比你媽媽還要好的撚手小菜給你們吃。」爸爸說得正興高采烈。

「哈哈!那麼我們就有口福啦!」嘉美豎起手指稱讚得他爸爸滿心喜悅。

很多人說, 人老了都會變得返老還童, 是性格上跟孩童的天真無邪差不多, 是需要別的稱讚和關懷的, 嘉美對六十歲已退了休爸爸的孝心, 顯然是做到言行一致。

「哎喲! 話又得說回正題呀!」爸爸繼續說:「就快冬天啦,你還不趕快替四蹄踏雪找個歸宿,寒冬來到,牠可受苦了。」

「 對! 但大眼妹的電話號碼我抄了在那兒呢? 待我去找找看。 」嘉美說完跑到自己的房間去。

嘉美在她的房間內把書桌的抽屜都拉了出來,把其他的東西都東拉西倒的,還找不到大眼妹的電話號碼,這回真急得嘉美滿頭大汗,真急死了嘉美了,因為這是唯一能幫到四蹄踏雪的希望.........

「 呀!有了!」嘉美突然大叫起來,嚇得坐在客廳中正在專心編織著毛衣的爸爸又嚇了一跳。

「又什麼事?叫得這麼大聲,嚇死我了。 」爸爸隔著房門大聲問嘉美說。

嘉美打開了房門對爸爸說:「找了半天,終於給我找到了大眼妹的電話號碼啦! 哈哈...四蹄踏雪有救了! 哈哈!」

「唔...傻孩子,還未有答案時別這麼興奮呢!」她爸爸像不存著那麼大的希望似的回答嘉美。


****************************************************************************************************************************


(五)一生一世的責任

「喂! 大眼妹,你猜猜我是誰?」嘉美在房間內打電話給她的舊同學大眼妹。

「唏! 真老土!猜什麼的! 你的漂亮噪子以前在學校是歌唱冠軍,怎麼認不出來? 是嘉美!」大眼妹答道。

「嘻嘻! 你還記得我那就好了,相信有一件事你一定會幫到我的。」嘉美說。

「嘿! 多年來你都沒有找我,我早就猜中了,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找我幹嗎?」大眼妹問。

「你喜歡貓的,對嗎?我想你替我收養一隻貓. 」嘉美說時帶著自信。

「不可以!」大眼妹直接的回答使嘉美有如一盤冷水照頭淋般沒趣。

「為什麼? 你...你嫌我很久沒有找你嗎? 你不是很喜歡貓的嗎? 但......但是那隻貓很漂亮,很溫純,又乖乖,又聽話,你見到牠一定喜歡的,牠的名字與牠一樣漂亮,牠的名字叫四蹄踏雪......」嘉美未等大眼妹回答就咀未停的很緊張地說下去。

「嘉美! 嘉美! 」大眼妹叫停了嘉美。

「冷靜點,聽我解釋吧! 」大眼妹說:「自從我養了我第一隻貓〈小黑〉之後,我才明白到養一隻寵物不可以是因為一時之興緻,養了牠之後,要負上牠生老病死一生的責任,小黑病時,我送牠到動物醫院去做手術,我為牠擔心得徹夜難眠,後來小黑病重去世了,我爸媽弟弟都很傷心,我們都把小黑當作一家人,小黑的逝世,我還為牠哭了幾天, 哭得我死去活來呢! 自此之後,我發誓以後也不會再養寵物了,嘉美,我仍然喜歡貓和其他的小動物,只是我不能再受刺激,我覺得我不能再一次去承受我和我的寵物生離死別的傷痛,請你原諒我...我不是不想幫你,希望你明白吧! 」

「養寵物要負上牠生老病死一生的責任...」嘉美聽大眼妹這番話,內心很不是味兒,因為這些說話令她想起她小學六年班時養了三隻小倉鼠;

小倉鼠在鐵籠子內活躍地走動,爬梯子,走旋轉環,滑滑梯,十分可愛有趣,吸引嘉美買回家飼養,但貪玩的嘉美,放學後總是和同學跑了去遊玩,根本沒有時間去悉心照顧小倉鼠,到她找到時間看看籠中的小倉鼠的時候,一隻眼睛閉合著喘著氣, 快要氣絶塵寰,另一隻被細菌感染盲了雙眼睛,另一隻也病入膏肓在污穢非常的穀糠中爬行著,這種恐佈的情景經驗令嘉美知道養寵物不可以是因為一時之興緻的道理,這教訓仍深刻記憶在嘉美腦海中。

