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17歲-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6.一個新家

第二天一早賈媽媽就到林家去了,『中興!玉琴!起來了沒啊?』這老太婆就喜歡扯著嗓門說話。

玉琴從房裡走出來:「賈媽媽早,我早就起來了。」

『我看外面圍著三隻雞怎麼回事?』

「不就是先文給我們送來的,他真是周到,說是給中興補身子,給孩子加菜的。」提到這個女婿,玉琴打從心眼裡開心、滿意。

『咦?妳這身衣裳新買的啊?』賈媽媽眼尖的很。

「您說笑了,那有那個錢啊?先文拿了些人家不穿的,挑了合適的就給我們穿了,您看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這麼好的衣服就不要了,真是浪費啊,除了小蘋的沒有,我們一家大小都有呢,二個小傢伙昨晚開心的都睡不著了。」

這時素蘋從廚房走出來:「賈媽媽來啦、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早餐?」

『還有早餐吃啊?』她走過去一看:稀飯、饅頭、醬菜、豆腐乳、還有煎蛋,這家人可真發了。

『吃的不錯嘛,』她這會兒心裡有點酸了。

「這還不是托您的福,給我們介紹了一門好親事、找了個好女婿、我們才有這樣的日子過啊,您放心,我們雖然窮、該給的禮數一定不會少的。」

『唉呦、這說到那兒去了?怎麼好意思呢?』這才見她有了笑容,這賈媽媽的見錢眼開、又見不得別人好、早就是家喻戶曉了,玉琴也就見怪不怪了。

『中興呢?』

「小蘭在裡面陪他吃早餐呢,」

『妳們都吃了?』

「都吃了、就等您來了,」

『好吧!我先帶妳們去看房子,看缺些什麼?然後上街給素蘋做衣裳、買嫁妝、沒事的話咱們走吧」。

「喔、我交待一下:小蘭啊!我跟賈媽媽、姐姐出去了,中飯就熱了桌上的菜吃,晚上先煮好飯媽媽會回來弄菜的。」

「喔、知道了!」

『玉琴啊、這是傅官要我交給妳的,我特別找了個錢包給妳裝著,妳點點數,看對不對?』

「賈媽媽、我還信不過妳嗎?小蘋、咱們走了,」於是三個人往新家走去,這玉琴第一次懷裡捧著這麼一大筆錢,心裡可緊張的呢,走路不時的東張西望,就怕有人跟著。

『我說玉琴啊!你甭那麼緊張,這樣人家反而會注意妳,放輕鬆自然就行了。』賈媽媽要不是看在新郎是傅官、好處肯定少不了的,要不、她才懶得去搭理她們呢,就是一付沒見過世面的窮酸像。

當年的大東官大、所以分配的房子也大一點,已經是幾十年的老房子了,但是玉琴母子還是看傻眼了。

「好大!好漂亮喔!」

『一年多沒人住了,可能要打掃一下,』賈媽媽拿著手巾捂著鼻子:

『好大的灰塵啊。』

「這是小事,沒問題的。」這玉琴東看西找的、好像準備要打掃了,

『你別忙著想打掃,那是明天的事,先大概看看行了,客聽裡沙發都還在、只是墊子舊了一點,這窗簾也都是灰。』

「這不打緊、我買布自己做一套就可以了,還有窗簾也可以換新的,自己買材料,要不了幾個錢的。」玉琴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著了,究竟先文是個官,這娘家好歹也得給他留點面子。

進了一樓的睡房、傢俱都在、還有沙發床耶!玉琴坐下去好軟、好舒服喔,她可能這輩子都沒想過、可以睡到這樣的床,打開衣櫃裡面還有好多衣服沒帶走、這些衣服啊、可能一輩子都穿不完,化妝台好大,上面還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她又不識字、看不懂那些東西,反正也不會用,就當放著好看吧。

出了睡房旁邊還有一個小房間,裡面放了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厚厚的一塵灰,玉琴心裡盤算著:「以前可能是倉庫吧,現在只要打掃一下、剛好可以放我的縫紉機、我有地方可以好好的做衣服、等賺了錢就不用花女婿的錢了。」

接著看了廁所有坐式的馬桶、真新潮、孩子們看了一定很高興,廚房裡鍋碗瓢盆一應俱全,還都是高級磁器,上面印了花、真是漂亮,這些都讓玉琴滿意極了。

然後她們上了二樓、二個大房間加一間書房、書桌、椅子、和書櫃都是同一個顏色,書櫃裡留下了一些書、還有小朋友看的童話書,素蘋很遺憾自己只上了二年小學、認識的字不多、不知道傅官會不會願意教她?玉琴看她愣在一邊:

「妳在想什麼?還要去看另外二個房間呢。」

另外二個房間大同小異、都有沙發床和衣櫃,不一樣的是一個房間放了一個化妝台,想必是女孩子住的。

「這間就留給小蘭吧,對了,看看衣櫃。」

果然是女孩子的房間,有好些女孩子的衣服,小蘭看了一定很高興,

另一個房間看就是男孩子的,衣櫃裡有一個箱子,裡面全是玩具。

「哇!弟弟們看了一定會跳起來,窗邊還放了一張書桌,抽屜裡紙筆都有,還有彩色的臘筆,以前他們都撿石頭在地上畫圖,現在有紙、有臘筆、可以好好的讓他們畫個夠了,」素蘋沒想過自己、光為家人高興。

「這些東西我們都可以用嗎?」玉琴看過了真不敢相信。

『當然可以,屋主留下來就是不要了,只要你們喜歡、全部可以拿去用。』

「謝謝,真得得太感謝了。」

『謝誰啊?』賈媽媽看不得她們開心的樣子,真是土包子,就故意問。

「當然謝您這個大媒人囉,以後妳找我做衣裳,我都不收妳的工錢。」

『真的啊?』這個貪小便宜的老太太可開心了。

『那我會叫我們村裡面的人都去找妳做衣裳。』

「那我就先謝謝了,等一下回家我殺一隻雞讓妳帶回去、燉個雞湯好好的補一補。」

『那怎麼好意思?不過還是謝謝啦。』她會不好意思、但是卻從來不客氣的。

「跟我們用不著客氣,應該的!應該的!」然後她們就上街去了。
「都吃了、就等您來了,」

好吧!我先帶妳們去看房子,看缺些什麼?然後上街給素蘋做衣裳、買嫁妝、沒事的話咱們走吧」。<<對話引號若統一就不會前後因一時失察而出錯的問題。還有注音符號也是在引號內。


修改後:「好吧!我先帶妳們去看房子,看缺些什麼?然後上街給素蘋做衣裳、買嫁妝、沒事的話咱們走吧。」

醴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