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百合》一之10遇到一個機靈的女孩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ocoh葉宗德星心亞Azure

唐倩依照彭康的意思,通過嚴喻春提交了一份策劃書,彭康在轉發全員的時候隱去了他授意這一部分,只强調了新進員工唐倩在入職後迅速融入公司,率先提交了項目方案。唐倩擔心彭康這樣的處理會引起同事和部門管理層的嫉妒和不滿。
郵件轉發後不久嚴喻春來找她了,她從工位上站起來時,好幾個同事抬頭看著她。沒有別的事,嚴喻春把她著實誇耀了一番。
唐倩走進會議室的時候張慶慶沖她竪起了大拇指,她意識到自己不僅是彭康的棋子,而且有可能成爲張慶慶嚴喻春爭鬥的箭或靶。
當彭康進入會議室後,再次對她表示了贊賞和鼓勵,這讓她覺得,自己在這家公司可能待不久了。
公司的升職空間比較小,總經理,各部門經理,部門各組長,此外沒有其它管理職位,除了最底層的組長是從員工中選拔,其它職位上的人員發生離職或調動,都是由總部派駐或外聘過來,現有的中高層管理就是這樣的,所以管理層的人應該不太會在意唐倩受到器重。
同事間和她最有利害關係的應該是羅靜秋,她們本身的差別很大,個人的性格,行爲方式,以及妝容服飾的偏好,但是她們在公司的地位相仿,能力相當,而且同爲女性。進入公司後唐倩和她的私交最多,但是在利益面前說不準一個人會有怎樣的反應,好在她在最初和同事相互熟悉的階段過後,已經基本退出了同事間私下的交流和聚會,她同時可能侵占到的還有李俊波和胡晟,以及魏娟這樣一些老員工,可能還有柳迅的機會和利益,這讓她在工作之外避免了和他們發生尷尬的情景。
唐倩沒有職位方面的野心,甚至沒有事業方面的目標,她所在意的只是薪資,而公司的人事制度恰恰使她不會冒犯到管理層,只會在同事中招惹嫉妒和不滿,管理層不會在意,她會因同事間的競爭和孤立而無法繼續工作下去。她不想參合到這種辦公室事務中去,但是她被推到了這裏面,或許應該說是被提進去的,彭康直接與她進行溝通和交涉,嚴格來說是越級了,但是彭康在業務和管理方面都不是很在行的人,加上他任職總經理的原因,以及他爲人平和,沒有人議論他的逾矩。
同事之間的情緒不會明顯表現出來,中午仍然會有人叫她外出吃飯或點餐,她沒有刻意去或不去,視自己口味和心情而定。而心情,她對工作,對職場,常常感到,乏味,是的,她進入公司和職場只是爲了生活,從最初的時候就是如此,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從小的時候就是如此,她只是想過普通而平凡的生活,和愛的人在一起,有一個家。


家大約是一個奢望了。她要談戀愛,她還年輕,那天晚上一起在酒吧的一個二十二歲的女孩叫她妹妹,呵呵!她需要愛情,用來……忘掉什麽人……她不想忘,忘了,就真的什麽都沒有了……怎麽可能,想忘就能忘真是想得美,所以,她可以美美地想下去。她剛剛見過那個人了,那樣的身形,動作,衣服,頭髮,鞋……渾身上下無處不讓她……當時是沒有,但在過後回想起來時,每一處,都讓她充滿愛欲……她需要滿足,她無法忘記,她想要戀愛,她只想要那一個。
她多次瀏覽過一些拉拉論壇和網站,有群招人的,有找合租的,有征女友的,有按地域集合的,有講述個人故事和心情的,還有,徵集形婚的……有些論壇版塊安排的看上去很合理,但是不注册無法瀏覽,她只好放弃了。有些人貼出來自己的照片,看上去……拉拉裏顔控多,她有時候都懷疑,有些人就是被一些女子特有的美掰彎的。會貼照片出來都是對自己顔值有自信的,這樣的帖子點擊和回復都非常多。
在剛開始接觸到這類網站時,她有立即加入的衝動,不過她不是衝動型的性格,在持續的瀏覽中她漸漸失去了一些興趣,無論是美照還是那些特別的經歷和心情。從她懂事的時候起,她就一直在想方設法隱瞞自己的一些事情,她有些無法適應這樣在公共平臺上公開個人的信息,尤其是一些她個人覺得寶貴的秘密。事實上,她的年齡,在那些活躍的用戶中也有些顯大了。
她一直都沒有注册和加入,在某個寂寞難耐的時刻,她專門注册了一個新的社交軟件賬號,申請加入一個在論壇的公布的群。入群的要求很簡單,和群主語音通話讓對方確認是位女性就行。在頭像的使用上,她斟酌再三,用了自己真實的照片。入群之後她就查看了成員資料,主要留意了一下和她在同一座城市的群成員。小號,真人頭像,查看本地群友資料,這些表明了她是帶有目的的。
入群後的迎新寒暄過後,群裏就恢復平靜了,她想這些人平常在一起,大約也不會有很多話題,她著重查看兩類人的資料,首先是頭像漂亮的,另外就是本地的。A長得,不符合她的喜好;B太男性化了,她喜歡柔柔的,美美的,C年齡太小,看那妝容就覺得沒生活經歷;D看起來艶俗,E的頭像很吸引人,但不是本地的……所以怎麽可能還有那麽合適的一個人?