嘉美雖然是一個很有愛心而且特別喜歡貓的女孩子,但現在在家中飼養的兩隻貓兒,不是一樣全賴給了母親去打理嗎?嘉美也知道自己很忙,很難抽出時間去悉心照顧貓兒,所以除了她媽媽反對之外,她也不會勉強或主動的去把四蹄蹅雪接返家中。

「啊! 原來如此,好吧,我自己再想想辦法吧! 」嘉美在電話中對大眼妹說。

嘉美從房中走出來,無精打采的帶著打趣和責備的口吻對爸爸說:「都是你這烏雅咀,大眼妹她不肯收養四蹄踏雪了, 真是好的不靈醜的靈! 」

爸爸說:「對不起好了, 但我忘記告訴你,管業處剛出了一張通告,說小公園那邊下個月開工要建造一個小型噴水池,說要美化屋苑和增加屋苑的設施,到時工人開工時會嚇得三色貓和四蹄踏雪不知跑到那裡去,你再想找回牠們也難了,再者,如果有不喜歡貓的工人有可能對牠們有所傷害,別說爸爸沒有提醒你你要幫牠們就要盡快呀! 」

爸爸雖然是一番好意提醒她,但對於嘉美來說,這消息有如落井下石。

*****************************************************************************************************************************

(六) 最後的選擇

任何陌生人也不能容易走近四蹄踏雪的,但牠只可以任由嘉美攬攬抱抱和撫摸,亞雪對嘉美的信任意味著人和動物之間關係經過了時間的洗禮,友誼的積聚,彼此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這天, [FONT=Apple LiGothic]下午接近傍晚時份[/FONT], 天色已很暗, 天文台的天氣預測說今天會有[FONT=Apple LiGothic]間歇[/FONT]的驟雨, 隔著大大的餐廳玻璃窗中, 看見嘉美正和她的好朋友亞秀一起喝下午荼。

「嘉美,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亞秀問。

嘉美從包裝紙袋中取出一本繪畫了貓貓的漫畫書。

「我剛買的,是新出版的。」

「又是那本貓貓漫畫書!你看不厭的嗎?」亞秀說。

「出到第二十三集了,故事內容很有趣,描繪貓兒的小動作和習慣很生動,若不是有很多讀者,它不會出版到第二十三集了,這二十三本書已放滿了我的書架,再買下去可沒有地方擺放了。」嘉美懊惱地說。

「真服了你,你煩惱[FONT=Apple LiGothic]沒有地方擺放你的漫畫書還是煩惱[/FONT]那隻流浪貓? 牠怎麼樣?」亞秀談到貓兒的話題上。

「別叫牠流浪貓,牠很漂亮的,不過…...其實牠是一隻漂亮的流浪貓。」嘉美撇撇嘴說。

「我知你喜歡貓,但街上的流浪貓多的是,你關心得那麼多嗎? 你能夠照顧得全部街上的流浪貓嗎? 流浪貓不同家貓,牠們有牠們的生活模式,所謂天生天養,牠們不是也一代一代的傳宗接代的活下去嗎? 何必為一隻貓而弄得自己不愉快呢?」亞秀向嘉美釋懷道。

「但四蹄踏雪有些不同,我與牠在無形中發生了感情,我希望亞雪日後的日子好好過,我希望有人收養牠像家貓一樣過著舒適寫意的生活,不想牠做流浪貓般過著飄泊危險的日子。」嘉美嘆息語重心長地說。

