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在這節骨眼上,還是先讓我將牠的雄姿做個快筆素描吧!這隻大丹狗,全身楮紅無半絲雜色。身材高挑外表雄渾,整體魁壯孔武有力,從牠拉扯阿林的力道已可看出個大概。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在對牠品頭論足,稍微疏神的剎那,牠突然地對我發起攻勢直撲而至。

紅狗迅速欺近我的腳畔,一個低頭偏嘴便咬住我的褲腳。接著,牠再用力將狗頭偏往右上斜扯。「滋啦!」一聲脆響過處,我的一隻褲管已被狗牙扯下一大塊。碎布叼在狗牙上迎風飄蕩,說有多糗就有多糗。

我的糗態不僅如此而已,就在我愣立當場不知所措的時候,牠又使用同招咬住我的另隻褲管。牠故意惡作劇的緊咬之外,狗頭還不住的左右扯甩。害得我鬼叫拖拉並出腳踢牠,尷尬的反應,引來旁觀夥眾們哈哈大笑。

阿林看了覺得過意不去,於是出面制止大家笑我。他還關心的走過來,低聲問我是否受傷?他提醒我說,最近狂犬病又死灰復燃,勸我還是小心為妙。經他這麼一說,我趕緊低頭檢查我的腿肚與腳踝,幸好只傷及褲管而已,皮膚完整無恙。

讓阿丹擺了一道心實不甘,趁著過場的時機,我再放眼狠狠的瞪牠。這次瞪視時間較長,結果更讓我瞧出了阿丹的真正魅力。牠隱帶著一股發自內裡的魅力,真不知該如何去形容它才好?當牠裂開大嘴時,潔白堅固的狗牙耀眼迷人。鮮紅的狗舌赫赫向外挺伸,像是笑我拿他沒法似的。

坦白說,我很在意牠的反應。此刻的我,雖然對牠懷著某些的恨意,但牠的一舉一動仍叫我著迷。這一戰牠毀了我的褲管固然可惡,但牠適度的讓步也給足我面子。下班時,牠已乖乖跟著我回家啦。

剛到新環境的阿丹,很快便與我的家人混熟。除了略嫌牠的食量大些外,家人很難從他身上找出缺點。就連平日討厭貓狗的老爸,也未對牠發過牢騷。阿丹喜歡這裡,原因是這裡有足夠空間讓牠滾弄。而家人能接納牠,則是大家都欣賞牠的豪邁性格。於是人狗在這相互吸引的條件裡,很快就建立起一層無形的默契。

阿丹給家人的形象幾近完美無缺,其實牠也有任性的另面,只是沒在人前露餡罷了。牠的個性有點拗,有時候固執得簡直不可理喻,又臭又硬的執著使人不敢領教。然而牠的巧智超越常狗,並還帶著一種讓人無法解釋的譎慧。無所事事之間,家人常被牠耍弄得哭笑不得。

牠的聽覺最是靈敏,再輕微的聲音都逃不過牠耳朵的捕捉。吃是牠的最愛,有吃得不用你招呼,瞬刻便可見到牠的蹤影出現在你眼前。牠非常熱愛戶外活動,對狗工作最為賣力。所謂的狗工作,無非就是追追蝴蝶撲撲麻雀,或者,刨刨草根抓抓田鼠罷了。

「狗拿耗子多管閒事」,此句話是用來比喻狗兒不務正業的意思。阿丹的捕鼠技術的確一流,管他是家鼠或田鼠,休想從牠的眼下溜過。某次,一隻特大號田鼠在乾草堆中作怪,家人用盡辦法就是逮不到牠。阿丹看在眼裡十分不服,早晚守候於草堆旁盯緊田鼠的舉動。

這天活該這隻田鼠要倒大楣,當牠正在得意晃蕩之際,阿丹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利用狗爪扣住鼠身,田鼠拼命掙扎想要逃命,奈何阿丹狗爪犀利,被牠壓制之後哪有逃生機會。狗鼠之鬥結果不用贅述,一場嚴重的鼠患至此解除矣。

阿丹還有一種怪癖,牠很討厭殺狗人與香肉客。這干人等出現在他眼前,肯定會招來牠的猛追和狂吠。鄰莊有位老廣不信邪,每次來村子裡訪友,老喜歡故意的繞道經過我家門前。結果,回回都被阿丹追得落荒而逃。

時光荏苒,歲月不居,阿丹在我家已經渡過七年有餘。狗歲月如何計算我不清楚,但可意會阿丹這七年如似人類數十載。牠的身體日益衰老,力氣逐漸消失。狗身上的毛皮光澤黯淡,多處已經脫毛翻白。雙目覒昏分不清東西,時常被木柱撞得天旋地轉。平昔在曬榖場追逐雞鴨的活力,如今全都不知跑到那裡去啦?