草草吃過了晚飯,她收到了好幾個驗證請求,都是來自群裏的人,她打開這些人的資料看了一下,都不是很有興趣。通常除了陌生男性她會通過所有的驗證請求,好在除了陌生男性,添加她爲朋友的人也不多,所以在她的原有賬號上好友人數其實不多。她要在估計對方不在的時候通過,而在通過之前,更晚一些的時候,群裏的聊天讓她大開眼界。
這個時候,是下班放學之後,晚飯之後,許多人都閑下來了,群裏開始熱鬧起來了,有人開始在裏面分享一點心情,有人懷戀上一段戀情,有人冷言嘲諷背叛過自己的前戀人,從聊天的內容和用詞可以判斷她們相互之間的熟悉程度,可以大致瞭解一些她們各自的性格,有人表達寂寞中的渴望,有人描述呻吟的,有人形容流水……然後,有人講起了上一次的性愛過程……
唐倩看得面紅心跳,她看過色情影片,幷不是很有興趣,因爲裏面基本都是男女在一起……不過會有女主比較吸引她的,也是在那些影片裏面,她看到了各種各樣的下體……同爲女性,各個不同……當然也看到了男性的……那是令她作嘔和痛苦的……所以那類影片讓她感受幷不好,相比之下,她更喜歡一些色情小說,在文字的描述中,她可以把男性想像爲女性,甚至可以代入自己……
而這,是一個真實的人在講述一次真實的體驗,帶給她的也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她感到從心臟,到腹部的涌動……她手伸到胸前,像群裏的文字描述的那樣,想像著某個人的手在撫弄,揉捏……她渴望著,能像從前那樣,還沒有碰到那裏時,內褲就能濕透,濕得滴下來……她受不了了,她重新看了發來驗證請求的幾個人的資料,挑了一個頭像看上去讓她覺得親切的本地賬號通過驗證……對方沒有立即回應……她等不及了,即使對方回應了又怎樣?她不想讓別人碰她……來一雙手就行……嘴唇,舌頭……她把手指插進去,心裏叫著心愛的寶貝,嘴裏叫著心裏那人的名字……
之後,她躺在那裏,不知不覺流泪,可是眼泪不是她想要的,眼泪是因她想要的得不到而來的。也許,她真該去找一個另外的人了。
這應該是進入這個群引起的,她看著群裏的人,有些還意猶未盡,有些在贊嘆感慨,她覺得她應該退出,否則她的日子會更難熬了。
最好的辦法是現在不想這些事了。她塞上耳機放首音樂。巴赫是最合適的。勃蘭登堡協奏曲。具體到每一個音都是完美的。
不過,既然已經流泪了,何不哭一場呢?她很久沒有哭過了,因爲沒有人會來安慰她,照顧她,關心她,如果從來都不曾有,這一切也就沒有那麽值得期盼了。隨著胸口的一陣起伏,泪水涌出來,她雙手捂住自己的臉,如果這是那個人的雙手,捧著她的臉……她拿開了雙手,對自己的祈望報以冷笑,眼泪也流不出來了。
還是用心聽音樂吧。那麽,那麽完美的音樂,有什麽意義呢?對人類是有意義的,那麽,對于她這一個人來說,完美是一種願望,沒有的時候渴望,有的時候擔憂,永遠都在一種缺憾中,好吧,完美的音樂是對人生缺憾的彌補。她聽的是音頻,看視頻時她的關注點總是會在幾個女提琴手身上。阿巴多在前一年去世了,同年去世的還有馬爾克斯……好吧,第三樂章來了,就是這樣,一模一樣,她不知道怎麽會有人評論,對于這樣的音樂,需要說任何話嗎?
也許,早點打開音樂,她就不會陷入那難以自拔的性欲……是真不想拔出來呀,呵呵!她苦笑著,不過,如果不是滿足了,她能這樣聽音樂嗎?


事實上勃蘭登堡是一部在任何時候打開都會讓人沉浸的作品,唐倩在一個不不太恰當的時候聽了,那個時刻的感受幾乎取代了她之前關于這首作品的所有記憶,以至于她在下一次聽到的時候就會想起濕的手抹臉上的泪……她在所有的時候打開勃蘭登堡,她要讓新的記憶取代那一刻的感受。但是,勃蘭登堡響起時會讓她無法工作,連同事發來的信息都無法回復。
和同事在一起,大家也會說到那方面的事情。魏娟經常帶飯來中午用微波爐熱了吃,她偶爾不帶飯的時候跟大家一起,話題總是會被她帶到男女之事上:
“沒精打采的,看,臉上斑都出來了,怎麽,荒了多久了?我說,你也單身,人家唐倩也單身,你看看人家,那氣色,那皮膚,哎我說唐倩,你是怎麽解决的?”
唐倩羞得滿臉通紅,她懷疑自己那副樣子……是不是被看見了,那可真是丟人丟到……不可能的,她不能自己暴露,她故作鎮靜,想著理還是不理她。
“我說,咱們有男人在呢,你們這說的……咱們受不了了怎麽辦?”胡晟的話和他老氣橫秋的語氣形成很大的反差。
“哈哈……咱們這,你也單身,羅靜秋也單身,你倆乾脆凑合一下算了。”
唐倩覺得柳迅這話說得不合適,但也許,他跟他們在一起交往比自己多,跟他們比自己要熟悉得多了。她看看羅靜秋,羅靜秋一副不屑的樣子:
“他吧,論年齡呢,比我小點,論樣子呢,可以做我老爸了,怎麽怎麽都不合適。”
“那我倒是不介意的,做不成老公,做老爸也不錯……”
胡晟話沒說完,羅靜秋拿手上的筷子扔過去。
不止魏娟,另一次沒有她在場,李俊波跟羅靜秋一本正經地談起了色情影片,好像有個什麽獎項,他們對年度得獎的影片交流看法,讓唐倩目瞪口呆,這還不止,羅靜秋知道好些成人電影明星的名字,日本的倒沒什麽,唐倩通過一些網絡流行的用語和段子也知道幾個,他們談論的是歐美的。
也不奇怪,飲食男女,食色性也,她自己也私下裏存了一些視頻和影片,還加入了群……不過那是她沒有料到的,她沒想到在les群裏會有那樣香艶的內容——這些,是可以公開交流的嗎?看他們那樣子,好像沒什麽,無論在生活中還是在網絡上。
和同事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沒有感受到孤立和排擠,可能因爲她雖然表現,優异應該談不上,出衆是有一些的,但是她本人就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另外,上司的器重本身就是一種支撑,再者,沒有升職的空間,薪資是保密的,即使高一點,那也是多勞多得而已,同事大約也不是那麽在意。
幾個月來她對公司一些辦公室瑣事有所耳聞,她沒有過度關心這些事,就她個人的感受來說,她對張慶慶的感覺要好一些,嚴喻春身爲部門經理,業務能力是有欠缺的,否則策劃案早就出來了,不會輪到她的,另外,他爲人的姿態,她見過他在彭康面前點頭哈腰的樣子,他專門把她找到辦公室,以近乎討好的姿態誇獎她,和張慶慶沉穩地一竪大拇指比起來,顯得有些屑小。
幾次會議討論過後,日常的工作安排就有新項目的內容了。唐倩有想過自己做的方案,會不會在項目上擔負一些特別的責任,她不希望自己期待之外的事物來打擾她,當新項目悄無聲息地展開之後,沒有任何人事方面的調整,她還是略略有些失望。
羅靜秋買房子了,到這個時候唐倩對于房子的事情仍然是沒有想法的。
租住的房子裏,厨房的水管有些堵塞,到後來洗碗的水完全下不去了,她給房東打了個電話,房東讓她找人來修,費用雙方平攤。挂掉電話,她打開橱櫃,趴在地上,擰了擰水管,擰不動就拿塊抹布裹著擰,她把水管取出來了,把裏面的堵塞物清理掉,重新裝回去的時候,上面的生膠帶都脫落了。然而堵塞的問題沒有解决,過了幾天,她再次趴到地上,把能拆的全拆出來,都沒有贓物堵在裏面,那就是連接到下水道的那一段被堵住了。這次裝回去的時候,她買來生膠帶重新裹了螺絲口。她也奇怪自己吃得少做飯少也很注意水槽的清理,怎麽會堵住的,那麽問題就是出在下水道了,可能是樓上樓下的污物堵塞了下水管道。