「你看得貓的漫畫書太多,變得都感情用事了,希望你不會變成貓痴呀!」亞秀半帶嘲笑地說。

嘉美反駁她說:「我怎會是貓痴,如果我變了貓痴那就可怕了,我會把所有的流浪貓都捉回家去養,把家居的安樂樂窩都變成了污穢的臭窩,我才沒那麼傻。」

「你為什麼不把亞雪拿去保護動物協會?」

「不! 聽人說拿去動物協會的貓狗如果隔一段時期仍沒有人領養的話,會拿去人道毀滅的,因為協會都沒有太多的資源去飼養太多動物。」嘉美說。

「是人道毀滅? 是真的嗎?」亞秀好奇的問。

「我不太清楚,如果是真的話,不是白白拿四蹄蹅雪去送死嗎?」

「但坊間還有很多私人的愛護動團體的,可以考慮嗎?」亞秀問。

「我還是不放心,那可能是最壞的打算最後的選擇,我還是自己想想辦法好了。」嘉美說。

「你知我也喜歡貓的,本來我可收養牠,[FONT=Apple LiGothic]但可惜我媽媽不喜歡貓,否則......, 而且[/FONT]我下個月要去台灣讀大學,我想幫你也幫不來。」亞秀笑笑地說。

「那麼你別說癈話好嗎?! 」嘉美瞪著眼睛對亞秀說。

已是傍晚時份,嘉美和亞秀道別分道揚鑣。

***************************************************************************************************************************

(七) 淚和雨已分不開

天色更暗了,剛正下著毛毛細雨,嘉美從袋中拿出她早有準備的雨傘。

「下雨了,四蹄踏雪會怎麼樣呢?牠會不會被雨水淋濕了身嗎?」嘉美一邊想著一邊已返回屋苑的小公園中,卻見不到亞雪牠們的影踨。

「折尾! 亞雪! 折尾! 亞雪!」嘉美遊目四盼的呼喚牠們。

「咪咪...咪...」,是牠們對嘉美的回應;原來牠們躲在牆角邊的一個電箱下面避雨,所以嘉美不容易找到牠們;

嘉美撐著雨傘,坐在石椅上,折尾和四蹄蹅雪見到嘉美都十分高興的跑出來,蹲到嘉美的雨傘之下。

雨愈下愈大,兩隻貓兒都躲在嘉美的雨傘下不敢四處走動,雨點滴滴答答的打在雨傘上,令嘉美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因為滴滴答答的聲音像時鐘的秒針正在移動著,也像計時器的倒數響聲一樣,正倒數著......還有兩個月冬天就到了......還有一個月小噴水池的工人就要開工了......這一刻這一秒,不能說時間不緊逼,正催速著嘉美要盡快替四蹄蹅雪找到個棲身之所。

想到亞雪若一個月之內仍找不到安樂窩,嘉美的眼淚不禁掉了下來,雨愈下愈大,似乎上天也同情四蹄蹅雪和嘉美,跟嘉美一同哭了起來了,嘉美臉上是被雨水濺濕了還是自己流出來的淚水已分不清楚了......。

嘉美像木頭人一樣不知如何是好時, 突然有一中年婦人走近。

「唏! 嘉美! 你又來看你的貓貓嗎?」原來這婦人是替嘉美媽媽做清潔的鐘點家務助理黃太太, 黃太太已在嘉美家中做了七八年了, 其實和嘉美的一家人都十分稔熟。

「真巧在這兒也會遇見你。」嘉美低著頭說。

「嘉美,你為什麼哭?」黃太望著嘉美的臉說。

「沒有,我沒有哭,是雨水吧!」嘉美掩飾著說。

黃太說:「是呀! 我也很喜歡這隻白腳貓,牠太可愛了,我有時都不忍心牠們沒有好的食物吃,所以我現在取些吃剩的麵包塊來餵牠們,卻真巧遇見了你。」

「啊! 原來另外給牠們食物的有心人是你!」嘉美笑著。

「別叫牠白腳貓那麼難聽吧! 牠叫四蹄踏雪,你叫牠亞雪都可以,是我給牠改的名字。」嘉美說。

「啊!原來牠有個這樣漂亮的名字我也不知道! 哈哈!」黃太笑道。

「不過,我正四處找也找不到人收養牠,令我很煩惱。」嘉美嘆氣道。

「呀!我想起了! 你為什麼不去找你爸爸?」黃太突有醒悟地說。

「我爸爸? 為什麼問他? 他有辦法嗎?」嘉美驚奇地問黃太。

「我今天在你家中工作的時候,聽見你爸爸在電話中向朋友打聽誰想收養小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偷聽,我只是無意中聽見的。」黃太說。

