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得從夢裡尋個光─侍親記(5之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Azure葉宗德

總得從夢裡尋個光─侍親記(5之5)

21
你父親說,最近手老被縛著,一再說以前不該決定用灌食的,用吃的就好,吃不下能早點走。
又說,頭好硬,用手打不破。
你請護理師讓醫生加開止痛藥,她說傷胃。你說只要他不痠痛就好了,其他的就不管那麼多了。
那是上天給于你父親及你的困境嗎?你無法決定他的生死。
都說空,會過去的。這是理智的呼喊;然而,情感上的耗損,覺得都在受罪,除了接受,還有其他法子嗎?
讀一篇文章,敘述一位母親為智障及肢障之女兒復健的艱辛過程。她說,上帝給每個人的功課各不一樣。

22
你父與表妹婿談許多話。
你父親對他說,他以前喝農藥都不死,也曾拿剪刀刺肚子,刺不下去。說罪未受盡走不了,後悔以前抓筍龜穿尾綁線糟蹋牠飛,捏蜻蜓把尾巴折斷插細草讓牠飛,所以今日受苦受報。

23
你父親說想改吃稀飯,這樣若吃不下,看能不能早點走。否則這樣灌食,要灌到甚麼時候。
護理人員說他吃稀飯會嗆到,易引發肺炎。你父親每次叫苦,你說何處無苦。還能住這裡,沒錢的就「拖屎連」。他說住這裡像地獄。

24
你父親隔床者往生,父說昨晚聽到他的聲音,卻不見人,始知果真有靈魂這事,懼。
又說逝者兩日無法進食即往生,是以後悔灌食之決定。

25
你探父。父說隔這麼久了,還看到隔床已逝者,真奇怪。但他不害怕。
你父仍插著鼻胃管,護理人員說有給你父親吃稀飯,卻只能吃一兩口,仍靠灌食。
要死死不了,他說只能在夜裡擦乾眼淚。

26
戶政人員說,你父親的意識很清醒。
你出去拿板子讓父親做簽名用墊,回房,看到父親與2位戶政人員有說有笑。
早上欲辦父親的印鑑證明,因印章老舊模糊,戶政人員不敢辦,說需到府服務,以了解你父親現況。
作業過後,他們拿文件讓你父親按指紋,並問你父親能簽名否。你父親說,好久沒寫了,寫了不好看。戶政人員說,沒關係,就只寫一個姓字也可以。
他們要你父親稍坐起來,方便寫字。一位拿文件讓你父親簽名,另一位拍照。
一位說你父親意識果然很清楚,且好久以來,沒人簽的字像他這麼好,大部份十個有八個意識模糊,那他們就無法發給證明。
在旁的護理師說,你父親還會絡幾句英語呢,還自己推著輪椅整層樓逛。此與你所見的父親整日躺在床上不同。

27
你探父時,他睡著,忽見其笑著。搖醒他,問他是否做夢,他說是,問做什麼夢那麼好笑。你父靦腆答:
「2個囝仔知影我的名。」
「哪兩個?」,
他說不認識的。
他感嘆老家昔日那些山坡地很值錢,怎麼現在會變成無人要的地方。他因而想起年輕時所見之戰爭,大家看軍機纏鬥,後來軍機發射機關槍打死人了,大家才害怕竄躲。問你有躲過防空壕否?又談及昔年幾乎餓死的經驗。
臨走,你一如以往,順撫他的腳。他帶點哽咽的叫你們照顧好身體。
禮過佛,欲返,從門口再看父親,他仍望向你們。

28
(1).與妻用機車載一籠父親蒸的九層粿去賣,先到一家,店主說他女婿出事,他給我一張蓋了章的票。我載至另一低矮房子之家,他家賣好幾種粿。
我與小兒(6.7歲時的模樣)在他家的房間坐著聽唱歌,一會兒,覺得沒甚麼,問小兒要不要回去,我們就出去。到賣粿的正廳,粿已賣完。我要載回籠盤,女主人說她還要清洗,因多,所以明天或3天後再來拿。我說要那麼久呀!然後怏怏然離開時,女主人說籠盤若要整修得更好要加錢,問我要不要,我說不要。我看她桌上有一個蓋有上述章的標幟,得知他家就是上述那位所說出事的女婿。
(2).有人錢丟,搜到我皮包時,竟然有錢。

29
探父時,護理長來,拿著你以前簽父親不急救同意書,說需另簽一份,要註記在健保卡。
她向你父親說明後,問他願不願意簽。你擔心他不願意時,他卻立即說現在只在等快點死最好。護理長說他要親自簽名。你父親拿過文件,爽快簽名,且喃喃自語說好久沒寫字了,不好看。
而後你與妻到辦公室寫你倆做為見證人的資料。
回房,你父親說: 「今日在搬哪齣,要簽這種?」
他又重復窗前看到白鷺鷥,以前大地震等事。
你說前天去看弟,你父親聽了滿喜悅的。問你弟有沒有說什麼,你騙說:[叫你保重]。他聽得滿心歡喜說: 「伊也會焉泥講啊!」,他回憶那年偕兄去看他,弟拿寺裡饅頭給他吃,他說很好吃。
你弟當年因沒認真找工作被父逐出家門後,未再返來。