換燈泡,通水管,縫窗簾,這時候她想到,何不自己買一套房?她的名下是有一套房的,也許是曾經吧,現在那個人……如果沒有了那個人,那套房不該屬￿她。
她其實幷不是特別需要房子,不過考慮到房價這些年飛漲,房子買下來也是一筆資産,加上升值的因素,比攢錢要划算太多了。手頭上的錢有兩部分,嚴格來說都不能算是她的,不過,其中一部分拿來用了又怎樣,實在要她還,再把房子賣掉。
贊美對一個人來說,年輕美貌的贊美對一個女人來說,多多益善。在看房的時候,售樓小姐提到要她帶先生來一起看看再决定,她說她沒有先生。
“哦,不好意思,你這麽漂亮,肯定很多人追,我以爲你……不好意思。”
“沒有的,我還單身的。”唐倩說,她想著那個人,十多年前就靠著自己買房了……
“也好,你這麽年輕,結婚著什麽急,一個人多自在幾年,咱憑什麽那麽早跟一個男人拴在一起,又是家務又是孩子又是公婆的……”
一席話說的唐倩差點就定了。
她有過多次看房的經驗,不過仍然在網上查閱了一些資料,再次瞭解了一下怎麽挑選,無非是地段,交通,環境,朝向之類的。隨後她用兩三個雙休日看了看,選定了一處,和之前不一樣的是,她沒有想著要把這套房當做家,比較挑選,是爲了房産的商業價值和保值升值的問題。
“合同就在這裏,你看看,貸款的話,首套房是有政策優惠的,你名下有房産嗎?”售樓人員問。
唐倩沒考慮這個問題,被問到了才想到,她不是首套了。
“不然我幫你查一下,沒有最好,稅也要少一些,當然有也好的,你這麽年輕就有兩套房了,總之買房是好事。”
售樓人員離開時,唐倩想到,她名下的第一套房,對她來說比新房要珍貴得多。那裏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即使還能重新在一起,也不會住那裏……小敏應該等她的,就在那套房子裏……
“恭喜美女,你馬上就要有兩套房了,你怎麽會不知道,那套房是你獨有的……”
儘管她已經知道,眼泪還是是往外噴涌……她站起來說聲對不起,要去洗手間,售樓小姐趕緊陪著她向洗手間走去,唐倩跟她擺擺手,自己進去了。
不要哭,不要想,越想越會哭,越哭越會想,越想心裏越痛……不要想,她能想到那個人不會動她名下那套房,她也已經知道了那套房子仍然是她的,那不是就,房子仍是原樣,爲什麽人就不在原來的地方……
在外面,在外人面前流泪,有一個好處,就是要及時克制住自己。有些沒道理了,她都無法脫身,怎麽能要求那個人一直等她,等著她,人家靠什麽爲生?她站起來打開門,又轉身故意沖了一下馬桶,沖完好像真的有需要,她重新扣上門,方便了一下,再次出來。到鏡前洗了手,泪水沒有了,眼睛有點紅,她抹了抹眼睛,出去了。
簽合同交首付辦手續。那麽,這就是生活了。


半年之後交房了,她要開始裝修。她諮詢了幾家裝修公司,各種價格材料品牌……李俊波有個朋友做裝修的,他介紹給她。見面後知道,不是什麽裝修公司,就是一個會做效果圖的美工,認識一些工人。
“你找我就對了,我不賺你錢,所有的東西,你自己看,自己買。”劉軒說:“如果你時間充裕的話,其實工人你也可以自己去找,我告訴你大概的價格,你自己到勞務市場門口跟他們,算了,你不認識,也不知道他們幹得好不好。”
劉軒這些話顯得非常貼心,唐倩一下子就信任他了。水電工先進場了,劉軒讓她到市場上去挑自己喜歡的瓷磚地板,“水泥和沙那些就不用你操心了,你也不懂,你去市場上看看厨衛的瓷磚,你這樣子,你可以跟店裏說你是設計師,他們跟裝修公司都有猫膩的,給裝修公司的價格和普通客戶的價格差一大截,你就說你是裝修公司的設計師,或者你覺得不放心的話,你把哪個市場哪家店哪種瓷磚的型號記住了,回頭我去買。”
唐倩心想,這樣他不就完全賺不到錢了嗎,他賺不到錢,她就不好過多麻煩他了,所以她到市場上去,打算自己冒充裝修公司的去談價格。
第一次只是去看,她連問價都不敢開口,她還真是,太封閉了,逛逛超市還行,不用還價,要什麽拿上去結帳就行。店裏的人來給她推薦,問她多大面積,裝修什麽風格的,她一概不知。
多逛幾家之後,她大概有了個概念,也該瞭解一下實際的價格了,人多她還是不敢說話,在進到一家只有一個人的店裏後,她裝模作樣在那裏看,伸手拿起來看看背面的質地,老闆問道:
“喜歡什麽樣的,客廳還是厨衛用?”
“厨衛的,客廳用地板。”
“多大面積?”
“加起來十個平方吧。”
“這麽小?房子多大?”
“六十三。”
“哦,那差不多。怎麽,家裏人不來看,你一個女孩懂什麽?”
唐倩臉紅了:“那個……我是廣告……裝修公司的,您看,這價格?”
“你是搞裝修的?”老闆瞪著眼看她。
她感到無地自容,“是,我是設計師。”
“哦,那還差不多。說吧,看上哪一款了,我給你優惠。”
“這個,”唐倩拿起一塊來,上面標價十九點九:“您看,能優惠……”
“能,我給你十塊怎麽樣?來來來,我給你算一下,”老闆把她帶到桌邊拿出紙筆:“十個平方,給你按十二個平方,多的可以退回來,地磚加墻磚,總共,你看,這個價,我再給你抹個零,你交五百定金,留個地址,今天下午不行,明天上午給你送到。”
唐倩都伸手掏錢了,猛然回過神來,她幷沒有選中那一款,她只是想試試還價,這老闆,她要是糊塗一點就給錢了。現在,她得找藉口回絕這筆生意。
“這個……我還想再看看,我剛出來,這款不是很滿意……”
“這裏還有,要貴的要便宜的都有,這麽多,够你挑的。”
唐倩沒轍了,她呆不下去了,她也沒話說了,轉身往外走,跟逃一樣的。走出好幾條通道了,才放慢脚步,自己笑了。
她對于各種問題都有了回答,別人說裝修公司需要量小了,她就說是給客戶送禮的,別人說一個美女不該自己跑來買材料,她就說是她設計的,客戶相信她的眼光,談的時候要裝模作樣跟人要張名片,說有機會合作。
她對磚的認識也有了提高,墻磚用多便宜的都沒關係,碰不到;地磚要稍微好一點,不然一隻碗掉下去就要砸破;地磚地板顔色要稍爲深一點,不然一根頭髮在地上就特別顯眼,雖然她喜歡淺色的……
花了幾個休息日了,這周需要把磚定下來,看地磚的時候本來可以連地板一起看的,可她腦子不够用,還要另外花時間去選地板。花色多的太花哨,素一點的太單調,淺色怕髒,深色不好看,貴的太貴,便宜的擔心質量……這周她到了另一個市場,找了一家店進去。
“美女你好,要什麽樣的,隨便挑。”桌子那裏坐著兩個人,老闆娘跟她打招呼。另一個女孩子,看起來一副……她俏麗的臉龐上一雙眼睛盯著唐倩。
“哦,我先看看。那個,能優惠的吧,我是裝修公司的設計師,這套是給客戶送禮的,不賺錢,您得多多優惠。”
“裝修公司啊?沒問題,喂,你說,你看吧,可可,你帶這美女看一下,怎麽錯了,說的是五件,可可,你看一下,我去庫房。”
老闆娘走後,那個可可……帶著怪笑,慢吞吞走過來。唐倩蹲下來,拿起一塊磚看。
“喜歡什麽色調的?”