「真的嗎?! 為什麼爸爸不告訴我? 那麼爸爸找到了收養亞雪的人家嗎?」嘉美很心急的追問。

「我不太清楚,你還是自己去問你爸爸好了。」黃太答她。

「好極了! 多謝! 黃太,折尾! 亞雪! 拜拜了! 你們快躲回電箱去避雨吧, 我要回家去問爸爸。」說完嘉美轉身很快的就走了去。

****************************************************************************************************************************

(八)好消息

嘉美一走進家門, 一見爸爸便衝著發問:「爸! 你是否替亞雪找到收養人家啦?」

「啊! 你怎麼會知道的?…噢! 是,找到了,她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很喜歡貓的,她名叫(安祖蓮娜)......」爸爸還未說完,嘉美搶著問:「安祖蓮娜!是那個飾演(盜墓者羅拉)的那個美國女名星嗎? [FONT=Apple LiGothic]聽說她很有愛心的, 她還收養了不同國家, 如中國, 越南, 非洲的孤兒呢!」
[/FONT][FONT=Apple LiGothic]
[/FONT]「哎喲! 看你啦! 聽見有人收養四蹄踏雪就歡喜得懞懂了嗎? 你爸爸怎會認識得荷里活大名星那麼威水? 她的英文名字叫安祖蓮娜, 她家中也養有三隻從街上檢回來的貓, 她是愛貓之人是亳無疑問的, 她說她收養多一隻也沒有問題, 如果她肯收養亞雪的話, 你就大可放心了。」爸爸說。

「BINGO! [FONT=Apple LiGothic]那好太了! 原來名字叫(安祖蓮娜)的都是有愛心的人[/FONT]」嘉美歡喜若狂:「爸, 你四處打聽找收養人,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知?」

「我要等事情辦妥才告訴你知,才會給你一個驚喜不是更好嗎?! 」爸爸說。

「唔......嗲哋! 我愛你!」嘉美從方才的憂心忡忡變成現在的歡欣鼓舞真是判若兩人。

「明天是星期日,你不用上課,你明早拿家中的膠貓籠捉那隻四蹄踏雪回來,我立即駕車送牠到安祖蓮娜處。」爸爸說。

「好! 一言為定! 我明天會把事情辦妥的!」嘉美高興地說。

*****************************************************************************************************************************

(九) 囚籠

鈴!……..……嘉美床頭的鬧鐘把嘉美吵醒了, 因為在星期天和假日, 嘉美都慣於賴在她的高床軟枕上不願起床, 但今天, 她為了亞雪, 一早六時半就跳起床來, 她忽忽簡單梳洗後, 準備了一些零食, 帶了一隻膠貓籠便下樓去。

嘉美習慣傍晚時才見牠們的, 但現在這麼早, 會不會見不到牠們呢? 早上的太陽, 展現出溫馨的和曖, 並不像中午般的熾熱, 貓兒們一定會把握住這溫暖的陽光來晒太陽的吧! 嘉美一邊走一邊想著, 於是她往小公園的東面看見陽光普照的小草坡走過去, 果然見到四蹄踏雪把身體拉得長長的, 伸著懶腰把灰白色的腹部朝著陽光, 享受著日光浴, 陪伴在牠身旁的當然是牠的母親折尾;


四蹄蹅雪一眼望見了嘉美便迅速把身子彈起來朝嘉美走過去, 牠興奮得把牠長長又圓潤的尾巴左搖右擺著;

「早晨! 亞雪! 哎喲! 你把尾巴搖得這麼勁, 你究竟是一隻狗還是一隻貓哩?!」嘉美拍拍四蹄蹅雪對牠說。

嘉美把打開了門蓋的膠籠放在地上, 四蹄踏雪很好奇地走近牠從未見過的東西看看, 牠把耳鼻子東嗅西聞的探究著, 但牠不知道這東西將會成為的囚籠;

