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17歲-2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2.
初次拜訪


「賈媽媽、我這樣還行吧?」雪白的襯衫、深藍色的西裝褲、擦的亮晃晃的皮鞋、鬍子刮的乾乾淨淨、頭髮也整整齊齊的。


「行了!俊的很呢,走吧。」

「那我們要不要帶些禮物去啊?

「當然囉,這是基本禮貌,買些吃的吧,他們一家肯定餓得慌。」

「好,那路上買吧。」

「好、走了!走了!」賈媽媽跟趕集似的,也不知道她催個什麼勁兒

「我得先關門啊。

「好啦、我走路慢、先走了,你快跟上喔。」

「知道了。」他鎖了門把鑰匙壓在花盆下,這是李正穎知道的地方,說不定等會兒他會過來,我不在他可以自己開門進去,快走了,賈媽媽可能都快到村口了。

一路上小跑步、總算追上賈媽媽了。

「咱們上那兒買東西啊?」

「就村口老許的店吧,他那兒啥都有,喔、到了。」

老許見客人來了笑嘻嘻的出來打招呼

「呦!傅官打扮的那麼俊,肯定又跟著賈老婆子找老婆去了。」

「閉上你的臭嘴,有什麼新鮮貨啊?」
大蘋果!剛到的進口貨,只來了五個,又新鮮、又甜、這可是大戶人家才買得起的。老許得意的炫耀著,好像那蘋果是黃金做得似的。

「怎麼?看不起我們傅官啊?看起來不錯,多少錢一個,」

「十塊錢、一個子兒都不能少。」老許伸出了十隻手指頭。

「你去搶算了,這樣子做生意跟土匪有什麼二樣啊。」

「這是美國進口的好東西耶!要不、妳就看看那些土蘋果吧,一斤二塊錢。」老許有些不屑的指了指那些看似"營養不良"的蘋果。


「瞧你這股神氣勁兒,傅官、帶了吧。」


帶!帶!五個都帶,」許老板一聽嘴都笑歪了。

「畢竟是當官的,就是識貨,這可是剛進口的新鮮貨啊,平常人那吃得到我拿個箱子給您裝起來,別碰壞了。」這生意一做成、老許的嘴臉馬上變了。

「麻煩了。」


「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別客氣,再看點其它的吧。」傅先文知道家裡孩子多,就買了三大包餅乾,一包糖果,路上經過賣包子、饅頭的,他又各買了 10 個,這家人最少今天不會餓肚子了。

「傅官、我看你平時挺節儉的、怎麼今天出手那麼闊氣。」

「我聽了妳說了他們家狀況不好,就算是救濟吧,婚事談不談的成不說,最少他們有幾天不用餓肚子了。」

「我說你是個好人吧,那姑娘若是跟了妳,肯定有好日子過的。」

「那再說吧。」傅先文跟著賈媽媽看過不知多少姑娘他早就習慣她說起大話來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了。


「到了!到了!前面轉個彎就是了,因為傅先文本來就對這門親事不抱著任何希望,所以他沒有什麼壓力,很輕鬆的去了女孩家。


但這一轉彎傅先文可傻住了,這算是房子嗎?屋頂拼拼湊湊的蓋著塑膠布,窗子都破了、糊上了報紙,大門也只剩下一片,牆壁上斑剝的就像隨時要垮了,還好現在是夏天,要是冬天會凍死人的,進了歪歪斜斜的竹籬笆,賈媽媽又扯開嗓門叫了起來

「玉琴啊!我帶客人來囉!

地上蹲了二個小男孩在玩彈珠,穿著又破又舊的衣服,看樣子是大人的,袖子都長過半隻手臂了,下擺也拖在地上,二雙大眼睛看著陌生的人,更認真看的是傅先文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這時從後面走出來一個滿臉倦容、包著頭巾的女人,身上一件花上衣已經洗得看不出顏色,下面的長褲似乎風一吹就要破了,沒想到他們比他想像中還要窮。

「賈媽媽,不好意思,我在後面洗衣服不知道您們來了,家裡很亂、不嫌棄的話請裡面坐,」他們就跟著進去了。

「小蘭啊,來帶弟弟去洗洗臉,玩的髒死了,客人看到會笑話的,

「知道了。」後面傳來了一個小女生的聲音。

應該是廚房的地方出來了一個大概十二、三歲的女孩子,短短的頭髮都快打結了,也不知到幾天沒洗?穿的也是一件鬆垮垮的衣服,臉上比弟弟也乾淨不到那兒去,看樣子今天是白來了。

「不好意思,家裡很亂,還好有二張椅子,賈媽媽和這位先生請坐,家裡連杯子都沒有,我用碗倒水給你们喝沒關係吧。」看她一付手足無措的樣子、實在可憐。

「玉琴啊,妳不用麻煩了啦,以後喝茶有的是時間,我先給你們介紹一下,咦?中興不在喔。」

「他那出得了門?素蘋在給他換衣服啦,馬上就出來,我去叫一下。」好像傅先文會咬人似的、她馬上掀開門簾進屋裡去了。

「看來這家人真的很辛苦。」

「我早說了嘛,你看看一家人的臉色,沒一個好看的,剛剛那個小女孩是老二,叫做素蘭,都已經十五歲了,個子才那麼一點大,二個男孩一個是介武九歲、一個是介偉七歲。」

「都那麼大囉!真的看不出來。」其實傅先文原本還是帶著一絲絲的希望的,想必老大也一定是一個樣子,看來真的要落空了。
步入情節中
讓人期待想看17歲的她與男主角
後續發展的情節故事。
17歲的新娘,可能在故事中所描寫的「以前」是不足為奇
但是在今日現時,頗有「新聞感」
再加上女方不如意的情節潤飾下
讓人生出:期待想看的心理

問好 無言

醴輅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