“……那個,這個,這個什麽價?”
“你不是裝修公司的吧?你就是給自己房子裝修的吧?”可可忽然伏下身子說。
唐倩驚异地一仰身,碰到了她的頭。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靠這麽近,你……沒事吧?”
“沒事,你身子這麽軟。沒事沒事。你過來,這邊有一種,哇,你身上好香哦。”
唐倩不知所措,這家店裏更難挑,所有的磚看起來都是很普通的那種,這個市場就是平價市場,她跟同事打聽了說這裏便宜。
“那個,你給我張名片吧,我看了幾家了,對比一下,以後有機會,也方便聯繫……”
那個叫可可的噗哧笑了:“你還編,我都知道你是自己的房子了。”
唐倩也尷尬地笑了。
“不錯嘛,這麽年輕就自己買房了。喏,名片給你,不過這不是我的,我寫一個我的電話,”可可在名片上寫電話:“這是我親戚家的店,我現在沒事幹,過來混日子的。”她把名片遞給唐倩:“你就在這裏買嘛,我來這裏一個多月,還一單生意都沒做成呢。”
可是唐倩不想在這裏挑了,但是這個女孩,古靈精怪的,挺招人喜歡……
“要不,你也給我留個電話,有了好看的,我跟你說。你就打我的電話,這個號碼,”她解開手機密碼,“你叫什麽名字,我存一個。”
“我姓唐。”
“哦,唐妹妹,好甜,呵呵呵……”
“那,我就走了。”
“嗯,你走吧。”可可在存號碼。
唐倩走到門外,回頭看了一下,可可也走到門口了,見她回頭,沖她撇嘴一笑。
她的笑,她的,機靈……不,唐倩搖搖頭,自己這是,見識的人太少了,才會見到一個漂亮女孩對她熱情點,她就會以爲……怎麽可能那麽多les。可她好會撩啊,“你身子這麽軟”,“好香啊”,還有什麽,“唐妹妹,好甜”……
劉軒跟她說貼磚的工人要貴一點,他在外面給人做的時候都是用這個工人,質量可靠,貼得整齊美觀,“當然你要便宜的工人我也可以給你找來,這個由你,我是建議你,多花點錢就用他了。”
“這個沒問題,差也差不了多少,這些就你做主好了。”
“好嘞。接下來你要看橱櫃,衛浴用品,馬桶五金那些,燈也可以看了。燈我有一個朋友在燈飾市場,你信得過的話到時候我把他介紹給你。”
“那太好了,可以省下一樁到處逛的麻煩。”
隨著裝修的繼續,她開始漸漸有了,一些期待,一些願望,一些想像。在看橱櫃的時候,她把手伸到店裏的樣品上,她想像兩個人一起在厨房忙碌,偶爾摟抱,偶爾嬉鬧,兩個人相擁著站在爐前,一起等著鍋裏的菜熟……她知道不太可能,但是,想像一下又何妨?自此,看水龍頭的時候,她要想兩個人的手在上面;看水盆的時候,她要想兩個人的手在裏面;看鏡子的時候,她要想兩個人的臉在裏面;看馬桶的時候……看浴缸的時候……有時候逛一天回來,身上沒有出汗,就內褲濕了,換內褲的時候,心裏一陣陣由衷的甜蜜感。
天氣越來越熱了,之後還有家具和家電要一樣樣地去看,燈具她就到劉軒朋友的店裏,打算在那裏買齊就好了。她打電話聯繫後,找到了那家店。進店裏之後,她又開始想像,兩個人在什麽樣的燈下,做點什麽……
店裏的小夥子看到她了:“你就是劉哥介紹來的吧,沒想到是一位大美女。怎麽樣,有沒有去別處看過,有沒有自己喜歡?”
“沒有,直接就來這了。”
“太感謝了,感謝你的信任。你看,我先給你介紹幾款怎麽樣,保准符合你的氣質。”
“也好,這段時間看這看那,實在累了。謝謝你了。”
“客氣什麽,你看看這款,我覺得,以你的氣質,我想給你推薦這一款,精緻又大氣,圓形主燈甜美可愛,特別配你的氣質。”
唐倩抬頭看,看到上面吊牌的價格,要三千多,這就是熟人介紹的不便了,在別人那裏,她可以直接說太貴了,在這裏,她不好意思。
“這個,太複雜了,我想簡單一點的。”
“這邊,你看,簡約不失大氣,這個也跟你特別配,簡約的款式顯得更精緻。”
唐倩看看價格,五千多,心裏不禁咯噔一下。
“這款配套的,餐廳燈,臥室燈,一個風格,一個系列,協調……”
這樣不行,唐倩想,由他介紹,燈就要花到上萬了,她坦然說:“不好意思,太貴了,掙錢不容易,這些檔次,消費不起……”
“美女人漂亮,性格也好,够坦誠,一點不像有些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小夥子跟她竪著大拇指:“這樣,你說一下,你大概的心理價位,我再給你推薦。有中意的,我給你一個優惠價,放心,我劉哥介紹來的,我不賺你錢。”
“謝謝謝謝,我覺得,我其實一點概念,一點想法都沒有,要不,我先自己看一下,省得浪費你時間。”
“明白,沒問題,你先自己看看,感受一下,有喜歡的隨時叫我。”
唐倩認真挑選,她不好意思一會叫一下人家,自己比較價格,款式,等選得差不多了,才叫小夥子來問價格,小夥子一一給她說了優惠價,唐倩對比著吊牌上的價格,覺得確實優惠了不少,然後,小夥子給她開了單子,算了總價,她付了定金回去了。
躺在沙發上,她把這天開出來的單子跟以前的收到一起,算了一下花掉的錢,眯上眼睛,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她把燈具的單子拿出來,一項一項查看價格,真可笑,有幾盞燈,根本不是那個小夥子現場給她說的優惠價,特別離譜的是,餐廳燈比吊牌上的價格還要高。她沒記住所有燈的吊牌價,不過客廳餐廳臥室三個是她花了比較久的時間選的,所以大致記得。她拿起手機撥了劉軒的電話。
她只能每周休息日才有時間出去選購,劉軒也有時間關係,他在其它地方還有工程,在她這裏是純幫忙的,所以都是別的工地優先。裝修慢吞吞地進行著。


羅靜秋離職了,她那幾個朋友的公司終于開起來,她也想自己創一番事業。對她來說,這家公司確實沒有什麽前景了,沒有升職空間,職位上不去,薪資即時拿到員工裏最高等級,獎金那部分是沒法和中層以上的管理人員比的,管理層的獎金可能比員工一年的工資還要多。唐倩也考慮了一下自己的以後,她仍然得出這樣的結論:她沒有野心,不必像羅靜秋一樣拼。
但是她需要錢,買房子裝修花掉了一大筆,羅靜秋以後總會嫁人的,還可以依靠男人,她可只能靠自己,說不定還要幫襯別人……目前這家公司對于她來說,至少薪水穩定,而且還有上升空間,她沒有其它打算,老實地拿這份穩妥的薪水就好了。
“想喝酒的時候可以找我呀。”下班的時候,羅靜秋過來跟她說:“你可能不適應那樣的場合,不過我知道你會喝酒,你不會自己在家喝吧?哈哈,常聯繫!”