30
去繳你父親的護理之家費用30670元,因疫情關係,你不得入內探視,隔著門,用視訊與他對話。他重聽,手機聽不清楚。你問他冷不冷,隨側人員大聲問他,父親說不冷。你隨後問他話,他都聽不到,他問你,你也聽不清楚。後來有聽他問隨側的護理師,現在疫情好些沒?護理師答更嚴重。最後隔著門,跟他揮手道別。

31
疫情後開放探視。
至時,表弟夫婦已在房內與你父親對話。
你父除了有些重聽,其他各方面都很好,表弟一直讚嘆你父親健康狀況佳。父也對他倆說最近較習慣了。談話間,有笑聲。

32
(1).買了(拿著還未給錢,放在口袋)酪梨回來,想給也在賣酪梨的朋友,再想買幾個並請他們吃。回到原本髒亂的工地,卻已變得煥然一新的學校地面,乾淨整齊得很,一下子找不到朋友。走彎曲線條如波浪狀起伏的樓梯上樓,至一半,見大兒子(20歲模樣)與同學騎腳踏車回來了。我回頭,搜尋我那台借給大兒子騎的腳踏車,整排腳踏車都新的整齊停在樓梯前沿,因我的腳踏車沒特色而找不到。大兒子他們排一整排在樓梯口、腳踏車旁的盥洗槽前盥洗刷牙。
(2).本來以為陳茂盛老師在賣胡蘿蔔,為了討好他,想買一些。近看卻發現在賣玉米,也有紅色的玉米。我卻轉強硬的不買了,對他說,我檢測過敏原是玉米(最近皮膚癢,至醫院要求醫生檢測,過敏原是玉米),所以不能吃。那些玉米都放在一個地坑裡,不好意思之餘,看一堆玉米葉上有幾條山藥,就買其中最大的,說要60元,我沒好氣的拿1000元給旁邊的另一位老師。他找不開錢,茂盛師拿到約20步之遙的第一棟辦公室去,好久沒返來。位於二樓突出建築的福利社,有家長在等著買東西,門未開,不得其門而入。有人用麥克風喊管理的茂盛師來,家長急得說等一下要上課考試了。好久仍不見茂盛師來,在二樓教美術的忠洲老師開門去賣,從地面往二樓門口看到福利社一些紙箱裝著的貨品。不久,看到茂盛老師拿著我那1000元走來,我從口袋掏出60元,拿走那條山藥。

33
父親往生,卻只有你一人替他辦喪事,後來看到你哥來,向他抱怨。
燒出的骨骸甚為美麗,但其中一塊特大,好像不是人的,但喪葬人員也將之包在父親的遺骸內。
喪事辦完,你與人對話,那人說,本來都他照顧往生者,後來才送去養老院。你哭著說,沒錢壓力有多大,現今往生,內心雖有不捨,卻放下大心。
整理一堆所存物件中,拿取一塊約15公分扁形狀似蝙蝠的石做物,你問身旁人,可有一點父親的遺物,以做懷念。
與你對話者,竟是你父親!
辦你父親之喪事竟是辦你祖父的。
前後往生者不一。
你每天做好幾個夢。

34
父問你知否?說哥已答應要作法,讓他早日歸仙。
他說要你們共同祈求他早日走,若你們求,是不孝。若他叫你們一起祈求,就是孝。
有一次,你父說頭暈到天花板都會旋轉,眼睛一睜開就如是,還會嘔吐。說以前有人嘔吐就走了,他以為也可這樣。
又說應是哥辦法會祈求有效,他要哥繼續求,好讓他早日走。並說哥說現在很多人都這樣。

35
清明節
父、母、哥、我分別住於一田字形房間,父、哥各住外房,父右哥左。我與母親住內房,我居左。
半夜,忽覺我蓋滿的棉被左腳處有人曲身睡,忽聞母親聲音。我被吵醒,對母親生氣。母親說,她本來要跟我哥換房間,但有一次,母親跟哥說你也要洗澡嗎?意思乃諷刺哥髒。所以聽母親要換房睡,哥也生氣不悅說她髒,意思乃在反諷母親。
我仍生氣得睡不著,輾轉反側間對母親說我就這樣坐著,一夜不睡吧!反正我身體不好,後果...。
母親後來從我房間小門回到她房間。透過房間上面類似壓克力透出來的明亮光線,忽而聽到許多小孩的戲鬧聲。母親生氣的趕他們走,他們從母親邊門出去,那邊都無房子,外面如霧白茫茫一片,看得不真確了!
當時母親抓住一位最小的孩子,將屁股朝上,準備打他。我不高興的過去叫她別打了!
忽而醒來,想到,母親不是去世了嗎?
註:昨去納骨堂祭祖、拜母,從未謀面的祖先未曾入夢來。而一些未曾認識的諸多人卻在夢中出現。

