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她是名低調內斂的女孩──幾乎不說話,不表達想法,總是恬靜地笑。系上同學摸不透她,漸漸也就與她疏離。

  惟獨那個青年。

  青年的名字太過尋常,她記不住,於是給對方另起稱呼:M。為什麼是M?該不會是因為SM吧?青年半笑鬧半認真地問她。

  因為Mask。她沒理會對方的玩笑:是的,你確實表現得很陽光外向,但是你的眼睛,太深沉太幽暗。你是偽裝者。

  M露出沉思的神情,第一次沒跟她嘻嘻哈哈。在那之後,M便與她極親近。或許是被看透或許是想反看透她,她沒深思這些事。系上同學開始竊竊私語,道M和她是一對,M哈哈大笑隨口承認了,而她自始至終保持緘默。

  她從對方眼裡捕捉到一絲不正經,以及一絲試探。不可否認她確實傾心於M──M擅長偽裝。他那灑脫隨性的面具毫無破綻,除了她再沒有旁人穿透M的偽裝。然而她不能,她將自我一絲不掛地呈現於眾人面前。這何等危險!任何人都能夠毫不費勁地看清她。她為此感到心驚。

  愈是辦不到的,愈是搔癢人心。她觀察M、親近M,想分析對方何以能成為成功的偽裝者。或許是察覺到她的意圖,M給她說,妳是獨特的,安靜的觀察者,這樣很好。

  她沒再試圖成為M,轉而將情感投注在這人身上。

  那日,M邀她出門,說想介紹個朋友給她認識。那人最近要選系學會長,他極富理想抱負,且深具魅力,是天生的領袖。M如是道。

  她不明白對方為何要自己去與這樣的人接觸?向來她極低調,不參與事務不加入討論也鮮少表明支持誰不支持誰,幾乎等同於隱形人。這樣透明的存在,M怎麼會想把她介紹給要選系學會的人呢?

  因為妳觀察力強,看人精準,能夠留意到一般人無法察覺的細節。M告訴她。她沒反駁,只覺心裏盪起一股異樣感,彷彿她沉寂十數年,就是為了這一刻遇見伯樂。

  那個人叫阿詠,如同M所述,是個開朗且深具領袖魅力的青年──阿詠的外向與M截然不同,M是偽裝,而阿詠同她一般,是真真切切地將原本性格袒露在外。

  「妳知道嗎?當初M邀我見妳時,還特地把我帶到四下無人的地方,搞得超級神秘兮兮呢。害我超緊張的,以為是要見總統。」阿詠告訴她,嘻嘻地笑。

  她正想回應,M便搶在前頭道:「你又知道是見總統了?搞不好我是想向你告白啊!像漫畫裡的小女孩都會邀心儀對象去沒有人的地方告白──」

  「不不不,別了別了,」不等M說完,阿詠便做了個鬼臉,連連搖頭,「這樣我還寧可去見總統。」

  她凝視阿詠,對方的神情極真,彷彿他確實寧願見總統也不想被同性告白。坐在M身邊,她看不見M的表情,然而她卻察覺到空氣間一絲細微的波動,似乎是被M擲出的話語給攪擾,帶點心酸及失落的力道,輕輕碰觸她的意識。

  她想起M帶她來的原因。然後,M轉過頭來,與她四目相接,笑容爽朗一如他過去的偽裝,沒有分毫破綻。

  她凝睇M,安慰而理解地笑了,同樣,默默無聲地。
「她」似乎是故事的出入口
跟著「她」所意識到的細節
讓讀者瞬間卸下面具
直深入故事核心

問好
跳舞鯨魚