“好的好的,你要多保重哦,實在點呢,早點嫁個如意郎君,女孩子不用這麽拼的。”
“借你吉言!你也早點嫁了,不對,我發現,你一直沒談朋友,也不跟我們聊男人……”
“哪有時間啊,這幾個月裝修,人都累得懶的動了,腦子都轉不動了。”
“走了走了,我們就送你到車上哈,你自己開車走人。”李俊波說,他幫羅靜秋抱著一隻紙箱子,裏面是她的個人物品。
唐倩跟著部門的十幾個人一起把她送到停車場,有可能再也不會見面了,她想,她在上一家公司的同事相互都有聯繫方式,但是從來沒有相互聯繫。
在下班的車上,手機上收到一條驗證請求,她點開看到驗證語是“唐妹妹……”,心裏立刻怦怦亂跳,那個……可可,她怎麽會,她還真跟她聯繫了,她想幹什麽?
通過驗證後,可可發來了信息:
唐妹妹,還記得我嗎,裝修進行得怎麽樣了,還在做設計嗎
唐倩笑了,回復道:
現在不做了,改行了,你呢,還在賣材料嗎,改行了沒有
可可:我本來就不是那個行業的,不過想在親戚那騙點零花錢。現在上班了,好無聊,一無聊就想你了。
這……她可真會撩,唐倩現在有八成把握,她是真的在撩她,這樣就有些顯得輕浮了,何况,她這麽會撩,不知道撩了多少,心頭一動,她回道:怎麽,你是想撩我嗎
可可:是呀,就不知道撩不撩得動,想嘗嘗糖的甜呢
唐倩:這麽會撩,撩了不少吧
可可:很會嗎,那你是被撩動了
唐倩不知道怎麽回復了,也許,她就不該亂說的,現在是人家被反撩了。她面紅耳赤,既覺得心癢癢,又覺得不應該。手機又有信息過來了:
可可:怎麽,不說話,是不敢承認吧
不是不敢,而是,唐倩不想,她不想談戀愛,不想找新的人,寂寞難耐時,自己動動手,也就過去了,心裏的孤獨是沒有辦法的。可是,如果再沒有可能了,她要這樣獨自一人到老死,她的表情從含羞的笑,到冷靜,到了傷感。
可可:說話,別裝聾作啞
可可:膽小鬼,又不吃了你,怕什麽
可可:頂多舔一舔
……
唐倩心裏亂極了,她感到無可奈何,如果不是在公交車上她會怎麽樣?恐怕一樣無能爲力,她該怎麽辦,其實事情很簡單,接受,或是拒絕,那個人,爲什麽要跟別人在一起,如果不是,她根本不會面臨這樣的選擇。需要選擇也罷了,那個人,爲什麽要干擾她的選擇?那個人有干擾嗎,事情只在她的一念之間,事實上,她已經做過了其它選擇,爲什麽到現在會這麽困擾?因爲,她愛得更深了。
她睜大了眼睛向車頂看,怕泪水會彙集了滴下來,她看到已經有人在注意她了,她不需要愛情,她需要忘掉愛情,她不需要另外的人,她需要忘掉一個人,她需要聽很多音樂,來忘掉某些音樂某些樂段承載的記憶,她低下頭,眼睛是模糊的,她眨一下眼,讓泪水滴下來,手機上看到:
可可:你看看是誰先撩的
可可:別這樣,不管是不敢還是不願意,說句話,你不說話我擔心
她打字:晚上有空一起吃飯,然後,點擊了發送,按了待機鍵,把手機收起來。
下車後她才打開手機,可可發來了信息,她很欣喜,之後問她定位,問她時間,她過來接她。
她原想留一點時間洗個澡,然後想,不必了,這不是戀愛約會,她發了定位,告訴可可,她已經在等她了。
可可開車來的,她聽她說在親戚的店裏混日子,騙零花錢,她以爲她經濟條件不怎麽樣的,沒想到她已經買車了。
可可很興奮,唐倩看到她的樣子心裏感到愧疚,她沒有把她當作,戀愛的對象。她看起來太年輕了,沒有生活閱歷,不够穩重。唐倩想想自己年輕的時候……她年輕的時候活潑樂觀是有的,但沒有這麽不沉穩。
“有自己的偏好嗎,喜歡吃些什麽,有自己喜歡的店嗎?”
“沒有。我對吃的,很隨意的,沒有特別的偏好。”她不想讓人知道她喜歡吃什麽。
“那我帶你吃,你什麽沒吃過,我帶你吃你沒吃過的。”
“我都不知道有些什麽,怎麽能知道沒吃過什麽?我很簡單的,對吃的不講究。”
“那就,去吃碗面。”
“好。”
可可扭頭看看她,看她不像開玩笑的樣子,“你還真是,簡單。”
冷場了。唐倩看看窗外,光綫正在變得微弱,太陽被樓擋住,不知道在什麽位置,路燈已經亮了,由于天色還沒有暗下去,亮得不明顯。
“真巧,我還一次都沒遇到過路燈亮呢。”可可說。
她這句話聽上去倒是有幾分深沉的味道,唐倩想了想,說:
“你知道嗎,我是,那個,我是……”
“拉拉?有什麽大不了的,很了不起嗎,我也是。”
“那你是……”
“你多大了?”
兩個人同時說道,又同時等對方說話。唐倩想到,自己幷沒有說出什麽來,而且,可可剛才那句話算得輕鬆幽默,她也沒有做出相應的反應,她回答道:
“我三十四了。”
“謔!”可可轉臉看看她:“要不怎麽說呢,女人真是會騙人。”
“我沒有騙你……”
“我沒說你騙我,我是說,你的樣子,看起來可不是這個年齡。”
唐倩聽著,心裏高興。
“你剛才要說什麽?”
“什麽?哦,我是,想問你,怎麽看出我來的。”
“那有什麽,一對眼我就知道你是。”
“可我怎麽,看不出來?”唐倩說,其實,她也看出來了,只是,她不想確定,她覺得,跟她沒關係。她不希望有關係。
“你看上去,可不是那麽笨的。”可可說。她說對了。
唐倩手指撑著唇邊看著窗外,到此刻,她還是不想要有什麽關係。不經意間,她發現自己手在抖。她以前也有過。不過此刻,她不是激動。
“三十四歲,那你的經驗很豐富咯?”
“不,沒有,不是的,沒有的。”
可可笑了:“有沒有都沒關係,你那麽緊張幹嘛。”
唐倩覺得,自己也沒有緊張。她發現,自己在害怕。她不希望對方看出來,
“你叫什麽名字,現在肯告訴我了嗎?”