36
昨護理中心傳送他們替父親做生日時切蛋糕的相片。你看到他氣色還好,竟對妻訴苦,嘆將來錢不足之愁惱,並準備賣房。這引起妻如同往日的對你訕笑。
你想及昔日罹癌開刀後,父與母天天送餐來的關懷之情。

37
活著,似乎只在等待,等待死亡。
死亡,是恐怖的,還是解脫。

38
護理中心打電話來,要你去簽父親打新冠疫苗同意書。因你今日甚疲累,有怨。
忽而覺得總得找出光來。
怨,是來自你內在思惟的問題,非關外在父親之事吧!
得尋找解脫的密碼。

39
護理之家來電說你父親皮膚病抓到流血,建議你帶去看皮膚科。
你心底起煩,畢竟最近你身子甚不適,還要帶他去看,訊息看了很久後都不想回答。
稍後,覺得不處理也不行。因護理之家樓下是他們開辦的醫院,於是回話,叫他們請醫師開些相關藥抹上就好。
他們說抹了,無效,依然抓到流血。
你未答。
稍後他們傳訊息說可請外籍看護推他到附近的皮膚科看疹,一小時200元。
你回覆好。
到晚上也沒接到他們回覆的訊息。
晚上你看佛刊,一篇專門介紹苦集滅道的文章。大意是遇事逃避會反覆讓你的煩惱出現。
要你先[集],就是知道煩惱因,並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析,然後再用[道]去處理它,消彌它。
於是你檢討對父親的不善意,深思後,探索出一些原因。
你先檢視錢的因素。
會對錢恐慌,乃於囊日,貸款購屋、教養小孩等等致使生活窘迫。一次生病,身體如焚的痛楚,然家中已無餘錢,心生恐慌,畢竟沒錢,無法治病,身體就得受罪。而這制約反應應已進入潛意識裡,所以一想起沒錢,心裡立即緊張焦慮不已。
你再度衡量目前錢的狀況,並沒有所想像的窘迫!而窘迫是你螺旋式的想像一直放大,自己嚇自己。

40
你父親坐著輪椅從復康巴士下來,乍見你,驚訝的問你怎會在這裡!
他在診所治療幾天的皮膚病未見好轉,你接他轉診至大醫院。因疫情關係,你與父親好久沒見面。
候診時,你父親不多言,也沒哀嘆。
看過病,你與妻站在醫院門口看著獨載父親的復康巴士駛離。

(五)

情緒總在正負面中擺盪,一直想尋個自在。
你寫下幾則隨筆,想藉先賢的智慧紓解些煩憂。

1.
一直在覓菩提。以為煩惱之外有一個菩提。
若是,煩惱與菩提是相對的,相對會產生衝突,所以無法寧靜。譬如一直將父親視為對立者,所以起煩惱。
煩惱與菩提需在絕對中,才得和諧。
這個絕對就是寂寂本體嗎?

2.
如是想,當觀:
煙起煙散…?
煩惱如煙起煙散,是表相,表相是幻,有生有滅;而本體不生不滅。
所以聖嚴法師說:「空中有哭笑。」
煩惱度盡就顯菩提。

3.
與父親之互動生煩惱相。
「看山是山
看山不是山
看山是山」
看山不是山之前的「看山是山」與之後的「看山是山」是一樣的嗎?
禪詩云:「終日尋春不見春,踏破芒鞋嶺頭雲,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與父親互動中的煩惱相是「看山不是山」嗎? 我還處在「踏破芒鞋嶺頭雲」的尋覓裡?
那麼「春」在何處?
春在「煩惱當下即菩提」?煩惱與菩提只在一念之間嗎?
這一念是觀「非有非無,亦有亦無」之寂寂本體?
如此始能看得透徹?
「看得透徹則會以接納的態度去面對;逃避、恐懼是看得不透徹?」。
路還要走下去!

4.

夢是潛意識在無所禁錮下的現實之顯現嗎?只因現實情境下的意識是被壓抑的。

夢無邏輯,人生有邏輯嗎?
夢醒來,即使是惡夢,不生恐怖,因知夢是虛假。
都說人生如夢!
然何以人生有諸多怖畏?
佈畏也是夢?也是亦有亦無嗎?
我能從夢中學得甚麼?

5.
痛苦根源在「我」?那解渡至「無我」之寂寂本體則能却苦?
「無我」是從「我」解渡!?
「我」當下是「無我」,你想。

6.
為什麼尼采會說「享受痛苦」?
地藏菩薩入地獄渡眾生之誓言,你屢思其所示。

(六)

你癌症又復發,你想到父親…

父親在家,好端端的坐著,也沒插鼻胃管。懷疑之際,原來是母親帶他回家照顧了。
野風也吹著。
生命難題寫在一則則
若禪詩
若示夢
若虛
若實
考驗著人生智慧

問好
跳舞鯨魚
感謝跳舞鯨魚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