嘉美把貓兒最愛吃的幾粒零食拋進籠子內, 四蹄踏雪迅速追吃小吃跑進籠子中, 嘉美立刻把蓋子關上扣緊, 這時四蹄蹅雪才顯得驚慌失措, 牠在籠內左碰右撞, 並發出咪咪的大叫聲, 牠不停地叫, 牠估不到牠一向信任的嘉美會把牠變成了階下囚。

折尾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但牠沒有一點不安, 嘉美對折尾說:「對不起, 我捉了你的女兒, 不過, 你放心, 我替牠找到了一主好人家了.」折尾不但沒有怪嘉美, 並且搖著尾巴把頭輕擦著嘉美的腳表示對嘉美的感謝。


*****************************************************************************************************************************


(十)新生活

四蹄蹅雪被送往牠的收養人安祖蓮娜家中, 亞雪始終是一隻野生出生的小貓, 突如其來的轉變使牠驚慌是不出奇的;

第一天, 牠被囚在籠中來飼養妤讓牠來適應一下新的環境, 家中其他的三隻貓老大也走過來向亞雪打打招呼, 使牠感覺這陌生的新地方並沒有危險, 己使牠的情緒平靜下來;

第二天, 牠見到新主人弄給牠從未吃過如此好味道的三文魚蟹柳鑵頭食物, 使牠對新主人的信任和對新環境有了安全感;

第三天, 牠已可以放出來自由活動了, 其他三隻貓哥貓姐見牠是一隻可愛的妹妹小貓咪, 沒有對牠欺負, 四蹄踏雪更很快便和牠們熟絡起來, 還和牠們追追逐逐遊戲;

四蹄踏雪很聰明, 牠已經明白到這兒是牠的新居之所, 因為四蹄蹅雪的漂亮, 溫純, 可愛, 所以很逗得安袓蓮娜喜歡。

嘉美從父親口中得知四蹄蹅雪得到新主人的喜愛, 像完成了她身負的重責任務一樣,心情愉快喜悅極了。

嘉美對父親說:「那麼剩下了折尾這麼孤單可憐, 為什麼也不找人收養牠?」

父親說:「折尾原本是一隻已生育了多胎的流浪老貓, 牠已習慣了野外的流浪生活, 家貓的狹窄生活空間未必適合牠, 你聽過(做慣乞兒懶做官)這句俗語吧, 收養折尾並不如你想像中的好。」, 嘉美點點頭表示同意。

自此之後, 嘉美放學也再沒有見過折尾了, 折尾可能已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開拓牠的新生活地盤。

這年中, 嘉美間中也收到從安袓蓮娜來的消息知道四蹄踏雪生活得很好, 內心滿是高興;

另一年, 嘉美也上了大學, 學業和生活都很忙碌的嘉美, 在她的心內, 四蹄蹅雪是她很好的貓咪朋友, 也是她永遠很好的回憶;

四蹄踏雪…...牠又會不會記得有一個對牠這樣好的嘉美呢?!………



(全篇完)


柳搖風
致柳搖風

抱歉至今才給予回覆,個人將您的作品反覆閱讀了兩次,認為──
《四蹄踏雪與嘉美》敘述人與動物間之情感,內容亦穿插友情、親情的部分,極適合青少年朋友閱讀。
然,仍有兩點建議:
1、避免冗句、贅字等,並確保語法順暢。
2、情感再予加深。
敬請酌參。
期待您未來的作品。

共勉之
羅莎版主:

謝謝你的寶貴意見, 我己把小說全文作出了多部份修改修正, 包括你所說的減掉一些冗句和增加了一些感情上段落的描繪, 希望能使本小說更充實一些.

本人這樣的修正後未知能否逹到目的, 如不能者又會否變畫蛇添足, 希望版主再加以指正.



祝安好!

柳搖風
致柳搖風

由於文章篇幅頗長,故又許久才給予回覆,非常抱歉。
就青少年小說而言,個人認為《四蹄踏雪與嘉美》結構已算完整,修改後,對白增多、情感加深,閱讀起來甚好。
但可能因區域用語關係,某些對白、語句似與台灣用語不太相同,另有部分語句讀起來不太通順,
建議參閱不同作品、書籍,觀察其他作者的創作手法及對白寫法等,將極有幫助。
以上為個人淺見,敬請酌參。
期待您未來的作品。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