“唐倩,我沒有不肯告訴你呀。”
“真好聽。我的名字好聽嗎?”
“挺好聽的,叫這個名字的很少。”
“那你知道我姓什麽嗎?”
“不知道。”
“錢。”
唐倩笑了。
“就這裏吧,應該不用等位。你,應該是真的不在乎吃什麽吧?”
“真沒關係的。”
“那就好了,我可不會爲了吃頓飯坐在外面位置上等位置,吃點什麽不是吃啊,要吃好的有貴的地方不用等,要吃便宜的超市里够便宜了,我說那些等位置的人,就是矯情。”
唐倩想說,不該評價別人怎樣做,但是覺得像在教育人,就沒有說。她打開車門,隨她下車了。


唐倩發現了,劉軒不只是不賺她錢這麽簡單。每次她到新房子那邊去看進度時,只要他知道就會過來,無論有沒有工人在施工。按理說,他應該要比工人更忙的,工人都沒空來時,他居然能有空趕過來,唐倩就明白他爲什麽不賺她錢了。
這是一個大人情,她不能欠別人的。有一次傍晚下班收工後,劉軒和工人就在附近燒烤攤上吃點東西,唐倩也沒吃,就一起去了。唐倩借這件事,要回請劉軒吃頓飯,等完工後再給他一個紅包。請吃飯這件事也可以等到完工以後的,不過她還是有點小心眼的,在裝修期間請了,質量和進度方面他可能會更盡心盡力一點。劉軒客氣了一番答應了。
不出所料,劉軒精心打扮了一番。唐倩叫了李俊波來作陪,下班後和他一起來的,當劉軒到後,他很明顯地表現出撮合的意圖。
“從沒見你收拾得這麽精神,跟美女吃飯,這從裏到外都精氣神十足。”
“那可不,不然怎麽敢跟美女坐一起,而且,這可不是普通級別的美女。”
“那是什麽級別?”
“女神!”
“好!你小子,要拜倒在……哈哈哈……”
唐倩開始後悔了,請人吃飯,本來就是可以有多種意圖,多種解讀的,她應該給個紅包就好了。
菜上來後,李俊波要了酒,幷且要唐倩也喝:
“我可聽說了,你喝酒那也是神級的,你跟羅靜秋,怕是一個人就幹了這麽一瓶,這樣,我們不可能讓你敞開了喝,不然哪還有我們喝的?我給你倒一點,你意思意思就行。”
唐倩都插不上嘴,李俊波拿過杯子給她倒了大半杯,她正想還算好,劉軒說話了:
“那你給小倩倒了,我呢,作爲施工方,要感謝小倩給我這筆業務,給我錢賺,這樣,我也給你倒點,算是個意思,之後我倆自己喝,絕不再勸你了。”
“嘖嘖,都小倩小倩地叫了,我跟她同事快一年了,還沒這麽親密呢,那個唐倩,就沖他這個殷勤勁,你就讓他給你意思一下。”
這是劉軒第一次叫她小倩,之前一直是叫小唐的。他跟李俊波是同學,她比李俊波年齡大,那也就比劉軒大,小唐小倩都不該他叫的。
現在酒倒滿一杯了,今晚是她做東請人家,她也不好太推辭,倒滿了也好,省得再說什麽,這一杯後滴酒不加了。
“來,感謝我們劉總……”
“不敢當不敢當,一個草台班子,什麽總不總的,小倩你可別這麽抬舉,受不起。”
“那,劉工程師……”
“見外了見外了,外人才稱呼頭銜,再說也不是什麽工程師。”
“好了好了,你就別再客氣了,這幾個月辛苦了,我敬你。”
“感謝感謝。”
“來來一起走一個。”
酒杯放下,劉軒說:“那個小倩啊,那次買燈的事……我實在是在抱歉……”
“沒關係,過去了就完了,現在燈都已經裝上了,還說什麽。”
“不不不,這個一定要當著李俊波的面,跟你說清楚。我跟那個老闆是很熟的,經常在他那裏買燈,那個小夥子是他請來的銷售,不是一碼事,他就把你當熟人的熟人,朋友的朋友那麽整了,雖說有人那麽幹的,但是也太不地道了,這樣生意做不長的,我那朋友已經把他給開了。”
“真沒關係了。”
“我說,你小子介紹的,讓唐倩吃這麽個虧,你得賠禮道歉,敬酒!”
“對對對,來小倩,這杯酒賠罪,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
唐倩聽到一句“小倩”就起一身鶏皮疙瘩,她舉起杯碰杯,該怎麽讓他別這麽叫呢?
劉軒放下杯子:“其實做生意,真正會做生意的老闆,都是童叟無欺,朋友就是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小家子氣的人才搞殺熟那一套,我之前是在東部沿海那一帶做的……”
“對了,唐倩就是東部省的,這麽論起來,你們算得半個老鄉了:他之前在你老家那邊做生意,你現在在他老家這邊上班,還遇到了,這是緣分呢,得喝一杯!”
“是嗎,你講話,聽不出口音,沒想你是東部人,來小倩,跟李俊波說的似的,這真叫緣分。”劉軒說著喝了一大口。
“唐倩,我們這老同學,別看跟我年紀差不多,經歷可比我豐富得多……”
唐倩沒興趣聽,她在琢磨著怎麽讓劉軒不再叫她小倩,否則這頓飯可真是折磨了,更可怕的是,他往後可能都會這麽叫她。
“……要過年呢,工人都回家了,我把自己所有的錢給他們分了,打包票自己過年不回家也要把錢要回來,要回來立馬給他們。就我一個守在那裏,可真沒什麽用,人家好幾個家,我就知道一個,守一個年,那老闆在別處快活,根本沒露面。”
看得出來,劉軒也是吃過些苦頭的,人還算實在,如果他不亂叫小倩的話,唐倩對他印象會更好一些。
“唐倩,咱們也給劉軒敬一個,這兄弟,實在,善良,在外面混這麽多年,也沒丟本性。”
唐倩舉起杯來,劉軒說:
“不值得,不值得,小倩,沒必要,你想喝就喝,別聽他……”
“那個,劉工,能不能,別叫小倩,我可比你大,呵呵,你還是叫小唐吧,要不,跟李俊波一樣,叫我唐倩。”唐倩沒別的辦法,還是直說比較好。
劉軒楞了一下,看著李俊波:“她,比我大?比你大?”
“怎麽樣,看不出來吧,麗質天成,人間烟火,奈何不了她。”
劉軒對唐倩舉杯:“小……小唐,這麽叫,好像也不合適了。真看不出來,我以爲你剛畢業的,我是納悶,怎麽剛進社會的小姑娘,身上一股子穩重,還有錢買房,厲害厲害,失敬失敬!”