這些天裡牠的食量逐日減少,食盆內留下過半,有時還整盆原封不動。雞鴨鵝群在他身畔聒噪無動於衷,鎮日只知趴伏在玉蘭花下呼嚕沈睡。偶而我路經牠的身旁,蹲下身來撫摸牠的頭或腳,牠一動不動。

阿丹的體況一天不如一天,活動力也日漸下滑。家母走近牠的身邊,難得見牠身體移動。家母用竹子點牠的身體,牠只稍微動動而已,接著又繼續打著牠的呼嚕。如此狀況持續半年,待至第二年春天來臨,這隻叱吒一時的大丹狗,終於吐出牠的最後一口氣,趴伏在地面上,流滿一地的狗涎離開塵世,歸登極樂世界啦。

經常有人提起「狗眼看人低」這句話,可是在我飼養過的狗群中,似乎沒見過這種傢伙。此話始作俑者,不知他是在何種情形下創出這句名言?有人衣衫褸襴而過,隨即被狗追的情況很多,但這行為算不算是狗眼看人低呢?

當初我的看法與大家一樣,後來長期和狗相處之後,這才才明白一件事實,那就是人類對狗的瞭解太少啦。狗兒之所以會去吠追,那些讓牠看不順眼的人,其實,牠所吠追的對象並不是人,而是從那人身上飄出來的氣味。

此外,狗族的記憶力相當驚人,俗話說「三朝狗不會撞差路」。意思指一隻小狗只需餵過牠三頓食物,牠就永遠記住這個家。日後即使將牠拋棄多遠,牠也可以追聞這個家或家人的氣味,迅速找到回家的路來。

早年定居在江子翠之時,我家所飼養過的狗兒如阿丹、貝蒂、吉比或庫瑪、牠們都具有這項特異功能。每次家人帶牠們外出遊逛,縱使輕放牠們自由,妄了將牠帶回家,牠們都能憑其記憶,嗅聞氣味找路回到家裡。

我家附近經常聚集許多外狗,除西洛之外還有小黑、庫洛、大兵、紅面仔、以及一些流浪犬。這群天之驕狗和我家人都很熟,牠們聚在一起稍微聒噪之外,倒也與鄰居們相安無事。

狗與狗之間,爭風吃醋玩玩鬧鬧在所難免。不過,要是認起真來,牠們就會撲鬥個沒完沒了。儘管牠們之間常會不歡而散,但牠們從不記仇或鬧出流血事件。狗與狗間的合作精神值得一提,每逢外狗入侵地盤必會群起力抗。如果外狗不知進退,肯定招來雷霆合擊,直至外敵夾尾落荒而逃,牠們才肯收兵停戰。

某次一隻鄰村大狗誤入地盤,並還欺負在地的一隻弱小,此種胡亂情形被小黑發現,牠立刻將其所見報告阿丹與庫洛。阿丹與庫洛得到消息,立即趕往慰問小狗並與那外狗進行溝通,希望牠知難而退即時離去。

怎知這條大狗不但不接受勸告,反而洋洋得意自以為了不起。阿丹與庫洛看在眼裡十分火大,二狗互相打個暗號,首尾包抄大狗的去路。半句也不多說,二狗就與那隻大狗展開近距離的肉博戰。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二狗合力硬是將那大狗打得落花流水。當阿丹與庫洛凱旋歸來時,眾犬集合到前道迎接。諸犬臉上洋溢著興奮,望其場面與人類得勝凱歸盛況非常相似。誰說狗不善群?果是如此,今日場面不就證明人對狗性以訛傳訛了嗎?

其實,狗與狗之間的情誼比人類更深濃。阿丹去世那晚,村內眾犬徹夜哀號不止。其嘷聲悽厲扣人心弦,縱是鐵石心腸亦會被那哀號所軟化。而在阿丹下葬那天,村道上狗影幢幢,絡繹奔馳來來往往。牠們都是趕來,哀送阿丹走完最後一程,此情此景看入眼裡,令人不禁為之鼻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