“大也沒什麽,現在不都流行姐弟……什麽女大……”李俊波應該也知道自己說過分了,喝酒含混過去了。
唐倩自己是有感覺的,照著鏡子,一年跟一年不一樣,熟悉的人,熟悉了的同事,也都還好,可是剛認識的人總會對她的年齡詫异,尤其是最近幾年。
他們都有點酒意了,唐倩也感到頭腦昏沉,她有心要跟他們好好聊聊天,感覺劉軒這些年挺不容易的,但是得讓他們沒有別的念頭。說不容易,每個人都不容易,所以不能讓另一個人來爲一個人的不容易買單。
“劉工,講講你在外面的生意吧,我沒做過生意,沒見過世面,可是挺喜歡聽那些事的。”
“你看看你看看,像不像一個小姑娘,叔叔,我沒見過世面,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吧……”
“哈哈哈……”李俊波笑了。
唐倩也覺得,自己確實有點犯嗲了。
“……哈哈,我說,你到底多少歲,大我們幾歲?”劉軒也笑了。
“三十四。”
劉軒誇張地又是一楞,“媽呀,大我們,五歲,六歲,這是,這,榮幸啊,來李俊波,給我們拍張照,”劉軒把手機遞給李俊波:“很高興認識你,很高興爲你服務,你不介意吧?”見唐倩點頭——這時候李俊波已經拍了——“拍好一點。”劉軒接過手機:“我要珍藏,以後跟人吹牛。”
現在氣氛融洽了,唐倩的酒意也上來了,她覺得這酒上頭。看到杯裏剩下的酒不多了,她想到,吃完飯,他們可能會要送她回家,一來她不想麻煩他們,另外,也說不準劉軒幷沒有打消念頭,這都是藉口,她就是,忽然想打個電話。她拿出手機,給錢可可發信息,這個名字想起來她就好笑:
幹嘛呢
劉軒跟李俊波聊起以前的同學,每個人的同學裏,總會有那麽幾個相似的,不過唐倩不想回憶,她想著說點什麽把話題引開,這時候電話響了。
“喂,怎麽了?”她接通電話說。
“你怎麽了,怎麽這麽晚發信息來。”
“沒什麽,現在不晚呀。”
“你肯定有事,說吧,怎麽了,不會是想我了吧?”
“別瞎說。”
“那是什麽,你把定位給我,我去看看你。”
“就是,想讓你來接我,我一會發定位給你。”
“好,定位發過來我就出發,你好了給我打電話。”
電話挂斷後,唐倩在社交軟件上把位置給她發過去。
“男朋友吧?剛才你在看手機就在笑,沒聽你說過呢?”李俊波問。
“女朋友。呵呵呵。”唐倩說的是實話。
“對了,我也好奇,你三十四了,長得又這麽漂亮,不會沒有……怎麽還沒結婚呢?”
“我不能生小孩。”唐倩說,說出來讓李俊波知道了,應該會在公司傳開的,有些人就會止步了,比如劉軒這樣的。年齡大,不能生小孩,再漂亮他也應該不會有想法了。
“不容易,”劉軒說:“妹兒,唉真是,你看著太小了,總覺得小妹妹一樣的。敬你一杯,房子的事情,你放心好了。”
“謝謝劉工,劉工性情中人,看得出來,真性情。”
劉軒喝完了酒,“老李,小……唐,我還是叫你小唐吧,你就隨意,我跟老李再喝點,我這人,你說對了,有性情,在外面什麽樣的人物都見過,什麽樣的鬼物也見過,就跟老同學,還得是交心的,在一起,會放鬆。你也是,純真善良的人,你看起來那麽年輕,我知道,是因爲你心靈純淨,我呀,什麽樣的人,見得多了……”
唐倩覺得這酒勁大,自己也是暈暈乎乎的了,只不過身爲女子,不敢放鬆自己,放鬆了估計也是語無倫次。她勸他們再喝點啤酒就好了,白酒不要了,喝不完。
她自己把剩下的白酒喝完,又喝了半杯啤酒。李俊波和女朋友戀愛多年,也在談婚論嫁了,他讓唐倩從女人的角度分析,教他怎麽應付。估計時間差不多了,唐倩給錢可可發信息問她在哪裏。
可可:樓下,門前等你。
出來的時候,劉軒搶著把單買了,這種情况女人是搶不過的,原本了一樁事的,誰知添了一樁事。
兩個男人看見錢可可來幫唐倩拿東西:“還真是女朋友?”
“呵呵,不然呢?”


“你喝了多少?”
“一杯。還有一杯啤酒。”
“還好啊,酒不算多,你的狀態也還好,是不是……”可可想說是不是想她了,但是她覺察到了,唐倩不是個可以隨口開玩笑的人。她把車開上主路,轉臉問:“去哪兒?”
“回家啊,不然呢?”
“繼續喝啊,還想不想喝?”
“不了,一點都不想。”
可可不說話了,這個美人,開不起玩笑,也不懂得情趣。
“那,去唱歌?”
“唱什麽歌?”
“KTV呀,你不會沒去過吧?你這麽時尚的。”
唐倩聽古典音樂,流行歌曲是真不會唱,而且,她確實從沒去過KTV。
“你不會真沒去過吧?”
“我,我不會唱歌。”
“天呐!二十一世紀,時尚美女,正當妙齡,不行,我一定要帶你去……”
“我真不會……”
“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帶你去!”可可拿出電話,解鎖發語音:“快,叫上他們幾個,去唱歌,有大美女!不是普通的那種哦,快點,我已經在路上了。”
唐倩來不及阻止,也不好再拒絕了,她在想以前爲什麽沒有去過,因爲沒有時間,也沒有朋友,都聽古典和搖滾的,也不會常什麽歌。街上和辦公室裏響起的流行歌曲倒是被迫聽過幾首,還有上學的時候,學校喇叭裏播放的。
也沒什麽好拒絕的,不能什麽事都等著,那個人……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了,她也在努力,買了房子,下一步買車,跟可可說的似的,二十一世紀,正當年,沒去過KTV是有點說不過去。
她把手臂撑在車窗上,手指壓著嘴唇,腦子裏是放空的狀態了。
“你這樣子……好想親你。”
唐倩明白,她在試探,如果自己不願意,就應該叫停下車。但她腦子裏是空的,關于某件事情。關于,要不要跟她有所發展,她不知道。
她們到的時候,已經有幾個人開好了房在裏面了,除她倆以外,另外有三個女人,其中兩個是短髮,還有兩個男人。唐倩想起上次和羅靜秋在酒吧,遇到的那些人都是見過以後就不會再見的,所以她也不打算在意。
“果然美女呢……”
“怎麽樣,不騙你們吧?不許打主意,人家還是純情少女……”
唐倩頭腦昏沉,她想到,接下來,會是關于她年齡的驚嘆。其實也沒什麽,那個人,快四十了還被人當作學生呢,自己不過是跟在後面。如果不停的認識新的人,就會不停的有人驚訝她的年齡的。
幾個女人圍著她,倒是那兩個男人離得遠。既然來了,跟上次去酒吧一樣,就不想那麽多,不要拘束了,可可很開心,她也不該掃她的興。
“來,妹妹,初次見面,以後做好姐妹。”一個女人沖她舉杯。
唐倩舉起杯。
可可攔住她,對她朋友說:“她喝過酒了,喝的白酒,你們不要鬧。”
“沒關係,”唐倩說:“我喝不了了會自己說的。幸會幸會!”
另一個女人噗哧笑了,錢可可旁邊的女人在她耳邊說了句話,錢可可推她一把:“去你的。”唐倩聽到了,那個女人說“拿下”。房間裏放著歌曲,說話的聲音都比較大,近一點很容易聽到。
一個男人在唱歌了,音色情感都很好,應該是很文藝的,男青年,看上去也很斯文。有一個女人來找她喝酒了,她得記住他們的名字,即使以後不再見面,今晚在一起叫人家名字也是禮貌。
一曲唱完,所有人都鼓掌歡呼,然後舉杯喝酒。所以,這就是KTV的活動內容了。
“你唱什麽,我去給你點。”可可在她耳邊說。
耳邊癢癢的,心裏也……有那麽幾分想唱唱,畢竟來了嘛。
“我真的不會,我都沒聽過。”
“那,兩隻老虎會唱吧?我給你點兩隻老虎!”
可可起身去點歌了,唐倩又來不及阻止。難道真的要唱,這麽幼稚的歌?隨便吧。可可很漂亮,而且,是個很好的女孩,很懂得關心人,照顧人,對人,很好……她又想哭了。
可可坐回來了,“一會他們點的歌,你有會唱的,就把麥搶過來。我幫你搶。”
唐倩拿起杯子要跟她喝酒,可可說:
“你別喝了,別跟我喝了,一會他們酒興上來了,要喝不少的。”
她的身子緊挨著唐倩,因爲說話,頭也向她這一邊偏著。不經意的,唐倩的頭挨在了她的頭上。
可可真的給她點了兩隻老虎那首歌,唐倩從沒拿過麥唱過歌,不知是因爲緊張還是因爲毫無經驗,她連這麽簡單的歌都完全不在調上,而且,嗓音發顫,聲音又細又抖,像羊叫。
她唱完在場的人都哈哈笑著鼓掌,她轉身要躲回座位裏去,在場身高最高的小媛從她手裏接過麥克風:
“一個勁爆的消息,你們猜猜這位唐甜甜多大年紀……”
果然還是來了。她不太喜歡小媛,覺得她有些故作瀟灑的姿態。他們爲什麽要這麽在意這件事呢,不過,能够跟隨某些人,她也很開心。
“三十四!說二十四你們信不信?說十八歲你們信不信……”
大家都轉臉看著她,尖叫,呼喊,都有點酒意了。
兩位男士是一對,不過其中一位和一位小米是夫妻,形婚,唐倩在網上也看到很多相互徵集形婚的。這也許是個隱瞞真相和省去麻煩的好辦法,那個人當年也有類似的,僅僅只是騙騙人還好,要是真的拿證,在法律上成爲事實,她是不能接受的。至于她自己,那可是真的……
坐在旁邊回想起自己唱歌的情景,她自己都感到好笑,如果還能有機會再見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跟那個人一起去唱一次歌,那個人的表現應該會比她更可笑吧。還有買房子,裝修,買家具……把所有錯過的事情都做一遍。她起身去衛生間,在門口轉身時看到小媛坐到了可可旁邊。她可能要去給可可出主意怎麽“拿下”她,她越發不喜歡這個人了。
解完手站起來穿好衣服打開門,可可忽然推門進來,幷扣上了門。一定是那個小媛給她出的主意。
那麽,是要來了嗎,要不要呢。
“你……幹嘛……不要……”
可可把她推到墻上嘴堵上她的嘴了,她可以避開的,她想起上一次被人按在墻上的情景,她閉上了眼睛……可可的舌頭在她的唇齒間挑動……她微微鬆開了牙,如果這是愛情,那該多好啊……可可的手從她肩上收回,下滑摟住了她的腰……她感受著,這個吻,有些事情,她可以自己讓自己滿足,可是吻,她一個人做不到……可可的吻,不是那麽濕軟……當她覺察到可可的手伸到她下面時,她睜開了眼睛推開了她打開門出去了。
她沒有離開。她仍然不知道怎麽辦好。她坐在那裏,可可仍然坐在她旁邊。小米過來了,她跟可可說:
“小倩是那種,生來要人愛惜,疼愛的那種人,你看她三十多歲了還跟個少女一樣,你要好好對她,好好愛惜她。”
可可看著唐倩,點了點頭。
然而不對,唐倩是會去愛惜別人疼愛別人的那種人,問題只是在于,可可不是那個人。而且,這裏總是有那個小媛在參合,不過,她想到了一個詞:一夜情,畢竟她很久都沒有做過了。她試著,第一次見到可可時,她回頭看到可可在那家店鋪門口,那麽嬌俏可愛的女孩子,她應該可以接受可可的。錢可可,這個名字也可愛。她的嘴唇,她的舌頭……她的手摸到自己那裏時……唐倩感到,自己可能逃不掉了。
包間裏燈熄了,音響裏播放著一隻舞曲,所有人都拉著手跳舞,唐倩也被拉過去了。然後就兩兩抱在一起。唐倩被可可抱著,她看到小米和另一個女孩青青抱著在接吻,青青染著金黃金黃的頭髮,不過人很文靜,那畫面很美,唐倩從沒見過兩個女人抱在一起親熱的畫面,當然男女的也沒見過,兩個男人的也沒見過。可可把頭埋在她的脖子裏,她感受著她的呼吸,和在她脖子上悄悄舔舐的舌頭。她想到,在她們眼中柔弱的,需要愛護的自己,以及她自己都以爲是被動那一方的自己,才是會傷害對方的那一位。
以情境敘事主角個性
以發展情節鋪陳主角故事
使讀者更能認同主角
被文章所吸引

問好
跳舞鯨魚
感謝跳舞鯨魚老師。
本書最初是應北京一位出版界的朋友之約而寫,考慮到出版審查,決定只寫情感,盡量避免敏感話題和內容。
寫作開始之後,朋友發來消息,他手頭上的一本穿越爽文卡在了審查上,我這本暫時沒有出版可能了。
這是在出版渠道。之後我在國內網站上連載,說幾個笑話,台灣文友見識一下什麼叫審查。
有一章寫楊明敏在在雪地裡跋涉,腳踩進雪裡,拔出來,“拔出來”是敏感詞,被屏蔽了。
有一章是到醫院做婦科檢查,醫生吩咐“脫下褲子躺下來張開腿”,角色在這裡有一個情緒變化。這部分被黃標,要求修改。
在另一個平台,田芳講述自己母親經歷的那一章被屏蔽,我猜是因為涉及知青和文革,無法修改。
黃雅莉和楊明敏交往的一章被屏蔽,我能想到的原因是相戀的兩位角色未成年,無法修改。隨即收到信息,該作品違規被全文屏蔽,要求對全文進行整改。
有的網站會對所謂違規部分黃標,有的是沒有任何標示。看到一些網友被屏蔽的經驗,其中一位反復修改,最終找出來兩個詞:“胸罩”改為“衣服”,“少婦”改為“女人”,就解除屏蔽了。另外,寫未成年人戀愛,已婚出軌之類確是違規,不是個人猜測。
一點小笑話,祝各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